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时光〕〔重生空间:首席神〕〔神奇宝贝之最强养〕〔新婚1001夜:吻安〕〔神医弃女〕〔甜婚蜜宠:季太子〕〔时光和你都很美〕〔萌宝驾到:国民影〕〔总裁爹地蜜蜜宠〕〔六十年代小军嫂〕〔乡村极品小仙医〕〔这个系统有点黑〕〔我老婆的秘密〕〔七公子④:韩少来〕〔帝妃惊天〕〔重生八零致富记〕〔剑逆诸天〕〔我的校贷那些年〕〔特种猛龙在都市〕〔误入狼室:老公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盖世武神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白骨殿与白骨令
    魏无涯的掌心之中,静静躺着一只巴掌大的人偶,当他的眼光看向这人偶的时候,也是露出不舍之色。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小子,这些年为了寻找灵儿,我不许花费巨额财富,这苍天人偶,便是我用尽最后的积蓄,在一次拍卖会上所得。此人偶可以使用三次,一旦动用,就能爆发出堪比灵虚境后期的实力,现在我将它送给你,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至于报酬,我已经拿不出更多来了……”

    魏无涯脸上有着无尽的哀伤,喃喃道:“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寻找灵儿了,如果这一次还没有希望,只怕灵儿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宁川默默无言,伸手接过苍天人偶,一时间之觉得这巴掌大小的东西,居然重如大山。

    毕竟,它包含了一位父亲,对女儿所有的爱!

    “前辈放心,晚辈一定竭尽所能!”宁川深吸一口气,郑重承诺。

    “好了!你走吧!本统领就在这中域域门之地,等待着你的归来,等着你的好消息!”

    魏无涯甩手丢给宁川一枚白色令牌,而后转过身去,抹了抹眼角,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

    “晚辈告辞!”宁川将令牌和苍天人偶收好,冲魏无涯的背影拱了拱手,转身走了出去。

    宁川按照原路返回,很快就来到了中域域门所在的广场,而随着他的出现,四周无数修者顿时爆发出一片惊呼。

    “那个少年,不是先前被祁图夫带走了吗?他怎么可能活着出来?”

    “太不可思议了,吃人不吐骨头的祁图夫,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我记得那少年先前说过,他很快就会出来,当时还以为他在吹牛,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众人窃窃私语,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甚至就连焦急等待的陆奇,也是瞪大了眼睛,一副见鬼的样子。

    “风兄……你该不会是将那祁图夫等人杀了吧?”陆奇声音压得很低,脸色却是带着震惊,他实在是想象不到,除了杀掉祁图夫等人,风宁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完好无损地走出来。

    宁川没有否认,淡然地点了点头。

    完了!

    彻底完了!

    陆奇的脸色瞬间苍白无比,击杀了祁图夫,那可是相当于和数千域门守卫军宣战,更加可怕的是,域门守卫军的总统领,可是灵虚境中接近顶峰的强者,实力简直是深不可测。

    “风兄,此事你不要声张,赶紧跟我离开,以最快的速度随我去吞天派分部,到了那里,或许事情还有转机!”陆奇越说越焦急,伸手拽住宁川的袖子,就要走向那光芒闪烁的域门。

    但这一拉之下,陆奇却是发现,宁川纹丝不动,甚至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杀了祁图夫跟捏死蚂蚁没多大区别。

    “风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端着架子了,再不走,恐怕就来不及了!”陆奇低声催促,脑门上都流出了汗滴。

    “几个域门守卫军的败类,杀了也就杀了,不用担心!”宁川微微一笑,风轻云淡。

    “风兄,你……”陆奇差点没吓晕过去,这家伙也太神经大条了吧?

    难道他不知道,域门守卫军是不可招惹的存在?也许风宁有独特的手段,暂时让域门守卫军无法发现祁图夫被杀,但终究纸是包不住火的,到了那个时候,只怕会遭到数千域门守卫军的无情追杀。

    更加可怕的是,那位灵虚境高阶修为的总统领,也将会动用雷霆手段!

    就在陆奇慢慢有些绝望的时候,几个眼尖的域门守卫军已经发现宁川,哗啦一声围了过来。

    “你不是被祁队长带走了吗?怎么又出来了?”为首一名守卫上下打量着宁川,满脸的难以置信,祁队长这是在搞什么鬼?

    这可不像是他的风格啊!

