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印至尊〕〔主神调查员〕〔斩魄之剑〕〔桃运邪医〕〔天脉谜踪〕〔逆天命:问梦情〕〔末世农场:黑心商〕〔演戏从超神学院开〕〔每一秒都在修炼〕〔剑逆天穹〕〔帝尊在上,医妃宠〕〔万界黑科技聊天群〕〔诡世将星〕〔纯阳第一掌教〕〔玄元立道〕〔帝妃惊天〕〔偏不入中宫〕〔系统之屠仙灭神〕〔强取豪夺:二少,〕〔都市之地狱之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第一百零七章 他只是一个穷酸书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几人都有点意外的看向秦元帅。

    秦元帅一脸自信的问几人:“怎么样,赌不赌?”

    “赌!”秦墨寒回答得特别干脆,回答完他就把西装外套脱掉,并扔给了站在旁边的丁成拿着。

    黑色衬衣加上黑色西装裤,衬得他身高腿长,身上的气势更加凌人,此刻的他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

    秦御景没有想到他也有机会操办他大哥和大嫂的婚礼,心情莫名有些激动,所以也干脆的回道:“赌!”

    叶瑾音轮流看了三人一眼。

    然后她微抬下巴,一脸自信的说:“你们确定你们能赢。”

    对于叶瑾音的自信,秦元帅大笑,秦墨寒和秦御景莞尔。

    秦墨寒抬手拍拍她的肩膀,说:“你赢也可以,到时候我们一起操办。”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能够输给她会不会丢了男人的面子。

    叶瑾音高兴的朝他点头。

    靶子准备好以后,秦元帅看着小兵递上来的枪,一脸嫌弃,突然对花副官说:“今天这么重要的时刻,谁还用这种普通的枪,去,把我的老伙计拿过来。”

    “是,元帅!”

    花副官大步跑着去给秦元帅拿他用惯的那支枪。

    秦御景也说:“既然父亲连你的老伙计都请出来了,那我肯定也不能落后。”

    随后他招过来昨天背他回房间的那个小兵,对他说:“你去把我刚研发的那把枪拿过来。”

    叶瑾音不解地看着秦御景。

    站在她旁边的秦墨寒给她解释了一下:“他是帝都学院国防部的研究生,一天没事就在研究捣鼓热武器。”

    秦御景并没因为他哥这种话生气,反而骄傲的笑了一下。

    叶瑾音却听得有点懵懵懂懂,但还是能够感觉出来他的专业很牛逼,就朝他竖了一下大拇指。

    “你很厉害!”

    秦御景见未来嫂子夸奖,心情莫名很好。

    秦墨寒却不高兴了,他把叶瑾音转过来面对着他,说:“不许夸其他男人。”

    秦御景:“……”大哥,你还能霸道一点,不讲理一点吗?

    秦墨寒用事实告诉他,他还能。

    “他只不过是一个穷酸书生,要是没有我的经济支持,他们连研发的经费都没有。”

    叶瑾音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就用诚挚的眼神看着他,对他说:“那你比他厉害!”

    秦墨寒高兴了。

    秦御景内心:“……”有一个这样不讲理的大哥,他还能说什么?

    很快秦元帅和秦御景专用的枪都被拿了过来。

    四人这才走向射击点,开始比赛射击。

    比赛依旧采取五局三胜制。

    第一轮比赛是100米固定靶,每人十发子弹,在一个小兵的高喊开始中,四人扣动扳机。

    叶瑾音有内力,所以眼力特别好,她只是瞄了一下靶子的中心红点,就轻松又快速的打完了十发子弹。

    第二个打完十发子弹的是秦墨寒和秦元帅,秦御景稍微落后了几秒。

    不过四人分数都一样,直接打成了平手。

    在报数员报数的时候,秦元帅明显有点不满意。

    他大声说:“再来!”

    第二局,一百米移动靶,靶子分为一二三四号,俯卧,四个靶子交替移动,射击时间三十秒。

    四人做好准备,俯卧在地上,在一阵‘突突突’的扫射中,三十秒很快结束。

    技术员很快报数:“元帅30发,大少31发,二少30发,叶小姐31发,大少和叶小姐胜。”

    秦元帅有点不敢相信,“再来!”

