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风不及你深情〕〔绝武仁医〕〔疯狂的手游〕〔逍遥兵王〕〔绝美总裁的贴身兵〕〔醉长安〕〔厨色生香:霸宠农〕〔首席老公,太闷骚〕〔撼龙〕〔风雨寻归〕〔娇本尊华〕〔吸血鬼穿越:小忠〕〔军少蜜宠令:娇妻〕〔重生:朕的二嫁皇〕〔一品国士〕〔豪门暗宠:抢个老〕〔剑气将近〕〔花都无敌狂少〕〔古穿今:丑颜悍妻〕〔盛世第一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这个色女人(1更)
    等叶谨音他们回到住的地方,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他们刚一到,听到消息的秦元帅和秦御景接着就过来了。

    两人正在吃早餐,秦元帅那副大嗓门才走到门外就嚷了起来:“小音音,你们没事吧?”

    叶谨音正想放下筷子回答他,秦墨寒对她说,“你继续吃。”

    然后他来回答:“昨晚上只是一群不长眼睛的人把雪狼引了几只到我们住的地方,没事。”

    秦墨寒的语气太过平静,秦元帅其实也只是早上的时候才听到消息,所以就相信了他的话。

    不过他一听是有人故意把雪狼引去的,立即就气冲冲的问,“那群人在哪里,老子去把他们给毙了!”

    儿子儿媳好好的去爬山,竟然会遇见这种事,虽然没事,但是秦元帅还是特别的不高兴。

    “那帮人是从哪里来的?”

    秦墨寒:“是阿伯特家族的人。”

    秦元帅一听这话,立即就皱紧了眉头,特别不满的说:“自从阿伯特·洛奇昏迷不醒以后,他们家族竟然就跳出来这么多不安分的人。”

    “以前阿伯特·洛奇掌管黑手党的时候,他们还不敢这么放肆的来我们帝国撒野,看来有些人的野心大了。”被小黑扶着的秦御景也在这个时候插了一句。

    正在吃饭的叶谨音突然看了秦御景一眼,感觉他今天怪怪的,所以就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她终于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御景,你的腿伤是不是严重了。”

    秦御景:“……”他都尽量保持不动声色了,嫂嫂怎么还是看了出来?

    秦元帅和秦墨寒也看向了他的腿。

    秦御景下意识看了小黑一眼,然后模棱两可的说:“前天晚上泡温泉不小心滑了一下。”

    秦元帅立即瞪他:“都多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这么不小心!”

    就连秦墨寒都不赞成的皱起眉头看着他。

    本来以为会得到父亲和大哥关怀的秦御景:“……”

    小黑这时突然轻咳了一声,明显就是在笑他。

    秦御景用幽怨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小黑直接把目光转开。

    叶谨音见了两人的互动,实在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秦墨寒已经吃完了早餐,他轻拍两下叶谨音的手背,示意她吃早餐,然后他走过去和秦元帅,秦御景坐在一起,几人谈了一下阿伯特家族的事情。

    叶谨音吃完早餐后也走过去坐在了秦墨寒身边。

    几人就商量了一下回去的时间。

    “今天回去肯定会大堵车。”秦元帅说。

    秦墨寒想了一下,“小音明天要上学,下午我直接调派直升机过来接我们回去。”

    秦元帅就说:“既然要调直升机过来,就多调派一架,把其他人也一起带走。”

    秦墨寒同意了。

    说完了这事,秦元帅直接站起来,“既然这样,那我再去泡泡温泉,还别说,这里的温泉泡了真的特别解乏。”

    说着他就朝外面走了。

    秦御景见他父亲走了,也让小黑把他拉起来。

    “大哥,嫂嫂,那我和安安也先走了。”

    “安安?”叶谨音突然抓住了这两个字。

    秦御景一脸理所当然的向她解释:“安安本来就不黑,所以我觉得叫她这个名字比较好。”

    叶谨音心想:安安这个名字怎么这么像是女孩子的称呼?

