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不是神仙〕〔他从暖风来〕〔神州古情〕〔六界直播总管〕〔喜上眉头〕〔明日传奇〕〔勒胡马〕〔国民初恋:追男神〕〔大梵行〕〔霸主萌宠:墨爷养〕〔萌宝进击:顾少追〕〔甜甜小萌妃:冷帝〕〔穿到异世训冷帝〕〔太古虫仙〕〔绯闻老公太难缠〕〔美女为姜〕〔一品贡妃:腹黑王〕〔曾是热恋时〕〔天价婚宠:权少赖〕〔神洲至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深宠:不良娇妻狠狠爱 第二百七十五章 朋友
    ,!

    “我……”

    苏悦然也很无奈,她唯一能够记住的只有他的电话号码,其实她的内心是拒绝的。

    想起当时他无情的模样,她的小脸在瞬间垮了下去,相信他比之前更讨厌自己了吧。

    “我说过了,我也会站在你这边的,有时你可以……”

    只见秦轩并没有要逃避这个话题,反而趁机再次说出来,他并非急于让她跟自己在一起,只是不想看她继续为了那个男人难过下去了。

    听到这话,没等到他说完,苏悦然就制止了:“够了,秦轩,我很看重你这个朋友。”

    她这个人脾气不太好,愿意跟她做朋友的人她挺少,很难有人能够跟她走到一起,所以这也让她特别珍惜能接纳自己的好友,至于爱情,她暂时还不想谈论。

    这话无疑又将秦轩推到了好远好远,他自知她不会答应,可还是三番五彩的想试探。

    “悦然,我知道你还惦记着他,可是他已经变了,他甚至都不记得你是谁。”

    虽然这话听似残酷,但秦轩不得不跟她说清楚,为了不让她继续执迷不悟,这是她应该要知道的。

    “我知道,医生说过这种情况只是暂时性的。”

    事实上她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真的不记得自己了,再记起的可能性都很小。

    “悦然,你比谁都要清楚不是吗?”

    秦轩私底下也找医生咨询过,他更希望看苏悦然幸福,不过现在给她幸福的那个人不再是顾煜琛,所以自己才决定要站出来,无法看她这样度过自己的余生。

    仿佛一语攻破了苏悦然建立起的围墙,她的脸色骤变:“如果你来是想还我包,那我谢谢你,不过你所说的话,我并不想听,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走吧。”

    她开口冷冰冰说道,且对他下了逐客令,看似不希望再继续交谈下去。

    “悦然,我……”

    秦轩看她误会了自己,想要说什么时,不料面前的门却被重重关上,那些哽在喉间的话,已没了机会说出口。

    苏悦然,你为什么就执迷不悟呢?而我为什么又偏偏想要说动你呢?

    不知道他到底在生自己的气还是在生她的气,抡起拳头狠狠砸在一旁的墙上,到底什么时候她才会收起那得不到回应的爱意?而自己什么时候又能放下她呢?

    苏悦然将包随意扔在沙发里,自己也坐进了沙发,她拿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试图用这声音在化解自己此刻的悲伤,至少让自己觉得不那么孤独。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最新资讯,她本无心看,眼角的余光却发现正在说的是帝国集团。

    看到那熟悉的标志,她挪不开自己的视线,紧接着记者的出现挡住了集团门口的标志,她悻悻的回过神,发现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自嘲的提醒自己已不是集团的一员了。

    她再次拿起遥控器打算换个频道时,记者却开口说道:“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a市财经频道记者,现在我们正在帝国集团门口……”

    没等到她的话说完,身后立马传来了轰动,有人吼道顾煜琛出现了。

    顿时,镜头转向了那张熟悉的面孔,只见他在面对突如其来的镜头时,仍然面不改色。

    记者趁机向他提问:“顾总裁,我听传闻说,你们公司将刚夺标的地卖了出去,这个消息是真的吗?为什么突然这样做?难道顾总裁有让公司向其他行业发展的打算吗?”

    关于顾煜琛卖地这个消息,几乎都传遍了,不仅仅是公司员工,连其他公司的人都无法理解他的做法,同行业的人更是在背后对他谴责,认为当初他根本没资格进行夺标。

    “无可奉告。”

    只见他的薄唇微启,嘴里只说出了四个字,就让在场的人感受到周围温度低了几度。

    记者也愣在了原地,稍显尴尬,但没忘记的身份,还是得将采访继续下去,不然就是播放事故了,于是又继续开口道:“那最近的夺标会,顾总裁,您还会出席吗?”

