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野小村官〕〔侠行水浒〕〔超级神眼〕〔掠夺诸天万界〕〔无限求生〕〔仙界科技〕〔随身带着个世界〕〔圣武称尊〕〔贴心兵王〕〔幻界仙途〕〔绝世神医〕〔重生军婚:首长,〕〔军少心尖宠:早安〕〔诸天万界辅助系统〕〔系统的神级小店〕〔女师爷〕〔民国女先生[燃爆]〕〔医冠天下〕〔大戏骨〕〔盛宠医品夫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什么是伴娘?(1更)
    ,精彩小说免费!

    叶瑾音看完了这人的调查后,眉头微皱,直接就陷入了沉思中。

    她心中有个猜测,但是又不是太确定。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离国际小提琴比赛已经不远,如果不出预料,那个叫贝拉的女人肯定会去参加。

    到时候她直接当面探探底就知道了。

    不过在这之前,她还是想再具体的调查一下这个女人。

    魏晋查到的东西还是太少。

    所以在秦墨寒加班到晚上九点钟回来的时候,她特意和他说了这件事。

    秦墨寒当时直接就让陌千派了人去m国调查那女人。

    等两人回了他们住的小院,叶瑾音才对秦墨寒说:“我怀疑魔教那个大魔头也和我一样来了这里。”

    叶瑾音说完这话,就垂下眼睑想着大魔头是怎么来的这边。

    秦墨寒握着她的手,猜测:“有可能和你一样,是因为本命琴。”

    叶瑾音摇头,“大魔头并没有本命琴,除非……”

    叶瑾音突然眉头紧皱,表情更是一片严肃,“除非天澜国国琴‘月灵’带她来到了这里!”

    秦墨寒对于这种带着奇幻的事情,如果是以前,肯定不会相信,但是自从亲眼看过叶瑾音的过去,他就相信了。

    所以他也跟着皱起了眉头,满脸严肃。

    叶瑾音这时又带着点奇怪的语气说:“‘月灵’作为天澜国国琴,不可能就只有让百花盛开和控制小动物那点能力。如果真是大魔头,她也不会做得这么低调。”

    叶瑾音说完这话,想到了上次在f国那个女人,就闭上嘴巴不再继续说了。

    两人同时陷入到沉默中。

    过了好一会儿后,秦墨寒突然把她揽进怀中,吻着她的头顶,说:“这事等调查的人调查到有用的东西时在下定论也不迟。”

    叶瑾音侧脸靠在他的胸膛上,在他怀里点点头。

    两人这么搂抱了一阵,叶瑾音就从他怀里退了出来。

    她把他拉着坐在床上,说:“你这段时候一直加班这么晚,我以后每天晚上给你弹一曲。”

    秦墨寒“嗯”了一声。

    叶瑾音在走向古筝那里之前脚步一转,先去酒柜里面拿出一瓶红酒,又去桌子上拿了倒放着的高脚杯,走向秦墨寒。

    秦墨寒接过她手里的红酒和高酒杯,把红酒瓶子打开先醒着。

    叶瑾音这才走向古筝旁边。

    自从确定识海里面的本命琴和秦墨寒越来越有牵连的时候,叶瑾音现在为他弹琴时一般会拨一下识海里面的本命琴。

    秦墨寒听得入迷,身心不自觉就放松下来。

    一曲结束,秦墨寒已经醒好红酒又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

    叶瑾音走过去的时候,他直接递给她一杯。

    两人喝了红酒,就上床去睡觉了。

    在两人相拥而眠之前,叶瑾音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就对秦墨寒说:“前两天爸爸还在说让我们抽个时间去拍婚纱照。”

    婚礼由秦元帅操办,秦元帅说什么他们做什么,两人除了做最后确定,其他事情都成了甩手掌柜。

    秦墨寒听到这话本来在拍抚着她背的手突然一顿。

    叶瑾音从他肩窝处抬头看他。

    秦墨寒这才“嗯”了一声。

    叶瑾音收回目光,嘴角微翘,慢慢闭上眼睛。

    心里却好笑的想着:墨寒刚才是在纠结照婚纱照吧!

