刚刚更新: 〔枕边蜜宠:总裁霸〕〔盛世医妃风云录〕〔重生最强女帝〕〔崇祯聊天群〕〔次元门扉〕〔重生之财富美利坚〕〔甜宠专属:小太太〕〔诗意的情感〕〔跳蚤有妖气〕〔平湖二流〕〔六扇门之剑指江湖〕〔腹黑王爷:爱妃别〕〔诱妻入怀之编剧小〕〔酒鬼醉天〕〔画春娇〕〔我的随身升级打怪〕〔地球觉醒〕〔召唤群雄争霸天下〕〔二货小王爷〕〔冠盖如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深宠:不良娇妻狠狠爱 第二百七十三章 再次动手
    ,!

    “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先去找下洗手间。”

    原本还悠闲坐在椅子上的人,瞬间起身弓着身子,自认为装得天衣无缝的捂着肚子。

    “等等……”

    猜到她意图的秦轩,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表露自己的爱意,没想她却想要开溜。

    偏偏某人下定决心要躲,绕过了他伸出的手,好似没听到他的话般,头也不回跑开了。

    徒留秦轩还举在半空中的手稍显尴尬,他悻悻的收回,知道她的想法,如果她真的有那么一点想法的话,恐怕也不会这么着急的离开。

    走出好远后,苏悦然才停下来让自己镇定下来,她暂时还无法面对秦轩。

    她一直将对方当成自己的好哥们,况且要早适应了两人那样的相处模式,但他突如其来的话,令她感到了害怕,不相信没有这个好友后,她这段难熬的日子要怎么过,可是她又要如何在不破坏友谊的情况下拒绝呢?

    苏悦然纠结不定,两条柳叶眉都快要皱到了一起,她低头思考并未见到靠近的人。

    “悦然,真的是你?”

    耳边传来惊呼声,她缓缓转头看向了来人,心里更是觉得烦闷,口吻也变得特别不好:“唐景言,你怎么阴魂不散?”

    “我……”

    被她这样一吼,对方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话也哽在了喉间。

    误认为他又是在这里蹲自己,她的脸色十分难看,毫不掩饰只对唐景言的鄙视:“有些话我不想说第二遍,我不想再见到你。”

    说完这番话,她以为对方会走,不想此时又出现了另一个她讨厌的人。

    “哟,我还以为你都已经躲到国外了。”

    讽刺尖锐的声音响起,随之秦桑从远处走到两人面前,不过眨眼的功夫,她发现身边的额唐景言不见了,再次转眼就看到了苏悦然的存在。

    见到她,苏悦然的眉头皱的更深:“我没有理由要躲,倒是你,管好你的未婚夫。”

    “我的未婚夫,我自是会管,但也请你以后不要再来勾引他。”

    发现她依旧伶牙俐齿,秦桑倒有几分受挫,不过这话还没有结束:“我怕某些人,在丢了金主后,又想借助旧情,从其他人那获取安慰。”

    “这就不需要你担心了,扔掉的东西,我绝不会再要,既然你喜欢就收好。”

    苏悦然仍不被她的话所影响,知道秦桑就这幅德行,只要以同样的方式回应她就行了。

    却不知,这话将秦桑给激怒说出来的话更难听:“是吗?那现在可就不一定,毕竟你也还是被扔掉的东西,现……”

    “你说什么?”

    没等她的话说完,苏悦然已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高领毛衣,双眸中透露出杀气。

    “我说什么你心里难道不明白吗?现在顾煜琛的新欢,几乎都不是秘密了。”

    秦桑虽被她的神情给吓倒,但扬起自己的脸颊,倔强的说了下去,毕竟心中对她感到不满,想要发泄出来。

    “新欢?”

    这个词语是否用的太过分了?苏悦然不认为白晓晓赢过了自己,她只是暂时能站在顾煜琛身边而已,总有一天那个位置还是自己的,毕竟自己还是他的妻子。

    发现她的眼神开始变得恍惚,秦桑又继续不要命的开口:“苏悦然,你知道现在大家都怎么笑话你吗?说你就是扫把星,你还不知道吧,景言哥家里,都禁止他跟你接触……”

    “秦桑!”

    一直在旁观战的唐景言,此时也听不下去,想要制止住秦桑,说话要有个度。他已经看见苏悦然的手捏成了拳头,似乎随时都要挥出去。

    然而,后者却没有这种意识,嘴里还在念念有词:“苏悦然,你就是没人要的破鞋。”

    话音落下,一个响亮的把掌声响起,苏悦然隐忍了很久的怒气,终于发泄出来,她心里深知这一掌打下去会是什么结果,但她还是这样做了。

    脸上传来的刺痛感,再加上四周围观的人,秦桑整个表情也骤变,她居然又被这个女人给打了?但这次她绝不会善罢甘休,伸出自己涂着猩红指甲的手,朝着苏悦然扑了过去。

    “你竟敢动手?我也不是吃素的。”

    眼看两人要扭打在一起,唐景言快速的拦下秦桑,阻止了最坏的情况发生。

    “景言哥,你干什么?你没看到那个女人刚才动手了吗?你为什么老是护着她?”