    “我说过了,无可奉告。”

    这次他皱起了眉头,眉宇间凸显了对他们的不满,他没义务要告诉大家这些。

    丢下这番话后,他推开了面前的镜头,从人群中走了出去,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啪嗒。”

    苏悦然手中拿着的遥控器,从缝隙中落到了地上,顿时电池被弹开,散落到了别处。

    她快速的捡起,想要换个频道,却发现自己根本按不动,在看到不远处的电池时,才反应过来,想要走过去,记者的话还在说着。

    “正如大家所见,关于帝国集团的前景,顾煜琛只字不提,我们只得采访一些内部员工。”

    记者比想象中更加坚强,没能在顾煜琛的口中得到答案,又将自己的目标转换成了其他人,相信在这种时候,作为企业的员工定有很多想说的。

    “你好,请问你是这里的员工吗?”

    记者拦下一位正打算走的员工,将话筒放在了对方面前。

    “是的。”

    对方点了点头,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疲惫,却不太在意自己已经上电视了。

    “我能问问,你手中拿着的这个是什么吗?”

    记着没有一来就开始采访,反而将重点集中在那一堆文件里,镜子也随之拉近。

    作为被辞退的人,苏悦然能够看出来,那明显就是离职的模样阿,这个要么就是被炒鱿鱼了,要么就是自己辞职了。

    果然,只见那人自动说道:“这个是我的东西,从今天开始我不是这里的员工了。”

    “哦,那请问你方便说一下,是原因让你决定离开的?”

    “没什么,我认为公司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样子,这里也不再适合我了。”

    对方勇敢说出自己的想法,反正他已在十分钟前递交了辞呈,也不用在乎到底会不会被顾煜琛给看到,倒更希望他能够看到,自己正在反对他现在的做法。

    “变了?我能问问你在这里做了多少年了吗?”

    记者似乎对他说出的话感到惊讶,但同时在心中暗自高兴,没有随便找错人。

    “十年了。”

    “那你的职位是?”

    “集团总监,不过现在开始,我将不再担任这里的任何职位,我成为自由人。”

    隐忍了许久的总监,曾去找过顾煜琛,不料对方根本不听从自己的任何意见,坚持要执行白晓晓的提议,还说起总监不同意的话就走人,激怒了他,最后干脆决定离开。

    没想还能找到这里的高层,记者更是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您能再清楚的跟我说一遍,为什么要离开集团吗?到您这样的位置,恐怕离职会有不妥吧。”

    “我就想说,我反对顾煜琛现在所做的一切,我们作为房地产公司,如果连基本看地的本事都没了,那只能说破产是迟早的事情,最后,我想提醒顾煜琛,做人不能忘了本。”

    说完这番话,总监离开了大家的视线,苏悦然也将电池装了回去,她换了其他的频道。

    她脑海里仍在回想,刚才那总监所说的那番话,她跟总监有过接触,尽管对方很严厉,但看得出来对待集团是真心实意,想让集团变得更好,但现在却走了,到底自己不在的时间里,集团发生了什么事?顾煜琛又怎么了?

    呆坐在沙发上许久,她还是无法做到袖手旁观,既然知道了这件事,那么她就要搞清楚。

    她匆匆跑回房间换了衣服后,朝着门口走去,却发现根本打不了车,这里因为太偏僻的原因,平日里没什么车经过,更别提想要从这里打车出去。

    正当她慌张不已时,有辆私家车停在她的面前,车窗摇下来后,她看见了对方的脸。

    “秦轩,你怎么……”

    “上车吧,我送你过去。”

    没等到她说完,秦轩便打断了她的话,事实上他一直都没有走过,反而在楼下等待着,在看到那新闻后,就知道她会做什么。

    苏悦然垂着脑袋,想到自己之前的恶劣态度,反而感到了一丝歉疚。

    “刚才发生的事,我向你道歉,我情绪太激动,所以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

    “没事,是我不对,不该在这种情况跟你说那种话,我收回我说的话,我们还能够像从前一样吗?你难过的时候还是可以找我,就像你说的,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他很排斥的‘朋友’,最终还是由他亲自来说出口,其实他根本就不缺什么朋友。

    这话倒是让她微微发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没想过他会释怀的这么快,还以为……

    “你现在不说话,那我就当做你拒绝了,正好本少爷其实也不需要朋友,我们以后……”

    “好,我们回到从前,这一切就当做没发生过。”

    只见她打断了他的话,同意他所说的,事实上这才是她希望看到的。

    “恩。”

    秦轩心底里泛起了一丝苦涩,她不知道和喜欢的人做朋友,究竟有多么难,可是他还是想试试,起码能够在身边用另一种名义陪伴着她。

    车最终在集团门口等下,苏悦然迫不及待的走下车,她必须要向他好好确认。

    她直接去到了总裁办公室,这次仍然没敲门,直接打开了门,他抬眼看向了她:“你怎么又来了?我说过……”

    “那新闻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一品道门〕〔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