    她听说照婚纱照需要好几天,也算是为难了一点都不喜欢照相的他。

    时间很快就走到了三月中旬,这个季节一下春雨第二天的天气就会很凉。

    不过这个季节下一场雨,外面的花草树木就会更加生机勃勃一分。

    当叶瑾音打开他们房间的门时,看着院子里百花齐放,眼睛都亮了。

    她忙转头对站在她身后的秦墨寒说:“墨寒,我们哪天回南山别墅旁边修建的别院去看看吧。”

    去年快要过年的时候就完工的别院,叶瑾音相信那里的景色肯定比这里更加美。

    只要是叶瑾音想要去看的,秦墨寒当然同意,他就说:“这个周末的下午我不上班,我们一起回去。”

    叶瑾音欢快的朝他点头。

    两人一起朝小院外面走。

    自从年前秦墨寒让花市送来了几车花以后,开了年他还让郊区的花圃栽培基地派了专人过来给元帅府几个主人住的院子,和走廊旁边、一二进院子里面种满了花。

    这个时候正是各种花开得正艳的时候,走到哪里,哪里都是一片扑鼻的花香。

    叶瑾音边走边停下来看花。

    秦墨寒就任由她,他直接站在旁边等着。

    当两人好不容易走到前院的时候,叶瑾音手里已经拿了一捧花束。

    坐在客厅沙发上正在看报纸的秦元帅一见她手里拿着的花,就笑着问:“小音音这是打算把花放在哪里?”

    叶瑾音走到他身边,先叫了一声“爸爸”,然后才回答他的:“我打算把花放在饭厅,在f国,所有人家在饭桌上都会插上鲜花,看着鲜花吃饭特别有食欲。”

    秦元帅点头:“不错,不错。”

    叶瑾音嘻嘻的笑了一下,然后转头对站在门边的乔治说:“乔治,你去给我找一个花瓶来。”

    说着她还比划了一下花瓶的大小高矮。

    “要这么大,这么高的。”

    “是,夫人。”

    乔治出去没多一会儿就给叶瑾音找来了一个花瓶,她把手里的鲜花插在花瓶里面,还特意调整了一下,然后问秦墨寒和秦元帅:“爸爸,墨寒,你们觉得我这样插花好看吗?”

    “好看,好看。”秦元帅回答得特别快。

    秦墨寒也说:“好看。”

    叶瑾音简直乐开了花。

    从门外走进来的秦御景刚好听到秦墨寒和秦元帅回答好看,就好奇的问:“什么东西好看?”

    说完他就看见了叶瑾音旁边放着的那瓶花,立即就明白了。

    他也点头:“没想到嫂嫂还会插花。”

    叶瑾音抿唇笑,然后目光在他和小黑脸上一扫,带着惊讶的问:“你们昨晚没有睡觉吗,怎么两人的黑眼圈都这么重。”

    可不是,秦御景和小黑眼睛上的黑眼圈差不多能和熊猫媲美了。

    秦御景干笑:“昨晚刚好有一个小东西难住了我和安安,所以我们就研究了一晚上。”

    叶瑾音失笑:“终于知道你们这些技术宅怎么会成为技术宅的了。”

    秦御景也跟着笑。

    叶瑾音又问:“那问题解决了吗?”

    这次是小黑回答的她:“已经解决了。”

    叶瑾音点点头。

    这时乔治带着佣人进来上早餐。

    叶瑾音就抱着她插的那瓶花朝饭厅走。

    秦元帅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秦墨寒大步一跨就到了叶瑾音身后,直接接过她手里的花瓶,叶瑾音转头朝他笑。

    两人一起走到饭厅,叶瑾音指了一个地方让他直接放那里。

    跟着过来的秦御景和小黑看着桌子上摆着的鲜花,两人眼中都出现了笑意。

    吃饭的时候,秦元帅对秦御景和小黑说:“以后不许这么熬夜,年纪轻轻到时候把身体熬垮了怎么办,尤其是小安安。”

    本来还很感动的秦御景立即就猜到了他父亲的心思,简直是哭笑不得,他最后还是回答了一句:“知道了。”

    吃过饭,秦元帅就去了国卿院,今天秦御景和小黑在帝都大学有专业课要上,所以就坐了秦墨寒送叶瑾音的车一起过去。

    一路上秦御景和两人说了一下他和小黑昨晚研究的什么。

    “是导弹上面推动器里面的一个小程序芯片。”

    叶瑾音对于秦御景和小黑在这一方面的广泛研究还是很佩服的,她笑着说:“到时候你和小黑就能独立研究这些大型武器了。”

    秦御景也跟着笑:“如果有时间,我倒是不介意。”

    秦墨寒突然用冷漠的语气说:“那你就别想了。”

    秦御景:“……”

    叶瑾音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小黑却用同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这人不长教训,有些事情能在秦大少面前说吗?

