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墙柳之山有木兮〕〔玄城之恋〕〔萌宠甜心:慕少追〕〔重生八零之华彩人〕〔薄少,求你行行好〕〔余生有你更美好〕〔女配重生:夫君每〕〔篮坛第一外挂〕〔传世阴差〕〔抗战之我有一亿条〕〔全民诸天轮回〕〔抗日之特战狂兵〕〔学渣的作弊系统〕〔修仙有属性〕〔中二萌妻:神秘总〕〔世界收藏者〕〔重生豪门:权少宠〕〔亡妻之战〕〔万亿神豪的生活〕〔一剂医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第八十九章 见家长?
    ,!

    有了秦墨寒派丁成送来的高级座椅和那个小空调,叶瑾音坐那里简直和周围的环境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陈若琪也跟着叶瑾音享受了一把,尤其在看见陈燕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的那副样子后,她突然就有一种狐假虎威的美好感觉了。

    晚会开始后,前台热闹非凡,后台还是那么的忙碌和无趣。

    叶瑾音无聊,就拿出手机来玩。

    有好几个排在她后面上台的,实在热得受不了,这时就厚着脸皮朝她们这边靠近了一点,明显就是想要蹭冷气。

    没一会儿,离开的丁成又带着两个人提来了很大几袋冷饮。

    丁成对叶瑾音说:“叶小姐,大少让我给你送冷饮。”

    叶瑾音从手机上抬起头,看着每人两大袋的冷饮,正不解,丁成先从冷饮里面拿出一瓶递给她,又说:“大少说了,叶小姐可以把冷饮分给你想分的人喝。”

    坐在一旁的陈若琪“噗!”的一声就笑了。

    这位大少不会知道刚才的事情了吧,这是在给瑾音出气?哇!突然感觉到了森森的霸道总裁的王霸之气有木有!

    其他人:“……”

    陈燕却在这时捏紧了拳头,有什么了不起的,一看就是靠脸勾引富家公子哥的花瓶!

    叶瑾音看了一眼后台众人的表情,接过冷饮,直接对丁成说:“放在这里!”

    “好的。”

    他们把冷饮放在旁边后,就又离开了。

    叶瑾音直接示意陈若琪:“拿去分吧。”

    “好勒!”

    陈若琪看起来很高兴做这事,她从座位上起来,直接从近到远一人分了一瓶。

    只是走到陈燕那里时,只给了江裴雪一瓶。

    面对陈燕脸上出现的羞辱表情,她还故意说:“我知道你看不上瑾音送的冷饮,所以我就不到你这里来自讨没趣了。”

    说完就走向了下一个人。

    众人分到饮料后就上前来道谢。

    叶瑾音表情依旧冷冷的,不过她还是回应了她们一下。

    就是她这种反应,倒让人觉得她有种高贵的女王范儿。

    但是,这时陈燕和江裴雪那里却传来不和谐的声音。

    在一声冷饮被打翻重重落地声后,就见陈燕气急败坏的拔高声音:“不喝,我才不媳喝她的冷饮!”

    众人目光全部距离过去。

    这种情况让江裴雪有点尴尬,她忙劝陈燕:“燕子,你别这样,叶瑾音同学并不是在有意针对你,是你先对她态度不好的。”

    陈燕现在气得哪里还管那么多,直接就说:“我看不惯她,难道还要对她态度好,我又不像你这么圣母,这人明明都要抢走你喜欢的那个人了,干嘛还要对她客气。”

    众人听到这里,全在心里嗤笑,这个陈燕有毛病吧!

    或者是得了臆想症,说叶瑾音同学要抢走谁,这事怎么听着像是天荒夜谭!

    叶瑾音听到这里,嘴角突然翘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对于这种无辜中枪的事情,她怎么能忍。

    所以她直接起身朝两人走去。

    陈若琪亦步亦趋的跟着。

    所有人都看着她,不知道她会怎么处理这事。

    叶瑾音走到陈燕面前,两人的身高差不得,但是叶瑾音身上的气势太强,这样立刻就给人一种陈燕矮了她一头的感觉。

    就连陈燕自己都受不了她的气势,不自觉的朝后面退了一步。

    叶瑾音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她,说:“不要把你的臆想安在别人身上,我再说一遍,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如果你胆敢在无理,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说完也不给被她的气势震得咬口无言的陈燕还嘴的机会,直接转身又走了回去。

