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恒圣王〕〔伯爵大人有点甜〕〔圣光暴君〕〔圣光骑士〕〔圣光〕〔系统送我一见钟情〕〔从签到开始百亿神〕〔我真是个律师〕〔被影视耽误的歌神〕〔群史争霸〕〔名监督的日常〕〔星云战〕〔重生年代福宝妻〕〔魔性唐僧闹西游〕〔渣女绝不崩人设〕〔中了偏执霍爷的迷〕〔斗罗之火影乱入〕〔我的女帝养成计划〕〔网游之兽医〕〔我真不是天纵奇才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主翻身做豪门 第171章 梦中梦(聚1)
    任玉瑶并不喜欢随意给人贴标签,就如同,当初她被贴上‘没用’的标签一样。

    以她现在的地位,完全可以不在意这些,可是早期内心深处留下的痕迹,这一生都难以磨灭。

    “你弟太冷漠了,不仅没有感恩之心,现在就连敬畏之心都没有。”

    不得不说,任母这话真|相了。

    可这一切,归根究底还是爷爷奶奶长期对他超限满足,让他养成了唯我独尊的性格,看看任父就能明白,家庭教育有多重要。

    在家里人面前牛气,其实没什么成就感,在任玉瑶看来,能在外人面前牛气,那才是真本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怕是难改呀!”

    尤其是内心冷漠这一点,真的很难改,这种状况的形成,往往是在他的成长过程中,没有人教会他如何去爱,如何去珍惜。

    任玉瑶起初也有这个毛病,只是经历的多了,再加上有苏宗和的陪伴,她才逐渐学会爱人与珍惜身边的人。

    闻言,任母也是深深叹了口气,

    “要是我带的话,肯定不会这样。”

    偏偏两姐弟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差,一家人关系又不好,为此她才很少陪伴在儿女身边,忽视了他们的成长。

    “别想了。”

    任玉瑶拍了拍妈妈的肩,安抚道。

    已经过去的事和未发生的事,去纠结,去思考,其实都没有意思。

    只有过好当下的此时此刻,往后便可以少去很多悔恨。

    这,才是有意义的。

    法事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再次站起的时候,任玉瑶愣是扶着墙缓了好久,才能走动。

    傍晚时分,晚饭后,亲戚和帮衬的乡亲逐渐散去。

    回归寂静后的蔡家显得格外冷清。

    天气冷,任玉瑶早早洗漱好,抱着暖脚壶,便随着满身疲惫的任母去了二楼。

    特殊时期,家里亲戚朋友又多。

    这不,外婆担心距离远的亲戚回去不方便,便在家里每个房间都搭了临时的床,供大家在此留宿。

    经过白天那一番,其实大家都累了。

    尤其是任母,她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做,一整天忙的就像个陀螺,就连悲伤都被这极端的忙碌给消弱了许多。

    晚上一躺到床|上,她的呼噜声便传了出来。

    “……”

    任玉瑶侧头,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听着这独有的伴奏,一时间还真有点睡不着。

    可是,就算她睡不着,也只能发呆,因为外婆家是没有网络信号的,就如同与世隔绝了一般。

    呆着呆着……恍惚间。

    她似是看到个身穿深蓝色中山装的老者站在床尾。

    任玉瑶想要坐起,然,无论她如何努力,都只能湛湛抬起个头,

    “玉瑶,往后文心就靠你顾着了,她性子懦弱,关键时候还需你帮她做决定。”

    “而你,注定不普通,记住,遇事一定要坚持本心,那样你的选择才不会错。”

    说完,老者深深看了她一眼后,随后便转身消失在了房门口。

    她还想在问些什么,然,任她如何喊,都未能留下老者的脚步。

    缓过神来的任玉瑶头皮有些发麻,一直不让她相信的事,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天啦,竟然看到外公了。”

    她紧闭着眸子,迅速往任母身边挪了几分,惊恐的拉起被子将头闷了进去。

    前一刻,她还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下一刻,任玉瑶便感觉自己突然掉进了一个水池。

    “完了,吗耶,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呀!”

    任玉瑶此时很想哭,奈何眼泪怎么挤也挤不出来。

    这都什么事呀!

    人对未知的事物,天生充满着恐惧。

    此时,任玉瑶吓得眼睛都不敢睁开,恨不得自己直接昏死过去。

    心里哆嗦着厉害,每个毛孔都紧绷着,生怕有什么莫名生物触碰自己。

    任玉瑶相信,此时哪怕一点点小动静,都能把自己吓崩溃。

    烛光下,任玉瑶卷长的睫毛快递抖动着,在她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暗影。

    一秒,两秒,三秒……

    周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任玉瑶有点按耐不住了。

    她卷缩着身子,呈保护状,左眼缓缓睁开一条细缝……

    当看到视线内的男人时,任玉瑶蹭一下,两眼全都挣了开来,

    “这,什么情况。”

    难以相信,竟然看到了这张日思夜想的面孔,他五官依旧清俊,轮廓与之平时多了几分硬朗,眉头紧锁,似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任玉瑶向前迈了一步。

    然,这一落脚,任玉瑶便察觉到了不妥,这水的阻力已经超出寻常范围,就刚刚那么一步,已经费了她半身力气。

    想要接近到他,最起码还要走五步,如果是平时,这样的距离是她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可此时,明明近在咫尺的人,她却难以靠近,这种事,任玉瑶怎么可能允许发生。

    她咬了咬牙,艰难抬脚,眸光坚定的盯着男人,再次落脚时,她额角隐约都在沁着汗珠。

    “苏宗和,你醒醒啊!”

    任玉瑶双手撑着腰,喘着粗气。

    她还是高看了自己,第三步任玉瑶真的难以迈出。

    而且,她还有孩子呢!

    思及此,任玉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惊恐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

    “我的孩子呢?怎么会是平的。”

    明明已经很大了,这么会……

    任玉瑶胡乱的在肚子上摸着,整个人陷入无尽绝望,怎么办,她没有保护好孩子。

    眼角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掉落在池水中。

    “我没有保护好他……”

    伤心欲绝的任玉瑶无力的站立在原地,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

    过百老人一直在外观察着这一幕,甚是无语,他怎么就忘了这茬呢!

    他清了清嗓子,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声音朗声道,

    “姑娘,你别急着伤心,这只是我用秘术给你俩造的梦境,孩子在现实生活中好好的呢!”

    任玉瑶一惊,迅速朝着声源望去。

    然,只看到雕刻着奇怪花纹的石壁,再无其他。

    “孩子没事?”

    她此时对当前的这一切,一点探知欲都没有了,心下唯一想要确认的便是孩子是否还好。

    “当然,这只是个梦。”

    老者颇为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白色长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剑来〕〔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真没想重生啊〕〔伏天氏〕〔黎明之剑〕〔轮回大劫主〕〔苏沫沫厉司夜小说〕〔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诸天大道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