    “难道这小子控制了祁队长?”领头守卫微微眯起眼睛,眼中精芒闪烁不定。

    但片刻之后,他却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修者能够从祁队长手中逃出生天,哪怕是修为达到了灵虚境初期,也不行。

    再看看这小子,明显就是入虚境大圆满的修为,虽然在入虚境算是个强者,但跟灵虚境相比,简直就是不值一提。至于他身边的那个吞天派弟子,修为倒是不错,但显然也是不敢和他们域门守卫军对抗。

    不管怎么说,这小子绝对有古怪,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领头守卫心念电转,紧接着脸色便是冷峻下来,“小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从祁队长手中逃了出来,现在乖乖跟我回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是吗?”宁川眉毛一挑,冷冷地看着这名护卫,道:“你确定要将我带走?好心提醒你们一下,也许结果你们承担不起!”

    “我呸!”领头守卫猛然吐了口唾沫,面目狰狞地道:“老子告诉你,在这域门之地,就没有我们守卫军惹不起的人!”

    领头守卫模样很是嚣张,有祁图夫给他撑腰,他觉得没什么好怕的,没准将这小子再次带到祁图夫面前,还能得到一笔赏赐。

    在领头守卫的示意下,很快就有五名守卫将宁川团团围住。

    见到这一幕,陆奇几乎都被吓傻了,他不是害怕这区区几名守卫,而是被宁川的话吓到了。风宁天赋奇高,实力强悍,平日里有些狂傲他倒是可以理解,但在这域门之地,接二连三地和域门守卫发生冲突,也太狂傲过头了吧?

    杀了祁队长没被发现,已经算是运气很好,谁能保证第二次出手,不被域门守卫军发现?

    “风兄啊风兄,难道你就不能低个头,先蒙混过去吗?”陆奇在心中哀嚎,一时间也是没有办法。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宁川掏出了一块白色令牌,递到了那领头守卫的面前。

    “不知道这个你们惹不惹得起?”宁川淡然地看着领头守卫,费了很大功夫,才忍住出手杀人的冲动。

    看在魏无涯的面子上,宁川终究还是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宁川相信,过不了多久,魏无涯就会对手下的守卫军出手,好好整顿纪律。

    毕竟守卫军如此嚣张跋扈,无法无天,迟早是会出大事。

    “这是什么鬼东西?莫非你以为本护卫那么容易糊弄,你……”领头护卫满脸嘲讽,压根不信宁川能拿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来,毕竟如果这小子真有来历不凡之物,只怕早在祁队长控制他们的时候,就亮出来了。

    不过,好奇之下,领头护卫还是忍不住瞅了一眼。

    紧接着,他脸色狂变,瞳孔瞬间收缩如针尖。

    乳白色的令牌巴掌大小,如同白骨雕刻而成,在令牌一面,雕刻着一颗狰狞的骷髅头。淡淡的威压从骷髅头上散发而出,虽然不是很强,但却很特别。

    这种特别的威压,让领头护卫忽然想起,数年前的一件事情。

    当年,有一名修者手持这种令牌,号召修者攻击一个中域的家族。那家族实力相当强大,单是灵虚境初期强者,都有三名,这样的阵容,足以在整个中域横行。

    然而,当那名修者亮出这种令牌之后,足足有三十名灵虚境初期强者现身,直接帮助那名修者,将那个中域的家族夷为了平底,事情过后,这些修者没有问手持令牌之人索要半分报酬。

    而自从那件事情过后,这种令牌也是在整个白骨城传开,甚至还有传言,说是这种令牌来自一个极为恐怖而又神秘的组织,一个超越了九大超级势力的组织。

    后来,领头护卫还曾经得知,他们域门守卫军背后最大的靠山,就是这个组织。

    “来自白骨殿的白骨令!”领头护卫面无血色,一瞬间觉得冷到了心底。

    什么祁图夫,什么域门守卫军,在这一枚小小的白骨令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能够持有这种令牌的人,根本不是他这个小小的护卫能够招惹的,也许人家动动嘴皮子,就能让整个域门守卫军灰飞烟灭。

    领头护卫几乎吓破了胆,而他身边,五名同伴也是脸色苍白,显然也是知道白骨令的来头。

    噗通……

    下一刻,领头护卫跪倒在地,磕头如筛糠,颤声道:“小人有眼无珠,真是该死!希望大人您不要跟小的一般见识……”

    剩余五名护卫也是跪地磕头,面如死灰。

    见到这一幕,陆奇顿时傻眼了,前一刻他还在担心风宁会出事,但就在那一枚白色令牌下,那么嚣张,那么无法无天的域门守卫军,此刻却像是待宰的羔羊一般,趴在那里磕头求饶。

    陆奇揉了揉眼睛,几乎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他看向宁川,发现这个家伙真是越来越神秘,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而此时的宁川,正在暗中回味领头护卫的话,就连几个护卫在那里连番磕头,他都没有注意到。

    白骨殿的白骨令?

    难道魏无涯是白骨殿的人?

    白骨殿又是什么势力?为何从未听说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八零:媳妇有〕〔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凌天至尊〕〔绝世兵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