    第三局……

    计数员报数:“……元帅胜!”

    秦元帅嘴角终于裂开,“再来!”

    第四局……

    计数员报数:“……元帅胜!”

    秦元帅嘴角越裂越大:“哈哈哈,最后一局!”

    第五局……

    这一局的胜利者是秦墨寒,秦御景和叶瑾音。

    计数员统计出结果:“大少、二少和叶小姐打成平局。”

    秦元帅眼睛瞪大,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怎么可能!”

    秦元帅明显不能接受这局他竟然输给了小辈,不过他有两局胜利,刚好和秦墨寒、叶瑾音打成平局,就大着嗓门对两人说:“既然这样,那我们三个再来最后一次附加赛。”

    叶瑾音看着秦元帅脸上的急切,莞尔一笑,她没想到秦伯伯这么想要准备他们以后的婚礼,考虑了一下,就说:“不用来了,这一次就算秦伯伯胜。”

    父子三人同时用意外的目光看向她,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叶瑾音却认真的朝他们点点头,肯定自己说的话。

    秦墨寒嘴角突然翘起一丝弧度,他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叶瑾音,说:“你喜欢就好。”

    秦元帅直接乐开了花,他觉得,他这个大儿媳妇怎么这么招人疼呢!

    虽然他办不了他们的订婚宴,但是一想到他们的结婚宴由他来操办,秦元帅顿时摩拳擦掌,打算从现在起就开始着手了。

    秦御景则笑着站在那里,觉得这种结果很好。

    他的嫂嫂也很好!

    射击比赛结束以后,大家走出射击场。

    秦元帅今天高兴,打算带着叶瑾音去参观他收藏室那些宝贝。

    只是几人刚走出射击场,花副官就神色匆匆的走过来快速对秦元帅说:“报告元帅,s省和n省军区参谋长同时打来电话,说两军的司令员拉上手上的兵去了两界的山中,马上就要打起来了。”

    秦元帅表情一冷,骂了一句:“那两个孙子,他们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是不是?”说到这里,他问花副官:“他们带了多少兵?”

    “一人带了三个团。”

    “妈的!”秦元帅终于忍不住骂起了街,气得立即掏出手枪,“这两个兔崽子,简直翻了天了,看老子不过去把他们给崩了!”

    “父亲,你别冲动,我倒是有一个好主意收拾他们。”秦御景忙安抚他,然后说出他的主意:“既然s省和n省司令员不合到已经到了干架的地步,你何不下令让两军来一次大型的军事对练,你在暗中插手,一次性把他们狠狠的收拾一顿。”

    秦元帅一听这话,觉得有道理,“就这么干!这次老子不把他们的皮脱一层下来,老子就不信这个邪!”

    秦元帅说到这里,突然拍着秦御景的肩膀,和气地说:“老二啊……”

    “父亲,请叫我的名字。”秦御景听到这两个字,实在忍不住嘴角抽搐,不得不打断了他一下。

    秦元帅并没有在他的名字上较劲,接着说:“你心里的弯弯绕比较多,所以我决定把你一起带去。”

    秦御景嘴角再次抽了抽,他无奈的说:“父亲,我还是一个学生。”他父亲真的是不留余地的压榨他。

    “学生又怎么了!”

    “御景可以跟着去。”没想到秦墨寒也赞成他去。

    秦墨寒选择了经商这一条路,就不可能再接手元帅这一职位,所以这个重担只能落在秦御景身上,如果落在其他人身上,他们秦家这么多年树立的威严就会被推翻,到时候,肯定会蹦出很多小人来。

    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发生。

    秦御景心里也明白,只好妥协:“那好吧。”

    秦御景答应后,秦元帅没有忘记叶瑾音,就转头对她说:“小音音啦,伯伯不得不离开帝都几天了。”

    叶瑾音理解的点头:“秦伯伯有事就去忙。”

    “那好,到时候伯伯回来了给你带s省和n省的特产。”

    “好!”

    秦元帅和她说完话,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他对花副官说:“马上准备,通知程上将和裴上将,这次他们和我一起去。”

    “是!”花副官朝他敬了一个军礼后,转身就去通知人去了。

    秦元帅又看了秦墨寒一眼,警告他:“你们的订婚仪式必须要等老子回来才办,知不知道?”