    被阻止的秦桑无法咽下心中那口气,难道每次都是自己白白挨打吗?

    “我们先回去吧。”

    唐景言没有给予她回应,反而自顾自的说道,似乎不愿意两人再发生争执,自己被夹在中间很难办,他心里很想帮苏悦然,但是碍于家里的情况,又不能对秦桑置之不理。

    哪知秦桑却不肯走:“好,既然你不说的话,那我们就让警察来处理。”

    “谁怕谁。”

    撩起衣袖的苏悦然,也没有在怕的,她承认自己动手了,但她还没有打爽。

    警察局里。

    穿着制服的中年男子,在见到苏悦然那张脸时,只是叹了口气,都已经认识她了。

    转眼间,他的目光又看向秦桑,顿时说不出来话,心里哀鸣,怎么又是这两人?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警察虽是在询问两人,但都不想看他们两人,如果可以的话,他一点都不想参与到女性纠纷中来,两人打架的原因大概都能猜到。

    “我没什么可说的。”

    苏悦然没有悔过的意思,在她看来是秦桑用话语激怒了自己,这纯属自我保护行为。

    “你这是什么话?苏悦然,你好好睁大眼睛看,你对我造成的伤害?我要强求你现在立马向我道歉。”

    没等警察开口,秦桑倒是先表露出了自己的不满,她指着脸上鲜红的手指印指控对方。

    即便证据都还在,苏悦然的态度仍然没有任何改变:“这都是你自找的,你说了自己什么话,心里没点数?如果我是你就灰溜溜的走了。”

    不是秦桑挑战自己的底线,她坚信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也不会闹到如此地步。

    “警察同志,看看吧,她就是这么欺负我的,打了还理直气壮的,你们一定要给她教训。”

    似乎抓到了稻草,秦桑紧紧的拉住警察,试图向他发出求救信号,毕竟现在的情况看起来,自己才是受害者。

    果然,警察都不忍直视她脸上的手指印,开始针对苏悦然:“道歉吧,这事就是你的错。”

    眼看这警察不分青红皂白听信秦桑的话,苏悦然更为感到不满:“这是什么话?你调查了事情是怎么回事吗?我能平白无故打她吗?”

    只见她的气焰瞬间变得比警察还要高,表现了自己对警察潦草办事的不满,她不是很懂法律,但不是有规定,不能随随便便进行人身攻击吗?

    但后面的话,她没有机会说出口,因为她将警察彻底得罪了。

    “你们先走吧,你暂时留下来。”

    警察将唐景言和秦桑叫走,却偏偏将苏悦然给留了下来,他可不爱听刚才她的话。

    秦桑见此,嘴角微微上扬,挽住了唐景言的手:“景言哥,我脸被那泼妇伤的好痛噢,我可以先去你家吗?我怕这样回家我妈会担心哎。”

    她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想要借此到唐景言的家里过夜,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

    “悦然……”

    却不想唐景言根本没看过她一眼,倒是紧盯着被留下的苏悦然,脸上写着对她的担心。

    这惹得秦桑不高兴,瞬间收起了刚才娇柔的模样,冷言提醒他:“景言哥,伯母说了让你不要再跟苏悦然有接触,否则的话伯父会收回现在给你的……”

    “我知道,不需要你提醒。”

    唐景言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随后甩开她的手走在了前面。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后,秦桑快步的追上:“景言哥,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苏悦然跟坐在自己对面的警察面面相觑,她的眼神里开始藏着不稳定因素,下一秒主动开口道:“为什么把我留下来?这明明就是双方都有错,你这样不公平!”

    只听见她说出了自己的抱怨,她不否认自己有错,但同时秦桑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话说完后,警察没有回应她,倒想看看,她这张嘴还能够说出什么来。

    没让警察失望,久久没等到对方说话,她又继续:“你们到底怎么当警察的?不是应该要取双方证词,你只听了她一个人说,我可不可以认为你在针对我?我要求请律师。”

    她一边说着这番话,一边眼睛频频转向挂在墙上的时钟,似乎怕耽误太多时间晚了。

    “我不需要证词,你不是第一次来了,为了不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说吧,是让人来保释或者暂时拘留?”

    警察倒也不跟她兜圈子,按照程序办事,他也下个早点解决回家。

    保释?

    苏悦然听到这个词语时,差点没直接摔倒,这种情况下,她敢跟自己的父亲打电话吗?答应十分明显,她才没这个胆子,如果给叔叔苏乾打的话,那么就等于在跟父亲打了,之后被发现这件事会更惨,干脆就留在这里拘留好了?

    不!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只见她猛锤着自己的脑袋,警察都有些不耐烦:“想好了没?”

    “想好了,我打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姑获鸟开始〕〔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永生不灭〕〔最强透视〕〔万界垂钓系统〕〔医毒绝世:帝尊的〕〔天骄战纪〕〔凌天至尊〕〔邪王独宠:纨绔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