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在我心里,你从未〕〔慕容帝少甜吻小娇〕〔诱爱成婚,闪婚娇〕〔女配修仙回来了〕〔我有一座炼妖塔〕〔仙武大明星〕〔史上最强赘婿〕〔同桌凶猛〕〔我是泰山府君〕〔末日游戏之暴力召〕〔刘备的日常〕〔刺遍江湖〕〔韩娱是一种病〕〔浴血武神〕〔花都巅峰狂少〕〔荒古斩天诀〕〔重生师姑是妖女〕〔重生校园商女:大〕〔我是都市医剑仙〕〔异界召唤之神豪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第一章 逆天重生,废材?
    ,!

    半夜子时,月朗星稀。

    ‘天澜’国国都邑京上空,两道身影一追一赶快速从房顶掠过。

    直到到了一处败落的庭院,两人才相继从高墙上跳进去。

    两人呈对立面站定,借着月光,可以看清两人都是女子。

    一人脸上戴着大半个面具,看不出容貌,但是周身却散发着让人胆寒的气息;一人虽然看起来才不过十五六岁,却已经出落得倾国倾城,周身气息更是淡雅中带着不染尘世。

    面具女突然用嘶哑得犹如沙砳的声音开口:“你一个黄毛丫头,竟然能把本尊逼到如此境地,看来是本尊小看了你!”

    “哼!”对面女子不屑轻哼,用剑指着她,道:“交出‘月灵’,留你全尸。”

    “哦?原来又是一个想要从本尊这里拿回‘月灵’的狂妄小儿,你知道之前那些想从本尊这里拿回琴的人现在的下场吗?”

    “你偷走国琴,残害无辜,今日我到要让你看看,到底是谁狂妄。”

    不再多言,年轻女子直接就攻了上去,一时间刀光剑影,剑气四溢,两人的招式都极快,只能看见带着杀气的残影,和被震飞在空中的草木残削。

    半柱香后,突闻一声闷哼,面具女被振飞着狠狠的撞向回廊上的双人合抱大柱。

    柱子应声而断,面具女朝旁边连滚了好几圈,才险险躲过连续垮塌的回廊。

    另一女子并没乘胜追击,反而像是嫌弃般的朝后面退了一大段距离。

    面具女终于被惹怒,直接拿出身后背着的琵琶弹奏起来。

    琵琶声起,杀气四溢,竟比刚才的剑气还要厉害不知多少倍。

    对面的女子连退了好几步才躲过那一波杀气。

    面具女见此,狂妄的大笑道:“哈哈!本尊还以为你有多厉害?本尊不想和你玩儿了,去死吧!”

    一道悠扬的琴声却突然从对面传来,面具女蓦地瞪大眼,眼中的狂妄慢慢转为不敢置信。

    对面的琴声不急不缓,却比她刚才的琵琶声厉害了一倍不止。

    “你竟然也是琴师……不……一般琴师不可能压制得住本尊的琵琶音,只有那人和她的徒弟叶瑾音……”说道这里,一口鲜血突然从她嘴里喷出,出口的话带上了一丝嘲笑:“哈哈!被世人敬仰的琴师叶瑾音,你说要是让他们知道你的另一重身份,你还能如此狂妄!”

    叶瑾音听到此话,微愣片刻,随即嘴角翘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她说:“你知道得太多了。”

    琴音缭绕,却是世上最强吹命符。

    面具女突然发了疯般的狂笑起来,笑过后又发狠的说:“哈哈……想我一代魔尊,今日却葬在你个黄毛丫头手下,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本尊吗?”

    说完,突然见她用手拍向自己的天庭穴,一道亮如白昼的光芒一闪,一把和天上的明月遥遥相辉的竖琴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月灵’!你竟然强行把‘月灵’化为你的本命琴!”

    “没想到吧!哈哈哈!……即使你是叶琴音,也破不了‘月灵’的音律!”

