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玄凰〕〔山村小仙农〕〔虐爱成瘾:顾少请〕〔造车〕〔绝世武侠系统〕〔再起仙道〕〔灵气逼人〕〔司礼监〕〔灵魂速递〕〔商海雾霾〕〔末法之妖孽符神〕〔娱乐韩娱〕〔碰瓷萌妃:撞上高〕〔一根竹子通三界〕〔韩娱之透视未来〕〔末世种田:带着萌〕〔万界疯人院〕〔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我的老婆是女神〕〔八零军婚: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双双坠崖落水
    “打在身上不疼不痒的,你们晚上没吃饭嘛,还不如女人力气大。一群娘们!”即使挨了打。陈光宗嘴上也没有服软。嘲讽道。

    “废物,给我闪开!”眼见两个小弟连续踹打陈光宗十几脚,也没能让他跪下。沈鹏不耐烦的呼喊一声,端起了弓弩。

    两个青年急忙退到一旁。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真会射死人。陈光宗的瞳孔收缩,紧紧盯上了沈鹏手中的弓弩。

    这张弓弩通体漆黑。仿佛钢铁打造而成,箭矢锋利,看上去具有很大的威慑力。

    “骨头挺硬啊。居然还不下跪。看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箭硬?”沈鹏森然冷笑,瞄准陈光宗的大腿。猛然扣动了扳机。

    “咻!”一支箭矢飞射而出,在灯光的映照下。闪过一点幽冷的寒光。

    陈光宗迅速侧身闪避,箭矢贴着他的大腿划过。差一点就会被射中。

    “尼玛的,还敢闪躲。不想让臭表子活了吧?”沈鹏恼怒的大骂,挥手道:“准备砍断绳子。即使摔不死她,也淹死她。”

    “送你上路。变成厉鬼,别怪我们哥俩!”两个彪形大汉如刽子手般,高高举起了砍刀,作势要砍断吊着张静香的绳子。

    张静香吓得花容失色,奋力挣扎,但是她的手脚都被绑着,凭自己的力量无法挣脱。

    “不要,我不躲了,刚才只是本能的反应。”陈光宗急忙呼喊道。

    “马来隔壁的,你再躲一个试试,我保证让你和这个臭表子都不得好死!”沈鹏恶毒的咒骂,旁边有人及时填装好了箭矢,沈鹏再次瞄准,扣动扳机。

    锋利的箭矢掠过,转瞬刺入了陈光宗的大腿,他疼得惨叫一声,身体踉跄,弯腰跪下去的时候,又缓缓挺起胸膛,怒斥道:“卑鄙无耻的小人,只敢用女人做要挟,有种跟我单挑,我一只手就能打趴你。”

    “脑残,什么年代了,还尼玛的单挑,挑你老母!”沈鹏嘴里不干不净的怒骂,催促道:“赶紧装弓箭,我要将这个傻比射成刺猬。”

    就在这时,一声清晰的口哨响起,陈光宗的脸上闪过一抹喜色,猛地拔出箭矢,对着沈鹏甩了过去。

    “玛德,找死!”沈鹏没想到陈光宗敢反抗,慌忙抬起胳膊,护住了脑袋,箭矢飞速划过,刺在了他的胸膛上。

    这些天,陈光宗的拿银针当暗器也不是白练的,已掌握了一定的技巧。可惜准头不够,他本来了瞄准沈鹏的心口,结果出现了一些偏差,打在了沈鹏的胸膛上。

    而且手劲不够,刺的不算深,对沈鹏来说,并没有生命危险。

    变故突生,旁边沈鹏的小弟根本没反应过来,谁也没有替沈鹏阻挡箭矢。

    下一秒,陈光宗如发怒的猛虎般扑了出去,但他的大腿受伤,速度明显受到影响,装填箭矢的青年率先反应过来,横身挡在了沈鹏面前。

    陈光宗沉肩重重的撞在了青年身上,青年仰面摔倒,砸在了沈鹏身上。

    “砍掉绳子,给我杀了他!”沈鹏顾不上自己的伤势,暴躁的怒喊道。

    四周那些沈鹏的手下刚想围拢上来,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戴着黑色面罩的人如幽灵般出现,甩出两把柳叶形飞刀,直奔两个彪形大汉。

    从身形判断,黑衣人明显是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冷菱。

    接到沈鹏的电话,得知张静香被劫持,为了保险起见,陈光宗给冷菱打了个求助电话。

    在来滨江河畔的山丘之前,陈光宗绕着江城转悠了两个多小时,每次变换地点,他都会通知冷菱。

    但是上了沈鹏手下的面包车后,有人盯着,陈光宗没机会给冷菱打电话或发信息,不知道她有没有跟上,直到刚才听见口哨声。

    沈鹏的手下都没吹口哨,陈光宗断定是冷菱吹的,得知冷菱赶到,他毫不犹豫的发起了反击。

    冷菱在人群中如蝴蝶穿花般闪过,周围的那些混混接连惨叫倒地。

    两个彪形大汉也被柳叶飞刀刺中,但其中一人倒下时,也挥刀砍掉了吊着张静香的绳子,张静香笔直的坠落向山下。

    “师姐!”陈光宗惊慌大叫一声,顾不上其他人,脚踩压在沈鹏身上青年的脊背,如鱼跃龙门般飞身扑出,紧跟着跳下了断崖。

    耳边风声呼啸,下坠时陈光宗抱住了张静香,短短几秒之后,两人一起掉入了清凉湍急的河水中,溅起一片水花。

    幸好土丘不算太高,断崖下面是滨江河水,若是泥土地面,两人非被摔死不可。

    “扑通!”掉入水中,陈光宗被摔得七荤八素,连续灌了好几口水,一阵窒息难受的感觉袭来,浑身如散架般。

    好在他是游泳的好手,下坠到一定深度后,急忙拽着猛烈挣扎的张静香,向水面游去。

    浮出水面,陈光宗先吐了几口水,呼吸两口新鲜空气,急忙撕掉了张静香嘴巴上的胶带,关切的问道:“师姐,你没事吧,怎么样?”

    张静香的嘴巴上封着胶带,落水时只能用鼻子呼吸,灌了一些水,连连咳嗽,口鼻喷水,别提有多难受。

    陈光宗连续拍打张静香的脊背,让她把吸进去的水,全吐了出来。

    折腾了好一会儿,张静香才恢复过来,开口道:“我……我没事了,还以为死定了呢!”

    “有我在,就算拼了命也会救你,别说话,多呼吸空气,我带你离开。”陈光宗总算松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眼断崖,想爬上去是不可能的。

    他一手搂着张静香的蛮腰,顺着河水的流向,随波逐流的向前游去。

    凉亭里,冷菱三下五除二,干净利落的将沈鹏的十几个手下,全部打倒,除了她完好无损的站着之外,只剩一地哀嚎。

    冷菱提起一盏灯,向河里照射了一会儿,隐约看见陈光宗和张静香浮出了水面。

    这时,沈鹏坐了起来,拔下胸膛的染血箭矢,装填在了弓弩上,悄悄对准了冷菱的后心,眼中闪过如毒蛇般的怨毒光芒,狞笑道:“去死吧!”

    “咻!”箭矢弹射而出,快如子弹般直奔冷菱的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