    叶瑾音虽然话不是太狠,但是她刚才用了一丝内力,所以每一个字就像震在陈燕心口一样,让她呼吸困难。

    其他人则用一种膜拜的眼神看向她。

    接着,陈燕不再找麻烦,明显还有点畏惧叶瑾音似的,连看都不看这边一眼。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终于轮到叶瑾音上台。

    听着陈若琪在身后的助威声,叶瑾音一脸从容的在主持人报幕后就走了出去。

    叶瑾音这一走出去,现场突然传来一阵雷霆般的鼓掌声,这声音把后台的人都给吓了一跳。

    叶瑾音站在舞台上,犹如女王般看着台下。

    能容纳五千人的大礼堂此刻爆满,台下众人看着她,要不是这里是注重气质的帝都音乐学院,而不是在开演唱会现场,说不定大部分人都能化身迷弟迷妹大喊着她的名字。

    就连台下的评委都被她那身气质给震了一下。

    叶瑾音扫了一眼台下后就收回了目光,表情清冷,气度华贵,她直接把小提琴架好就拉起了报上来的曲目。

    不需要多少技巧的简单旋律一传出来,竟让台下众人失了声,屏气凝神。

    悦耳动听的旋律通过麦克风传进众人耳中,让人不由自主的跟着她的旋律走进这首乐曲所展现的意境中。

    即使那些评委觉得她还有进步的空间,但是都不得不承认,她这种能够调动人心的演奏技巧,胜过了很多出了名的音乐家,更别说整个音乐学院的学生。

    一曲结束,大礼堂依旧陷入在那片沉默的氛围中。

    直到叶瑾音转身准备离开,才有人反应过来的开始带头鼓掌。

    掌声惊醒其他人,一时间,掌声雷动,差点掀翻大礼堂房顶。

    摄像机也特别偏爱叶瑾音,一直跟随着她走向幕后。

    就连主持人报下一个上台的人时,摄像机也没有收回来。

    “有请我们的第八号参赛同学江裴雪。”

    去幕后需要下台阶,叶瑾音和江裴雪在台阶上擦肩而过。

    只是,谁也没料到,在两人并行而过的时候,江裴雪的脚突然崴了一下,条件发射就朝叶瑾音撞去。

    叶瑾音本来就走在台阶的外缘。虽然台阶不高,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摔一跤还是很丢脸的。

    众人立刻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却没想到,叶瑾音突然在这时朝后面退了一大步。

    好巧不巧,刚好避开江裴雪撞来的身体。

    然后她伸出手,看样子是要去拉江裴雪一把,只是却晚了一步。

    所以江裴雪就这么的在众目睽睽和摄像头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众人看着她的样子,很多人都不厚道的憋起了笑。

    在众人和摄像头看不见的角度,叶瑾音却冷冷的看着摔在那里的江裴雪。

    “雪雪,你怎么样?有没有摔到哪里?”

    看着陈燕立刻跑出来扶江裴雪。

    叶瑾音这时突然用凌厉的眼神看着她,嘴角却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你是故意的吧。”

    然后又在江裴雪和陈燕同时用错愕的眼神看过来时,直接从她们身边走过去。

    “瑾音,刚才是怎么回事?”

    看着叶瑾音冷淡的表情,陈若琪忙走上来关心的问:“你刚才没有被撞到啊?”

    叶瑾音并没回答她,只是用眼神看了一圈四周,直接说:“我走了。”

    “可是……比赛还没结束,我们还不知道名次啊!”

    陈若琪真正想说的是:到时候如果你得了第一名,谁去领奖。

    但是在后台还有很多将要上去比赛的人面前,她还是忍住了这句话。

    叶瑾音说完这话,就直接大步朝门外走去,那凌冽的气势,硬是让陈若琪说不出话,众人下意识的避让。

    对于刚才的事情,她虽然让江裴雪丢了脸,但是她就是不爽。

    作为“魔音”大陆最尊贵的琴师,谁敢对她起坏心,尤其还在这种大庭广众,万众瞩目下,她直接灭了那人就是,但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就一直变得束手束脚。

    叶瑾音走出大礼堂后,才发现很多人就站在前面不远处大操场上看着大屏幕。

    她所站的位置刚好面对大屏幕。

    这时,操场上突然传出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叶瑾音抬眼看去。

    原来,大屏幕上正在直播的比赛突然被掐断。

    同时出现了刚才叶瑾音从舞台中央走向幕后的那一段回放。

    回放到她和江裴雪擦肩而过那一刻,镜头在两人的脚上来了个特写。

    众人这才看清,江裴雪根本就没有被什么绊倒,也没有崴到,而是她故意朝叶瑾音那边倒去。

    然后又见叶瑾音的脚步朝后面一退,江裴雪就摔了下去。

    回放最后定格在江裴雪四脚朝天,既惊讶又不敢置信的看着叶瑾音的脸上。

    “噗……”

    操场上的人本来就比大礼堂的人还要多,他们在看完回放后,竟然全部都忍不住笑喷。

    接着就传来气愤的大声讨论声:

    “这人是谁?竟然敢陷害我家女神!”