    叶瑾音听到此话,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现出异色。

    ‘月灵’是天澜国国琴,其威力可想而知,它在正派人手中可使人平心静气,到了邪派人之手,却是世上最霸道的凶器。

    ‘月灵’琴音一出,天空突升异像,狂风大作,乌云瞬间笼罩在整个皇城上空。

    狂风中,月光隐没,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地动山摇,叶瑾音用手挡了一下迎面而来的沙石,身体一转,就地盘腿而坐,就把背上的琴拿了出来。

    琴音对撞,同时裹挟在凌厉的狂风中,忽快忽慢,忽低忽高。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指下的琴弦突然发出‘铮’的一声断音。

    叶琴音颦眉,知道这样下去都城必会陷入绝境,想也不想,她直接咬破手指,用鲜血祭出自己的本命七玄琴。

    七玄琴一出,流光溢彩,立刻划破浓重的黑暗。

    叶瑾音抬眼看着漂浮在头顶的本命七玄琴,嘴角突然翘起一抹绝代风华的弧度。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以前和师父的一段对话。

    师傅说:“‘月灵’琴音是世上最温和,也是最霸道的,如果落在坏人之手,就连为师也拿它没办法。”

    叶瑾音皱眉:“那就真的没有破解它的办法了吗?”

    师傅看了一眼她,突然抬眼望向虚空:“只有你的本命琴能够破解……”说完这话,师傅突然回头忧虑的看向她:“音儿,你虽是音律奇才,但尚未达到尊者界,何况你尚且年幼,切记万万不可在危机时刻祭出本命琴,否则……”

    “否则怎样?”

    “唯有死路一条!”

    ……

    ——

    “这个废物不会死了吧?”

    “嗤!死了才好,死了以后就没有人再笑话我们叶家明明是音乐世家,却出了个连五音都辨不全的废材了!”

    位于叶家别墅区一处偏僻角落,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此刻正居高临下的站在一个明显额头受了重创,昏迷在地上的女孩面前。

    两人明明长相甜美,气质婉约,此刻脸上却同时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粉衣女孩说:“废物就是废物,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整天像个幽灵似的,见着人就躲躲闪闪,从来又不敢和人对视,一点礼貌都没有,看着都让人烦。”

    黄衣女孩却嗤笑一声,带着一丝神秘的语气说:“再好看也抓不住魏大哥的心,亏她还占着魏大哥未婚妻的位置……”

    听到这话,粉衣女孩幸灾乐祸得眼睛都亮了:“难道魏大哥有了其他喜欢的人?是谁?姐姐快告诉我。”

    黄衣女孩假装高深莫测,眼中却露出一丝嫉妒的说:“今天上午我亲眼看见魏大哥和大堂姐抱在一起,当时魏大哥都把手伸到大堂姐衣服里去了,他还说大堂姐的胸好大好软。”声音越说越小,最后连脸都通红了一片。

    粉衣女孩听到这话,忙看了看自己发育也很好的部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同样兴奋得脸蛋发红,“真的吗?真的吗?姐姐快给我说说他们接着还干了什么?有没有这样那样?”

    “小点声。”黄衣女孩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才红着脸继续说“走了,我边走边告诉你我刚才看到的细节……你不知道,魏大哥在接吻时看起来好霸道性感。”

    “嘻嘻……姐姐不会看出感觉了吧!”

    “我看你丫听都听出感觉来了吧?”

    “嘻嘻……魏大哥才二十一岁就拿到了国家级钢琴大师的称号,他一直是我的偶像和梦中情人。”

    “也是我的……不过那个废物就这么死了不好吧,我们要不要叫人过来救她?”

    “叫吧,她死了对我们叶家的名声不好,不过急什么,我们慢慢走过去叫人就好,你还没有告诉我接下来他们还干了什么呢……”

    ……

    两道身影越走越远,直到再也听不见她们的声音。

    这时,地上的女孩蓦地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中流光溢彩,半晌后转为深邃犀利,哪里还有半丝她们刚才形容的懦弱胆怯。

