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契约者〕〔娇妻似火:隐婚总〕〔美女总裁的透视高〕〔妖女受死〕〔我的拖鞋成精了〕〔神级大账号〕〔域王神主〕〔逆世魔尊〕〔超凡贵族〕〔我得拯救世界〕〔重生最强纨绔:邪〕〔通天帝尊〕〔极品小相师〕〔逐恒〕〔重生之都市仙尊〕〔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重生女魔头:晚安〕〔以罪之铭〕〔大时代之巅峰人生〕〔BOSS凶猛:陆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女王:苏遍全世界 第406章 黎敬原番外
    鬼王乃是大地孕育出来的生命,天生便有灵智。

    每一次鬼王的更替,都是新鬼王将老鬼王的力量慢慢吞噬掉,等到老鬼王彻底消失,新的鬼王也就成了真正的王。

    黎敬原在出世的时候,老鬼王对他特别不友好,多次追杀他。

    老鬼王纵然被黎敬原一点点吸取掉生命力,也从来不服老,更不愿意从此消泯在天地之间。生命不息,追杀不止。

    黎敬原仗着自己生来便有灵智,能够慢慢偷走老鬼王的力量,与老鬼王周旋了许久,虽次次险象环生,但到底活了下来。

    只一次,老鬼王动用的恶鬼太多,差点把黎敬原给弄死。

    鬼界的恶鬼被放出来的数量太多,那怨气会影响地面上的人类。黎敬原虽然没有那么明晰的善恶之分,但是他天生就有一种要对鬼界负责的责任感,不希望老鬼王破坏规矩,闹得人界鬼界不得安宁。

    可是在对付恶鬼方面,他哪里比得上经验老到的老鬼王,这就差点栽了。

    若非遇到那人,黎敬原恐怕就是天地间,唯一一个被老鬼王弄死的新生鬼王了。

    那超度恶鬼救他的人很好看。

    对方有一双黑眸温润雅静,整个人便如同被美玉雕成,带着一种天然的慈悲。雪白的袈裟在这暗色的天地间流曳而过,墨发逶迤其背,似雪地上绽开了一朵朵墨色莲花。

    那是一个带发修行的和尚。

    看到那和尚的第一眼,黎敬原觉得这人要是个女人该多好。长得那么好看,是个男人,实在叫人惋惜。

    因着和尚的帮助,黎敬原赢过了老鬼王。

    黎敬原问和尚叫什么,和尚吐出两个字,声音清冷优雅有韵:“无暇。”

    一般人叫无暇,必然让人觉得这人实在太臭美了,谁能没有瑕疵?

    但是,黎敬原那时纵然涉世未深,不曾见过人间百态,只在这鬼界躲躲藏藏避开老鬼王的追杀而已,他都觉得这个叫无暇的人,无愧其名。恐怕,其他的名字,也配不上无暇这个人。

    老鬼王死了个干干净净,黎敬原也就顺利当上了鬼王。

    鬼王没有前生后世,从来不进轮回,但是可以捏造一个假的身份,假扮成人类,在人间长大,体验一番做人的感觉。

    黎敬原这个名字,便是他第一次体验做人的感觉时,捏造出来的。从此以后,他再去人间游玩,用的总是这个名字。

    说得好听,那是因为名字这种东西,没有什么意义,就是一个代号而已。

    说得实在一点,那是因为他懒得再取名字。

    人间是个花花世界,刚刚去玩,倒是觉得有趣。时间久了,黎敬原便觉得当人也就那样了。

    人间百态,虽有趣,到底与他无关。

    他终究是个过客,那些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只属于人类,不属于他。他曾在人间,却因不是人,而无法具体体味人类的所感所悟。

    他回到鬼界,发现鬼界有一个挺有趣的小兵,那是一个叫朝阳的女人,一个可以一把长戟弄翻十几个阴兵的厉害女人。

    朝阳在人间的出生算不得太好,只是一个老秀才的女儿,却意外救了一位将军。将军养伤之时,二人朝夕相处便有了情意。将军留下信物,说会回来娶她。但她等来的,是将军心腹的一剑。

    说到底都是误会,不过是因为她是平民女,不如将军出生高贵,将军母亲便从中作梗罢了。

    将军看到心爱之人死了,一剑自刎,没成功。他的阳寿太长,还没有到死的时候。死也死不得,只能如同行尸走肉般地活着。

    朝阳本意是想在留在鬼界,等到心上人的解释,但谁知道就这么一路往上升,公务繁忙,反而错过了将军来到鬼界的时间。将军没看到朝阳,自是以为朝阳去投胎了,当然上赶着去投胎。

    一来二去,两人竟是一直擦肩而过。

    黎敬原知道将军投胎之后每一世的事情,却没有和朝阳说,这么得力的助手,他还真不舍得就这样让对方跑了。

    且将军与朝阳的缘分,早就浅了。情深缘浅,想要和和美美在一起,向来是强求不得的事。

    直到将军投胎成了言家大少爷,言炳荣的时候,两人的缘分才又浓了起来。要是黎敬原想帮忙,确实可以撮合二人。

    可是,黎敬原表示他那么优秀的手下,不能配那么一个怂蛋!