    “这个女的有病吧,她这是想让女神在大庭广众之下摔跤出丑。”

    “这人不是大提琴一班的班花江裴雪吗!上一周她还在网络上和叶瑾音同学竞争校花这个头衔来着,当时也不知道是谁传的照片上去,把她的照片传得那么清晰又用了美图,给叶瑾音同学传的那张照片既远又光线不好。”

    “喝!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她让人传的照片吧。”

    “对,那张照片我也见过,不过虽然女神那张照片模糊,但是就她那身气质,两人放在一起比较,简直一个是女王,一个是丫鬟的差别。”

    “这个比喻很对!噗哈哈!”

    ……

    叶瑾音听到这里,心情终于舒爽起来。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用舆论这一招呢?

    她相信,不出今晚,江裴雪的名声就可以臭名远扬了。

    就在这时,一道沉稳的脚步声朝她接近。

    脚步声带着雷霆万顷的气势,还没看见人,叶瑾音就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

    当秦墨寒出现在眼前时。

    她抬眼看着走进的男人,嘴角不由自主往上翘:“你怎么过来了。”

    秦墨寒此刻却是眉头紧锁,身上更是散发出让人胆寒的寒意。

    叶瑾音又问:“刚才是你让人回放的视频?”

    “刚才那个女人,找死!”他语气泛寒,身上还散发着怒气。

    叶瑾音听了他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抿唇轻笑了起来。

    秦墨寒有点不满她在这么严肃的话下竟然还笑,就把她揽进怀中,低头惩罚性的在她唇上轻咬了一口。

    叶瑾音没想到他竟然会干出这种事,一时震惊得瞪大了眼睛抬头看着他。

    “你竟然咬我。”

    “惩罚你刚才那么轻巧的收拾那个女人。”秦墨寒一脸严肃的教她:“面对那种人,直接一脚把她踹出去就是了。”

    “……”叶瑾音对他收拾人的方式实在不敢苟同:“那样,我的形象不是全被破坏了。”

    她要做网络上所说的气质美女,怎么能够做出这么粗鲁的事情来,虽然她刚才用了内力让江裴雪半天都起不来。

    秦墨寒低头看了叶瑾音那张娇嫩可人的脸一眼,脸色终于好转。

    然后拉着她的手,说:“走吧。”

    叶瑾音边跟着他走边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秦墨寒头也不回的答:“下午。”

    “额!”下午?多下午?

    这时,秦墨寒突然说:“陪我去吃饭。”

    “你还没有吃饭?”

    “嗯。”

    两人边走边说,身影渐行渐远。

    空气中除了有一股淡淡的桂花香外,还有一股让人想要去谈恋爱的味道。

    两人直接手牵着手走在路灯下。

    快要到中秋的晚上晚风习习,落叶飘飞。

    秦墨寒的手大且有力,他在牵着叶瑾音的手时,可以把她的整只手包裹在手心。

    感受着手中握住的柔滑细腻,他身上的冷气终于全部收了回去。

    “过两天我要出一趟国。”他突然说。

    “额?”叶瑾音转眼看他,等着他继续说。

    秦墨寒却在说了这话后就闭紧了嘴巴。

    叶瑾音:“……”所以,他真的只是想告诉她这件事情而已。

    不过以他现在就告诉她这件事来看,肯定有其他的深意。

    叶瑾音就说:“刚好过了国庆我也要出国。”

    秦墨寒淡淡的“嗯”了一下。

    叶瑾音猜测:“你不会和我去的是同一个国家吧?”

    “嗯。”

    叶瑾音突然就不说话了,她转眼看着他,眼中露出笑意。

    “怎么?”