    却不知,此刻的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她。

    ……

    叶瑾音扶着墙靠坐起来,抬手摸了一下额头,果然摸到一手的血。

    她打坐片刻,等血止了,过了那阵昏沉,才开始接收原主的记忆。

    原身和她有着同样的名字和容貌,只是原身天生五音不全。

    生在音乐世家,五音不全,就注定了被同辈排挤,长辈不喜的命运。

    慢慢的,原身就养成了自卑懦弱又极易敏感的性格。

    后来有一次,原身在被同辈欺负时,那个经常来叶家练习钢琴的男孩突然站出来为她解了围。

    男孩是叶家三叔的学生,长像帅气,又会说话,虽然家里条件普通,但从小音乐天赋过人,不但叶家三叔格外欣赏他,就连同辈都对他很有好感。

    原身从此就暗念上了男孩。

    本以为暗恋注定是暗恋,却没想到,上个月女孩满十七岁那天,已经二十岁的男人竟然来到她面前向她求婚,让她和他订婚。

    女孩当时简直惊喜若狂,连男人为什么要娶她都不问,想也没想就点了头。

    却没想到,幸福来得突然去得也快,今早她竟然在无意中看见男人和她大堂姐抱在了一起。

    她听见男人对她大堂姐说着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说过的甜言蜜语,做着从来没有对她做过的亲昵动作,顿时大受打击。

    男人还对她大堂姐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像她那么好骗那么愚蠢的人,他未来的老婆必须是和他一样的音乐天才,她只不过是他的一个踏脚石而已。

    所以,他真正喜欢的是她大堂姐。

    女孩听到这里,顿时感觉天昏地暗。

    即使这样,她也没有勇气跑过去质问男人,反而一个人跑到角落对着墙角独自伤心落泪。

    正当她伤心欲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重重的推力。

    毫无防备的她就这么一头撞晕在了墙上。

    在晕过去的前一刻,女孩恍惚听到背后传来一道恶意的声音:“去死吧,废物!”

    接收到这里,叶瑾音已经对这具身体有了大概的了解。

    只是,她却找不出是谁非要置她于死地?

    她低喃:“到底是谁?”

    虽然原身不被人喜,但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不过……

    不管是谁,她都不会让原主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接收完原身的记忆,一阵头昏眼花向她袭来,这具身体底子实在太差,叶瑾音再次闭目养神,当她集中精力进入识海时,身体一震——她识海中竟然已经没有了本命七玄琴!

    这时,由远及近传来一阵脚步声,一道熟悉的女声稍后响起:“她就在那个转角处……”

    叶瑾音听出是刚才那两个女孩其中一人的声音,猜出是他们叫了人来,想着以她现在的身体,不宜和他们正面对上,就又闭上了眼睛。

    来人差不多有四五个,和两个女孩走在一起的是一个把头发用定型水全部拢在脑后,梳得一丝不苟,长相有些苛刻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是叶家的管家司徒靖。

    司徒靖绕过大树,看着靠在墙角昏迷不醒一脸血的叶瑾音,皱了下眉,转而面色刻板的对身后跟着的两人说:“你们把她送回她的房间去,再打电话把王医生叫过来。”

    交待完后又转头对身旁两个女孩说:“瑾希小姐,瑾芸小姐……她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不用让老太爷和老爷们知道。”

    两个女孩根本就没有想过让她们的爷爷和爸爸叔伯们知道,所以立即就点头。

    黄衣服女孩叶瑾希还说:“司徒叔叔说得对,废物就是废物,连走个路都摔得半死不活的……我看她肯定是没脸参加下个月帝国音乐学院的大学入学考试,才故意把自己弄成这样的!”

    粉衣女孩叶瑾芸:“哼!明明这么废,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想的,干嘛非要让她去参加帝国音乐学院的入学考试,到时候考不上事小,丢了我们叶家人的脸面才是大事!”

    司徒靖并没接话,但脸上的冷漠表情说明他是赞同两个女孩说的话的。

    被两个人随意搀扶着放在担架上的叶瑾音则在心里冷笑:连个管家都不把她放在眼里,看来她在这个家里的地位还真是低。

    还有……下个月的帝国音乐学院入学考试吗?

    ------题外话------

    叶家:

    叶老爷子:叶广平

    叶家大伯、大婶:叶耀华,周翠香(老大(男):叶瑾泉;老三(女):叶瑾容)

    叶家二伯、二婶:叶耀光,欧阳晴(老二(男):叶瑾承:老五(男):叶瑾楠)

    叶家三叔、三婶:叶耀辉,刘静(老四(女):叶瑾希;老六(女):叶瑾芸)

    叶家小叔、小婶:叶耀文,上官楚楚(老七(女):叶瑾音)

    管家:司徒靖

    渣男:魏俊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时来孕转:总裁欺〕〔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一品道门〕〔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