    秦墨寒只是冷飘飘的说了一句:“叶家长辈还没有人去请,你觉得我能背着你订婚。”

    其实秦墨寒也不高兴,本来他计划就在这几天和叶瑾音订婚的,却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要不是这几天他还要准备一些事情,他肯定亲自去把那两个不长眼的军区司令给崩了。

    秦元帅听他这么说,倒是放心了,然后他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带着秦御景朝外面走去。

    秦元帅离开以后,秦墨寒问叶瑾音要不要在市里面玩。

    叶瑾音突然想起来她帮蒋琪要的签名,刚好她还带在身上,就拿出手机给姜琪打了电话。

    姜一听叶瑾音就在xx街上,立刻兴奋地说她要来找她,但是下一秒才反应过来,就问了一句:“你现在在哪一家呀?”

    叶瑾音直接告诉她:“我在秦伯伯家。”

    姜那边突然就不说话了。

    叶瑾音还奇怪的在电话里面喂了一声。

    姜这才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定的说:“瑾音,那个,你还是明天把莱恩的签名给我吧,虽然我恨不得马上就要,但是……”

    叶瑾音不解:“怎么了?”

    姜吞吞吐吐:“那个我……我有点不敢去秦元帅家。”

    叶瑾音:“……那你等着,我们给你送过来。”

    “唉~”姜听到这话,特别高兴,她在那边好像还跳了一下,“那我在我家门前等你。”

    “好!”

    叶瑾音挂了电话,就对秦墨寒说:“我们先把莱恩的签名送给姜。”

    秦墨寒同意。

    两人出了元帅府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到了姜家门前。

    姜已经等在了那里。

    车子一停下,叶瑾音就见姜好奇的伸长脖子来看。

    车门打开,叶瑾音从里面出来。

    姜正想给她一个热情的拥抱,只是她的动作刚拉开架势,眼尖的就看见了坐在车里面那道身影。

    她的脚步猛地顿住,更是震惊得连眼睛都瞪得特别大,身板却下意识挺直了。

    “秦……秦爷好。”

    叶瑾音见她这种反应,好笑的说:“你干什么这种反应。”

    姜不敢再去看车里面气势强大得让她吓得差点窒息的秦墨寒,只说:“你……你们要去我家坐坐吗?”

    她现在有一种转身就跑回去把她爸爸妈妈叫回来的冲动,京城里面的大大人物来了他们家,她该怎么办。

    叶瑾音终于发觉她在害怕秦墨寒,就好笑的转身用眼神询问了秦墨寒一眼,在秦墨寒点头后,她就从外面拉上了车门。

    然后才转回头对姜说:“好了,你看不见他就不怕了。”

    姜:“……”瑾音你说什么大实话!这叫我情何以堪!

    叶瑾音不去看她不满的眼神,从小包里面拿出那本签字本递给她。

    “给。”

    姜一见莱恩的签名,激动得差点热泪盈眶。

    “瑾音,你太厉害了!”

    叶瑾音挑眉,不理解她的激动:“举手之劳而已,算不上厉害。”

    “不不不……瑾音你不知道,莱恩从来不会轻易给人签名的,我当时让你帮我要签名,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根本就没有抱什么希望。”

    叶瑾音突然有点无语,她怎么感觉要签名很容易。

    “你……”叶瑾音张张嘴,想了一下才说:“如果你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不去追他。”

    叶瑾音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追星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她一直以为追星就是特别喜欢那个人。

    既然特别喜欢,就应该去追求。

    不过她又想到上次姜也说过很喜欢秦御景,就一脸严肃的说她:“不过……喜欢一个人就要有始有终,你不要一次喜欢几个人,这样不好。”

    被说教了的姜:“……”她怎么感觉她和瑾音的思维没有在一个频道上。

    叶瑾音见姜沉默,以为她在纠结到底应该喜欢谁?就不赞同的摇摇头。

    她正想告辞离开,姜突然叫住她。

    “瑾音,我觉得我该给你科普一下什么叫追星。”

    叶瑾音顿了一下,姜娓娓道来。

    叶瑾音听完后,忍不住睁大眼睛,“所以说,你只是喜欢他们所获得的成就或者那张脸,并不是真的喜欢他这个人?”

