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婚勿扰:总裁夫〕〔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超级神武学〕〔追魂夺命刀〕〔限制级穿越〕〔一套阵法闯南宋〕〔美利坚纵享人生〕〔秘战〕〔神火凌天〕〔从原始人世界归来〕〔我开了一家黑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二十一章 嫂子,我养你
    “滚开,老子伤成这样,要去医院。耽误了老子看病。你负的起责吗?”二癞子抹了一把鼻血。随手甩出,暴躁的喊道。

    一些血迹甩到了许冰身上,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转念想想二癞子说虽难听,却有些道理。他伤的不轻。的确不适合现在去大队部。

    许冰冷哼一声,松开手道:“看在你受伤的份上。姑奶奶不跟你计较,你先去看病吧,看完了再把事情交代清楚。”

    “老子交代个屁啊。老子是受害者。你为什么不去质问傻宗?反而揪着老子不放!”二癞子理直气壮道。

    “事情因谁而起还不一定,我肯定会查清楚,你好自为之。”说完。许冰转身走向一旁。

    在狐朋狗友的搀扶下,二癞子一瘸一拐的向门外走去。路过陈光宗身边,恶狠狠的道:“傻子。今天的事情不算完,老子保证不会让你好过。”

    “还我家的果园。你个狗东西!”陈光宗怒气未消,挥拳打向二癞子。不过被身边的村民紧紧的拉住了。

    “吗的,还想动手。老子不弄死你,就不姓赖。”二癞子抬腿踢了过去,也被常有米等人拉住了。

    双方又吵了起来,还想动手打架,许冰大感头疼,急忙送陈光宗回家,先把事情平息下去,再考虑如何解决。

    走出二癞子家,迎面遇上了秦兰,她毕竟是女人,体力没那么好,从山上赶回来累得气喘如牛,满头大汗,一脸焦急。“小宗,你怎么样,伤到哪了?”

    陈光宗挂了彩,衣服也被撕破了,好在没有伤筋动骨,并无大碍。“嫂子,我没事,就是便宜二癞子那个王八蛋了。”

    “没事就好,以后别这么冲动了,赶紧回家,我给你清理伤口。”

    事情暂时告一段路,看热闹的村民各自散去,秦兰扶着陈光宗回家,许冰也跟着回来了。

    回到家,秦兰翻找出红花油、紫药水、棉签等物品,但她有晕血症,碰到血就害怕,转头看向许冰,恳求道:“小冰,麻烦你帮忙给小宗处理下伤口,我怕血。”

    “交给我吧,你累的满头大汗,休息会儿!”许冰接过东西,帮陈光宗处理起伤势,嘴上斥责道:“你太鲁莽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商量,非要打架,跟地痞无赖有什么区别?”

    陈光宗顿时来气,“二癞子把我家的果树全砍了,我要不狠狠教训他一顿,咽不下这口恶气。”

    “这事不能怪小宗,都怪二癞子太欺负人。你看这是我拍的照片,换成谁不生气,一定要让他赔偿。”秦兰也气得够呛,拿出手机,递到了许冰眼前。

    看过照片,许冰忍不住升起一团怒火。“可恶,谁这么缺德,我一定查清楚是谁干的,还你们一个公道。”

    “不用查,肯定是二癞子,除了他,不会有别人。”陈光宗气呼呼的道。

    “知道是他没用,必须有证据才行,否则他死不承认,你拿他也没办法。”许冰道。

    “跟这样的人没道理可讲,必须以恶制恶,若不是他身边有狐朋狗友,我非打他个半死不可。”陈光宗越说越激动,拳头也越握越紧,紧咬牙关,如果二癞子在眼前,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

    “你冷静点,打架解决不了问题,只会把事情搞复杂。你把二癞子打伤了,说不定他还会讹你一笔医药费。”许冰劝道。

    “以二癞子的无耻性格,就算找到证据,也不会承认,真会反咬一口,讹上我们!”秦兰重重的哀叹一声,眼圈泛红。“果树全毁了,没两三年培育不起来,让我怎么过啊?”

    陈光宗的心头一阵酸楚,情不自禁道:“嫂子,你别发愁,我是家里的男人,我会想办法养你的,绝不让你再受苦。”

    闻言,秦兰顿觉欣慰,心里暖暖的,嘴上倔强道:“说什么傻话,嫂子有手有脚,大不了出去打工,不用你养。”

    “这么想就对了,没有过不去的坎,即便二癞子不承认,我也保证想方设法让他做出赔偿。”许冰不清楚陈光宗和秦兰之间的暧昧关系,没往其它方面想,安慰鼓励道。

    说话间,许冰处理好了陈光宗身上被抓挠出的流血的伤口,剩下的就是淤青皮肉伤了。

    “剩下的我来吧,不让我碰血就没事。”秦兰道。

    “行,我去找村长商量商量怎么解决你们的事情,等我的好消息。”许冰名为村长助理,实际上没有实权,具体怎么处理,还得询问老村长的意见。

    “小宗,你把上衣脱了吧,抹药方便。”许冰走后,秦兰让陈光宗脱掉了上衣,给淤青部位涂抹起红花油。

    秦兰的芊芊玉手抚过,动作轻柔,陈光宗感觉没那么疼了,还有点舒服,单靠手的效果就比红花油好使。

    涂抹胸前时,两人面面相对,一股暧昧的气氛在周围流淌,陈光宗很想将眼前的美娇娘拥入怀里,但还是忍住了。

    “还有哪疼?”抹完,秦兰问道。

    “腿上也被踹了几脚,有点疼,我自己来吧!”

    “你笨手笨脚的,还是我给你抹药吧,把裤子脱了。”秦兰一本正经道。

    “好吧,辛苦嫂子了!”昨晚两人都在一起洗澡了,身体对于彼此来说没有任何秘密可言,陈光宗没觉得不好意思,脱掉裤子,趴在了床上。

    “你的屁股被谁打的,好大一块淤青,连内裤也脱了吧。”秦兰扫了几眼,脸色微红道。

    “这样不好吧,大白天的,万一被人看见多不好。”

    “家里只有咱俩,你还想让谁看?”秦兰娇嗔道:“再说,我只是给你抹药,又不干别的,不要瞎想。”

    “我没瞎想,屁股疼,不方便脱。”陈光宗又道。

    “看在你是伤员的份上,我勉为其难,帮你一次吧!”秦兰面带娇羞,抓着陈光宗的裤头,小心翼翼地扒了下来。

    陈光宗的心跳不禁加速,脑海中浮现出昨晚暧昧旖旎的一幕,可惜自己缴械投降的太过,否则已经不是雏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寡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大完美主播〕〔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