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友聊天群〕〔隐婚好缠绵:亿万〕〔神奇新世界〕〔我家学生能改变历〕〔龙牙特种兵王〕〔逆命魔主〕〔这世界的土著好凶〕〔竹马谋妻:误惹醋〕〔最强游戏制作人〕〔灵武帝尊〕〔铁血军神李云龙〕〔慕容氏崛起〕〔农门有喜:带上傻〕〔我在墓里安生〕〔婚姻的荆棘〕〔捡到一个异界〕〔云泽寄雪不了情〕〔极品妖孽强兵〕〔郡主养成记〕〔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六十九章 双美服侍的待遇
    “我吃饱了,多谢六爷和青姐的款待!”陈光宗将盘子里的菜吃了个底朝天,打了个饱嗝。擦了擦嘴道:“青姐不仅长得漂亮。做的饭菜也美味可口。六爷真有福气,让人羡慕。”

    六爷笑道:“羡慕别人不如自己拥有,以陈老弟的医术和人品。将来也肯定能找到一位贤良又貌美的媳妇。”

    “借六爷吉言,希望如此。等我成婚的那一天。一定请六爷喝喜酒。”

    “好,到时候我给你们做主婚人。”

    能请到六爷这样的大人物做主婚人。绝对是很有面子的事,陈光宗喜笑颜开道:“多谢六爷赏光,就这么说定了。”

    “你请六爷喝喜酒。不请我。说不过去吧?”穆青好像挑理道。

    “请,都请,六爷肯赏脸到场。自然少不了青姐相伴。”陈光宗道。

    “这还差不多。”穆青嫣然一笑,目光落在了陈光宗的头上道:“小陈。你头上怎么扎着针呢,我一直好奇的想问。”

    “我被关了一天。饿的精神恍惚,扎针是为了让自己提神。”陈光宗随便找了个理由解释道:“时间不早了。六爷我给你针灸吧!”

    “有劳了!”六爷点了点头,在穆青的搀扶下。走向卧室。

    头上的银针没拔,陈光宗的潜能全面爆发。又快又准的连刺十三针,中间没有停顿,动作如变魔术般令人眼花缭乱。

    扎针时,他隐隐感觉有一股微弱的气流随之流转,莫非这就是气功练出来的气?可惜针灸的时间太短,来不及仔细体会。

    “小陈,你的手法更纯熟了。”六爷不懂医术,但眼力在,看着陈光宗行云流水的针法,赞叹道。

    “手法纯熟没用,最主要的是能有效果,六爷你休息吧,青姐麻烦你给六爷擦拭身体,我先出去了。”陈光宗急着体会刚刚针灸的感觉,说完转身走出卧室。

    坐在沙发上,陈光宗拿着银针,一遍遍练习起针灸的手法,动作迅速,渐渐的清晰感受到了体内的那股气,十分微弱。

    按照小黑的说法,气功修炼出的气称为真气,而真气很难修炼出来,一旦炼出,哪怕只有极其微弱的一丝,也算成功了,再通过长时间的修炼,这股气将逐渐壮大。

    就好比雪球,从无到有非常困难,一旦形成,将越滚越大。

    “仅仅跟着黑哥学习了两三天,我就练出一丝真气,说出去他肯定不信,我果然是天才。”陈光宗大喜过望,脸上乐开了花。

    快速运针,既耗神又费力,练习了半个多小时,陈光宗累得额头冒出汗滴,手臂发酸,于是拔掉头上的银针,仰靠在沙发上休息起来。

    这次银针刺穴的时候比较长,后遗症更加严重,浑身软弱无力,他靠在沙发上很快睡着了,直到被穆青叫醒。

    “小陈醒醒,到时间了,该拔针了。”

    “不好意思,我太累了。”陈光宗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站起身,但他没休息够,双腿依然发软,身不由己的倒了下去。

    “小心点,啊!”穆青急忙弯腰,抓住陈光宗的胳膊,想扶住,结果对陈光宗的体重估计不足,连她也被带倒了,一下子趴在了陈光宗身上。

    陈光宗顿感香气扑鼻,脸颊被一团弹性惊人的东西压住了,罪过罪过,我无意冒犯!

    穆青赶紧站了起来,刚才的暧昧接触完全是意外,不好发火。“你……你没事吧?”

    “对不起,我太累了,浑身无力,麻烦青姐叫个人,扶我到六爷的房间吧!”陈光宗不好意思道。

    “要不你再休息一会儿,不着急给六爷拔针。”

    “不碍事,拔针的力气,我还是有的。”

    “好吧!”穆青叫进来两个健壮的男子,扶着陈光宗,去给六爷拔针。

    拔完针,有人把陈光宗送回了别墅,六爷已加派了人手保护,别墅内外至少有七八个人。

    张静香先回来一步,正在客厅跟张老和秦兰聊天,她已经把今天的经历,详细告诉了两人。

    “小宗,你怎么了?”见陈光宗被人搀扶进来,秦兰急忙迎了上去,一脸关切道。

    “我没事,不用担心,这是扎针的后遗症。”

    “你又扎头了?”秦兰见过陈光宗的后遗症,担忧之心顿消,从搀扶的人手中接过陈光宗。“我送你回房休息吧!”

    “小陈,你没事吧,这是怎么了?”张老和张静香也围了上来,关心道。

    “针灸的后遗症而已,休息一晚上就没事了。”陈光宗道。

    “静香,快帮着小兰,扶小陈回屋休息。”张老吩咐道。

    张静香也架住了陈光宗的一条胳膊,跟秦兰一起,把陈光宗送上二楼的房间。

    被两大美女护送回房,陈光宗心里美滋滋的,躺在床上后道:“嫂子,你帮我把中药熬了,我想药浴。”

    “我去吧!”张静香主动请缨道。

    “你先休息,熬好了叫你。”秦兰给陈光宗盖上被子,问清楚了怎么熬,也走了出去。

    两个美女跑上跑下,把熬好的中药端进陈光宗的卧室,倒在木桶里,一共熬了四次,才凑够一桶水。

    前三次熬的药已经凉了,倒进第四次的药水,温度刚刚好,两个美女弄泡澡水这种待遇,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

    弄好后,张静香先行离开,秦兰留了下来,从床上扶起了陈光宗。

    “我有些力气了,嫂子你先出去吧。”

    “过河拆桥!”秦兰娇嗔的白了陈光宗一眼,“若不是你今天被绑架了,我才不管你呢,衣服脱了,我给你洗洗。”

    “有劳嫂子了。”反正自己的身体,对秦兰来说,已经没有秘密可言,陈光宗脱下衬衣和裤子,浑身上下仅剩一条四角裤。

    “以后别喊我嫂子了,直接叫我的名字,越听嫂子这个称呼,越别扭。”秦兰脸色微红,嗔声道。

    今天,陈光宗被绑架,秦兰都快急疯了,生怕陈光宗出事。她也胡思乱想了很多,暗自决定,如果陈光宗能平安归来,就尽快把传宗接代的事情办了,免得留下遗憾。

    她不让陈光宗再喊嫂子,改变称呼,代表着两人之间将发生各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重生之夜少独宠娇〕〔不灭剑主〕〔最强透视〕〔极品全能小仙农〕〔从姑获鸟开始〕〔从励志到丽质[重生〕〔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机械全宇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