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帝少老〕〔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御房有术〕〔极品女上司〕〔火影之大美食家〕〔重生八零之极品军〕〔次元法典〕〔女总裁的贴身特种〕〔源起幻想乡〕〔万灵大天敌〕〔导演有点皮〕〔上帝时刻〕〔我的青春不在线〕〔唐时烟雨〕〔无限婚契,枕上总〕〔傲骨狂兵〕〔谋取君心〕〔绝色狂医:魔神大〕〔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聘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半夜偷香
    砸碎玻璃的声音响起,陈光宗以为来暗杀他的人要跳窗逃跑,手臂从门后探出。对着窗口开了两枪。对方有枪。他自然不会贸然冲进来。免得被当成活耙子。

    “啊!”没受伤的黑衣人十分阴险,故作中弹般凄厉的惨叫一声,实际上则是躲在衣柜后面。手枪对准门口,谁冲进来就打死谁。

    冷菱一个轻灵的纵跃。闪身跳到了陈光宗的一侧。从门外闪过之际,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甩出了一把飞刀。

    “咻、咻!”黑衣人立刻扣动扳机。开了两枪,不过子弹打空,飞刀从他身边掠过。也没刺中。

    “怎么回事?”枪声惊醒了秦兰。她发现陈光宗没在屋里,房门开着,急忙出来查看。

    “嫂子。你快回屋里躲起来,有持枪歹徒闯入。”陈光宗赶紧阻拦道。

    “歹徒的胆子也太大了吧。你小心点,报警了吗?”秦兰紧张道。

    “用不着报警。你快回屋里。”陈光宗强行将秦兰推进屋内,并锁上了房门。

    “陈哥。我们的人已经将别墅包围了,两只自投罗网的老鼠插翅难飞。”留在别墅保护陈光宗的人手也被惊动。冲进客厅喊道。

    别墅内外的电灯也被打开,照的亮如白昼。两个黑衣人成了瓮中之鳖。

    “我再说一次,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交枪投降,否则只有死路一条。”陈光宗又喊话道。

    “别做梦了,我们是来杀你的,没取你的狗头,怎么可能投降?”没受伤的黑衣人狞笑道。

    对方有枪,陈光宗不敢贸然冲进去,同样被堵住房间里的黑衣人也不敢贸然冲出来,双方形成了短暂的对峙。

    “陈哥,怎么办?”负责保护的几人跑上二楼,问道。

    “看我的!”陈光宗想了想,示意冷菱交换位置。

    他紧贴在门外一侧,掏出手机,调成拍照模式,利用摄像头观察屋内的情况,找出黑衣人藏身的准确位置,然后对着衣柜连开几枪。

    衣柜是木头打制而成,被子弹洞穿,木屑飞溅,也打在了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紧贴着衣柜门,后背连中数枪,凄厉的惨叫几声。

    “还是我聪明,打中了!”陈光宗欣喜不已,闪身冲了进去,举枪瞄准,恐吓道:“别动,乱动一下打爆你们的狗头!”

    中枪的黑衣人靠着衣柜,勉强支撑住身体,才没有摔倒,剧烈的疼痛令他的动作变得迟缓,刚想抬起手枪,陈光宗立刻扣动扳机。

    “啊!”黑衣人又是一声惨叫,手臂冒起一串血花,手枪抓不住掉在了地上。

    陈光宗没开过几次枪,但仅隔着一米多远,不可能失准。本来打爆黑衣人的脑袋轻而易举,但他没这么做,免得别墅里死人晦气。

    另外一个黑衣人的腹部被冷菱划了一刀,坐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也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随后,冷菱冲了进来,见两个黑衣人再无反抗之力,不屑的冷哼一声。

    “你们也可以进来了,把他俩抬出去,交给黑哥处理。”陈光宗喊道。

    “老实点,敢跑到别墅来暗杀陈哥,纯属自寻死路,活得不耐烦了!”几个人走了进来,七手八脚控制住两个黑衣人,押了出去。

    事后经过审问,两个黑衣人交待是北辰帮派来的杀手,这俩家伙自然不能留活口,被小黑找地方埋了。

    危机解除,冷菱回屋休息,陈光宗则是又来到了秦兰的卧室。

    “你没有受伤吧,到底怎么回事?”秦兰关切的问道。

    “两个小毛贼而已,还伤不了我。”陈光宗故作轻松道。

    秦兰翻个白眼道:“他们手中有枪,还说是小毛贼,你见过拿枪的贼吗?”

    “那是大毛贼。”陈光宗笑道:“反正他们已经被制服了,不用担心。”

    “我能不担心嘛,那可是两个持枪歹徒,也太无法无天了!”秦兰心有余悸,转念疑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今晚有歹徒行凶,所以才来我屋里的?”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知道,纯属幸运。”

    陈光宗一直没有把北辰帮扬言要杀他的事情,告诉秦兰,免得秦兰担心,舒展个懒腰道:“好梦被打断,真是可恶,嫂子,我们接着一起睡吧!”

    “谁要跟你一起睡?”秦兰娇嗔道。

    “算我说错了,各睡各的行了吧!”说完,陈光宗一头倒在了床上。

    鉴于前半夜,陈光宗表现的很老实,又发生了歹徒持枪行凶,秦兰没有驱赶陈光宗,也躺在了床上,不过她却睡不着了。

    屋里陷入一片黑暗与寂静,秦兰侧身而卧,身影曼妙朦胧,平添几分神秘的诱或,一丝女人特有的幽香浮动,有点催情。

    陈光宗眯眼看着秦兰背对他的侧影,心头开始躁动,脑海中冒出半夜偷香的杂念,情不自禁地悄悄抬起胳膊,揽住了秦兰温软如玉的娇躯。

    前半夜,陈光宗之所以表现的很老实,因为担心今晚是北辰帮扬言三天内取他性命的最后一晚,怕有人来袭击,他要养精蓄锐,保持警惕,不敢动杂念。

    现在危机解除,起码今晚北辰帮不会再派人来,彻底放松,杂念也随之滋生。

    “老实点!”秦兰没有回头,一把打掉了陈光宗的胳膊。

    “嫂子,其实我心里很害怕,假装镇定罢了,如果今晚我没有来你的房间,说不定,我已经被打死了。”陈光宗半真半假道。

    “呸呸呸,不许说死!”秦兰连啐几口,安慰道:“今晚歹徒行凶只是一场意外,乖乖睡吧,睡一觉就没事了。”

    “但我的心里还有些后怕,睡不着,想抱着你睡!”

    换成任何人半夜遭遇袭杀,都会害怕,秦兰也后怕,庆幸陈光宗躲过一劫,如果今晚陈光宗没来她的屋里,后果不堪设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