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世魔头〕〔大叔的骄纵妻〕〔女神的贴身仙王〕〔邪御天娇〕〔莞莞的完美人生〕〔凤隐天下:废柴嫡〕〔公主金安〕〔火影之大美食家〕〔甜吻娇妻99次〕〔冷教授的舞美人〕〔盛世农家女〕〔都市降魔人〕〔我给尚书投了把猪〕〔凰权至上:凤栖吾〕〔最强单机游戏穿越〕〔乱世邪妖〕〔天庭最后一个神仙〕〔狼性总裁晚上见〕〔万神之王〕〔禁区之唯一传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第三百七十三章 找会敲大鼓的人(1更)
    重新找敲鼓的人现在成了当务之急。

    叶瑾音和谭美玲她们看秦御景他们在河中练习了两圈划龙舟,就返回坐在树下的姜那里去了。

    姜一个人坐在那里,嘴巴早就不满的嘟成了一个茶壶状。

    她见几人过来,直接摆出一副被抛弃了的弃妇脸。

    “你们太坏了,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谭美玲直接不客气的怼她:“这种情况是谁造成的,你和该!”

    姜立即被噎住了。

    叶瑾音走近她,看了一眼她那只又红又肿的脚,说:“你还是回农家乐去待着吧,农家乐应该有治疗铁打损伤的药酒,到时候再让人给你用药酒按摩一下。”

    “我不……”

    “看来你不想来看明天的龙舟比赛了。”

    “那好吧,为了明天能来看比赛,我拼了。”

    姜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让谭美玲和袁珍珍同时“切”了一声。

    叶瑾音对旁边的王冬梅说:“你把她扶到车上去,让司机把她送回农家乐。”

    “你们呢?”姜一点都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回农家乐。

    叶瑾音想了一下,她还要等她爸爸,所以就转头看向谭美玲和袁珍珍。

    谭美玲和袁珍珍这时还是有点义气。

    谭美玲说:“算了算了,看在你这么可怜没人陪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回去陪你吧。”

    袁珍珍也表现出一脸无奈:“好吧,谁叫我是你的青梅。”

    姜一点都不介意两人话中的损意,终于高兴的朝她们嗤牙笑了一下。

    接着问叶瑾音:“那瑾音你呢?难道不和我们一起回去?”

    叶瑾音指指还在和几个村支书说话的秦元帅:“我等爸爸一起走。”

    “那好吧。”

    姜就在王冬梅和谭美玲、袁珍珍的共同搀扶下上了车。

    叶瑾音等车子开走以后,才转回身走向河堤边继续看正在练习的那几条龙舟。

    秦元帅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走过来,走在他身后的花副官手里还提着很大两串农家自制的粽子,和一袋子咸鸭蛋。

    叶瑾音看着花副官手里用绳子串成串的粽子,他们那个时代根本就没有这种吃食,所以看着小巧可爱的粽子,眼中充满了好奇。

    秦元帅一见她亮晶晶的目光,就笑着对花副官说:“把粽子拿一个给瑾音尝尝味道,如果喜欢吃,我们回去的时候可以多带点走。”

    叶瑾音虽然想吃,但是还是矜持的摇摇头,“这里人多。”

    “没事。”秦元帅亲自在花副官手里解开几个粽子,先给她一个蜜枣粽,再给王冬梅一个,还让花副官也拿了一个,才说:“我们一起吃。”

    叶瑾音这才抿着唇眼中带着笑的接过粽子。

    只是这粽子用线头缠了好多圈,她把粽子拿在手里,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秦元帅这时对花副官说:“前面好像有卖一次性手套的,你去买几个过来。”

    “是,元帅。”

    花副官很快就买回了一次性手套。

    几人回到树下面的折叠椅子边,叶瑾音看着秦元帅戴上一次性手套剥粽子,她也依葫芦画瓢照着慢慢的剥。

    粽叶和着糯米的清香还有蜜枣的甜蜜直接就飘进了鼻尖,叶瑾音耸耸鼻子,还没吃就胃口大开了。

    秦元帅和花副官吃的是肉粽。

    叶瑾音看了一眼,觉得还是蜜枣的好吃,就收回目光用一次性手套拿着白白胖胖的粽子慢慢的吃起来。

    糯米的黏和粽叶的清香在入口后更加明显。

    秦墨寒见叶瑾音吃了一口,就问:“怎么样?”

