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狱狂兵〕〔教授破案手札〕〔重生之鬼界公务员〕〔娇妻如蜜:千亿总〕〔竹马谋妻:误惹醋〕〔机甲导师〕〔穿越从满级无敌开〕〔当我熬死皇帝之后〕〔自古红楼出才子〕〔惊世嫡女:医妃不〕〔女战神的黑包群〕〔郡主难惹〕〔天行〕〔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吃鸡奶爸修仙传〕〔嘘,我要亲你了〕〔神奇道具师〕〔明王首辅〕〔诸天万界监狱长〕〔修真狂医在都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五十七章 引诱我犯罪
    秦兰受到惊吓,身心俱疲,躺在床上没用多长时间。便进入了梦乡。

    陈光宗给她盖好被子。悄悄的退了出去。站在走廊向下望去,只见张老还坐在客厅。“张老,你还不睡。”

    “我睡不着。等着跟你促膝长谈呢!”

    “我也正有此意,不过我打算熬点中药。麻烦张老陪我熬药。边熬边谈吧!”此时不到晚上十点,陈光宗打算把今天拿的中药熬了。进行药浴。试试效果如何。

    “好!”张老笑了笑,问道:“对了,你今天拿的药是治什么病的?我实在看不出来。”

    “不治什么病。主要是强身健体。改善体质的,出自《药王神针》。”陈光宗道。

    “是吗?”张老眼前一亮,“那我更的陪你熬药了。亲眼见证下《药王神针》上的药方有什么奇效。”

    张老对《药王神针》这本已失传的奇书非常感兴趣,很想亲眼观看。但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好通过跟陈光宗聊天的方式。企窥一二。

    六爷名下有很多房产,这栋别墅只是其中之一。他平时不在这住,但各种家居用品一应俱全。装饰豪华,每周有人过来定时打扫。保持的很干净。

    下午来别墅时,陈光宗已经把中药泡上了,并拜托小黑找人买了一口大锅和一个木桶。

    熬上药,陈光宗和张老坐在客厅闲聊起来,话题全是围绕《药王神针》这本书展开。

    “我给六爷施针时,总感觉欠缺点什么,没有发挥出针灸的最大功效,以张老多年的经验,能看出我差在哪吗?”这个问题困扰了陈光宗一下午,不吐不快。

    “你施针的手法老练娴熟,我挑不出毛病,你感觉欠缺什么,能具体描述一下吗?”张老疑问道。

    “说不太清楚,就是一种感觉,总觉得药王神针还有更好的功效,我没有发挥出来,好比开摩托车,明知车跑的很快,我却让它跑不快,为什么又不知道。”陈光宗打了个类似的比喻道。

    “发挥不出药王神针的功效,就好像开不快车,可能是没掌握车的性能,但是你的手法没毛病……”

    张老嘴里嘀嘀咕咕的沉思片刻,忽然说道:“我想起来了,据说有些针法需要内力气功运针,特别是一些高深的针法,药王神针是不是也需要内功呢?”

    “施针还需要内功?”陈光宗还是头一次听闻这种说法,但《药王神针》这本书上没有记载内功心法,也没说需要内力施针。

    张老点了点头,“不错,确实有这种说法,只不过现在会内功的人很少,也导致了一些高深针法的失传。药王神针是古代流传下来的奇书,很可能需要配合内功运针。”

    讨论了半天,张老只给出了这样一种可能的答案,陈光宗一阵苦笑,就算是这个原因,可我上哪学内功去啊?

    熬好药,陈光宗将药水倒进木桶里,然后又熬了三次,才凑够一桶水,张老全程陪在旁边。

    陈光宗本想回自己的客房泡药浴,但来来回回熬药弄水太麻烦,还得上下楼,干脆就在厨房。好在厨房够大,他只是泡药,又不洗澡,也不碍事。

    药浴自然不能穿衣服,陈光宗仅穿着一条四角裤,坐在了木桶里,然后拿起银针,摸准相关穴位,扎在了身上,共扎了十三根,要泡至少两个小时,时间比较长。

    此时已是半夜,张老年事已高,熬不了夜,在陈光宗的劝说下,回房休息去了。

    由于身上扎着针,陈光宗不敢乱动,靠在木桶上,保持着一个姿势,时间长了坐的难受,只能小幅度的轻微活动活动。

    就在夜深人静之时,吱呀的开门声响起,张静香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睡衣走了出来,睡眼朦胧,迷迷糊糊的钻进了卫生间。

    “好大的药味。”上完厕所,张静香清醒了一些,嗅着鼻子,四处看了看,扫过厨房时,隐约看见了一个人影,惊呼道:“谁啊?”

    “大妹子,是我,没吓到你吧?”陈光宗带着歉意道。

    为了看清楚是谁,张静香走近几步,皱着眉头,冷淡的质问道:“是你,你在干什么?”

    她的身影完全呈现在了厨房门口,里面似乎没穿内衣,在灯光的映照下,给人一种朦胧的诱或。

    “我在泡药浴。”陈光宗看的很清楚,暗自赞叹:身材挺不错,前凸后翘,大半夜穿成这样在我眼前乱晃,不是引诱我犯罪嘛!

    “在厨房泡药浴,可真有你的,这里不是你家,注意点影响。”张静香冷冷的斥责一句,转身回屋,留给陈光宗一个浮想联翩的背影。

    陈光宗暗自撇嘴:这臭脾气,太不近人情了,小心嫁不出去。

    泡完药浴,陈光宗拔掉银针,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身体,擦拭的时候发觉身上黏糊糊的,好像好多天没洗澡一般。

    “这是我体内排出来的杂质?”他用手搓了搓,捏成了一个小球,黑乎乎的。

    趁着四周没人,陈光宗穿着四角裤快步钻进卫生间,冲了个澡,从身上洗下来一层黏糊糊的东西,不过皮肤摸上去变得光滑了许多,显然药浴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转眼到了第二天,陈光宗睡的迷迷糊糊,忽然感觉喘不过气来了,摸向鼻子时抓住了一只细皮嫩肉的玉手,同时睁开了眼睛。

    只见秦兰俏生生的站在床前,恶作剧的捏着陈光宗的鼻子,见他醒了,这才松手。“大懒虫,快起床,太阳要晒屁股了。”

    休息了一晚上,秦兰的心情好了许多,似乎走出了昨天被绑架的阴影。

    “让我多睡会儿,后半夜我才休息。”陈光宗不仅没松手,反而抱住了秦兰的胳膊,当抱枕般搂紧了怀里。

    秦兰身不由己的跟着前进,一下子扑倒在床上,将陈光宗压在了身上,姿势暧昧。“快放手,这里不是咱家,让外人看见多不好。”

    “谁让你捏我的鼻子,差点把我憋死。”陈光宗歪着头,感觉脸颊贴上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相当美妙,更不肯松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复仇的单细胞〕〔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隐婚蜜爱:总裁大〕〔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