    姜:“……”她怎么感觉瑾音有点像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理解能力就是这么的清奇。

    叶瑾音:“难道我说错了?”

    “那个……”姜竟然不知道怎么说了,最后她只能说:“其实也不算错吧。”

    叶瑾音明白的点点头,他们那里也有人爱慕那些文人豪客,两者之间有点类似。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叶瑾音就对姜说:“我要走了,我们明天学校见。”

    “好的!好的!”姜一想到车里面坐着的那位大佬,她的小心脏就有点颤抖,所以她忙点头。

    至于心里的疑惑,还是等到明天再问吧。

    两人说了再见,叶瑾音就回了车上。

    秦墨寒也刚挂断电话。

    他把叶瑾音楼进怀里,下巴硌在她肩上,随意的问:“聊什么聊了这么久?”

    叶瑾音放松的把身体靠在他怀里,才说:“姜刚才给我解释了一下什么叫追星。”

    秦墨寒听后突然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追星不好,你别去追。”

    叶瑾音嗯了一声,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追星,而且……

    “没有人比得过我,我为什么要追他们。”

    秦墨寒听她这么说,并不觉得她自大,反而赞成的笑着在她脖颈上吻了一下。

    “你说得对,没有人比得过你。”

    叶瑾音也笑了,笑靥如花。

    秦墨寒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她唇边的那抹笑。

    叶瑾音享受的微眯起眼睛。

    秦墨寒就喜欢她这幅样子,忍不住撬开她的贝齿,直接扫荡她口中的甜蜜芬芳。

    一吻结束,叶瑾音微微喘息。

    秦墨寒摸着她的长发,问:“想去哪里玩?”

    叶瑾音考虑了一下,突然想起来帝都东面临海,就说:“我想去看大海。”

    秦墨寒朝她点头,吩咐司机把车开向海边。

    秦墨寒有私人游艇,两人下午出海,回来时已经晚上八点过。

    叶瑾音这个年龄本来就是爱玩的年纪,即使上一世她必须端着架子,但是暗地里她也没少自己找乐子,现在有人宠着,又能光明正大的玩,她就放开了使劲玩。

    回去的车上她直接累得窝在秦墨寒怀里就睡了过去。

    当车子驶进南山别墅群时,她依旧睡得很熟。

    乔治来给两人开的车门,他见叶瑾音睡得熟倒是愣了一下。

    “爷……”

    秦墨寒突然给了乔治一个闭嘴的眼神。

    乔治立刻明白的闭紧了嘴。

    他用手挡在车顶上,等秦墨寒把叶瑾音抱下车后,关上车门又快走一步去开别墅大门。

    秦墨寒脚步沉稳的抱着叶瑾音朝别墅走。

    今晚还是小女人第一天搬到他的卧室住,他的心里没来由的涌起了一股暖流。

    ——从今以后,她将是他心里的宝贝,为了她,他可以试着收起身上的锐气和冷漠。

    ——

    第二天一大早。

    叶瑾音从秦墨寒怀中醒过来时,看着和小楼完全不一样的天花板,才想起来她已经搬到了对面的别墅来住。

    转眼就撞进了一双深邃迷人的眼睛中,叶瑾音忍不住翘起嘴角。

    “早~”她欢快的和他打招呼。

    秦墨寒被她的笑容晃了一下,揽在她腰间的手忍不住摩挲着手下的细腻皮肤。

    “早。”

    说完秦墨寒就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不带任何情欲。

    叶瑾音推推他的胸膛,说:“要起来了,今天要去学校的。”

    “好。”

    两人起床,吃了早饭叶瑾音就去了学校。

    这个时候离他们的第一堂课差不多还有二十分钟,叶瑾音在校外下车后就慢慢朝学校大门走。

    周末结束,从外面回来的学生也比较多,这个时候校门口刚好是人流高峰,加上旁边就是帝都大学,两校校门口的广场上几乎是挤满了人。

    他们一看见叶瑾音,表情立即就激动了起来,眼中更是闪过崇拜和爱慕的光芒。

    一个男生实在忍不住的上前拦住她:“叶同学,你好!我是小提琴大三的学生徐彬,前几天的埃奈斯库国际小提琴比赛的直播我也看了,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和石教授配合得那么天衣无缝……还有,以前大家都误会了石教授,实在是抱歉,我……”

    叶瑾音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生,心里感叹他话真多,所以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开口。

    有了这个人的开头,立刻就涌过来好些人。

    叫徐彬的男生还没有说完,就被后面的人挤了出去,“女王大人,没想到你还会钢琴,我就是钢琴系的,求脸熟……”

    “你们不用赶着去上课?”

