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婚勿扰:总裁夫〕〔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超级神武学〕〔追魂夺命刀〕〔限制级穿越〕〔一套阵法闯南宋〕〔美利坚纵享人生〕〔秘战〕〔神火凌天〕〔从原始人世界归来〕〔我开了一家黑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九十六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师父,听我解释,你在师姐房间看到的那一幕。不是你想的那样。纯属误会。”给张静香扎完针灸。陈光宗走到凉亭,解释道。

    张老还在喝茶,笑眯眯道:“不用解释。都怪我不好,看到一种跟血疹相似的病症。兴冲冲的就闯进去了。破坏了你们的好事。你是我的徒弟,肥水不流外人田。把静香交给你,我放心。”

    闻言,陈光宗满头黑线。这下误会大了。更得解释清楚。“师父,我跟师姐真是一场误会……”

    张老摆了摆手,打断道:“我虽然上了年纪。但还不是老顽固,不仅不干涉你跟静香的事。还举双手赞成。”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给师姐针灸。她不小心倒在床上了,我想拉她。没拉起来,结果也倒下了。真是一场误会。”

    “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现在还不算太晚,年轻人不是都喜欢去酒吧找情调嘛,你带静香去酒吧玩,不回来也行。”

    在张老看来,张静香的岁数不小了,早该谈婚论嫁,可惜一直没男朋友,能跟自己的徒弟凑成一对也不错,所以极力撮合。

    “时间确实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陈光宗发现跟张老解释不清楚,越抹越黑,干脆不再解释,爱怎么想怎么想吧,说完匆忙离开。

    由于白天被李经国找到了,离开的时候,陈光宗多了个心眼,骑着摩托车朝回住处相反的方向驶去,兜了个大圈子,没发现后面有车辆跟踪,这才回到租房的小区。

    “光宗哥哥,你回来啦,今天去哪了?”当陈光宗推开家门,秦玉从沙发上站起身,笑盈盈的道。

    “去我师父那了,你怎么还没睡?”

    “我在等你呀,泡药浴的药给你熬好了。”秦玉就好像等待老公回家的小媳妇道。

    陈光宗心里一暖,这丫头虽然有时候让人头疼,但有时候还是挺乖巧的。“谢谢啦,赶紧去睡吧。”

    “我下午睡了一觉,还不困呢。”秦玉精神头十足,娇嗔道:“光宗哥哥,我也想泡药浴,要不咱俩一起吧?”

    一起泡药浴,跟泡澡没多大区别,非出事不可。陈光宗连连摇头,“你想泡,让给你了,我就不泡了。”

    “可是,人家想跟你一起泡。”秦玉失望道。

    “男女授受不亲,一起泡药浴像什么话,你也不小了,说话经过下大脑好不好?”陈光宗说教道。

    “嘻嘻,你终于承认我不小了。”秦玉反而像受到夸奖般,笑道。

    陈光宗无语的翻个白眼,“算我没说,其它的话都没听进去,偏偏认准这句了,你是大人了,更应该懂得洁身自好。”

    秦玉连连点头,认真的道:“请你放心,我肯定会洁身自好,因为我的身体只属于你一个人,其他臭男人连碰都别想碰一下。”

    “行啦,别说了,你去泡药浴吧!”陈光宗又是一阵头疼,挥了挥手道。

    “那我去了,你快点来噢!”秦玉说了一句令人无限遐想的话,满心欢喜的走向陈光宗的卧室,因为药浴的木桶在陈光宗的房间。

    “这丫头没治了,得找个人管管她。”

    等了一会儿,估计秦玉已坐进了木桶里,陈光宗敲响了另外一间卧室的房门。“嫂子,你睡了吗?”

    此时已是半夜,本来秦兰睡着了,被外面的说话声和敲门声又给吵醒了,迷迷糊糊的道:“小宗,你有事嘛,进来吧!”

    陈光宗推门而入,只见秦兰侧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单,睡眼蒙松,透着慵懒之美。“兰姐,我吵醒你了吧,要不你继续睡,明天说也行。”

    “说吧!”秦兰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被单滑落,露出仅穿着单薄丝绸睡裙的上半身,吊带挂在胳膊上,胸前迷人的春光暴露了一大半,甚是性感。

    陈光宗顿时双眼放光,心头火热,想提醒,话到嘴边却咽了下去心想:又不是没见过,多看几眼也无所谓。“兰姐,你能不能管管小玉啊?”

    “她怎么了?”秦兰靠在床头,微眯着眼睛问道,显然没睡醒,也没注意到胸前的风光外泄了。

    “自从我抢亲把她救了之后,她总缠着我,还说要做我的新娘,多半是差点嫁给一个半大老头子,受刺激,心理出现了问题,你得开导开导她。”

    “你是怎么想的?”没等陈光宗回答,秦兰接着道:“说实话,小玉长得比我小时候还漂亮,长大绝对是万里挑一的大美女,她想嫁给你,是你的福气。”

    “她才多大,还是小屁孩呢,说话不考虑后果。再说,我不喜欢她那样的,我喜欢成熟女人,比如嫂子这样的。”陈光宗趁机暗示道。

    “是吗?”秦兰暗自欣喜,人也精神了许多,不经意间低头,这才发现胸前的不雅,急忙提好吊带,娇嗔的白了陈光宗一眼,似乎在说:居然不提醒了。

    陈光宗讪讪一笑,大叫可惜,她怎么就看见了。

    “好吧,我说说小玉,但有没有作用,不敢保证。”秦兰又道。

    “你是她姐,她肯定听你的,拜托了。”

    哎,正是因为我是姐姐,才不能跟她抢喜欢的人!秦兰在心里哀叹一声,“还有事嘛,没事我继续睡了。”

    “有事!”陈光宗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反正小玉在泡药浴,他也不能回屋。“今天,我遇上李经国了,不知道他在哪打听到我跟张老有些关系,居然派人在药铺外蹲守。”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觉得在这住也不安全,迟早会被找到。”秦兰担忧道。

    “别担心,我狠狠教训了李经国一顿,逼着他发下了毒誓,还给小玉要了一笔精神损失费,回头你给小玉吧。”

    说着,陈光宗从兜里掏出一个支票夹和几千块钱现金,递了过去。

    “是吗,还是你有本事,我发现你越来越厉害了。”秦兰侧转身子,伸手去接支票夹,她俯下身,**字型领口敞开,胸前之物如深水炸弹般垂落,仿佛摇摇欲坠。

    陈光宗居高临下,看得清清楚楚,恨不得冲过去,伸手托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寡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大完美主播〕〔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