    黎敬原的生活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过着,直到一日他感受到了恶鬼涌动的气息,便去查探情况。

    把恶鬼镇压下去后,黎敬原看到一人在靠近。

    从黑暗中走来的人,影影绰绰,只能从轮廓看出那人身姿颀长,挺拔如松。他缓缓走来时,步态闲雅。偶尔在暗光中显现出来的眉目,似露出了不经意的笑,朦胧却令人着迷。

    纵然不得窥其全貌,便足以惊艳人。

    待走近了,黎敬原看出了这是当年那个和尚。准确的来说,是和尚的转世。

    对方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衫,染血一般妖冶的红色花朵,斜绣在他的肩部,像是生长在那里似的。气质一如既往地清冷闲淡。

    “鬼王?”尚无暇眉头轻挑,嘴角的笑容像是三月里桃花绽放时的美。

    “对。”黎敬原也笑了,毕竟面前这人是自己的恩人。

    然后,他发现和尚无暇的转世,对他很不友好。

    具体表现在……对方竟然想尝尝他魂魄的味道。

    他以为对方这辈子是想当鬼王了,虽然很想报恩,但是黎敬原也不想现在就这么死了。

    两人打来打去,谁也奈何不了谁。

    最后莫名其妙地达成了一个奇怪的交易。

    鬼王表示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那么扯淡的事情。

    尚无暇说自己喜欢的人会出现,但是有恶人会拆散他们俩。于是乎,就让黎敬原假装喜欢尚无暇的心上人,演戏将那恶人引出来。

    黎敬原虽然觉得尚无暇神神叨叨的,但还是照做了,免得尚无暇一言不合又想手撕他的魂魄尝味道。他的魂魄又不是手撕牛肉干,能不能别老惦记了?

    在人间伪装身份,等了许久,都没有发现什么端倪。黎敬原忍不住哥俩好地将手搭在尚无暇的肩膀处,道:“看你也是天煞孤星的命,你喜欢的女人多半不会出现,就算是出现了也有可能死掉,或者知道你的命数后跑掉。你还是留在我身边吧,反正咱俩谁都弄不死谁,今后鬼界我是老大,你是鬼界的老……”

    尚无暇一个过肩摔,把鬼王摔了个四脚朝天,然后动作优雅地抚平肩膀衣衫的褶皱,施施然离开:“她快来了。”

    让黎敬原觉得惊异的是,尚无暇说的那么扯淡的事情竟然一一成真了。

    最让黎敬原觉得不可思议的,尚无暇的生命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和尚无暇那么登对的女人,一样的心狠手辣会演戏!最可怕的是竟然还对尚无暇不离不弃,二人卿卿我我地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真是邪了他们鬼界的大门了!

    尚无暇和云舒这对死后灵魂彻底消失,黎敬原又回到了鬼界。

    有言炳荣和朝阳偶尔在他面前刷一下存在感,他也不至于太寂寞。

    当年的怂蛋言炳荣在鬼界历练一番之后,倒是有了当年那个大将军的模样,就是偶尔闲下来的时候,还是傻乎乎的。

    不过,朝阳大概也习惯了言炳荣的傻,不但没有嫌弃,还挺开心的样子。

    黎敬原觉得自己明白朝阳的那种心情,有个人在自己面前傻乎乎的讨好自己,看着对方的蠢样,心情确实挺不错的。人家智商不高,但用心了啊。智商高了,玩那些个花花肠子,只会让人反感。

    也不知从何时起,黎敬原的力量慢慢减弱了。直到他发现的那一日,才注意到新一代的鬼王要出世了。

    新的来,旧的得去。当初黎敬原是新生鬼王,现在却是老的了。

    他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理那个新鬼王,是等着对方把自己给磨死,还是趁着对方没有长大弄死她!

    新生的小鬼王力量不咋地,具体表现在她出世的时候竟然没有天变异象,而且竟然还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女婴!要知道黎敬原当初出世的时候,可是一出现就得到了传承记忆,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能跑能跳能躲追杀!

