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冰冷少帅荒唐妻〕〔小道姑捉夫记〕〔重生只为睡天后〕〔九重眸〕〔暴裂世界〕〔绣满田园:山里汉〕〔调皮甜妻:鼎爷抱〕〔10次婚约:顾少情〕〔灭天归来当奶爸〕〔无相进化〕〔她的左眼能见鬼〕〔重生之黑化娇妻狠〕〔我可能是一只假的〕〔晚明之逆流而上〕〔重生美利坚之无耻〕〔暗黑诸天〕〔灭绝之境〕〔这个地府有点假〕〔过龙门〕〔醉仙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二百二十四章 神不知鬼不觉
    确定屋里的人正在熟睡之中,冷菱掏出手机照亮,这下彻底看清了,床上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女的年轻貌美,长着一张娃娃脸,正是白楚洁,睡姿安详;男的约莫三十岁左右,浓眉大眼,鼾声响亮。

    陈光宗虽然没见过梁河源本人,但是见过他的照片,辨认出了搂着白楚洁睡觉的男子正是梁河源。

    他嗅了嗅鼻子,闻到屋里还飘荡着一股没有散尽的靡靡气味,想来今晚梁河源没少跟白楚洁翻云覆雨。

    这次梁河源出国,没带女人,跟白楚洁分别半个多月,小别胜新婚,自然免不了一番欢愉,累得筋疲力尽才昏昏沉沉的睡去,睡得很死。

    何况现在是后半夜,睡得正香,所以梁河源毫无察觉,根本不知道有人悄悄的闯进了卧室。

    确定床上的男人是梁河源无疑,冷菱挥了挥手,示意陈光宗动手。

    “你三番五次想杀我,别怪我心狠手辣,今晚就送你下地狱,找阎王爷去打麻将!”陈光宗暗自咬牙切齿,若不是自己学会了一些功夫,早死在了北辰帮的手里。

    陈光宗早已恨透了罪魁祸首梁河源,迈步走到床边,探手在梁河源和白楚洁的昏睡穴上各点戳一下。

    “怎么杀梁河源,按照我的方法,还是你的方法?”冷菱开口问道,现在梁河源和白楚洁都昏迷过去,即使打雷下雨也不会吵醒。

    “你的方法太残忍,肯定会惊动警方,不好收场,还是按我的方法来吧!”陈光宗道。

    冷菱提出的方法简单粗暴,一刀割断梁河源的脖子;陈光宗的方法则是用药,不做医学检查的话,外人肯定会认为梁河源是暴毙而亡,即使事情败露,也查不到他们头上。

    梁河源做梦也不可能想到,他会被人讨论怎么个死法,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祭日。

    “好吧,按照你的方法,快动手,免得夜长梦多!”冷菱催促道。

    陈光宗从兜里掏出一包事先准备好的药面,递给了冷菱。“杀人你擅长,还是你来吧!”

    “方法是你想的,梁河源要杀的也是你,由你亲自动手报仇最合适,我不会出手。”冷菱断然拒绝,说什么都不下手,干掉梁河源必须由陈光宗亲自动手。

    无奈之下,陈光宗只好亲自来,下楼从饮水机里倒了半杯水,为了避免留下指纹,特意戴着一双手套。

    再次返回二楼,陈光宗将药面倒进水里化开,掐着梁河源的嘴巴,给他灌了下去。

    此时的梁河源跟死猪一样,对外界发生的事情浑然不知,只有任人摆布的份。

    时间不大,梁河源一阵胡乱挣扎,双手乱抓,双腿乱蹬,口吐白沫,直翻白眼,就好像得了羊癫疯一般。即使如此,他也没有醒来,最后一命呜呼。

    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了梁河源,陈光宗和冷菱又悄然离去,并带走了那个杯子,没留下任何痕迹。

    次日,当白楚洁醒来,差点被吓死,高分贝的惊叫声划破别墅的宁静。身边的梁河源早已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嘴边残留着干涸的白沫,双眼瞪的溜圆。

    梁河源死亡的消息,也如同长了翅膀般,迅速传遍北辰帮,以及江城的地下势力,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昨晚出去办事,忙活了大半宿,陈光宗没吃早饭,睡了个懒觉,没等他起床,便接到了司徒丹凤的电话。

    “我刚得到消息,梁河源死了,是不是你干的?”司徒丹凤开门见山的问道。

    “什么,梁河源死了?”陈光宗故作惊讶,“我是想干掉他,但是没来及的动手。”

    “据说梁河源暴毙而亡,但是他没什么大病,死的蹊跷,真不是你干的?”司徒丹凤又问道。

    陈光宗连连摇头,死不承认道:“绝对不是我干的,不管他是怎么死的,老天终于开眼了,我的大仇得报,可喜可贺。”

    司徒丹凤只是怀疑陈光宗,因为他说过想干掉梁河源,现在梁河源死了,她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陈光宗,不过什么也没问出来。“不管是不是你干的,你知道梁河源死了就行。”

    “梁河源嗝屁了,对你来说也是个好消息,争取把帮主之位弄到你手里。”

    “恐怕没那么容易,我在北辰帮的资历尚浅,论资排辈也轮不到我头上,帮主之位多半会落入梁金生的手里。”

    “玛德,便宜梁金生了!”陈光宗跟司徒丹凤比较熟悉,自然希望她能当上帮主,当然这事可不是他说了算。

    现在梁河源一死,那段梁金生和白楚洁苟且的视频也失去了最大的威胁,陈光宗可不打算轻易交给梁金生,还得从他身上弄点好处。

    挂掉司徒丹凤的电话,陈光宗也睡不着了,起床洗漱过后,准备出门去学车,下去再给陶月柔治疗。

    “大哥,我等你多时了!”吴良正在院里跟大武等人说笑,看到陈光宗出门,急忙迎了上去。“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北辰帮帮主梁河源死了,据说死在了他小情人家里。”

    “他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陈光宗故作无所谓道。

    “梁河源几次派人想杀你,他一死,你的麻烦也就解除了,这可是好消息,今晚小弟我设宴,给你庆贺怎么样?”吴良笑呵呵道。

    “的确值得庆贺!”陈光宗点头答应,迈步走到大武等人近前,抱拳道:“各位兄弟辛苦了,多谢你们这么多天来日夜保护我,今晚我请大家吃饭,梁河源一死,以后也不用麻烦大家保护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复仇的单细胞〕〔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医毒绝世:帝尊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她的乖软撩起波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