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蜜暴击:我的恋〕〔御用兵王〕〔野性小叔,别乱来〕〔喵系小甜妻:影帝〕〔重生之军宠:六零〕〔郡主养成记〕〔我不是保镖〕〔冒牌真仙〕〔我在两界做女神〕〔超大陆入侵〕〔朱门嫡妻〕〔隐婚蜜爱:总裁欺〕〔邪帝独宠:重生巅〕〔重生商女:季少,〕〔极道拳君〕〔农妻喜种田:痴傻〕〔重生甜妻请签收〕〔迷失战境〕〔王者荣耀:陆神有〕〔天地外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深宠:不良娇妻狠狠爱 第三百三十六章 我愿意受伤
    ,精彩小说免费!

    “你认为呢?”

    说这话时,顾煜琛的眼中明显带着威胁神色,仿佛在告诉她,够胆的话就拒绝试试。

    苏悦然很不愿意面对事实,以往都显得凶狠的她,竟然在这个时候变得胆怯了,她现在还不能失去这份工作,谁有让他偏偏是总裁呢?

    “当然是选择去咯,总裁大人,我全都听您的。”

    如果要真惹他心情不好,随随便便将自己丢在这个地方,她恐怕也很难回得去。

    这个回答顾煜琛十分满意,好在她还会看眼色行事:“走吧。”

    “等等,我想换件……”

    没等到她的话说完,面前的门已经合上了,只传来他仍带命令的口吻:“给你十分钟,立马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后果自负。”

    求生欲强的某人,在十分钟之前乖乖出现在酒店门口,看着眼前的人。

    “顾总,我已经好了。”

    “嗯哼。”

    说话间,他根本没看时间,似乎心中早已经预估了,率先转身离开。

    直至两人到达餐厅后,她的眼眸还在四处打量,似乎在寻找什么,眼中还带着一丝疑惑。

    “怎么?你有事?”

    发现他的异常,顾煜琛皱起了眉头,不想她跟自己吃饭的时候走神。

    “陆助理呢?”

    在自己没找到人后,她干脆直接向他询问道。

    没想她会在这个时候向自己问起别人:“你很在意他?或者你想跟他一起吃饭?”

    “不,不,不是的,我……”

    她连连摆手否认,她仅仅以为这是三人庆祝今天谈判成功的饭局,可现在才发现到场的只有他们二人,并且她的作用还没有陆助理大。

    “既然这样的话,何必提到他。”

    确认她不是想跟陆助理一起吃饭后,顾煜琛眼中的警惕在片刻间消失。

    这话题算被他无声的熄灭了,她只得乖乖闭上嘴,为了避免两人对视的尴尬,她悄悄的转眼看向窗户外面,想先透透气,思考目前到底怎么个情况。

    莫非,他这是在带自己开小灶?

    转眼间,她的思绪很快就被带偏离,只见窗外的景色比她想象中美丽惊人。

    他们现在位于酒店的顶层,而这家餐厅的特色则是餐桌和人都在不知不觉中旋转,速度不会快到令人感到眩晕,但又可以从不同角度俯瞰整座城市。

    “喜欢这里吗?”

    一直沉默的顾煜琛突然开口,这话令她受到了惊吓,已经超出了她的预计范围。

    她看向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不明白他的意思,随着自己心里的答案回应:“还不错,这个位置看夜景很美。”

    “这座城市会更适合宜居,你可以考虑住在这边。”

    不想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令人匪夷所思,根本摸不着头脑,不知他到底想干嘛。

    苏悦然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心中有不祥预感:“顾总,你这话是……”

    “我已经在这边购置了公寓,你暂时先用吧,工作的问题,我有朋友是在这边开了件翻译事务所,你可以过去学习。”

    只见他这话说得,更像在无形中交代什么,让人感到惶恐不安。

    坐在对面的人,一脸诧异:“可是,我没有想过要在这边住下,虽然这里的夜景很美,可是我不属于这里。”

    “那你想去哪里?我想办法让你安居下来,日本?加拿大?英国?法国?”

    他一次性举例了很多地方,甚至眼眸中的认真,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玩笑意味。

    而在这话中,苏悦然的关注点显然已经偏了:“你还记得日本?这到底是你随口说的,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忘记我?”

    关于她最喜欢的地方,这可是两人刚刚走到一起时,他们去旅游过的。

    “你的资料记载得很详细,关于你所喜欢的国家,想要打听这件事很难吗?”