    不过她也没有把这话说出来,毕竟她知道秦御景喜欢小黑,叫什么都不奇怪了。

    秦御景和小黑也离开了以后,秦墨寒问叶谨音要不要去泡温泉。

    叶谨音想着他们这两天走了这么多路,去泡泡也好。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就换了衣服直接去了旁边小木屋里面的温泉池。

    叶谨音还是第一次在大白天不穿衣服。

    她从脱下衣服开始,那洁白如玉的妙曼身体就让秦墨寒目光幽深中带着一团灼热的转不开视线。

    他眼中的yu望不加掩饰,简直要把她的身体燃烧。

    叶谨音被看得面红耳赤,她推了一下他,“你别这么看着我。”然后直接垂下眼睑慢慢的朝池子里面走。

    秦墨寒看着她害羞的小模样,身体已经着火,嘴角却忍不住向上翘。

    他随着她一起下了温泉池,带着她一起坐在池子里面,并没有动她,只是让她靠在他身上,头枕在他肩膀上,两人就这么放松的坐着。

    叶谨音被他浓浓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包围,加上温泉的温度,脸蛋上的红晕一直都没有消下去过。

    叶谨音靠着秦墨寒的胳膊一会儿,目光不自觉就有意无意的看向他。

    秦墨寒这个时候正一脸享受的闭着眼睛双臂靠在池壁。

    冷硬的脸部轮廓在温泉水的晕染下柔和了很多,加上他放松的神情,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平时的凌厉和攻击性。

    这样的秦墨寒,让叶谨音不自觉的就看痴了。

    直到枕在她脖子下面的手摸上了她的胸部。

    叶谨音身体立即一震,低头狠狠的瞪着胸前的色爪,正准备把他拍开。

    秦墨寒这时猛地睁开眼睛,眼中一片深邃,嘴角却含着故意的笑,他沙哑着声音说:“如果你在这么看着我,今天我就让你一直在床上度过。”

    叶谨音憋着脸蛋,好一会儿才不满的用手拍开他已经放肆起来的手,说:“我要泡温泉,你不许乱来。”

    “嗯,不乱来。”秦墨寒转头用鼻子靠近她,说话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

    他的声音蛊惑得叶谨音身体都忍不住发颤,怀疑他下一刻就会变身为狼。

    秦墨寒看出了她的想法,这时却故意在她耳边说:“泡温泉的这点时间对我来说根本不够,宝贝,要不我们回房间。”

    叶谨音用眼睛刮了他一眼,娇骂道:“你这个大坏蛋。”然后直接转开了目光。

    秦墨寒见她这种反应,先是从胸腔中发出低沉的笑,然后放声大笑起来。

    叶谨音就知道他是在故意逗她,直接不满的给了她几粉拳。

    秦墨寒任由她的粉拳落在身上,双手放肆的大吃了一通豆腐,直吃得叶谨音娇喘吁吁,最后在擦枪走火的前一秒放开了他。

    他同样喘着粗气在她耳边说:“今天放过你,让你好好的玩。”

    叶谨音把无力的身躯靠在他身上,淡淡的“嗯”了一声。

    两人泡了半个多小时就从池子里面出来了。

    泡完温泉的她并没觉得有多解乏,反而被撩得双腿发软。

    尤其秦墨寒还故意在身后笑她。

    叶谨音特别不满的对他说:“我要去找姜她们了。”

    秦墨寒拉住她把她的头发吹干以后才放她走。

    叶谨音去姜他们住的别院的时候,姜正一脸深沉的坐在一棵枫树下面的石桌边,双手撑着石桌捧着脸颊发呆。

    其他几个女生则在她的旁边说说笑笑。

    和姜的沉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叶谨音一走进别院,几个说笑的女生就看见了她,全部停下来和她打着招呼。

    “谨音你来了。”

    “嗯。”

    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把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姜拉回来,这时她还唉声叹气了一下。

    叶谨音用眼神询问其他几人。

    谭美玲摊开双手,一脸无奈:“她从昨晚上轻薄了临院帅哥后,就成了这副思春的模样。”

    “噗……”姜听到这句话,终于回过了神,喷了,“谭美玲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我怎么就成了轻薄帅哥了,是那个木头轻薄了我好吗?还有,什么叫思春的模样!”

    “嗤……”谭美玲用不齿的目光看她:“你就得了便宜还卖乖吧,东方帅哥那么帅,他能轻薄你,简直就是在说笑话。”谭美玲说到这里还故意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她胸前的小豆包,“而且你还要胸没胸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看向她的胸部,眼中同时出现‘的确是小豆包’的眼神。

    姜不干了,她直接站起来挺了挺胸,反驳:“我那里小了,我哪里小了,明明我也可以穿c号内衣。”

    “的确可以穿,就是一指头戳下去可以戳出一个坑。”

    姜突然就憋得说不出话来了。

    叶谨音没有想到几个女生说话这么有趣,见姜快要气炸了,就转开话题,问她:“昨晚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叶谨音一问这话,几个女生都抢着说起来。

    谭美玲:“昨晚我们刚准备泡温泉,就听见石头山那边传来水声。”

    袁珍珍:“我们就打赌那边有几个人在一起泡温泉,如果是一个人,那我们就去偷看美男沐浴,如果是两个人,肯定就是有激情。”

    田乐月:“我们肯定不能明目张胆的去看,所以决定爬到那座石头山上面去偷看一眼。”

    白静:“我们五人中只有姜最会爬树,所以就让她先上去然后把我们拉上去,只是没有想到,姜爬上去后自己忍不住先绕过石头山偷看了一眼。”

    姜最后咬牙切齿的接话:“谁知道我那么倒霉,人还没看见脚下一滑,就掉进了对面的温泉池里面,而且,还刚好砸到了那块木头身上。”

    听完五人的话,叶谨音在深深的无语中,问姜:“然后呢?”