    黎敬原看着智商堪忧的新一代小鬼王,觉得自己要是和那老鬼王一样狠辣,她早就死了。

    还轮得到她在这里吐泡泡?

    “小东西太弱,下不了手。”黎敬原撇撇嘴,转身就要走,完全无视了小女婴渴望的眼神。

    他刚刚转身,小东西就哭了起来,还是那种特别响亮的嚎啕大哭。

    “装什么可怜,一滴眼泪都没有。知道眼泪流多了,就你这点微末本事会立马死……求生本能倒是挺强的。”黎敬原黑了脸,转身拎起小东西。

    小东西被他拎在手中竟然就不哭了,还笑了起来,乌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快点长大吧,小东西。”黎敬原心想着这么嫩的一个小东西,他是下不了手的,还是得长大些再说。

    于是,他把小东西扔了出去。

    别看小东西还小,但是被扔出去完全没有事儿,还笑得极为开心。

    黎敬原转身走人,他听到身后的小东西的笑声,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结果,他发现小东西的笑声离自己越来越近。

    而后裤腿的地方有点重,他一扭头,便看到小东西顺着他的大腿一路往上爬,最后趴在了他的肩膀处。

    注意到他的目光,小东西还朝着他龇牙笑了。

    很好,虽然小东西没有正常的新生鬼王那般强大,接收到的记忆也不怎么完整,但好歹耐摔,长得快。刚刚还是不会爬的没牙小婴儿,这会儿就会爬了,还长了整齐的牙齿。

    不过,黎敬原并不怎么习惯小东西趴在自己的背上。他想把小东西拉下来,再次丢出去。可是小东西就和狗皮膏药一样,黏上来了,不管怎么撕都撕不下来。

    他一拉扯她,她就扁嘴哭,还揪他的头发。自然,她现在哭,仍旧是不掉泪的哭,就是扯着嗓子用力嚎,有多惨就嚎得多惨。

    受不了小东西的魔音穿耳,黎敬原索性就遂了小东西,随便她趴着了。

    黎敬原身上挂着一个小婴儿,鬼界的阴兵们都好奇地看着那女婴。

    女婴……莫不是鬼王大人的私生女吧?

    这是一个大消息,瞬间传遍了鬼界。

    作为和黎敬原关系最好的言炳荣和朝阳,一块儿去找黎敬原问清楚情况。

    “这是谁?”朝阳看到小东西那白面馒头似的可爱模样,声音都不自觉柔和了。

    黎敬原偏头看小东西:“你说。”

    “爹!”小东西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皓齿,然后特别亲昵地蹭着黎敬原的脸颊。

    好一番父慈女孝的场面。

    “真是不得了,您的孩子都这般大了。”言炳荣感叹着。

    朝阳忍不住道:“孩子他娘呢?”

    “只有爹爹。”小东西简直就是在用生命在撒娇,软软的小奶音,听得人心都化了。

    当然了,化了心的也就朝阳和言炳荣而已。

    黎敬原只觉得这个小东西一脸的蠢相,极有认贼作父的嫌疑。他就算是把她养在身边,也不过是等着她长大了,方便杀而已。

    一天天过去了,小东西都没有长大,仍旧喜欢挂在他的身上。

    直到有一天,朝阳和言炳荣在整理鬼界典籍的时候,发现了小东西乃是新生鬼王的事情。

    处了那么久,二人都对小东西有了感情,不舍得对小东西动手,便把小东西骗去人间学习。

    小东西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含着泪看他:“我不要你做我爹了。”

    这一次,小东西是真的流眼泪了。

    “怎么越长大越蠢了,以前还知道假哭,只出声不出泪,这回怎么连眼泪都用上了。别哭,哭多了会老,会死。”黎敬原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丫头,哭得梨花带雨的,挺让人心疼。他掏出手帕,帮她把泪水擦了。

    “黎敬原,我嫁给你好不好?”

    “说什么蠢话?我现在力量衰减,你也该得到记忆,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小东西固执地看着他:“可是你没有杀我。”

    “以前嫌弃你太弱,现在你强过我,杀不了。”黎敬原的嘴角带着一丝自嘲。

    尚无暇说得对,历代鬼王就属他最容易心软。分明有过很多次了结她性命的机会,却因为这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小东西,不愿下手。

    “只要我不将你的力量吸收干净,你就不会消失,我们以后一直在一起好不好?”小东西一把抱住了他,“要不然我今天就哭死在你面前。”

    “你威胁我啊,你就不怕我巴不得你死吗?”

    “我就是在威胁你,我不管,你就是要在乎我!疼爱我!”

    “那我也只好答应了。”

    d  ..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