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小毒妃:邪皇〕〔绝品隐忍系统〕〔极品妖孽小神农〕〔报告总裁,影后驾〕〔DNF之直播阿拉德〕〔战国野心家〕〔穿越大封神〕〔穿越七零俏军嫂〕〔新世纪篮球狂潮〕〔燕堂春好〕〔安少宠甜妻〕〔太古造化诀〕〔从红楼世界开始〕〔大道本心〕〔我的系统全靠编〕〔重生空间:天价神〕〔我是大菩萨〕〔本港风情画〕〔诡世将星〕〔婚内燃情:老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大醋王(2更)
    那几个小孩子在王冬梅走过去的时候,直接就转身跑了。

    王冬梅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叶瑾音。

    “不用理,他们应该是附近的小孩。”

    “好的,夫人。”

    王冬梅就走了回来。

    叶瑾音又看了一会儿书,有点渴了,就让王冬梅去给她倒一杯水过来。

    王冬梅刚朝主楼里面走,刚才那几个小孩子又在大门边探头探脑,然后还缩回脖子在门外的墙脚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

    叶瑾音并没在意他们,直接看她的书。

    又过了几秒钟,那几个小孩又伸长脖子看向她。

    一个看起来才三岁多的小男孩还拿着一朵不知道在那里采摘的小野花进门,屁颠屁颠的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叶瑾音从书中抬起头,看着他走到面前抬起头直直的看着她。

    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小孩也站在了大门口看着这个胆子最大的小孩,他们脸上同时出现‘到底要不要跟着进去’的纠结模样。

    那个小男孩这时突然把手里拿着的那朵被他捏得有点焉了的小野花递给她,并用本地话和她说了两句什么。

    叶瑾音没有听懂,不过还是猜到了他的意思:“你要把花送给我?”

    小男孩也用疑惑的眼神看她。

    站在门边的那个大一点的女孩听得懂帝国通用语,忙说:“漂亮的小姐姐,我弟弟想把那朵小花送给你。”

    叶瑾音抬眼看向门外应该有六七岁的两个小孩,他们一见她看过来,立即就大着胆子走了过来。

    那个最小的小男孩见叶瑾音没有收下他手里的小花,有点急了,就又把手里的花朝她面前递递。

    叶瑾音看着他,问:“你为什么要送小花给我?”

    在叶瑾音问话的时候,她听到了从主楼里面走出来的沉稳脚步声。

    小男孩在她问这句话后,想也不想就说:“漂漂。”

    叶瑾音:“?”

    小女孩帮他翻译:“我弟弟说小姐姐长得漂亮。”

    叶瑾音听得直接乐了,她弯起唇角抬起手捏了一下小男孩胖嘟嘟的脸,说:“你这么小,就知道把花送给漂亮女生了。”

    小男孩竟然朝她点点头。

    小男孩一直坚持不懈的把花递在她面前,现在应该是手有点酸了,就又朝她面前送了一下,只是小男孩没有看脚下,直接左脚拌右脚,眼看就要栽到叶瑾音的怀里。

    这时,小男孩的后领直接就被提了起来,在小男孩一脸懵的时候,他看见了一脸严肃犹如阎王,‘凶神恶煞’的秦墨寒。

    然后就吓得正准备哇的一声哭出来。

    秦墨寒直接开口:“不许哭。”

    小男孩的嘴巴一闭,竟然生生把哭声和眼泪憋了回去。

    叶瑾音见秦墨寒故意吓唬小男孩,就笑着拉拉他的衣摆,说:“墨寒,你把他放下来。”

    秦墨寒这才把小男孩放下来,只是放得离叶瑾音有点远。

    另外两个小孩一见秦墨寒,早就站在旁边安静得像是两个小鹌鹑了。

    秦墨寒看着三个小孩,最后对那个最小的那个小孩说:“把你的花收回去,我的夫人不需要别人送花。”

    最小的小孩吓得直接缩在他姐姐身后,他姐姐和那个男孩则挤着一团,明显都被秦墨寒吓得不轻。

    秦墨寒见他们这种反应,更加皱紧了眉头。

    他有那么可怕吗?

    叶瑾音见他们这样,就站了起来,然后对刚端了一盘点心出来的王冬梅招手,示意她走快一点。

    王冬梅快步走过来。

    叶瑾音就从她端着的盘子里面拿出一块点心先递给最小的男孩。

    三个小孩在看见点心后,条件反射的吞咽着口水。

    最小的男孩立即就伸出手要接,但是他们应该被父母教育过,小女孩忙把他弟弟的手挡住,说:“弟弟,爸爸妈妈说过,不要接陌生人的东西。”

    最小的男孩心不甘情不愿的收回手。

    叶瑾音笑,然后问他们:“既然你们说我是陌生人,那你们怎么跑到我家院子里面来了?”

