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超级仙尊重生都市〕〔女总裁的逆天高手〕〔请爱我,苏小姐〕〔重生八零娇妻威武〕〔带着仙葫开农场〕〔大师下凡〕〔八零重生小幸福〕〔钻石甜婚:国民男〕〔豪宠天外妻:影后〕〔大唐好相公〕〔迦勒底的黑发骑士〕〔主神猎手〕〔侦情校园〕〔长得太凶了怎么办〕〔从出生开始当天帝〕〔红楼之贾敏的逆袭〕〔仙妻入怀:兵王大〕〔修仙小农民〕〔麻辣小村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十九章 重振男人雄风
    活动了几下,陈光宗顿感一阵美妙无比的快感瞬间席卷全身,别提有多销魂。仿佛升入了天堂。快活如神仙。他情不自禁的申吟一声,虎躯一震。

    随后,陈光宗却傻眼了:尼玛的。坚持了不到三十秒,还没正式上阵。就缴械投降了。我太衰了吧,还是不是男人?

    “怎么了?”秦兰感觉陈光宗停止不动了。问道。

    “嫂子,我……我……”

    “你怎么了,支支吾吾的。”

    “我……我……”陈光宗实在难以启齿。一脸羞愧。真想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么快就……”秦兰毕竟是过来人,很快弄明白了怎么回事,难怪刚才感觉有一团东西黏在了身上。

    他不会跟哥哥一样。也没有那方面的能力吧?这是秦兰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嘴上安慰道:“别在意。可能是你太紧张的缘故。”

    “但愿是吧!”陈光宗无比沮丧,如泄了气的皮球。邪火也如潮水般退去。

    “肯定是你太紧张,别灰心。”秦兰鼓励道。心中唏嘘不已,如果陈光宗也没有生孩子的能力。这可怎么办?

    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两人各怀心事。直到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许冰经过客厅,去后屋的洗澡间。

    “嫂子,我回屋了。”门外的动静消失,陈光宗摸黑起身,胡乱穿上衣服,秦兰又安慰了几句,让他不要多想,好好休息。

    回到自己的卧室,陈光宗如霜打的茄子般坐在床头,满脑子胡思乱想。

    他保持着雏男之身,以前没碰过女人,男人方面的能力强不强,连自己也不清楚。如果是因为第一次紧张等方面的原因,还好说,万一有毛病,这辈子岂不是完蛋了。

    “我不会那么衰,肯定是第一次的缘故,得找个人再试试。”

    陈光宗暂时不敢在秦兰身上尝试了,如果还是坚持了不到三十秒,以后连头都抬不起来,但又不能随便在其他女人身上尝试,这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我学过医术,就算那方面有问题,也能找到医治的办法,重振男人雄风,怕什么!”想到这,陈光宗一扫阴郁,恢复斗志昂然的心态,拿出了《药王神针》,他记得上面有治疗男人问题的针灸方法。

    陈光宗已这本书翻阅了三四遍,很快找到了相关的针灸方法,但他没有拿自己练手,首先要确定是不是男人的问题,别本来没毛病,再治出点毛病……

    转眼到了第二天,秦兰为了逃避学习广场舞,跟着陈光宗一起上山去果园干活。

    “咱家的果树怎么都倒了?”登上果园所在的山头,陈光宗远远的看见不少果树横倒在地,心急如焚的加快脚步,狂奔了过去。

    跑近之后看得更清楚,大部分果树都被砍倒了,剩下立着的也没有一棵完好无损,树杈被砍得七零八落,惨不忍睹。而隔着一道铁丝网,属于二癞子的果园,任何一棵果树都毫发无损。

    本来这座山头上的果树都是陈光宗家的,由于三年前的那场意外,陈光宗摔成了傻子,母亲大病一场,为了给两人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因为着急用钱,秦兰只好将果园转租了出去。

    当时,有几个村民想租,不过二癞子放出狠话,他要承包果园,谁敢跟他争,小心家破人亡,鸡犬不宁。

    想租的村民不愿得罪二癞子,纷纷退缩,最后二癞子以极低的价格承包了下来,租金一年一付,共承包五年。

    秦兰着急用钱救命,明知吃亏也只能认了,好在她留个心眼,留下了五亩果园自己种,没全部承包给二癞子。

    二癞子好吃懒做,根本不是种地的料,开始雇人打料,但是不给工钱,找各种借口赖账,后来没人再愿意给他干活,他自己又懒得打理,果园渐渐的荒废,如今已是荒草丛生。

    另外,二癞子只给了一年的租金,以本钱都没赚回来,裤衩差点赔掉了为由,拒绝支付剩余的租金。秦兰几次想要回果园,二癞子就是赖着不给,声称想要回去也行,赔他五年的租金,否则免谈。

    就这样,原本属于陈光宗家的果园,一大部分都被二癞子霸占了,留下的不足三分之一。

    “哪个王八蛋干的缺德事,我靠你大爷的,不怕全家死光光吗?”看着自家果园惨遭砍伐,陈光宗气得火冒三丈,双眼发红,破口大骂。

    “这是哪个挨千刀的干的,还让不让我活了……”秦兰更是当场崩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泪水如止不住的珠子般流了下来,哭的梨花带雨。

    果园是她苦心栽培三年的心血,跟自己的孩子差不多,还是家里所有的经济来源,如今被人砍的不成样子,能不伤心嘛!

    “肯定是二癞子干的,我绝饶不了他!”除了二癞子之外,陈光宗实在想不到第二个人能干出这么缺德的事情,他恨得咬牙切齿,随手抓起一根小臂粗的树杈,怒不可遏的朝山下跑去。

    “小宗,你去干什么?”秦兰呼喊道。

    “我去找二癞子算账!”陈光宗头也不回道。

    “你先别去,冷静点,快回来,咱们好好商量商量,再去也不迟……”见陈光宗根本不听自己的劝阻,秦兰擦了一把眼泪,跟着追了下去,生怕陈光宗冒冒失失的去找二癞子,会吃大亏。

    陈光宗一口气跑回村子,脚步不停,直奔二癞子家,对遇上的村民一律视而不见,一心只想找二癞子讨个说法。

    “傻宗这是怎么了,一副要找人拼命的架势?”

    “不知道啊,跟上去看看。”

    夏天地里没什么农活,村民都闲的无聊,几个好事者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跟了上去。

    “二癞子,你给我滚出来!”二癞子家大门紧闭,陈光宗直接飞起一脚,野蛮的踹开了,拎着能当擀面杖使的树枝,闯了进去,整个人如同发怒的雄狮,恨不得将二癞子撕成碎片。

    “谁啊,大呼小叫的,还敢踹我家大门,找死呢?”二癞子正在院里的树下打麻将,周围围着四五个人,转头见是陈光宗,吹胡子瞪眼怒骂道:“原来是你这个傻子,正好新仇旧恨跟你一起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