    叶瑾音终于用冷淡的目光扫了他们一眼,说话的人立刻就没有了声音。

    在这个时候,叶瑾音的高冷范儿就体现出来了。

    她淡淡的说:“让一下,我上课要迟到了。”

    众人立即条件反射的让开一条路。

    叶瑾音抬步就走,直接留给他们一个高冷的背影。

    叶瑾音一走,讨论她的声音越来越大。

    叶瑾音并不在乎这些事情。

    当她走进校门时,校车刚好关上门准备开走。

    车上有人看见了她,就直接大叫着让司机等一下。

    司机是上一次那个帮他怼欧阳静的大叔,他从后视镜看见叶瑾音就开了车门,叶瑾音走上去,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不用谢!”司机大叔笑着对她说:“这个时候学生比较多,已经没有位置了。”

    “没关系的。”叶瑾音并不在乎站这么一会儿。

    这时,她旁边的一个男人站起来红着脸给她让位置。

    “叶同学,你坐这里吧。”

    叶瑾音并没领情,“不用。”

    那个男生有点尴尬,所以脸就更红了。

    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一道不满的声音:“师傅,我们快要迟到了,你到底开不开车!”

    然后还小声的说了两个字:“矫情!”明显就是再说叶瑾音了。

    叶瑾音抬眼看去,竟然是江裴雪和陈燕。

    两人也是站着的,陈燕应该是嫉妒有人给叶瑾音让位置却没人给她们让,所以看叶瑾音的目光很不善。

    江裴雪直接把目光放在窗外,就连陈燕说话,她也没有转回头。

    这个时候来学校的人比较多,所以本来分了哪辆车去哪个系也没有了作用,很多离得近的系学生直接就坐上了最近的一班车。

    江裴雪和陈燕就是这样。

    到了大提琴系的时候,陈燕大叫一声:“司机,停一下车,我们要下车。”

    司机看了一眼四周,把车停在没人的边上。

    江裴雪和陈燕站在前门和后门之间,司机大叔本来开的后门,但是陈燕就是要走前门。

    “后门人太多,我们挤不过去。”陈燕直接说。

    说着她就拉着江裴雪朝前面走,当走到叶瑾音旁边时,还用狠狠的眼神瞪了她一眼,然后才从她身边走过去。

    落后她一步的江裴雪这时突然抬眼看向她,眼神要多复杂有多复杂。

    叶瑾音用淡漠的目光回看着她,却听她突然态度真诚的对她说了一句:“对不起。”才从她身边走过去。

    叶瑾音:“……”这人算是让她长见识了!

    两人下车后,车子继续朝前面开。

    叶瑾音并没有把江裴雪看在眼里,所以很快就把这个小插曲忘在了脑后。

    到了大一教学楼,叶瑾音一走进教室,就收获了全班同学崇拜的目光。

    “叶同学你来了。”

    “叶瑾音同学你好厉害!”

    ……

    在一片招呼声中,很多人看起来都有很多话想对她说,但是这个时候刚好到了上课时间,他们才不得不歇了心思。

    没想到上课后,连授课老师都对叶瑾音另眼相待。

    在下课时,授课老师还特意走到叶瑾音座位旁,带着点语重心长的语气对她说:“虽然你因为这件事在音乐界有了一点名气,但是也不能太骄傲自满,真正的音乐家是不在乎外界的追捧和干扰的。”

    叶瑾音虽然觉得这个老师多虑了,但是她还是朝他点头:“老师,我知道了。”

    这个老师才满意的离开。

    班上的同学立即都坐不住了,他们想一窝蜂围住叶瑾音,但是在她冷淡的表情下,很多人还是却了步。

    最后还是和她比较谈得来的陈若琪来到她面前,开口问了他们想问的话。

    “瑾音,那个陈教授和江泉是真的盗取了石教授的原创稿吗?”