    “没想到我们真的能够去一个国家。”

    “嗯。”

    秦墨寒什么都没说,叶瑾音也没有想那么多,两人很快就走到了停车的地方。

    车子很快被开走。

    帝都音乐学院的夜晚有一股特别的音乐气氛,车子开在路上,到处都是各种乐器形状的小彩灯,而且在经过几处小喷泉时,里面还播放着和晚风相对应的曲调。

    叶瑾音让司机把车窗摇下,她就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

    直到车子开出学院大门,很快就被堵在了公路上。

    叶瑾音皱着鼻子露出难受的表情。

    她不满的说:“这个时候怎么会这么多车?”

    秦墨寒坐在旁边回道:“明天国庆假,回家的,出去玩的很多。”

    叶瑾音收回视线,就说:“那我们就在大学城吃了饭回去。”

    “嗯。”

    车子又堵了一会儿。

    秦墨寒一本正经的问:“你不晕车?”

    叶瑾音诚实的点头:“晕车。”

    秦墨寒嘴角上翘:“需要我帮忙吗?”

    叶瑾音:“……”她转眼看着秦墨寒,这男人不会就等着和她接吻吧?

    秦墨寒眼神深邃的看着他,一点都不掩饰想吻她的意思。

    叶瑾音也不扭捏,直接就把唇送了上去。

    唇舌交缠,很快就让整个车厢里面升了温,叶瑾音被秦墨寒越来越熟练挑逗的吻吻得身体发软,很快就没了力气。

    秦墨寒放在她腰上的手隔着衣服轻轻的摩挲了一会,然后就不满足的把手伸了进去……

    一吻结束,叶瑾音这才发现她的衣服又被他给祸害了,她不满的对他说:“你怎么能又这样?”

    语气娇软发甜,听得秦墨寒眼神灼灼。

    秦墨寒嘴唇微弯,故意不解的问:“怎样?”

    然后直接转开她的注意,用手指了指车窗外:“我们到了。”

    叶瑾音果然就把目光转到了车窗外。

    然后她马上反应过来的回头瞪着他,骂道:“坏蛋!”

    秦墨寒:“……哈哈!”

    两人下了车直接朝酒店走去,这个时候的酒店人不算多,加上这里是大学城内最高档的酒店,能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他们更懂得识时务,所以秦墨寒并没有让人先清场。

    不过他们这种前呼后拥的排彻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但是目光在看见秦墨寒时,又匆匆的收回去,然后心悸的想:这位爷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忙加快吃饭的速度,再也不敢出声。

    来迎接两人的是酒店经理,一个四十来岁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

    酒店经理态度特别恭敬的微弯着腰对他说:“秦爷,这边请,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晚餐。”

    秦墨寒并没说话,开口的是站在他旁边的丁成。

    “带路。”

    “好的,好的。”

    几人就跟着经理朝包间的方向走。

    丁成和其他人就在包间门边停了下来。

    经理正要跟着走进去,丁成拦住他。

    经理忙刹住脚步,心里说着好险,头上更是冒着冷汗问丁成:“不知道秦爷和这位小姐想要喝点什么?我马上去准备。”

    丁成直接说:“准备一杯鲜榨果汁,送点点心过来。”

    “好的,好的。”

    叶瑾音和秦墨寒进了包间,桌子上果然已经上好了菜,看那冒着热气的样子,应该是他们进来的前一刻才上上来的。

    两人坐下后,秦墨寒就拿起了筷子,看样子是真的饿了。

    叶瑾音就说:“你该早点去吃饭的。”

    秦墨寒看了她一眼,并没说话。

    果汁和小点心很快被丁成送进来。

    叶瑾音喝着果汁,一边看秦墨寒吃饭,一边吃着小零食。

    秦墨寒吃饭有一种很霸道的贵气,他吃饭的速度也很快,简直可以用雷厉风行来形容。

    叶瑾音刚把果汁喝了一半,点心吃了一点点,秦墨寒就已经把菜吃下去了大半。

    叶瑾音看着他突然问:“你要喝果汁吗?”

    秦墨寒这才抬眼看向她,只是他的目光却直接停留在了她那被果汁润泽得粉嫩莹润的唇上,眼中瞬间闪过一道流光。

    叶瑾音看着他,并没发现他的异样,见他不答应,也没继续问,又低着头喝起了果汁。

    秦墨寒却放下筷子,抬手在她唇上揩了一下。

    叶瑾音瞪着他。

    秦墨寒神色不变的说:“有一点果肉沾上面了。”

    叶瑾音条件反射的去看杯子里面的果汁。

    她喝的是西瓜汁,根本就没有果肉。

    她又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去拿手机,拿出手机后,她就在上面点点点了好一会,然后抬起头一本正经的对他说:“你刚才的行为是在揩我的油,你知道吗?”