    “很好吃。”

    秦墨寒笑着说:“还有肉粽,这里用的腊肉特纯正,你吃了蜜枣粽子可以再尝一个肉粽。

    叶瑾音摇摇头,她觉得她能把这么大(成年男人拳头大)一个粽子吃完已经很不错了。

    秦元帅三人配合叶瑾音的速度慢慢的吃着,虽然不时有人会看过来,但是河堤上就有卖粽子的,还有其他人也在吃,所以他们并不算显眼。

    等叶瑾音吃完那个粽子,秦元帅就问她:”小音音,你是回农家乐休息,还是就在这里等着他们练习结束。“

    叶瑾音今天没有午睡,吃了粽子后就有点困了。

    她说:”我想回去午睡一会儿。“

    秦元帅一听这话,就说:”好,回去吧,别累着了。“

    说完转头看向停在路口的车子,见车没在,就猜到应该是送姜她们回去了。

    就说,”你先等一会儿,等车子来了再走。“

    ”好。“

    几人又一起回到河堤边,秦御景他们还在练习,叶瑾音看了一会儿说:”我觉得御景他们差不多掌握到划桨的技巧,他们也练习了一个多小时,应该有点累了,不散叫他们和我们一起回去,傍晚再来练。“

    毕竟划龙舟是一个体力活,一下子把体力消耗完了,明天就很有可能出现四肢酸痛体力跟不上的问题。

    有句话叫过犹不及。

    秦元帅也这么觉得,就对花副官说:”你去木台上等着,他们的龙舟划过来的时候,就让他们歇一阵,要练等傍晚再来。“

    ”是,元帅。“

    花副官应完声就朝那边走了。

    叶瑾音现在也不急着回去,直接和秦元帅一起站在那里等他们。

    河里面其他几条龙舟也没有最先那么混乱,不过看他们的架势,应该打算整个下午都耗在河里面。

    叶瑾音他们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秦御景他们才上岸朝这边走过来。

    正站在河堤上看他们练习的那些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们,窃窃私语着他们怎么练习一两个小时就结束了。