    今天路上没有怎么堵车,所以他们的车子很快就到了帝都音乐学院和帝国大学的那条街。

    不过一到那条街,天上就下起了雨。

    车上只给叶瑾音备着一把雨伞,秦墨寒肯定不会给他们,所以秦墨寒就让司机把车开到了帝都大学秦御景和小黑要去的机械工程系的研究生大楼。

    这个时候刚好是学生们从寝室里面赶到食堂去吃早餐的高峰期。

    这辆豪车一进入帝都大学,立即就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不过帝都大学出书呆子,大家虽然好奇车里面到底坐了什么大人物,但也只是好奇一阵而已。

    车子直接开到他们要去的那栋研究生教学楼外停下,秦御景和小黑下车后,车子就开走了。

    叶瑾音看着和他们学院完全不同的景致,对秦墨寒说:“这里给我的感觉就是一股书香气息,不像我们学院,到处都充满着音乐的气氛。”

    秦墨寒不予评价。

    叶瑾音突然问:“墨寒,你以前也在这里读的大学吗?”

    秦墨寒摇头又点头:“我那个时候在人多的地方就容易暴躁,所以直接让帝都大学的教授在网络上给我上的课。”

    叶瑾音竟然并不觉得意外。

    一想到他以前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就有点心疼的拉过他的大手,等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和他十指相扣后,才说:“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秦墨寒把她的手握紧,才“嗯”了一声。

    等把叶瑾音直接送到教授区,看着她打着伞走向走廊后,秦墨寒才让司机把车子开走。

    叶瑾音到了石教授家,没想到高涵竟然在这里。

    高涵一见叶瑾音,眼睛立即就亮了。

    他三两步走到叶瑾音面前,带着激动的情绪对她说:“瑾音妹妹,我们赢回来那台钢琴已经到了。”

    叶瑾音也有点高兴:“哦,是吗?”

    就连石教授都带着点意外:“没想到那边的速度这么快。”

    因为那架钢琴算得上是世界级别的文化遗产,所以走起海关来比较麻烦,高涵当时并没让叶瑾音帮忙,现在才隔一个月就到了,还真算是很快。

    高涵朝他们点点头,然后继续说下一件事情:“还有,我找的工作室地点也已经有着落了。”

    叶瑾音对这件事倒是有点意外,就问了一句:“在什么地方?”

    高涵咧嘴笑出满口白牙,“就在大学城的商业街上面,那里的位置很不错。”

    高涵接着说了一下具体位置又是怎么租下来的:“刚好是我朋友的一个朋友要把店面迁到市里面去,所以就给我牵的线。”

    叶瑾音对大学城的商业街不是很熟,高涵就说:“到时候装修好了,我带你亲自过去看看。”

    叶瑾音朝他点点头,这才走向正在书桌旁修改论文的石教授那边。

    今天莱恩不在。

    其实莱恩来了这里后,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叶瑾音并不关心他去了哪里,所以直接走到石教授对面坐下来就开始学习。

    高涵跟见两人都在认真学习和改论文,也没有离开,直接走到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拿出手机在那里翻看。

    快要到十一点的时候,高涵的手机响了。

    正在埋头学习改论文的叶瑾音和石教授同时抬起头看向他。

    高涵朝两人抱歉的笑笑,然后拿着手机到门外去接电话。

    叶瑾音和石教授刚准备继续,高涵突然大笑着在门外伸出头对两人说:“石叔,瑾音,那架钢琴马上就要送过来了,我爸问你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石教授放下手里的笔,说:“去看看。”

    叶瑾音也放下了手里的资料。

    两人一起朝门外走。

    三人到了高教授家大门外,钢琴刚好被送到,他们还没进门,就听见高教授在房间里面大着嗓门用特别担心的声音强调重复着几句话:“当心……哎!那边有一把椅子,别碰着钢琴了……哎呀!你们走慢点。”

    高涵咧嘴笑笑:“看来老高同志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时候了。”

    叶瑾音和石教授跟着笑笑。

    三人走进去的时候,几个搬钢琴的工作人员已经把那架钢琴放到了高教授一个月前就收拾出来的一片空地上。

    工作人员离开以后,几人都没有说话,直接看着那架被岁月沉淀下来而变得更加高端大气的钢琴,高教授眼中突然就闪过了泪花。

    高涵嘴角抽抽,故意问:“老高同志,你不会激动到要哭了吧?”

    高教授心里的那些激动和感动瞬间就被高涵打断,他不满的抬起手敲了一下他的头。

    高涵立即捂着头跳开了。

    高教授还在那里对叶瑾音和高教授说:“你们看看我都生了一个什么玩意儿,一天就知道和我作对。”

    高教授话是这么说,但是却掩饰不住语气中对高涵的满意。

    高涵怕再挨揍,就在那里低声嘀咕了一句:“口是心非!”