    小女孩顿时语塞。

    叶瑾音又把那块点心朝最小的男孩递递,“给,你们拿着点心可以回家吃。”

    小女孩一听这话,觉得只要把点心拿回家吃肯定就没问题,所以就没有再阻止最小的男孩。

    等最小的男孩接了点心,大点的两个小孩就眼巴巴的看着她。

    叶瑾音又给他们一人拿了一块点心。

    大点的两个小孩接过点心后,忙对她说:“谢谢漂亮的小姐姐。”

    最小的男孩见他们道谢,他正在舔那块点心,也忙把点心拿在手里,对叶瑾音说:“谢谢,漂漂。”

    叶瑾音笑着说:“不用谢,你们回去吧。”

    她担心这三个小孩子再不走,她家这位醋先生要把醋倒出来了。

    三个小孩立即就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王冬梅把剩下的点心盘子放在小木桌上,在把另外一只手里的温水放下,就离开了。

    叶瑾音这才看向紧抿着唇站在那里的秦墨寒,拉拉他的大手,说:“你怎么下来了?”

    秦墨寒肯定不会说,他是因为看见那个小男孩送花给她,他才直接中断会议下来的。

    他一本正经的说:“累了,休息一会。”

    叶瑾音一听说他累了,就直接露出了心痛的表情。

    秦墨寒看着她心痛的眼睛,心里受用,脸上却还是很正经的说:“也不是很累。”

    叶瑾音朝他笑笑,然后拉着他走到小木桌边,端起温水喝了一口,再把杯子递给他。

    秦墨寒就着她递过来的姿势倾身喝了一口,水里面加了蜂蜜,所以带着甜味,秦墨寒喝完就皱起了眉头。

    叶瑾音见他一喝很甜的东西就这种反应,直接忍不住笑了起来。

    秦墨寒不满的在她手心轻捏了一下。

    叶瑾音这才收起笑,说:“里面只是加了一点蜂蜜。”

    秦墨寒抿着唇不接话。

    叶瑾音就没有再说这个话题,两人拉着手在院子里面走了一圈,秦墨寒又上去继续开会去了。

    叶瑾音却没有继续看书,反而是让王冬梅拿了一个花篮,在拿了一把剪刀出来,正要接过剪刀去剪几只花。

    却被刚好走到楼上朝下面看的秦墨寒看见,秦墨寒站在窗子边制止她:“小音,把剪刀放下。”

    叶瑾音抬头朝他皱皱鼻子,最后还是把剪刀递给了王冬梅。

    秦墨寒这才放心的坐下去办公。

    叶瑾音就指挥着王冬梅剪哪只花,等剪了十来只花的时候,她才让王冬梅停下来。

    然后带着王冬梅一起朝客厅走。

    客厅里面没有花瓶,乔治刚好从旁边经过,就说:“夫人,我去给你买一个花瓶吧。”

    叶瑾音点点头。

    乔治就直接朝门外走了。

    两人没有等几分钟,乔治就拿着一个小口大肚的花瓶走了进来。

    叶瑾音奇怪的问:“难道这条街有卖花瓶的?”不然他怎么这么快就买回来了。

    乔治回答:“刚好街尾有一个货郎推着花屏在卖。”

    说着他去给花瓶里面接了水,并把花瓶放在叶瑾音指定的地方。

    叶瑾音把那十几朵花插在花瓶里,很满意自己的插花技术。

    来dl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

    第二天吃过早餐,秦墨寒就问叶瑾音想去哪里游玩。

    叶瑾音想了一下她看的旅游攻略,说:“我们今天就在古镇里面游玩。”

    秦墨寒随便她。

    两人吃了饭就准备出门。

    这一次出门,叶瑾音直接把她的及腰长发编成了麻花辫垂在身后,穿了一套改良旗袍装,上身旗袍盘扣领,中袖,下身裙摆很长很宽大,在带一个帽檐宽大的帽子,一个口罩。

    除了那双迷人的眼睛露在外面,其他地方全部挡住了。

    秦墨寒今天也破天荒的穿了一身休闲装,同时带了墨镜口罩。

    两人出门,只有陌千和王冬梅跟着,他们也戴着口罩,并没离他们很近,而是不远不近的跟着。

    他们住的房子外随时都显得很安静,同时经常有小孩子在街上玩耍。

    叶瑾音没有想到,他们一出门就遇见了昨天的那个最小男孩和他姐姐。

    两人正在玩捉迷藏,一见几人出来,就站在路中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

    两小孩应该是不理解那么漂亮的小姐姐为什么要把脸给遮起来。

    小男孩在叶瑾音看向他的时候,他还跑过来站在她面前抬头看她。

    叶瑾音停下来,同时低头看着他。

    小男孩一脸纠结的说:“漂漂,不见了。”