    秦墨寒:“……”

    叶瑾音语气带着气愤:“通俗一点就是,你竟然在调戏我!”

    秦墨寒提醒她:“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

    “哦!对!”

    叶瑾音听他这么说就收起了手机,原谅了他。

    “国庆想出去玩吗?”

    “想。”

    “嗯,明天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第二天,当叶瑾音跟着秦墨寒到了他所说的那个地方时。

    她一脸懵逼的指着车窗外守卫森严,高墙大院,朱漆大门上写着‘元帅府’四个大字的建筑问:“你所说的带我来玩的地方就是这里!”

    秦墨寒双腿略分开,上身挺直,坐正,两脚略向前伸,两手分别放在双膝上,表情沉稳严肃。

    他答道:“嗯。”

    叶瑾音:“这个地方有什么好玩儿的?”她还记得那个热情的光头老伯。

    秦墨寒语气平和:“今天是我父亲生辰,带你去吃好吃的。”

    “呀,今天是光头老伯的生辰。”叶瑾音有点儿惊讶,但是一听到有吃的,她就没有往别处想。“那你怎么没有准备贺礼?”

    秦墨寒终于转头看向她,“不用准备贺礼。”

    他觉得只要他本人来了,就算给老头面子了。

    叶瑾音却不这么想,“白吃白喝还不送礼,这种行为是不对的!”

    秦墨寒拿她没办法,只好妥协:“那你觉得我们送什么礼?”

    叶瑾音老实的摇头,“我也不知道!”而且,好像这件事情和她没什么关系吧!

    秦墨寒直接吩咐司机:“去市中心。”

    所以,车子到了元帅府门边,又直接掉头走了。

    一大早就收拾的特别精神,直接等在大厅里面,努力掩饰着兴奋和激动情绪的秦元帅,在听到去大门边迎接两人的副官回来说车子已经掉头走了后。

    “……”秦元帅一掌拍向旁边的扶手,在差点把黄花梨木做成的椅子扶手拍碎的同时,猛地站起来。

    怒气冲冲的骂着:“王八羔子兔崽子,简直翻了天了,他是要把老子气死吗?”

    “元帅你消消气!”

    秦元帅气急败坏:“你叫老子怎么消气啊!老子眼睁睁的看着儿媳妇就到门边了,他竟然直接又把人带走!不行!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秦元帅说着就抄起了家伙,“命令下去,立刻给老子集齐人手,老子今天不把他那座土匪窝给轰了,老子就跟着他姓!”

    副官木着脸看着秦元帅发火,心里吐槽:秦元帅,大少也姓秦好不好!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父亲这又是再对谁发火?”

    接着秦御景就走了进来。

    他一见秦元帅的表情,不由顿了一下,忙劝道:“父亲,你别激动,先把你的宝贝收回去。”

    秦元帅这时已经气得胸膛起伏,哪里还听得进他的劝告。

    “你让我别激动,你叫我怎么不激动。”现在他是逮着谁就朝谁喷火,“你说说你大哥做的是什么事儿?那个兔崽子都走到家门口了,竟然又倒了回去。”

    秦御景试着帮他大哥找借口:“也许大哥突然有什么事……”

    “他有事他可以走,但是他怎么能把我的儿媳妇也带走!”

    秦御景:“……”合着他父亲生气的是这事!

    只是,大哥什么时候说过他有了女朋友,父亲这明摆着是在一厢情愿吧。

    “要不,我们给大哥打个电话。”

    秦元帅也是有脾气的,虽然他心里很想打,但是他嘴上却很坚决地说:“不打!”

    “父亲别忘了,大哥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和我们在一起吃饭了,而且……大哥过几天就要去xx国帮你处理那件事情了。”

    “……”秦元帅表情一顿,心里有点发苦,脸上还拉不下面子的现出疾言厉色的样子:“你怎么这么多废话?要打你去打。”

    秦御景见他这样,也不点破,直接拿出手机给秦墨寒打去电话,眼角余光刚好看见他父亲伸长脖子偷听的样子。

    ——

    车子到了市中心,叶瑾音和秦墨寒在私卫兵的开路下,很高调的进了一家卖高档礼品的店。

    礼品店店主见来的是那位传说中的爷,立刻让人把所有的客人都送了出去,并亲自恭迎,其他几个服务员则战战兢兢的立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欢迎秦爷和这位小姐光临小店,不知道两位需要些什么?”