    “嗯。”

    “啧!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陈教授平时看起来笑容满面,和蔼可亲的,很多人都喜欢去上他的课,没想到他竟是这种人,现在想想,还真是让人恶心。”

    叶瑾音听陈若琪这么说,就已经猜到了大家应该都在讨论这事。

    这刚好起到了她想要的效果。

    陈若琪又告诉了她这几天大家是怎么讨论陈云清和江泉的。

    总之,两人的名声已经臭得不能再臭。

    说完这事,姜突然兴奋中带着一脸梦幻的问:“钢琴王子莱恩当时好像帮你说了话,瑾音你好幸福?”

    叶瑾音一愣,对于她的想法表示不理解:“他只是说了两句话,有什么好幸福的?”

    叶瑾音抬眼看着她:“难道你也追星。”

    陈若琪连连点头:“对对,应该说只要是学音乐的,就没有几个人不是他的粉丝。”

    叶瑾音:“……”她实在不理解他们的想法。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姜跑过来蹭饭。

    她又和陈若琪说到了同一件事。

    叶瑾音看着姜滔滔不绝的谈着小提琴王子莱恩,很想用筷子敲敲她的头。

    “你们这是把他妖魔化了吧。”

    她突然想着,如果有机会,她一定找莱恩斗乐,她倒要看看,那个人到底有多厉害。

    相对于莱恩在小提琴上到底有多厉害这件事,叶瑾音更好奇另一件事情。

    “你说他的家庭背景一直都查不出来?”这么出名的一个人,竟然让人查不出他的家庭背景,这倒是有一点奇怪了。

    “嗯……”姜点头,“我们只知道他是帝国和f国混血儿。”

    叶瑾音点头,对于这个,她并不怎么感兴趣。

    姜也看出来她并不对莱恩感冒,就转开了话题。

    “瑾音,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叶瑾音看着姜突然变得严肃的脸,不觉好笑,“你要问我和墨寒的事情?”

    拍!

    姜忙把震惊得没拿稳掉地上的筷子捡起来,大着舌头说:“你你你……你真的和那位爷在谈恋爱!”

    叶瑾音不理解她的反应,“对呀,这很奇怪?”

    姜咽了一下唾液,才忙不迭的点头:“很奇怪!”

    叶瑾音用不满的眼神看向她。

    姜自认说错了话,忙干扰:“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着,她考虑了一下再说:“我就是太震惊了,没想到瑾音你能有这么大的勇气和秦爷谈恋爱。”

    叶瑾音失笑:“他并不可怕!”

    姜简直对叶瑾音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过叶瑾音从宣布有男朋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她还是有点相信,那位爷是真的喜欢叶瑾音的,所以就没有其他反应。

    两人说这话吃完饭,叶瑾音就去了石静恒那里。

    石教授的脸色看起来很好,他一见叶瑾音,就对她说:“我给你申请的直接考小提琴十级这件事情,已经被上面批准了下来……还有大半个月,我已经给你制定好了计划表,你直接照着这张计划表安排学习就可以了。”

    叶瑾音接过计划表,心里明白上面为什么这么快就批准了这事。

    她就笑着说:“老师的名声现在已经恢复了,到时候肯定有很多特别出色的学生投靠你的门下。”

    古往今来,作为老师,最愿意看到的就是桃李满天下。

    所以叶瑾音这么说并没有错。

    石静恒却笑着对她摇摇头:“在你没有毕业之前,我是不会再招收学生的。”

    石静恒这句话说明了他对叶瑾音的看重和期待。

    叶瑾音下午直接留在石静恒这里学习文化知识。

    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石静恒突然接到校领导打来的电话。

    挂了电话后,他竟然沉默了很久。

    叶瑾音不解的问:“老师,怎么了?”

    石静恒这才用复杂的目光看向叶瑾音,半晌后才开口说:“莱恩将在下个星期来我们学院作为特聘教授任教一学期,而且……他指明由你作为他的助教。”

    ------题外话------

    抱歉,抱歉,晚了一个小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妖娆炼丹师〕〔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时来孕转:总裁欺〕〔从姑获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