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小神医〕〔都市修仙主宰〕〔湘信有鬼〕〔宠妻军少,超凶猛〕〔欧皇饶命〕〔拜师九叔〕〔嘿,魔法师〕〔穿越农女修仙记〕〔捉鬼龙王之极品强〕〔深渊主宰系统〕〔奇迹,王者归来〕〔网游:灵武皇妃〕〔农门辣妻:猎户相〕〔满级牧师的异界生〕〔魂魄碑〕〔DC暴君〕〔赫尔卡斯〕〔灵异空间设计师〕〔逍遥趣〕〔兽医白无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深宠:不良娇妻狠狠爱 第四百二十二章突然出现
    “叮铃铃……”

    一阵手机铃声将苏悦然的思路打断,她正在为企划案做最后的微调,不想这时有电话进来,将她之前的思路都在片刻间打断。

    究竟是谁那么不识相,偏偏挑选自己最忙的时候来骚扰!真是会选时机!

    苏悦然皱起眉头拿起了手机,想要跟电话那头的人好好理论一番,不想在看到来电显示时,整个人微微愣住了,竟然是叔叔苏乾打来的电话,想想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过了。

    为什么叔叔会在这个时候打给自己呢?

    在疑惑中,她接起了电话,莫名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叔叔,怎么了吗?”

    平日里都没怎么联系的,这突然来电话,总让人有种担心害怕的情绪,甚至她心底里还是个声音在悄悄的想着,找她的不一定是叔叔本人,还可能是帮父亲传话。

    “悦然,最近过得怎样?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吧?”

    电话里,苏乾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平静,就像是亲人之间很正常的关心。

    而这话的本身就有问题了,苏悦然相信以现在的八卦传播速度,想必叔叔和父亲都看到了有关帝国集团破产的报道,当时她也被当作顾煜琛的妻子被大家所知,现在叔叔居然还能这样平静的询问她,已经露出了破绽。

    “挺好的,叔叔,你怎么会突然打给我?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开始小心翼翼的试探,先试试叔叔的口风,在猜测到底是什么事情。

    出乎意料的是,苏乾仍然还是保持之前的态度“没事阿,我就是想关心关心你,太久没见到你了,突然有点想你了,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对方终于说到了重点,她相信前面的话都是铺垫,包括关心自己之类的,哪会有人在长达一段时间不联系后,来电说关心呢?这不摆明了是虚假客套话嘛。

    苏悦然自然也没傻得要跟叔叔争论这个问题,倒是对这邀请表示怀疑“吃饭?只有我们两人吗?还是有……”

    这话没有说完,不过她相信对方也能明白自己的意思,毕竟是从小就在身边的叔叔。

    下一秒,苏乾才坦白道“事实上,悦然,这顿饭不止我一个人,还有你爸爸,这通电话也是他让我打给你的,你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他心里还是惦记着你的,如果今晚你看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行吧,你将地址发给我,我下班后就过来。”

    早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叔叔的坦白跟她所猜想的无一,用脚趾头也能想到,除了自己父亲以外的话,几乎就没人能够这样随随便便使唤叔叔了。

    没想她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苏乾倒有一丝惊讶,在电话里沉默了好几秒。

    “叔叔,我这里还有其他的事要做,有事晚上见面再谈,拜拜。”

    苏悦然倒是很懂得珍惜时间,在简要地说明自己那边的情况后,下一秒电话就挂断了。

    而苏乾则是对着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道“悦然阿,我这话还没有说完,不仅仅只有你父亲,还有……”

    秦氏企业

    的下班时间到,人数在瞬间减少,原本还坐满人的办公室,片刻间就只剩下零碎的几个人,其他人都在短暂的时间离开。

    其中苏悦然的组员则是全员都留了下来,这项目才重新回来,还面临了很多问题。

    此时,却见到身为组长的苏悦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手中甚至还提着自己的包,作势要离开的模样,引来了其他组员的侧目。

    “苏组长,你要走了吗?”

    小依面露惊讶神色,可以说这段时间最拼命的就是苏组长,几乎是全部人都走光了,苏组长仍然还在位置上,现在却见她在下班时间要离开,反而觉得有些奇怪。

    站着的苏悦然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随后开口道“我忘了说吗?我今天家里有点事就不留下来加班了,今天只有你们在这边辛苦奋战了。”

    “苏组长,路上注意安全。”

    既然家里有事,那就表明是不可抗的事,组员们纷纷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大家,明天见!”

    苏悦然挥了挥手打算离开公司,在走出几步后突然又退了回来“我说,你们也不要每天都加班,公司可没有强行要求员工加班的,不要到时候累垮了拖项目进度,听到没?”