    秦元帅等一帮年轻人走过来后,才说:”大家先回去休息到傍晚,到时候早点吃晚饭,吃了晚饭后再来练习两个小时。“

    大家都应了一声。

    众人就一起朝离开的那条水泥路上走。

    边走边有人开口:”我看他们都准备了统一的服装,要不我们明天也穿统一的服装。“

    ”这个主意好,我们作为国卿院的人,总不能在服装上就输了这些人一截。“

    ”可以,可以。“秦元帅肯定赞成。

    秦御景却考虑得深一点:”只是这个时候了,我们从哪里去做统一的服装,难道直接去市区随便买十几套相同的衣服回来?“

    ”这有什么难的,直接让老大过来的时候带过来,老大带的服装,大家肯定不会失望。“秦元帅在这一方面特别相信秦墨寒。

    叶瑾音听后也点头,”那我给墨寒说说。“

    说着就让王冬梅把手机给他。

    叶瑾音在拨电话的时候,众人七嘴八舌说了一下他们对统一服装的想法。

    当秦墨寒那边接通电话后,众人下意识就闭上嘴并自动朝旁边走了一点。

    ”宝贝,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秦墨寒那边有敲击键盘的声音,明显正在忙碌。

    叶瑾音顿了一下,说:”你现在是不是很忙,要不我等一会儿给你打电话。“

    ”不忙。“秦墨寒立即接话,”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现在就告诉我,嗯?“

    叶瑾音的耳朵被他故意压低的这个鼻音”嗯“给酥了一下,她抿抿唇,说:”明天荷塘村有龙舟比赛,御景和国卿院那些人会参加,你过来的时候带十八套统一的服装过来。“

    ”好,等一下你让御景把大家的号码统计好给我发过来,还有他们对服装的要求。“

    ”嗯。“

    叶瑾音说完就打算挂电话,秦墨寒却在这时叫了她一声:”小音。“

    叶瑾音以为他还有什么事情,就不解的”嗯?“了一声。

    秦墨寒低笑着说:”我想你们了。“

    叶瑾音听他这么说,嘴角不自觉就翘了起来,她说:”这里的村支书送了爸爸很多粽子,很好吃,你晚上过来我们一起吃。“

    ”好。“

    两人这才挂了电话。

    叶瑾音收了手机,把手机递给王冬梅后对秦御景说:”墨寒让你把大家平时穿的衣服尺码统计一下,和对统一服装的要求一起发给他。

    秦御景点头,“等一下回了农家乐我就给大哥发过去。”

    叶瑾音和秦元帅又坐的车,这一次秦元帅直接让小黑和他们一起坐车走:“外面太阳大,小安安和我们一起走,别晒着了。”

    秦御景也赞成,就拍了一下小黑的肩膀,示意她去车上。

    小黑并没拒绝,直接就上车。

    车子先他们一步开走。

    一路上叶瑾音看着车两旁的荷塘,对小黑说:“小黑,你看荷塘里面的荷花开得真漂亮。”

    小黑也把目光看向荷塘里面的荷花上,赞成的点头。

    荷塘里面有好几条游船,船是那种小小的木船,划船的是附近的村民。

    一条船上坐着两个游客,他们边把手伸向水里面嬉戏,边让船家把船划到有莲蓬的地方摘莲蓬。

    划船的村民还会唱着这里的民谣,别提有多惬意了。

    秦元帅见她们看着荷塘里面的游船转不开眼睛,就笑着说:“到时候你们也可以去坐船玩玩。”

    叶瑾音和小黑在秦元帅说话的时候转回头。

    两人同时朝他点点头。

    叶瑾音已经想好了到时候秦墨寒来了,她就和他一起划一条船去摘莲蓬,肯定很好玩。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农家乐里面的停车场。

    叶瑾音他们走到饭厅的大门边时,就见姜、谭美玲和袁珍珍一人端了一个凳子坐在门外的屋檐下,姜前面还放了一个条凳,她崴伤的那只脚直接就翘在条登上。

    此刻她们正一人拿了一个莲蓬在那里慢慢的剥着吃。

    姜一见叶瑾音他们回来,就高兴的拿着莲蓬对他们招手:“元帅伯伯,瑾音,小黑,刚才这里的服务员去摘了很大一篮子莲蓬,可好吃了,你们快过来尝尝。”

    叶瑾音看了一眼她毫无形象的翘着脚,问:“你的脚回来用药酒按摩了吗?”

    姜一听这话,脸上就露出了一脸苦色,她奄奄的回答:“按摩了。”明显就是不想再回忆一次刚才的惨状。

    谭美玲和袁珍珍却很没同情心的嘲笑了起来。

    谭美玲说:“那个帮姜擦药酒的服务生都怕了她的魔音,一帮她擦完,马上就没影了。”

    姜一晒,不满的说:“什么叫受不了我的魔音,人家服务员那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才离开的。”

    “是啊,人家服务员是飞毛腿,一帮你按摩完就嗖的一下跑没影了。”

    姜一脸郁闷的偏开头,干脆不和她说话了。

    秦元帅被姜的表情逗得大笑。

    叶瑾音也笑弯了嘴角,然后问:“这里的药酒有用吗?”