    偏偏他的答案却出乎意料,将她那燃烧起来的小火星就这样灭了,一句话又将她关进了地狱里。

    “顾总,谢谢你的好意,可我现在哪也不想去。”

    苏悦然的口吻变得公式化,不明白他想把自己支开到底想干什么,可是她不会那么轻易动摇,毕竟她也有自己想守护的。

    眼见她如此坚定,顾煜琛的眼眸微变:“这次就听我的安排吧,悦然。”

    听到这话的同时,她手中的餐具差点掉落在地,到底有多久没听到他这样称呼自己了,连她自己都数不清了,可现在听到,仍然感觉到心跳加速。

    “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

    即便他使用了这招,但她绝不是轻易动摇的人,更何况她还没有确认这个男人……

    之后他便不再开口,这件事在现在没得商量,并不代表之后也没机会说,他心中还有自己的计划。

    “顾总,散散步?”

    离开酒店,她主动提出,嘴角上扬还挂着一丝笑容,现在的时光更像是忙里偷闲。

    “我还有事。”

    不想他的态度却十分淡漠,跟之前提出要让她去其他国家生活时判若两人,假若刚才的举动像是真正的夫妻般,现在两人更像陌生人。

    可她却不打算轻易放过他,趁此拉住他的手臂:“走吧,不会耽误很长时间的。”

    顾煜琛被她半推半就的拉着,脸上稍显不适的推开了她的手:“可以,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不要走太远。”

    又是这句话,仍然是板着那张脸,他,似乎又恢复成了很早以前的模样,变得不爱笑。

    “好,成交。”

    她的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尽管短短十分钟,可她还是能够借机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两人并肩走着,苏悦然沉寂了许久开口道:“你,真的想跟白晓晓结婚?不如我就成全你们算了。”

    “当然,那最好不过了。”

    这原本试探他的话,没想他这接话的速度未免太快了些,几乎是下意识说出口的。

    苏悦然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煜琛,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你和白晓晓出差的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又是如何把我忘记的,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她曾经尝试找机会问这番话,可每次他对待自己的态度淡漠,根本不肯正眼看她。

    又再回到了这个被他遗忘的起点,她不想错过这次机会,她认为这件事还有回转的余地。

    “我需要记得吗?对我而言,白晓晓能辅佐我就行了。”

    他淡漠的口吻,似乎再次将她推入了悬崖,他压根就不在乎那失去的记忆,好似在他看来,那段记忆找不找回都一样,或者根本没想过要找到。

    “你,真的能够丢掉过去吗?”

    既然他都将话题带到这里了,那么自然也不会轻易结束的。

    “听我一句劝,趁我跟你好好说的时候,你就留在这里,或者去日本。”

    只见他答非所问,并未回应她所说的话,反而又重复在餐桌上的话,看得出来他十分迫切的将她给支走,但其中的理由又迟迟不肯说明。

    苏悦然发现他始终不肯正面给自己回答:“如果我说不去呢?我就要留在你身边呢?”

    “那我只会告诉你,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

    仍然是毫不留情的回答,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过,将她又推得很远很远。

    “我知道是错误的路,我还是愿意走下去,我之前说成全你和白晓晓是骗你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守着你,直到你回到我的身边。”

    她抬眼,眼眸中装满了认真,甚至更像在承诺般,任谁都能看出她的决心。

    这副模样的她将顾煜琛给吓到,故意挪开自己的视线,不去看她的眼睛:“随便你吧,反正最后受伤的人是你,我给过你机会了。”

    “为了你,我愿意受伤。”

    她说出自己发自肺腑的一句话,这辈子,她第一次如此爱一个男人,尽管会让自己伤痕累累,可是那抓紧的手也放不了。

    话音落下后,两人之间有很长一段沉默,他面无表情眺望在远方,令人捉摸不透。

    良久,他才抬手看了看时间道:“十分钟已经到了,我先回酒店了。”

    苏悦然从他略显慌张的动作中,看出他似乎在急着逃避,给了此时的她勇气,她认为自己应该做一点大胆的尝试。

    “煜琛,等等,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想问你。”

    身后再次传来她的声音,顾煜琛停住了脚步,却没回头:“说吧,回答由我来选择。”

    “你,没有忘记我,对不对?”

    她的声音有些缥缈,在空气中迅速化开,只是话中的坚定却传达给了她。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我说过,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

    说完这话后,他认为她此时的做法幼稚至极,也不再继续打算陪她玩下去,继续往前走,打算先回到酒店,唯恐跟她待下去,会发生点什么难以控制的事。

    可她的话还没有结束:“我相信你不会忘记我的,所以,现在我从这里跳下去,我不相信你会无动于衷。”

    没想她居然要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可他的回应仍显得冷漠:“随你。”

    声音刚落下,身后便没再发出任何声音,他没有停下来,朝着酒店的方向走去,认定她只是在说话,并不是真正会去做。

    苏悦然闭着双眼,感受自己迅速的往下坠,可是她却一点都不害怕,因为她知道会有人将自己救起,且坚定那个人会是顾煜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枕上名门: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