    只见她板着脸似乎在训斥几人,但话语中又是充满了关心。

    “知道了,苏组长。”

    其余人清一色的点头,大家又何尝不知道加班辛苦呢?只是当初明明是苏组长开始的,作为领导她都这样努力,组员岂能在旁观看?自然是投入到其中给予帮助,但现在却是苏组长说让大家记得休息,说起来还真是矛盾。

    在说完这番话后,苏悦然才放心的往外走,相信大家心里应该也有分寸,毕竟成年人。

    路过大厅时,她的目光看向了公司门口,有几人正聚众在一起,似乎在讨论不远处的一辆车,她本没什么兴趣,反正这种东西对她而言仅仅是交通工具,尽管价格再高又怎样?反正她认为坐地铁更方便。

    只是视线扫过,她却无法挪开,那辆车越看越熟悉,她保证自己不是第一次见,甚至看过不止一次,很多次……

    目光往前转,她看向了坐在车里的人,那侧脸可以说熟得不能再熟,居然是顾煜琛!

    难怪她发现这么多人在看那边,其中还是女的居多,原来别人看得不仅仅是那辆车,还有车内的那个人,那张英俊的侧脸。

    苏悦然赶紧加快了步伐,要是等会儿人越来越多的话,会造成公司门口交通堵塞。

    “你怎么在这里?”

    她停在车窗前,看着坐在里面的人,他正在低头看平板上所显示的数据,在听到她的声音后抬头,顿时,四目在空中对视上。

    而他下一秒合上了平板,只对她说出了两个字“上车!”

    这人真是莫名其妙,从两人冷战开始几乎一句话都没有说话,他这突然来接自己下班,会不会有点诡异,她开始迟疑到底要不要上车。

    此时,后面已经传来了喇叭声,似乎是因为他的车堵在了要道上,其他的车没法通行。

    “上车!”

    他再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这次刻意加重了语气,能听出其中的一丝不耐烦。

    苏悦然虽然心中对他的举动充满拿了怀疑,可为了不被后面的人继续抱怨,她乖乖的坐上了副驾驶,对于他的出现仍然深表怀疑。

    在确认她系好安全带后,顾煜琛也不耽误,快速的将车给开走,道路又恢复了畅通,只是刚才那些看帅哥和看豪车的人,顿时一脸的失落,这人都还没看够呢。

    人群中,陈嘉琪妒忌的看着两人一车消失的方向,五指捏入掌心,指甲则是快嵌入肉里。

    “你要带我去哪?”

    苏悦然看着两旁陌生的道路,可以断定这不是回家的路,她转头质问身边的人。

    这男人在那次吵架后一言不发,今天又出现,按照洛雪的话,这种情况是属于男人主动认错示好,可偏偏她没有感受到对方的任何诚意。

    话音落下后,顾煜琛却没给予回应,这更加否认了实在主动认错,哪有认错的人连话都不说话,甚至还阴沉着脸,实在太可怕了。

    “你到底说不说,你不说的话,我就……”

    久久没得到回答,她沉不住气,她快要憋死了,只得用他的惯性招数威胁,只是话说出口后,她却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任何可以威胁的,最后只得拉住门把手“你不说的话,我就跳车了!”

    话说出口后,她的眼角余光恰巧捕捉到车门被锁的提醒,这车早在行驶时就自动锁了。

    她的威胁十分失败,连她自己都这么认为,不像是在逼迫对方说什么,更像是闹了个笑话,羞愧和尴尬侵占了她的内心,她安静的垂下了脑袋。

    “吃饭!”

    不想车内沉默的气息被打破,他终于开口说了第二句话,仍然是两个字。

    苏悦然惊讶的盯着他,是自己的威胁起作用了?还是这个男人终于良心发现知道自己有多过分,这才愿意开口跟自己说话?无论如何,得到了答案她就满意了。

    “不过,这是要去哪里吃饭阿?我记得我没怎么来过这边?”

    只见这车居然开始往山上行驶了,她在记忆里搜索了一遍,似乎是没有来过。

    “来过!”

    同样的两个字,他说得简洁有力,其中还带着威慑力,莫名将人给震住。

    苏悦然足足几秒钟才缓过来,转而看向窗外不满的小声抱怨道“来过就来过,我只是忘记了而已,有必要这么凶吗?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虽说这是她的抱怨,可这声音也足以传达给顾煜琛,她相信他应该也听到了。

    正想知道他会作何反应,却被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观察,她才不得不收起自己的目光,拿出放在包里的手机,怎么今天的电话都这么不合时宜呢?

    不了这通来得不是时候的电话同样来自一个人,是叔叔苏乾打来的这通电话。

    苏悦然猛地拍自己的脑袋,突然想起一件事,她是先答应了晚上跟叔叔爸爸吃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天骄战纪〕〔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医毒绝世:帝尊的〕〔妖娆炼丹师〕〔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