    叶瑾音看了高涵一眼,然后对又要去揍高涵的高教授说:“高教授,你去弹一首吧。”

    高教授一顿,转眼看着那架钢琴时,简直激动得不要不要的。

    几人看着他带着急切的脚步走向钢琴,先是带着膜拜的目光把琴身看了一遍,摸了一遍后,才坐在钢琴旁边。

    听着从高教授指尖传出来的特别欢乐的曲子,其他几人不由会心一笑。

    当张教授回来看见这架钢琴时,同样激动了好一阵。

    中午叶瑾音是让司机把送来的饭菜直接提到这边来吃的。

    姜和司机差不多同时到。

    姜一见高教授家那架钢琴,就惊呼着说:“哇塞,好漂亮的钢琴。”

    张教授高兴,就亲自下厨再炒了几个叶瑾音爱吃的小菜。

    饭桌上大家有说有笑,这顿饭吃得特别热闹。

    下午叶瑾音和石教授要去研究生教学楼上课。

    所以吃了饭后叶瑾音、姜和石教授就回了石教授住的小楼。

    姜边走边向叶瑾音说全国大学生小提琴大赛这件事。

    “明天就开始初赛,我们学校就是一个选拔赛区,所以到时候瑾音你会来给我加油的吧!”

    叶瑾音无情的告诉她:“明天上午我要去听一场讲座。”

    叶瑾音说的这场讲座也是他们学院的小提琴教授开的,而且演讲的内容刚好是西方音乐发展史,所以对她来说很有用。

    叶瑾音说了这话,转头看向姜,语气淡淡却带着威胁的问:“难道你明天对自己没有信心?”

    姜忙说:“怎么可能,区区一个初赛,我闭着眼睛都能通过。”

    叶瑾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姜却暗自呼出一口气,她这种习惯了临时抱佛脚的人,即使对自己很有信心,心里也下意识有点虚浮的感觉,所以就希望到时候有朋友来助威。

    叶瑾音根本就体会不到姜这种感觉,所以她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想法。

    几人到了小楼,石教授直接去楼上休息了。

    叶瑾音和姜就坐在书桌边看着外面还在下着的雨。

    姜看了一会儿,突然转头和叶瑾音说:“瑾音,你结婚的时候伴娘找好了吗?”

    叶瑾音下意识问了一句:“什么是伴娘?”

    姜一愣:“……噗,瑾音,你竟然连伴娘都不知道!”

    叶瑾音微眯眼睛,语气带着危险的反问:“难道我不知道很丢脸?”

    她来这里后还没有见有人结过婚,就连看的电视里面都没有这种桥段,原主又是一个只会把心思放在魏俊龙身上的人,她还真不知道什么是伴娘。

    姜秒怂:“哈哈,怎么会丢脸呢。”然后她忙识相的给叶瑾音说了一下什么叫伴娘:“简单一点说就是新娘这边的闺蜜团。”

    叶瑾音懂了,她考虑了一下才点头:“行吧,你就算是我的闺蜜。”

    姜很受伤:“就算是什么意思?”

    叶瑾音偏头看她,不答反问出一句让姜特别胡思乱想的话:“你说呢?”

    姜:“……”她拒绝深入这个话题。

    第二天刚好是这周的最后一天。

    叶瑾音要去听的这个魏教授的讲座在九点钟开始。

    所以她今天比平时来得要晚一点,到学院后她直接就让秦墨寒把她送到了第四大礼堂外面。

    魏教授今天的讲座来的人并不多,最多一百来个人的样子。

    当叶瑾音下车后,看见她的人先是傻眼了,然后见她直接走向第四大礼堂,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直呼今天来听魏教授的讲座来对了。

    然后通通拿出手机对着叶瑾音的背影一阵猛拍,再发朋友圈。

    等叶瑾音刚走进大礼堂在前几排的位置坐下来没多久,突然就从大礼堂外匆匆跑进来一批又一批人。

    先来的人一进来见大礼堂没多少人,立即就笑了,然后就快速走到叶瑾音坐的位置四周坐下来。

    等后面的人来了,就只能从稍远的地方开始向更远的位置坐。

    能坐上千人的第四大礼堂很快坐满。

    九点钟魏教授来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他站在讲座台上朝台下一扫,在看见叶瑾音后,就对着话筒故意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了一句:“没想到这么多人对西方古典乐器和音乐有兴趣,既然这样,我希望到时候大家都能好好听我的讲座,而不是把心思花在看美女上。”

    魏教授这句话立即引来台下一片带着心虚的笑声。

    接着众人也不好意思明目张胆看叶瑾音了,加上魏教授说话幽默风趣,引经据典。

    这场讲座大家后来竟然听得津津有味。

    九十分钟的讲座结束以后,大家竟然还有点意犹未尽。

    所以,当他们发现叶瑾音已经不在她坐的位置上的时候,叶瑾音已经走在了去向姜参加初赛的方向。

    ------题外话------

    今天是双倍月票的最后一天,宝宝们手里有票票的请投给我,笔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鬼王传人〕〔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