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秒杀天下〕〔总裁的麻辣小妻子〕〔我的绝色冰山总裁〕〔萌宝上线:爹地,〕〔帝火丹王〕〔阴缘:鬼夫难缠〕〔都市妖孽神豪〕〔我真是良民〕〔大明钉子户〕〔女总裁的最强兵王〕〔嫡女涅槃:王妃,〕〔神帝归来〕〔穿越之我的多情王〕〔穿越小王妃〕〔总裁娇妻太撩人〕〔冷酷王爷:倾城娇〕〔总裁佳妻惹不起〕〔名门婚宠:半路娇〕〔爱你个人好难〕〔末日之无限逃杀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二十八章 被夺走了第一次
    “时间差不多了,你感觉有力气了吗?”给许冰扎完银针,陈光宗又磨蹭了一分多钟。低声问道。

    许冰试了试。轻松的站了起来。顿时欣喜,转而又变得异常愤怒,如发狂的小狮子般冲了出去。恶狠狠的一拳打向猴子。

    猴子被许冰仅穿睡裙的样子迷得有些神魂颠倒,只顾着想美事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脑袋结结实实挨了一拳,被打的眼冒金星。

    “臭流氓。死银贼,变态,混蛋。姑奶奶打死你。”许冰积压多时的怒气如火山般大爆发。终于找到了发泄的途径,双拳如雨点般落下,接连打在猴子的头部和脸上。

    猴子挨了几拳。两只眼睛被打成了乌眼青,刚想反抗。忽感裆部一阵剧痛,好像蛋都被踢碎了一般。如杀猪般凄厉的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许冰抬起腿。又恶狠狠的猛踹一通,揍的猴子哀嚎连连。满地打滚。

    陈光宗看得脖子后面冒凉气,好黄好暴力。这样的女人谁敢娶啊,招惹了她,肯定被打得爹妈都认不出来!

    猴子被打的惨不忍睹,最后连惨叫的力气都没了,如死狗般趴在了地上。

    许冰累得气喘吁吁,胸口上下起伏,总算出了口恶气,停下了手,重重啐了一口。“这就是得罪女人的下场,没阉了你,就算便宜你了。”

    “别打了,再打就被你打死了!”陈光宗劝道。

    “闭嘴,你也不是好东西。”许冰怒瞪陈光宗一眼,重重的冷哼一声,转身向院里走去。

    “等等我。”陈光宗先走到猴子旁边,搜出猴子的手机,手机上有他跟许冰暧昧的照片,这东西可不能流传出去,而后才追上许冰,顺手将大门反锁。

    “滚开,别跟着我,我不想看见你。”想想自己的初吻和宝贵的第一次都便宜了陈光宗,许冰一阵无力地抓狂,脾气也变得异常暴躁。

    “我……我没想跟着你,你头上的针还没拔呢,等我给你拔了针,再让我滚也不迟啊!”

    “快点拔,拔了赶紧滚,我看见你就来气。”若不是陈光宗提醒,许冰差点把这事忘了,停下脚步,不耐烦的道。

    过河拆桥,若不是我,说不定你今晚就被姓侯的糟蹋了!

    陈光宗撇了撇嘴,转念一想,自己占了那么大一个便宜,不能跟许冰一般见识,耐着性子道:“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没法拔针,进屋再说吧!”

    “那你还等什么,快去开灯。”许冰没好气的道。

    你是姑奶奶,我惹不起!陈光宗无奈的哀叹一声,加快脚步,走进客厅,打开了灯。他这时才想起秦兰,按理来说,家里招了贼,秦兰应该早出来查看才对。

    “坏了,嫂子呢?”陈光宗急忙走向秦兰的卧室,打开门,只见秦兰正躺在床上熟睡,姿势不雅,一条雪白的美腿压在被子上。

    陈光宗暗自松了一口气,以为秦兰劳累了一天,睡得比较死,没被外面的动静吵醒,只要她平安无事就好,陈光宗关上门,又悄悄的退了出去。

    等了一会儿,许冰走进了客厅,身上多了一件外套,将上半身的迷人风光全部包裹了起来,这让陈光宗颇为失望。

    在外面的时候,许冰身上仅有一条睡裙,可惜天黑,看不清楚,陈光宗也只是趁猴子用手机照亮,欣赏了几眼。

    “兰姐呢?”许冰问道。

    “她在屋里睡着了,不用打扰她。”

    许冰也疑惑,她追流氓时,秦兰为什么没出来,同时又幸亏秦兰没出来,否则她跟陈光宗发生的事情,被秦兰看见,就糗大了,以后也没脸在这住了。

    “快点给我拔针。”许冰边想边坐在了沙发上,催促道。

    “别急!”陈光宗一只手轻轻按住许冰的头部,另外一只手捏住一根银针,缓缓的拔了出来,随口问道:“今晚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混蛋来偷东西,被我发现了。”许冰不想多说,转移问题道:“你去哪了?”

    “二癞子找我约架,我去会会他,过程很顺利,被我狠狠教训了一顿。”陈光宗简短的回答道。

    许冰没心思了解详细经过,又问道:“你在头上扎的针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我祖传的独家针法,能在短时间内消除疲劳,激发潜力。”陈光宗摆出一副自豪的样子,说话间,他将三根银针分别拔了出来。

    许冰顿感像被抽走了精气神一般,浑身无力,软绵绵的倒了下去,眼皮发沉,很想睡觉,有些惊慌道:“我……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你拔针的时候出错了?”

    “别担心!”陈光宗急忙扶住许冰,让她背靠沙发坐好,解释道:“这种针法有一个缺点,拔针后会四肢乏力,精神疲惫,但没有后遗症,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你不要骗我?”许冰半信半疑道。

    “我发誓,绝对没有骗你,我给自己扎过好几次,还不是照样活蹦乱跳的。”陈光宗信誓旦旦的道,没敢实话实说。

    “暂且相信你一次,如果明天我恢复不过来,有你的好看。”许冰凶巴巴的道。

    “放心吧,你睡一觉,肯定能恢复。”

    “还有……”许冰继续警告道:“今晚发生的事情,不能向任何人提起,你敢胡说八道,我就割了你的舌头,让你永远变成哑巴。”

    “用不着这么恶毒吧?”陈光宗急忙捂住了嘴巴,好像生怕被许冰割掉舌头一样。“让我不乱说也行,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打算怎么办?”

    许冰气得直瞪眼,“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的第一次被你夺走了,没跟你算账呢,你还有脸提?”

    “你讲点理好不好?我又没捅破你那层膜,怎么能算夺走了你的第一次?而我的第一次,可是货真价实的被你夺走了。”陈光宗理直气壮道。

    之前,两人因为误会发生了暧昧接触,那种销魂的刺激令陈光宗终身难忘,但似乎只是在边缘徘徊,没有深入。

    “你……无耻!”许冰怒骂一句,回忆起误会的过程,当时有些神志不清,实在想不起被侵犯到了什么深度,不过还有一点可以证明那层膜在不在,就是看看有没有流血,不禁缓缓分开了双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