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婚勿扰:总裁夫〕〔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超级神武学〕〔追魂夺命刀〕〔限制级穿越〕〔一套阵法闯南宋〕〔美利坚纵享人生〕〔秘战〕〔神火凌天〕〔从原始人世界归来〕〔我开了一家黑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六十三章 崩溃疗法
    嘴巴上一片温润之感传来,陈光宗顿时瞪大了眼睛,这……这真是太意外了。算是打我一顿的补偿吗?

    张静香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抬起头,干呕起来。“呸、呸,好臭。恶心死我了。”

    陈光宗不禁满头黑线,我天天刷牙。没口臭。至于吗?

    “混蛋,放开我!”干呕了一会儿。张静香一脸恶心厌恶,挣扎怒骂道。

    倒地后,出于保护张静香。陈光宗反手抱住了她。一时忘记了松开。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了。张老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一直在客厅没走,听到孙女屋里传来打闹声。实在不放心,这才进来查看。正好撞见张静香趴在陈光宗身上。

    “你们……我什么也看见,你们继续!”如此暧昧的画面。难免让人误解,张老也想多了。急忙退了出去,顺手又关上了门。

    “你……流氓。害爷爷误会我,踢死你。”张静香气得紧咬银牙,慌忙爬了起来,用力的怒踢几脚。

    “都是误会,你别拿我撒气啊,一点师姐的风度都没有。”陈光宗不满的爬起身,舔了舔嘴唇,唇齿间还残留着回味无穷的香味。

    陈光宗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落在张静香眼里,让她更加厌恶,怒不可遏道:“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我偏不走,我的初吻被你夺去了,你得给我一个交代。”反正都这样了,陈光宗耍无赖道。

    “初吻,我呸,恶心死我了!”张静香厌恶男人,想想刚才跟陈光宗发生了亲吻,又恶心的想吐。

    “哎,师姐,你有病。”陈光宗哀叹一声道。

    “你才有病!”张静香抓狂道:“你神经病,立刻马上给我滚!”

    “你讨厌男人,不算是心理疾病吗?别不承认!”陈光宗提高了嗓音,将张静香的声音压了下去,十分强势道:“你连自己的内心都不敢面对,逃避现实,真是懦弱又可怜。”

    “闭嘴,用不着你来教训我。”张静香嘶吼道。

    “我说错了嘛,你觉得自己正常吗?”陈光宗的双目对上了张静香的眼睛,直视着她,步步逼近。

    “难道你想一直这么逃避下去,让老爷子替你担心,你现在只是厌恶陌生男人,等有一天你病情严重到连你爷爷都讨厌,全天下再也没有一个会可怜你,爱护你……”

    “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张静香步步后退,捂住了耳朵,直到退到床边,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等到了你连亲人都不愿意接近的那一步,你怎么办?跟所有人都断绝关系,把自己彻底封闭起来,一个人生活,做一条可怜虫?”

    “你不要再说了,不要说了,不要……”在陈光宗毫不留情的攻势下,张静香彻底崩溃,抱着头泪流满面,楚楚可怜。

    一不小心玩过头了!见这位冰山美人哭的梨花带雨,陈光宗于心不忍,坐在旁边,轻轻拍打着张静香的脊背,唱起红脸,柔声安慰道:

    “师姐,我是真心为你好,才说刚才那番话的,希望你不要怪我。哭吧,把你心里压抑的委屈全哭出来,也许会好受点。”

    张静香缩起身子,如同受伤的猫儿,环抱双腿,一阵抽泣。

    两人的争吵声也惊动了秦兰,她走出卧室,发现张老正在客厅来回踱步。“张老,发生什么事情了,小宗为什么跟静香吵起来了,要不要进去劝劝?”

    “不用,让他俩吵吧,吵完就没事了。”张老摆了摆手,故作镇定,其实他也很想进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但出于对陈光宗的信任,强行忍住了。

    “真不用吗?”秦兰不放心的又问道。

    “年轻人吵吵闹闹很正常,不用担心。”

    趁张静香哭泣时,陈光宗走了出来,只见张老和秦兰坐在沙发上。

    没等两人询问,他主动解释道:“我刚才跟香姐谈了谈,故意把话说的很重,惹她生气了,这是我想到的崩溃疗法,先击破香姐的心理防线,才能跟她深入谈心。”

    “静香是我的孙女,我不忍心过份斥责,以前都是好言相劝,可惜没什么效果,也许换一种比较极端的方法会有效,你尽管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张老表示理解和支持道。

    “人家毕竟是女孩子,你别太过分了,否则我可饶不了你。”秦兰瞪眼道。

    “我有分寸,香姐的心理防线已经被我攻破了,剩下的就是跟她谈心了,争取早日解开她的心结。”

    解释清楚后,陈光宗又回到屋里,等张静香哭的不哭了,他递上了几张面巾纸。

    张静香擦干泪痕,旁若无人般躺在了床上。

    “师姐,我知道你肯定有心事,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讨厌男人,到底是什么事情引起的,能跟我说说吗?”陈光宗柔声细语的引导道。

    “我不想说,你走吧,我好累,要休息了。”张静香软弱无力的回答道,语气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冰冷。

    “你好好想想,考虑考虑身边关心你的人,不管受过什么伤害,亲人才是最重要的。”

    陈光宗有感而发,说起了自己的过往,不紧不慢道:“你别看我现在像个正常人,其实半个多月之前,我还是傻子,傻了三年,不知道受过多少白眼与嘲笑。”

    “三年前,我家出了一场意外事故,我爸和我哥都在事故中去世,我母亲也在一年后郁郁而终,家里只剩下了我嫂子。她本可以改嫁,却没有抛弃我,忍着村里的风言风语,照顾了我三年。”

    “若没有嫂子无微不至的照顾,说不定我也不在人世了,这就是亲情。”

    “我虽然刚拜张老为师,但是打心眼里把他当成了爷爷与亲人,不想看他一把年纪了,还为你担忧。我一个傻子都懂这些,你应该比我更懂,好好想想吧!”

    陈光宗拍了拍张静香,说完向外走去。

    “你……你别走,我想说了。”受到陈光宗的感化,张静香坐了起来,似乎打算敞开心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寡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大完美主播〕〔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