    看着各种珠宝玉器,手工艺品,字画古董,叶瑾音拉着秦墨寒的衣摆问:“秦墨寒,你的父亲喜欢什么?”

    秦墨寒低头看着叶瑾音下意识拉着他衣摆的手,脸上冷硬的线条柔和下来,但是,有一点他不满意了:“你叫我什么?”

    叶瑾音的目光还停留在那些礼品上,就随意的回答他:“秦墨寒啊。”

    秦墨寒嘴唇一抿,明摆着是不高兴了。

    叶瑾音还没感觉到什么,店长和几个服务员则吓得心里直打颤。

    秦墨寒这时还用冷冷的目光扫了一眼几人。

    店长和几个服务员立刻冷汗直冒,忙低下头,装着自己是聋子。

    秦墨寒突然拉住叶瑾音的手,强势的把她带进怀中,嘴唇靠近她的耳旁,低哑着声音对她说:“叫我墨寒,小音音。”

    秦墨寒故意压低声音时,音质纯厚又磁性,叶瑾音被他的声音弄的耳朵发痒,她受不了的偏了一下头。

    然后转头看着秦墨寒的眼睛,立刻就被他眼中的那片深邃给蛊惑,不由自主的就叫了一声:“墨寒。”

    叶瑾音的声音本来就婉转动听,在叫他的名字时,更是动听得让秦墨寒心都化了。

    叶瑾音叫了后,突然才反应过来,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又把头偏过去,眼角余光突然看见一幅字画,像是想到了什么,眼前突然一亮。

    她立刻收起那份羞涩,对秦墨寒说:“墨寒,我知道我们要送什么礼物了。”

    秦墨寒喜欢她说的“我们”,问:“送什么?”声音比先前更柔和了几分。

    这让本来就处在震惊中的店主和旁边的服务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两人却根本没有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叶瑾音继续说:“我们写副字画送给你父亲吧?”

    秦墨寒眉头一挑:“好!”

    然后他转头看向店长。

    店长立刻会意:“秦爷,这位小姐,你们稍等,我马上去给你们准备文房四宝。”

    说着,他就进了店里面去。

    这时,丁成拿着手机走过来。

    “爷,二少的电话。”

    秦墨寒接过去,直接对他说了句:“没走,等会就来。”就挂了。

    两人没等一会儿,店长就拿着文房四宝出来了。

    他让店里面的服务员收拾了一张书案出来。

    一切准备妥善后,他才来请两人过去。

    秦墨寒并没有去拿毛笔,反而示意叶瑾音:“你来写。”

    叶瑾音也不推迟,她一直对自己的毛笔字很有自信。

    所以她直接挽了衣袖,拿起毛笔就行云流水的在宣纸上写上了‘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八个大字。

    那龙飞凤舞的字迹跃然纸上,让阅字画无数的店长都不得不在心里感叹,她的字简直胜过了很多名人大家。

    “好字!”秦墨寒也有点惊讶。

    叶瑾音矜持的抿嘴笑,然后在下面落款题字。

    秦墨寒示意店长:“装裱起来。”

    “是,秦爷!”

    装裱用了一会儿时间,在这段时间中,秦墨寒表情看起来有点奇怪,突然说:“父亲不懂欣赏字画。”

    叶瑾音看向他:“……”既然这样,那你最先为什么不说?

    秦墨寒却在她的盯视下转开眼睛。

    “……”叶瑾音试探着说:“你如果喜欢,我可以再写一副。”

    秦墨寒干脆的答道:“好!我和你一起写。”

    ------题外话------

    谢谢酗伴的打赏,谢谢酗伴们的月票和评价票,你们让我体会到了被包养的赶脚,这实在是……太幸福了!

    给所有喜欢本文的酗伴笔芯~

    推荐友文《盛世暖婚:娇妻不好惹》/民助

    (盛世暖宠+爽文+隐婚)

    七年耻辱,她从待宰羔羊华丽转身,成为国际首屈一指的神秘大咖;

    七年归来,她复仇在即,将羞她辱她伤她的人一并剔除干净;

    原本她只是为了复仇,却没想到得到了盛世暖宠,夜夜与传闻的禁欲男神痴缠在床。

    她说他高高在上,他把她一起宠上天

    她说他衣冠禽兽,他努力在床上实现

    盛世暖婚,欢迎围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时来孕转:总裁欺〕〔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一品道门〕〔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