    姜却在这时闭紧了嘴巴,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

    谭美玲一点都不客气的出卖她:“然后她很无耻的把人家帅哥全身摸了一遍后,用装晕这一招遁了。”

    姜终于不满的出声反驳:“谁说我把他全身摸了一遍,我当时只是被温泉水呛到了,才下意识的乱抓了一下。”

    谭美玲:“那你还想怎么抓,难道你还想抓不该抓的地方?”

    姜老脸一红,一脸心虚:“谭美玲你这个色女人?”

    叶瑾音特别无语的了一眼谭美玲,又问姜:“你后来装晕了?”

    姜用手捂住发红的脸,特别没出息的“嗯”了一声,然后还给自己找着借口:“我怕木头会把其他人叫过来,所以才装晕的,这样他就没时间叫那些人过来了。”

    叶瑾音看着姜,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当时那人应该没穿衣服,你难道没有考虑过你装晕才最容易把其他人引过来吗?”

    姜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了。

    这种可能还真是特别的大。

    她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这里。

    其他几人听到叶谨音这么问,实在忍不住噗的一声就笑了起来,最后竟然笑到肚子痛。

    姜用‘痛心疾首’的目光看着几个损友,不满的“哼”了一声。

    几个女生见她这样,还算有点良心的憋住了笑,转移话题问叶谨音:“谨音,听说北边温泉那里有节目,你要不要去看。”

    叶谨音摇摇头,“你们去吧。”

    她们又问姜,姜特别不给面子的又哼了一声:“我才不和你们这几个损友一起去。”

    “切!不去拉倒。”

    叶谨音在这时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就问她们:“今天下午墨寒会调派直升机过来,大概五点钟走,你们要不要一起走。”

    几个女生肯定愿意。

    然后约定了时间,她们就出去玩了。

    在离开之前,她们还故意对姜说:“我们先出去玩一会儿,姜你就呆在这里慢慢的思考你的人生吧。”

    姜:“……”

    姜等着她们离开后才转回头垮着脸看向叶谨音。

    叶谨音走到她对面坐下。

    问她:“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总不能一直当个缩头乌龟。”

    毕竟是姜偷看人家,还把人家看光了,虽然叶谨音知道这个世界的男女都很开放,但是她还是觉得这件事姜应该向东方朔道歉。

    姜蠕动嘴唇,半天后才说:“我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啊。”

    如果只是简单的把他看光了,姜还能厚着脸皮的去向人家道歉。

    她没告诉她们的是:她当时那一乱抓,的确就那么准确的抓到了不该抓的地方。

    姜一想到这里,脸颊瞬间爆红,她活了十九年,还从来没有这一次这么丢脸过。

    叶谨音看着姜把头埋在臂弯中,提醒她:“今天回去的时候你会和东方朔坐同一架直升机。”

    姜猛的抬起头,一脸生无可恋,“不要啊。”

    叶谨音给她选择的机会:“你也可以和我们坐同一架直升机。”

    姜听了她这话,脸一跨,猛地站起来就说:“那我还是去找木头道歉吧。”

    叶谨音看着她,用眼神示意她直接去。

    姜抬脚,但是脚在半空中的时候就怂了。

    叶谨音看着她,放猛药:“你如果真的不敢见到他也容易。”

    姜眼睛一亮。

    叶谨音提议:“到时候你一个人坐车回去,至于你能不能在明天早上赶回帝都,那就要看堵车的情况了。”

    姜一口气没吐出来差点把她憋死。

    叶谨音这时站起来说:“你慢慢考虑,我要回去了。”

    她说完就走,根本就不看姜那张纠结的脸。

    中午是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吃的一顿饭。

    吃饭的时候,秦御景突然叫住正要出去吃饭的小黑,在其他三人的目光下对着小黑漆黑的眼眸,笑得一脸温润:“安安,你和我们一起吃吧。”

