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冰冷少帅荒唐妻〕〔小道姑捉夫记〕〔重生只为睡天后〕〔九重眸〕〔暴裂世界〕〔绣满田园:山里汉〕〔调皮甜妻:鼎爷抱〕〔10次婚约:顾少情〕〔灭天归来当奶爸〕〔无相进化〕〔她的左眼能见鬼〕〔重生之黑化娇妻狠〕〔我可能是一只假的〕〔晚明之逆流而上〕〔重生美利坚之无耻〕〔暗黑诸天〕〔灭绝之境〕〔这个地府有点假〕〔过龙门〕〔醉仙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二十四章 变身武林高手
    明知二癞子设局,陈光宗还要去,但不是傻呵呵的往里跳。接近水潭时。他没有走正常的大路。而是从庄稼地里绕了过去。

    今晚没有月亮,只有点点星光,能见度很低。

    水潭边点燃着一堆篝火。隐约可见,二癞子独自坐在不远处。他的胳膊上缠着绷带。另外一只手中拿着一根木棍,除了他之外。表面上看没有别人。

    陈光宗可不会傻呵呵的认为二癞子敢一个人赴约,趴在一片草丛中,悄悄的观察片刻。发现在不远处的大树旁躲着两个人。显然是二癞子找来的帮手。

    “跟我玩这套,真当我像你一样傻啊!”陈光宗暗骂几句,想了想从兜里取出了三根银针。而后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犹豫片刻。把心一横,将三根银针分别刺入了后脑勺的三个部位。

    当然。他不是在自残,而是从《药王神针》上看到了一种可以激发潜能的针法。

    这几天。陈光宗几乎天天帮许冰针灸,治疗她痛经的女人问题。效果显著,更说明了《药王神针》确实有效。

    今晚为了解决跟二癞子之间的恩怨。他选择了拿自己做一次实验,这也是迫于无奈,二癞子敢约架,找的帮手肯定有两下子,他没有必胜的把握。

    扎完针,等了一会儿,陈光宗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而觉得脑子格外清醒,听觉嗅觉也变得敏锐,身体轻飘飘的。

    “豁出去了,打不过,大不了拔腿开溜。”陈光宗深吸一口气,猛然站了起来,大步流星的朝前走去,高声喊道:“二癞子,我来了!”

    “你他吗的终于出现了,老子还以为你当缩头乌龟,不敢来呢!”二癞子拄着木棍站了起来,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冷笑,快速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猴子,可以动手了。”

    “少说废话,怎么解决我们之间的恩怨?”陈光宗不耐烦的问道。

    收起手机,二癞子狞笑道:“很好解决,你跳进水里淹死,所有的恩怨一了百了,秦兰那个搔狐狸,我会好好照顾,包她夜夜做新娘,你不用有任何后顾之忧。”

    “吗的,还想淹死我,就知道你个王八蛋没安好心,这里不适合我,留着自己当墓地吧!”陈光宗大爆粗口道。

    “自己不愿意跳,那老子找人帮你一把,大熊、二熊出来吧,给老子把这个傻子办了。”

    二癞子的话音刚落,两个身高马大的壮汉从树后蹿了出来,这两人是他大哥手下的打手。二癞子为了报仇,特意打电话从县城叫来的,他身边的那些狐朋狗友太不靠谱,还是找专业打手比较放心。

    “放心吧,交给我们哥俩了。”大熊和二熊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体格强壮,虎背熊腰,根本没有把陈光宗放在眼里,一脸的轻蔑与嘲弄。

    “细胳膊细腿儿的,禁不起我们折腾,识相的赶紧自己跳进水里,别让我们哥俩费事。”

    “谁办谁还不一定呢,有种放马过来!”陈光宗从袖筒里抽出铁管,拉开架势。

    “说的自己多牛比一样,纯属傻比一个,这是你自找的。”二熊沉不住气,率先扑了上去,手里没拿家伙,想赤手空拳打倒陈光宗。

    眼看对方到了近前,陈光宗猛然冲出,转眼间两人的身形交错而过,就在错身的刹那,陈光宗抡起铁管,甩手砸在了二熊的脑袋上。

    二熊向前紧跑几步,眼前发黑,一头栽倒,人事不醒。

    “我靠,我是不是看眼花了?”二癞子难以置信,揉了揉眼睛,才确定倒下的是二熊,不是陈光宗,傻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老二,你怎么样?小子,敢伤我弟弟,我废了你!”大熊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弟弟一个照面就被打晕了,回过神来,他大吼一声,如蛮牛般冲了过去。

    陈光宗也吓了一跳,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用银针刺激头部的穴位后,速度会这么快,反应如此敏捷,这也让他信心大增。

    很快,大熊冲到近前,陈光宗如法炮制,猛然加速,绕到了大熊身后,抡起铁管砸了下去。

    大熊觉得陈光宗厉害不到哪去,二熊之所以吃亏,是因为太轻敌了,没有防备。他冲上来的时候已经加了小心,却还是没能躲开,随着后脑勺一阵剧烈的疼痛,眼前发黑,扑通栽倒,也被一棍子打晕。

    “我靠,这不是真的!”二癞子惊讶的目瞪口呆,他找来的两个帮手号称能以一敌五,本以为打倒陈光宗就跟闹着玩一样,结果恰恰相反,轻而易举地被陈光宗打倒了。

    “爽!”陈光宗忍不住哈哈大笑,有种变身为武林高手的感觉,一步步走向了二癞子。“你找的人太垃圾了吧,跟三岁小孩一样,还想把我扔到水里淹死,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你……你别过来。”二癞子产生了莫名的惧意,扬起木棍护在身前,连连后退。他光顾眼前,忘记了脚下,被之前坐的石头绊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仰面摔倒。

    “啊,疼,疼死我了!”倒地时,二癞子用被打断的胳膊撑了一下,疼得如杀猪般惨叫起来。

    “白痴,路都不会走,还想打我。”陈光宗一阵幸灾乐祸,快步上前,用铁管顶在了二癞子的脑袋上。“闭上你的狗嘴,否则我现在就把你打晕,扔到水里去。”

    “别……别打,我不喊了。”二癞子强忍疼痛,闭上了嘴巴,因疼得难受,嘴角一阵抽搐。

    “说说吧,我家的果园是不是你砍的?”陈光宗质问道。

    “是,也不是,我没亲自动手,找了两个人。”

    “那就是你,还想狡辩。”陈光宗扬起铁管,抽在了二癞子的脸上,留下一道清晰的痕迹。

    二癞子又惨叫一声,“是,是我,我承认。”

    “承认就好,你到底打算怎么解决?”陈光宗冷冷一笑,又问道。

    “我赔,毁了几亩,从我家的果园赔你几亩。”

    “吗的,你种的果园也是我们家的,早该归还,还拿我家的东西跟我讨价还价。”听闻此话,陈光宗更加火大,拎起二癞子,拖拽了几米,扔进了水潭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寡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大完美主播〕〔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