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爵少,高调宠!〕〔神帝归来〕〔卜旭大人〕〔鬼世长生〕〔今天也要努力卖惨〕〔恰逢娱乐圈〕〔带着萌狐闯异界〕〔爹地不乖:妈咪,〕〔我家有个仙侠世界〕〔剑主八荒〕〔倾城逆袭妃:尊帝〕〔都市下凡之最强师〕〔镇神志〕〔快穿男配:寻找精〕〔穿越之郡主玩转古〕〔世界穿越到我笔下〕〔都市之大圣重生〕〔肥妻翻身:重生九〕〔魔天酒帝〕〔盛唐不遗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一百一十八章 被毒药控制
    次日上午八点多钟,陈光宗早早的来到了冷菱居住的宾馆,他想尽快变强。再也不想经历被五十多号人漫山遍野的追砍了。

    “张嘴!”刚进门。冷菱没头没脑的冷声道。

    “什么……”陈光宗疑惑道。

    仅说出两个字。冷菱冷不丁出手,掐住了陈光宗的嘴巴,另外一只手迅速跟上。将一粒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紧跟着又是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略上的位置。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陈光宗猝不及防。身不由己的将药丸吞进了肚子里,想吐也没法吐出来了。“你……你给我吃的什么?”

    冷菱松开手。面无表情道:“十绝蛊丹,每一个加入十绝门的人都必须吃,吃过后才算真正加入了十绝。”

    “这东西不会是毒药吧?”陈光宗有心不好的预感。沉着脸问道。

    “是毒药。只要你乖乖效忠,每年会有人按时给你送一次解药,包你不会毒发。”

    “如果不吃解药呢?”

    “不吃解药。一旦毒发,必将七窍流血而死!”冷菱冷冰冰的回答。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靠,我被你害死了。”陈光宗瞬间脸色难看。“你坑我,白喊你师姐了。”

    “我又没让你喊师姐!”冷菱白了一眼。“每个加入十绝的人都会吃蛊丹,每年必须服用一次解药。以确保门人效忠,只要你效忠便不会有事。除非你心怀鬼胎。”

    玛德,聪明反被聪明误了,随便发誓就能加入一个门派,学习厉害的功夫,想来也不会这么简单。

    现在毒药已吃进肚子里了,陈光宗后悔也无济于事,气得冷哼一声。“我今天心情不好,不给你针灸了。”

    “随便,我被怪病折磨了二十多年,也不差这么几天。”冷菱无所谓道。

    陈光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生起闷气,这种毒药显然是为了控制加入十绝的人研制的,自己可不能任由摆布,必须想办法解毒。

    冷菱似乎看穿了陈光宗的心思,冷笑道:“你别想着解毒,炼制方法和解药只有门主一个人知道。”

    “万一他死了呢?”陈光宗压根不知道门主是谁,也没兴趣知道,出言不逊道。

    “这种情况最好别发生,否则所有门人都得跟着陪葬。”

    “靠!”陈光宗怒骂道:“看来十绝门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门派,说不定就是邪教。”

    “别忘了,你已经是十绝门人,这些话在我面前说无所谓,但见到门内其他人,你还敢乱说,小心被割掉舌头。”冷菱警告道。

    “本来就是,还不让人说了,你难道心甘情愿的被毒药控制?”

    “你也知道,我得的怪病原本活不过二十岁,再加一种毒药也无所谓。”

    “但现在不同了,你的病很有希望被治愈,生命也将延长,你还愿意被毒药控制吗?”

    刚给冷菱针灸头两次时,效果显著,陈光宗估计一周左右有希望痊愈,但最近两次针灸的效果越来越差。

    虽然还有效,可比起前两次差了很多,从冷菱皮肤颜色的变化就能判断出来,估计要长期针灸,才能彻底根除。

    “虽然有希望治愈,但你还没给我治好,想那么多干嘛。”冷菱道。

    “你倒想的开,但我还没活够,不能被毒死,我得想办法解毒。”陈光宗道。

    “你可以随便尝试,但我劝你最好别白费力气,如果十绝蛊丹那么好解,早有人找到方法了,也轮不到你。”

    “不试试怎么知道,借浴室一用。”说完,陈光宗站了起来,自信满满的走向浴室。他能解九日绝命散这种奇毒,相信解毒针法对十绝蛊丹也有效。

    脱掉上衣,陈光宗坐在了浴缸里,运转真气,一口气在身上连扎十三针。

    冷菱推开门,靠在了门上,环抱双肩,冷冷的看着陈光宗折腾。

    接连药浴,令陈光宗体内的杂质排除的差不多了,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有毒素之类的东西排出来。

    他心头不禁一沉,卧槽,难道解毒针法无效?

    又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他只好无奈的放弃,拔掉了银针。

    “怎么样?”冷菱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趣,早已坐回了沙发上,见陈光宗出来,开口问道。

    陈光宗摇了摇头,“我的针法无效,但我不会放弃,我现在很想找人打一架,走吧,你陪我。”

    跟冷菱动手,结果自然是陈光宗惨遭被虐,即使他拼尽全力,也无济于事,纯粹是为了发泄怒火。

    下午,陈光宗去了趟张老的药铺,向张老询问解毒的方法。

    张老知道的都是传统的解毒方法,首先弄清楚中的什么毒,才能对症下药。

    陈光宗只知道中的是十绝蛊丹,具体有什么毒药制成的一概不知,连冷菱也不清楚,所以传统的解毒方法对他来说,根本没用。

    “你能用针灸解除九日绝命散之毒,怎么又对解毒感兴趣了?”张老好奇的问道。

    “我就是突然来了兴趣,多学一点,总没亏吃。”陈光宗笑道,没有透露自己中毒的事。

    “你研究解毒,还不如研究中医理论,先把《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这四本中医四大经典书籍,给我背的滚瓜烂熟了。”

    “这四本典籍,我也正在研究。”《黄帝内经》等中医四大经典,张老早跟陈光宗提过,还送了他一套,只不过他更对药王神针感兴趣,这四本书翻看的比较少。

    “你的私事处理完了吗?”张老继续说道:“处理完了,早点来药铺,帮我给病人看病,理论加实践相结合,你提高的才更快。”

    “差不多处理完了,但是我得天天去给那个得了血疹怪病的病人针灸,她的病比较复杂,短时间内恐怕治不好。”陈光宗找借口道。

    “别总找借口,你这样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什么时候才能把中医学好?必须花长时间下苦功钻研。”张老训斥道。

    陈光宗只有听着的份,不是不想常来,可杂事缠身,他也没办法,得尽快彻底解决身边的麻烦事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