    “有用。”姜立即点头:“没想到用农家乐自泡的药酒揉了我崴着的脚后,现在都没有那么痛了,我还感觉我的脚裸没有那么肿了。”

    叶瑾音仔细看了一下她的脚裸,的确觉得她的脚裸看起来要好了一些,就点着头说:“既然这样,晚上再让人给你按摩一次。”

    “不……”

    “你不想去看明天的比赛了?”

    “好吧。”

    叶瑾音这才满意的收回视线,转头对秦元帅和小黑说:“爸爸,小黑,我先去后面休息一会儿。”

    “好。”秦元帅点头,随即招来一个服务员,问:“你们老板把我们的房间准备好没有?”

    “已经准备好了。”

    “那你带小音音去她的房间。”

    “是,元帅。”服务员应了后,对叶瑾音说:“大少夫人,请跟我来。”

    说着先对她做了一起请的手势,就直接带着她朝最后面那栋别墅走了。

    服务员还是把叶瑾音带到了上一次她和秦墨寒住的地方,等王冬梅把整个房间检查了一遍后,就和服务员一起离开了。

    这个时候已经下午两点过,叶瑾音这段时间习惯了午睡,加上怀孕,更加容易困,所以她一沾上床就睡了过去。

    差不多睡了两个小时,还是王冬梅过来敲门把她叫醒的。

    叶瑾音起床后就去开了门。

    王冬梅对她说:“夫人,大家要吃晚饭了,元帅让我来叫你去吃晚饭。”

    叶瑾音朝她点点头,两人就一起朝前面的饭厅走。

    饭厅里面这个时候很热闹,所有人都围坐在桌子旁边聊天。

    秦元帅、秦御景和小黑坐在一张桌子上。

    姜三人混坐在那帮年轻人中间,叶瑾音发现,姜旁边就坐着东方朔,东方朔坐姿笔挺,目视前方,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姜又不满了,就时不时的对他嗤牙咧嘴搞点小动作(故意用手肘撞他放在桌子上的手臂),等东方朔把手臂挪开转头看向她的时候,她又把头转向坐在另外一边的谭美玲,装着和她热聊的样子。

    叶瑾音:“……”

    她突然觉得姜很幼稚很欠揍是怎么回事?

    “小音音,过来坐。”秦元帅一见叶瑾音走出来就朝她招招手。

    叶瑾音这才收回目光走向秦元帅他们坐的那张桌子。

    等她坐下后,问秦御景和小黑:“姜脚裸受伤了,肯定不能敲鼓,你们有没有重新找敲鼓的人?”

    秦御景朝她点点头,“是农家乐的老板帮我们找的人……喏,他们来了。”

    秦御景说着就示意叶瑾音朝大门口看,就见农家乐老板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叶瑾音有点意外老板找来的人,竟然是江裴飞。

    农家乐老板直接把江裴飞带到了叶瑾音他们这边来。

    江裴飞在看见叶瑾音后,眼睛顿时就亮了。

    然后又在秦御景和秦御景的双重气势压力下垂下了眼睑。

    农家乐老板把江裴飞介绍给几人:“这位是我的侄子江裴飞,他从小就在练习敲大鼓,所以技术上肯定没问题。”

    秦元帅打量了一眼江裴飞,还算和蔼的问:“小伙子今年多大了?”

    江裴飞笑得灿烂的回答:“我今年十八岁了。”

    “哦,那你也快要读大学了吧?”

