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帝少老〕〔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御房有术〕〔极品女上司〕〔火影之大美食家〕〔重生八零之极品军〕〔次元法典〕〔女总裁的贴身特种〕〔源起幻想乡〕〔万灵大天敌〕〔导演有点皮〕〔上帝时刻〕〔我的青春不在线〕〔唐时烟雨〕〔无限婚契,枕上总〕〔傲骨狂兵〕〔谋取君心〕〔绝色狂医:魔神大〕〔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聘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一百零七章 手感太美妙
    张静香不是随便的女人,爷爷老不正经,她可不会按照爷爷的馊主意去宾馆。开车将陈光宗送到了小区楼下。

    坐了一路车。陈光宗的酒劲减轻了一些。也清醒了几分,拒绝了张静香相送,上楼回家。

    他戴着钥匙呢。没有打扰秦兰等人,开门走了进去。

    客厅里一片漆黑。估计秦兰等人可能睡了。但卫生间亮着灯,传出了秦玉的声音。“光宗哥哥。是你回来了吗?”

    “是我,你怎么还没睡?”

    “我在泡药浴,你要不要一起呀?”秦玉笑嘻嘻道。

    俗话说酒后容易乱姓。如果秦兰这么说。陈光宗毫不犹豫的就会冲进去,但是秦玉的话,他没那个胆子。“臭丫头。你再这么明目张胆的引诱我,小心我把你吃了。”

    “你来吃啊。人家没穿衣服噢。”秦玉继续引诱道。

    “臭丫头,你当我不敢啊!”想想小美女沐浴的画面。陈光宗一阵邪火乱窜,嘴上这么说。却推开了自己卧室的房门,想赶紧回屋。生怕忍不住真冲进卫生间。

    “啊,你流氓!”卧室中。许冰也在泡药浴,她听见了外面的说话声,没想到陈光宗会闯进来,整个身子都缩进了木桶里,只露着一个脑袋。

    昨天,秦玉提出要常泡药浴后,陈光宗便从网上买了一个木桶,今天送了过来,如果三个人用一个木桶,实在不方便。

    “你……你怎么在我的卧室?还说我耍流氓。”陈光宗瞪大眼睛,可惜除了许冰发怒的迷人俏脸外,啥也看不见。

    “你自己说的,今晚睡沙发,我睡你的卧室,还有脸狡辩,快出去。”许冰恼火道。

    “我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陈光宗喝多了,挠了挠头,没想起这话自己什么时候说过,悻悻的关上门,走了出去,一头倒在了沙发上。

    “家里三个女人,却让我独自睡沙发,命苦啊!”

    过了一会儿,秦玉穿着吊带睡衣,足蹬拖鞋,走出了卫生间,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沙发前,见陈光宗脸色发红,还闻到一股酒味。“光宗哥哥,你喝酒啦?”

    “是啊,我喝醉了会撒酒疯,你最好离我远点。”看着眼前的小美女衣着单薄,大片白皙的皮肤外露,胸脯鼓胀初具规模,陈光宗警告道。

    “我不怕,你舍不得打我。”秦玉嬉笑道:“你去泡药浴吧,我去给你抱个被子。”

    “今天不泡了。”陈光宗脑袋发晕,躺在沙发上,懒得再动一下。

    “好吧,那我让姐姐去泡。”

    秦玉回屋,片刻后秦兰走了出来,抱着一床被子,盖在了陈光宗身上。“瞧你满身的酒气,下次少喝点,快睡吧!”

    “晚安!”陈光宗闻到被子上散发出一股女人的幽香,很好闻,似乎还有安眠的功效,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睡去……

    许冰是第一次泡药浴,听秦玉说有美白养颜的功效,忍不住也试了试,结果身上出了一层黏糊糊的杂质,等秦兰泡完,她急忙钻进卫生间,冲了个澡。

    冲过澡,洗干净身上的杂质,许冰面对梳妆镜,看着自己的身体,觉得好像真变白了。

    看了好一会儿,许冰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扫了一眼睡在沙发上的陈光宗,忍不住生出恶作剧的念头,蹑手蹑脚做贼般走了过去。

    客厅里一片昏暗,只有卫生间的灯光从毛玻璃门透射而出,陈光宗早已睡着,双眼紧闭,呼吸均匀。

    许冰伸出芊芊玉手,在陈光宗的眼前晃动几下,见陈光宗毫无反应,握起拳头,比划几下殴打的姿势,并没有真打下去。“让你屡次对我耍流氓,真该把你打成猪头!”

    接着,许冰蹲下身子,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坏笑,伸手捏住了陈光宗的鼻子。

    陈光宗呼吸不畅,本能的摸了摸鼻子,许冰急忙松手,等陈光宗不摸了,又捏住了他的鼻子。

    如此反复几次,陈光宗抬手赶苍蝇般挥打了几下,梦呓般吧唧吧唧嘴,侧起身子,变成了面对沙发靠背,背对许冰。

    “你个猪头,睡着了还会躲,你躲得了吗?”好不容易抓住一次恶搞陈光宗的机会,许冰不肯轻易放过,弯着腰站起身,又捏住了陈光宗的鼻子。

    这下把陈光宗给弄醒了,抬手感觉抓住了一条光滑的手臂,隐约间还有一股沐浴过后的清香扑鼻而来。他睁开眼睛看了看,没看清是谁的胳膊,又闭上了眼睛。

    “猪头,你放手!”由于陈光宗背对许冰,许冰没看见陈光宗睁眼,以为他还在熟睡之中,本能的抓住了自己的胳膊。她想抽回来,却又不敢太用力,怕弄醒陈光宗。

    陈光宗还没睡醒,又眯了一会儿,听出了是许冰在自言自语。好啊,趁我睡着了捣乱,被我逮住了吧!

    他假装没醒,稍微用力将许冰的胳膊揽进了怀里,当抱枕似的抱住了。

    许冰的身体跟着下沉,差点趴在陈光宗身上,急忙用另外一只手撑住了沙发靠背。“你个猪头,睡着了还乱抱耍流氓,死性不改,快放手。”

    她小声啐骂,继续抽回胳膊,却发现陈光宗越抱越紧,一时间竟然抽不出来了,真想给陈光宗几个耳光,将他扇醒。

    陈光宗暗自偷笑,抱着许冰的胳膊,向自己的嘴里送去,梦呓般嘀咕道:“哪来的猪蹄?”

    “还说梦话,你的才是猪蹄!”陈光宗抱着许冰的胳膊一通乱啃,恶心的许冰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气得只咬银牙,另外一只手抓住沙发靠枕,捂在了陈光宗的脸上。

    “臭流氓,憋死你得了!”

    好恶毒的女人,敢这么对我,别怪我不客气了!陈光宗呼吸有些困难,松开一只手,朝着许冰饱满的胸前抓去。

    “放开我,混蛋!”胸口受到侵犯,许冰气得跳脚,抓起靠枕,连砸几下。

    “谁砸我呢?别闹了!”陈光宗没法继续装睡了,急忙坐起身,但抓着的手却没有松开,因为手感太美妙,弹性惊人,令人爱不释手,舍不得松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