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玄凰〕〔山村小仙农〕〔虐爱成瘾:顾少请〕〔造车〕〔绝世武侠系统〕〔再起仙道〕〔灵气逼人〕〔司礼监〕〔灵魂速递〕〔商海雾霾〕〔末法之妖孽符神〕〔娱乐韩娱〕〔碰瓷萌妃:撞上高〕〔一根竹子通三界〕〔韩娱之透视未来〕〔末世种田:带着萌〕〔万界疯人院〕〔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我的老婆是女神〕〔八零军婚: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晓 第二百二十八章 所谓的绝技
    梁齐挨了一脚,伤势并不重,依然生龙活虎,双掌阴风阵阵,隐约间还带着鬼哭狼嚎般的啸声。

    冷菱将压箱底的绝招都施展了出来,仍然不是梁齐的对手,并且非常忌惮梁齐的鬼煞掌,如投鼠忌器,十分被动。再打斗下去,万一挨上一掌,不死也是重伤。

    “菱姐闪开,看我的飞针绝技,百步穿杨!”眼见冷菱被梁齐一掌逼退,两人拉开了一些距离,陈光宗赶紧大喊一声。

    冷菱相当了解陈光宗,他哪会什么百步穿杨,不知道耍什么鬼把戏,趁机飞身暴退。

    “休走,看掌!”梁齐仅用一招就打伤了陈光宗,根本没把陈光宗放在眼里,垫步拧身,用了一招单掌开碑,猛击冷菱的面门。

    “咻、咻、咻、咻!”陈光宗冷不丁从腰后拔出一只手枪,抬手连开四枪。

    这支枪是陈光宗从曾来暗杀他的杀手手里缴获的,带着消音器,枪声并不大。他心知自己不是梁齐的对手,借口回屋拿视频,把这支枪带在了身上。

    梁齐一时大意,毫无防备,头一枪斜刺里打在了他的胸膛上。中了一枪,他顿感不妙,间不容发的改变路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蹿向花坛,结果又中了一枪,躲过了两枪。

    陈光宗开枪的次数有限,并非什么神枪手,抽冷子开枪,也没来得及仔细瞄准,并没有打中梁齐的要害。

    “小子,我杀了你!”梁齐勃然大怒,一爪下去,硬生生的从花坛的护栏上扣下一块砖头,甩手抛向陈光宗,速度之快好像小流星。

    陈光宗的身子一歪,快速趴倒,砖块从他的头顶划过,继续前冲,打中一扇玻璃。

    当陈光宗翻身爬起,梁齐三晃两晃,快如狸猫,飞身越过墙头,逃之夭夭。

    “小子,你等着,他日我必来取你的狗命!”墙外传来梁齐的怒喝,充满了怨恨。

    “你快去疗伤,我去追他!”冷菱喊了一声,随后追赶。

    就在这时,秦兰急匆匆的走了出来,手中拿着纱布、酒精等用品,她往院里一看,冷菱和那个陌生人都不见了,惊疑道:“人呢,跑哪去了?”

    “跑了,菱姐去追了,不用管他俩,扶我回屋!”

    “你的伤怎么样,好像挺严重,要不去医院吧?”秦兰赶忙扶住陈光宗,一脸的心疼与关切。

    “这点小伤不用去医院,我自己能治疗。”陈光宗故作无所谓道。

    陈光宗的小腿受伤了,不方便爬楼,秦兰扶着他走进了一楼的一间客房。

    让陈光宗坐在床上,秦兰抬起他的腿看了看,大吃一惊,只见他的小腿上有一个清晰的黑色手掌印,肿起多高。“怎么变黑了,那人下手也太狠了,真该报警抓他。”

    “兰姐,你不用担心,我能治,不出三天就好了。”陈光宗轻松的笑了笑,“麻烦你把我的衣服脱了,包括裤子,我要针灸消肿。”

    这种情况下,秦兰也没了顾忌,帮着陈光宗把衣服脱了,浑身上下仅剩一条四角裤。

    陈光宗曾给冷菱解过一次鬼煞掌之毒,知道解毒针法有效,把伤口的部位划破,让秦兰给他挤毒血,然后又取出银针,运转真气,在自己身上连扎了十三针。

    刚扎好银针,冷菱也回来了,一脸沮丧。

    “怎么样,追上梁齐了吗?”陈光宗问道,从冷菱的表情判断,他已经猜到了。

    冷菱摇了摇头,“让他跑了,外面有人接应,他坐车跑得。”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跟他有什么仇?”秦兰问道。

    “他是个混混,名叫梁齐。前些天,我和菱姐出门,遇上了他,他看菱姐长得漂亮,当众调戏,被我俩揍了一顿,今晚是来报仇的。”陈光宗信口胡编道。

    “是吗?”秦兰半信半疑,抬头看向冷菱,嘴上道:“他这么厉害,明显会武术,不太像混混。”

    “陈光宗说的没错,他确实是混混。”冷菱心知具体原因不便告诉秦兰,帮着陈光宗圆谎,点头道。

    “兰姐,你没听说过那句话嘛,流氓会武术,警察降不住!”陈光宗笑道,就这么混弄了过去。

    “你的伤势怎么样?”冷菱低头看了几眼陈光宗的小腿,询问道。

    “没事,就是肿了,我能治。”

    “真没事?”冷菱中过鬼煞掌,亲身体会过这种掌法的阴毒厉害之处,当着秦兰的面又不便明说。

    “真没事,我的医术你又不是不知道,药到病除,百试百灵,不出三天肯定消肿。”陈光宗自我吹嘘道。

    陈光宗的伤势在小腿,不是要害部位,又医治的及时,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冷菱彻底放心。有秦兰在,也不用她照顾,随便找了个借口,转身走了出去。

    秦兰留下来照顾陈光宗,将伤口的黑血全部挤干净,直到流出的是鲜红的血液,然后又消毒包扎。“你流出的血是黑色的,中毒了吧?”

    这点糊弄不过去,陈光宗骂道:“姓梁的真是卑鄙无耻,居然在手上摸毒,下次再被我遇上,我非打的他跪地求饶不可。”

    “先别管他,你中的什么毒,不会有后遗症或生命危险吧?”秦兰不放心道。

    “不会,毒液挤干净,流出红血就没事了。”陈光宗道。

    “我还是不放心,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不用,兰姐,你别胡思乱想,担心过度,我也算医生,皮肤接触的毒素,不会厉害到哪去,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再说,我又不傻,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真没事。”

    听陈光宗这么说,秦兰也放心了,一直守在旁边,直到陈光宗拔掉银针。

    细心的给陈光宗盖好被子,秦兰施展个风情的懒腰,打了个哈欠。“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我也回屋睡觉了,有事喊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