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子奶爸在花都〕〔萌狐悍妻〕〔都市阴阳师〕〔穿越之回到书中当〕〔异界召唤之神豪无〕〔种田刷钱〕〔蜜蜜宠婚,总裁老〕〔都市之大圣重生〕〔疏桐抓鬼记〕〔八零重生小幸福〕〔甜妻辣爱〕〔宠妻99式:老公,〕〔神话烘炉〕〔破碎星空〕〔修真天王〕〔众神降临〕〔太古帝尊〕〔万火神皇〕〔傲天神祖〕〔天穹之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女王:苏遍全世界 第438章 番外之三埋白骨精4
    恢复记忆后,我记起了示宇体内封着的那柄剑是魔剑赤杀。蛮荒之地有魔气萦绕,我担心那魔气会引动赤杀剑魔性,便朝示宇喊道:“走。”

    示宇拉我骑上人面凶兽的背,趴着的凶兽们起身,嚎叫着,恭送我们离开。凶兽们闹出的动静过大,守在蛮荒之地边界的仙界将领,还以为凶兽要闹事,紧张之余便跑来看。也不知他在看到我和示宇后,想象出了什么,又说了什么,这之后我女战神的威名便坐实了。

    我随着示宇到了他的住处,站在望鸠山山顶,俯瞰着下方熟悉的风景,满头黑线。亏我之前把望鸠山附近全部找遍了,却独独忘记了这山顶!

    示宇多半不明白我找他的艰辛,只以为我想起了被活埋的痛苦,宽慰道:“你别气,大不了我再被你埋一次就好。若不是体内的剑有异动,我必不会悄悄离开。此番你若是再埋我,除非我生根发芽,否则决不出土。”

    我如今记起来他的身份,哪里舍得再埋他?只恨不得把他供着,终日见着他才好。即便埋,也是将他埋在心底,盼着有朝一日能开花结果。

    他为我敷了药后,许是注意到我不太含蓄的眼神,越发不自在。

    我在他想要转身走人时,拉住他的手:“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与你说,你且稳住。”

    “你说,我受得住。”

    “我是你娘……”

    他惊呼:“你是我娘亲?”

    被他误解,我被孙辈们惯出来的脾气上来:“老娘我……”

    “你莫气,我只是感叹自己竟有一位如此貌美的娘。”他安抚地拍了拍我的手,唇角有笑荡开。

    此时,我的心情很是复杂。不知该高兴他夸我貌美,还是该生气他叫我娘,我明明想让他唤我娘子的。

    “骨奶奶!骨奶奶啊!”歪脖子的声音抑扬顿挫,把我沉浸在风月之事中的心思硬生生拔出。

    我抬眼看去,天宫来了许多神仙,纷纷想从门外挤进来看我,歪脖子是被人群挤着进屋的。

    不知何时,示宇已经离开了屋子,想是不喜人多喧闹。

    我不悦地沉下脸,端出长辈的威严:“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

    瞬时,我面前跪了一大片自动缩小作低伏状的神仙,黑压压的一片,好生热闹。

    歪脖子跪在最前头,他身后的一排人不知是不是与他有仇,全部抬脚把歪脖子往我床前踢。

    “有事?”我低头看向滚向床底,又因撞到墙而滚出来的歪脖子。

    “骨奶奶制住了破空而出的滔天魔气,身负重伤还收服蛮荒之地的凶兽头头,实在威武!”歪脖子趴在地上,仰头看我,“天帝想请您回天宫坐镇。”

    “不,制住魔气的不是我,收服那人面凶兽的也不是……”我正说着,那人面凶兽甩着牛尾,进了屋,乖巧地蹭了蹭垂在床边的手指。

    众仙的心情几乎都写在了脸上:您又谦虚了。

    我摸了摸人面凶兽的脑袋,皱眉道:“是示宇……”

    “对,是示宇,我们懂的。”一众仙家默契回答。

    你们懂,你们什么都不懂,一群小屁孩!

    我无意间把示宇的功劳占了去,又迟迟找不见示宇,心里烦闷不堪。纵身上的伤大好,仍不觉欣喜。

    众仙轮番请我回天宫,我不肯,只愿在望鸠山待着。久而久之,除了歪脖子外,便鲜少有人来望鸠山了。

    人面凶兽陪在我身边,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寻回。

    我与寻回相处后方才得知它吃草的,它长了张精明的人脸却不曾口吐人言,长了条牛尾就吃草,委实是种奇妙的兽。

    我常常把寻回当哮天犬用,希望它能助我找到示宇。

    我吃了上回的教训,从望鸠山找起,天南地北都托了仙人帮忙。可这回,我找了示宇十年,不见他的消息。

    失忆的时候,浑浑噩噩,百年可当一刻过,如今忆起他,十年便像是万年,见不着他的日子都倍加煎熬。

    我整日在寻回的耳边念着示宇,它每每听到示宇二字,那张古怪的人脸就紧皱着,扭曲出一张可爱的小脸来。我见着寻回扭曲的小脸可爱,就更喜欢在它面前谈起示宇。

    我在寻回向我求饶的眼神下,道:“关于示宇,我有八千年的记忆,不说上千万年,如何能说得尽?”

    它的眼好似在问:说尽了,就不说了吗?

    “说尽了,我便重头再说一遍,加深你的印象。左右你我闲来无事,聊聊过往打发时间也好。”

    终日装哑巴的寻回崩溃了,开口说话:“我带你去见他。”

    示宇就在望鸠山中,入口便是山脚下那块我曾躺过的巨石。

    寻回甫一打开入口,一条长长的石道出现在眼前,迎面而来的魔气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

    “他……体内的赤杀还是被调动了魔性?”我看着入口,知道走向里面就能看到示宇,可我不敢进去。

    寻回说:“去见他吧,生也好,死也罢,见了才不会遗憾。”

    我抬脚之余,听得里面的示宇怒喝一声,脚下的土地颤动,就连寻回都被震飞出去。

    风极大,我的手化作骨爪,插入岩壁,免得被吹走。

    听得示宇痛苦的声音,我的手一下下插着岩石,往前移动。为了快一些,我索性全身骨化。

    快到石道尽头时,我光滑的骨爪变得粗糙,魔气尽散,风停了,声静了。

    “示宇!你敢死我就敢埋了你!”我叫嚣着,手脚并用地爬向前方的石室,连路都不会走了。

    室内,赤杀剑断成了两截。

    示宇靠在一张石床上,虚弱至极:“埋了我……我这回肯定不跑。”

    我将灵力输给他,他的身体就和筛子一样,到处漏灵气。我怒道:“向来是你埋我,我怎能做埋你这种体力活。”

    示宇没有给我回答,他死了。

    我抱着生气全无的示宇,用灵力保有他的身体,四处寻找让示宇起死回生的办法。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我便骨瘦形销,人形和原形没多大分别。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