    “是的,我马上高三毕业,报考的帝都音乐学院。”江裴飞说完这话,还朝叶瑾音笑,“到时候我就能成为女神的师弟了。”

    秦御景忍不住接了一句:“原来嫂嫂到了这里还遇到迷弟粉丝了。”

    叶瑾音莞尔一笑,并没有接话。

    江裴飞突然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绕绕头:“嘿嘿,不止我,我们村子里面有好几个人都打算报考帝都音乐学院,我们都是女神的粉丝。”

    “哈哈!好!”对于叶瑾音的粉丝,秦元帅更加和蔼,“那明天你可要好好表现,别在小音音面前丢脸了。”

    “好的,好的。”江裴飞连连点头,一脸坚定。

    农家乐老板这才说:“元帅,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那还等什么,我们早点吃完,等一下他们也好再去练习两个小时。”秦元帅说完,问江裴飞:“小伙子吃了晚饭没有。”

    江裴飞老实的朝他摇头。

    “那好,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吃吧,等一下也和大家一起去练习练习。”

    “好。”

    江裴飞求之不得,就在他要坐下来的时候,从门外又快速走进来一个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一见饭厅里面这么多人,而且个个都气势极大,直接就吓得缩了一下脖子,就停在了门边,连背脊都弯曲了一点。

    正对大门的农家乐老板一看见来人,忙问:“大嫂,你怎么过来了?”

    农家乐老板一出声,所有人都转眼看向了门边的中年妇女。

    “我来找小飞。”老板的大嫂唯唯诺诺的回答了一句,站在大门边并没有进来的打算。

    这人是江裴飞的妈妈。

    江裴飞一听见他妈妈的声音就站了起来:“妈妈,你找我做什么?”

    “你姐姐的病又发作了,你爸爸还在村长家,你快点回去,和我一起把她送到市里面的医院去。”

    “可是……”

    江裴飞明显不情愿。

    秦元帅却说:“既然小江家有事,那就先回去吧。”

    “可是……”敲鼓也需要整船人的配合,江裴飞还没有那个自信能够不和大家一起练习,就能把鼓敲好了。

    农家乐老板明显也想到了这一层,他就压压江裴飞的肩膀,对他说:“我找人送裴雪去医院,你留下来吧。”

    “谢谢小叔。”

    农家乐老板直接走向江裴飞妈妈那边,和她低声说了几句话,两人就一起朝外面走了。

    既然农家乐老板解决了这事,秦元帅就让江裴飞坐下来继续和他们一起吃饭。

    服务员很快就上好了菜。

    叶瑾音打算等秦墨寒过来的时候再吃一点,所以现在吃得并不多。

    大家吃好饭后,秦元帅又准备让车送他们过去,叶瑾音说:“爸爸,我等墨寒来的时候一起过去。”

    秦墨寒五点钟下班,他说过会直接坐直升机过来。

    秦元帅当然同意,就招呼着其他人一起走了。

    谭美玲和袁珍珍也跟着去看热闹,所以最后就剩下叶瑾音和姜。

    姜用被抛弃的眼神看着其他人走得没影,然后看向叶瑾音,又是一脸感动:“还是瑾音好,愿意留下来陪我。”

    叶瑾音朝她掀起唇角,特无情的说:“墨寒还有大半个小时就过来,我的确可以陪了一会儿。”

    “噗!”姜一口老血喷出来,直接阵亡。

    这时候王冬梅给她们一人送过来一杯鲜榨果汁,姜一脸生无可恋,边喝着果汁边拿出手机刷网页。

    只是她刚点开手机网页,直接就傻眼了。

    她忙把牙齿咬着的吸管放开,惊讶的叫着叶瑾音:“瑾音,看来看,你的演奏会门票被抢疯了。”

    叶瑾音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姜边啧啧出声,边说:“今天所有平台显示,登录帝国和秦氏官网抢票的人数达到了一个多亿次!”

    叶瑾音听后也意外了,演奏会会场总共容纳五万人,他们学院就内定了一万张,加上预留的,放到网上的只有三万多张。

    “怎么这么多人?”

    “不知道啊,这还是第一天,明天会不会更多?”

    两人说后,直接带着不可思议的面面相觑起来。

    这么多人,直接超过了所有人的预算。

    “到时候会不会有人把你的演奏会门票炒到天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