    叶瑾音挑眉看了一眼秦御景,觉得他的行为这么反常,肯定会被爸爸和墨寒发现端于。

    小黑看了一眼并没说话的叶瑾音三人,又把目光转回秦御景,同样觉得他的行为反常,眼中一片漆黑。

    秦御景在几人的目光下,却像没事人一样说:“反正你也是要去吃饭,我现在腿脚不方便,你去吃饭了万一我有什么事情,我不可能打电话又把你叫过来。”

    秦御景这个理由还算合理,秦元帅也不是那种多么注重身份的人,所以就收回了目光,算是默许。

    秦墨寒也仅是看了两人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只有知道真相的叶瑾音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一眼秦御景,然后笑着对小黑说:“小黑,御景说得对,你就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吃吧。”

    然后对乔治说:“乔治,你去让厨房里面打这么大一盆饭来。”叶瑾音说着还比划了一下盆子的大小,才继续说:“多准备几样下酒菜,然后你也去吃饭吧。”

    乔治立即照办:“好的,夫人。”

    这里用的桌凳是四方桌和长条凳,秦元帅坐了一方,秦墨寒和叶瑾音坐了一方,秦御景坐了一方,本来还剩一方没人做,秦御景却把他那方的长条凳挪出来一半拍着凳子对小黑说:“安安,你和我坐一方。”

    小黑用深沉的目光看了秦御景一眼,直接走到剩下的那方坐了下来。

    秦御景嘴角却朝她露出一抹宠溺的笑。

    叶瑾音实在看不惯秦御景这种在小黑面前就‘不要脸’的样子,直接收回了目光。

    秦元帅虽然听说过小黑的饭量大,但是在他想象中应该也只是比他们能多吃一两碗,所以在看着保镖端上来的那盆米饭的时候,他震惊了。

    他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了一眼瘦小的小黑,在小黑被看得不好意思垂下眼睑的时候笑着说:“小伙子不错,能吃是福。”

    秦御景笑着接话“父亲说得是,小黑不但能吃,而且她还很厉害,什么都会。”

    秦元帅难得听到秦御景这么夸奖一个人,就特意又看了小黑一眼,越看越觉得她长得讨人喜欢,就忍不住说了一句:“小黑啊,你不用拘谨,随便吃。”

    小黑朝秦元帅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秦元帅觉得这孩子不但长得讨喜,而且还有礼貌。

    不过在这张桌子上他最关心的还是他的儿媳妇,毕竟在他心里小黑长得再讨喜也是一个男孩子,哪里有可以让他抱上大胖孙子的叶瑾音来得可爱讨喜?

    所以他又开始了给叶瑾音碗里使劲夹菜的偏好。

    他边朝她碗里夹菜还边说:“小音音啊,你要多吃一点,你看看你多瘦,要养胖点才好看。”

    叶瑾音并没有时下女孩子怕长胖的苦恼,所以她笑眯着眼睛接受秦元帅夹的菜。

    再笑眯着眼睛看着秦墨寒把她已经装满了菜的碗拖过去,夹出一半后又推回给她。

    几个大男人加上小黑吃饭都很快,小黑因为吃得多,所以到了后面,饭桌上就只剩下叶瑾音和她吃到了后面。

    秦元帅吃完饭就去客厅喝茶了。

    秦墨寒担心叶瑾音吃了一半只吃小点心,一般会坐在那里看着她把饭吃完。

    秦御景今天也能坐在这里陪着小黑吃饭,他心里没来由就有一种终于不用再被迫吃狗粮的幸福感。

    他边看着小黑吃饭边问她:“安安,要不要我再让厨房给你盛点饭或者炒两个菜?”

    小黑用眼尾扫了一眼一脸殷勤的秦御景,默默的埋头吃饭。

    对于一直把她当猪一样看待的秦御景,她也很无奈。

    秦御景没有想到就是他这种想表达爱意的问话被小黑扭曲理解成了这样,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痛心疾首的指责小黑不解风情。

    叶瑾音和小黑也吃完饭后,几人就一起去了客厅。

    大家在客厅里面说了一会儿话后,就自由活动了。

    秦元帅去找他的那些老部下聊天喝茶。

    叶瑾音和秦墨寒在山庄里面散步。

    秦御景也不想放过这样的大好风光,杵着拐杖让小黑扶着,两人同样慢慢的散步。

    这种静谧安详的日子过得特别的快,下午五点钟,众人在吃过晚餐后,就收拾了行礼,直接坐秦墨寒调派来的直升机回了帝都。

    山庄的静谧安详和帝都的繁华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假期结束,该工作的继续工作,该学习的继续学习。

    元旦过后离放寒假的时间就近了,眼看就到了这个学期的期末考试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枕上名门:腹黑总〕〔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