    叶瑾音忍不住翘了翘嘴角,也不把口罩取下来,直接对他姐姐说:“和你弟弟回家玩吧,别跟着我们。”

    小女孩用怕怕的眼神看了秦墨寒一眼,才朝她点头,就把他弟弟拉着朝他们家的方向走了。

    叶瑾音和秦墨寒继续走。

    这条街大概有两公里远,全程都铺着青石板路,而且溪水水质清澈,一路上好几家人都在用溪水淘米洗菜。

    也许是四人的装扮太特别,所以一路上很多人都在打量他们。

    很快他们就走出了这条住宅街,来到了古城的主街道上。

    主街道上和住宅街立即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热闹的街道鼎沸的人声扑面而来。

    街道两旁种植着银杏树,这个季节的银信叶子还青悠悠的,虽然没有秋天时满树黄的意境,同样也把街道上古朴而典雅的青瓦白墙,以及优雅的木质门框衬托得如诗如画。

    浓浓的异族气息在街道上飘散,到处都是穿着异服的年轻男女带着游客们参观,他们热情的和游客们说着这些建筑的历史。

    不过最后他们都会带着游客们朝一个方向走。

    “今天街上有什么活动吗?”叶瑾音见很多人都朝一个方向走去,就问了一句。

    秦墨寒示意王冬梅去问问。

    王冬梅很快问了回来对两人说:“爷,夫人,今天古城里面有一场大型的以歌会友大会,据说这种大会每月会在古城里面举行一次,所以大家都去那边看热闹了。”

    秦墨寒就偏头看向叶瑾音:“想要去看看吗?”

    叶瑾音点点头。

    几人就跟着人群走。

    以歌会友大会就在古城里面的最大书院举行。

    这里的书院据说拥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经过了多次修葺还原,所以看起来特别有历史厚重感。

    叶瑾音他们到书院的时候,很多人已经进了书院,以歌会友的场地就在书院大门进去的那片大空地上。

    里面已经聚集了上千人,分开男女各站成两排,中间留出一块空地,场面壮观。

    叶瑾音和秦墨寒并没有到人多的地方,而是顺着大门进去通向书院里面的靠墙边的走廊走。

    走廊上竖着很多用大理石雕刻的字,上面记载着这个书院的发展历史。

    叶瑾音对古帝国字倒是很熟悉,她边走边看,不时还和秦墨寒说说上面的趣事。

    跟在后面的陌千和王冬梅内心感叹着:夫人真厉害,竟然连这种古老的文字都能看懂。

    不过两人转念一想,觉得学音乐的要研究古音乐,看得懂这些文字也很正常。

    只有秦墨寒知道,叶瑾音那个时候的文字和这种文字差不多。

    四人很快就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尽头是一个很大的圆形拱门,里面就是以前那些学生读书的地方,几人去里面参观了一圈出来。

    以歌会友大会已经开始了。

    这里的异族人唱歌张口就来,女人们的歌声婉转动听,男人们的歌声高亢嘹亮,他们在对歌的过程中,旁边观看的游客掌声不断。

    到了后来,还有人提议两方来个比赛,然后还有很多喜欢唱歌的游客加了进去。

    一场唱歌大会下来,大家都看得满意又高兴。

    叶瑾音和秦墨寒至始至终都站在人群外走廊的台阶上,并没有挤进去。

    唱歌大会结束以后,一些人留下来继续参观书院,一些人就散了。

    叶瑾音他们之前参观过,就跟着朝书院外面走。

    只是刚走到大门边,就有一个个子矮小低着头的男人想挤进他们中间和叶瑾音擦肩而过,秦墨寒身上杀气顿现,说了一句“找死!”。

    陌千直接就在他靠近叶瑾音的时候捏住了他的手。

    “啊!”小个子男人条件反射的发出一声惨叫。

    他的惨叫立即就吸引了现场人的注意,全部看了过来

    秦墨寒把叶瑾音揽在怀中,直接带着她朝后面退了两步,看起来就是看热闹的人。

    王冬梅更是挡在两人前面。

    陌千这时才沉着声音说:“这人竟然想偷东西。”

    说完手上用力,小个子男人额头上立即就痛出了虚汗,不过他却大声反驳:“你冤枉人,我根本没有偷东西!”

    小个子男人说了这话立即就有底气了,接着用更大的声音说:“大家不信可以搜,我身上根本就没有这个人所谓的他的东西,哎哟……报警!我一定要报警把你抓起来,告你故意中伤和伤害罪!”

    其他人把小个子男人打量了一圈,再看向陌千和王冬梅。

    见他们都带着口罩,并没有觉得奇怪,毕竟很多人怕到了人多的地方会有传染病,都会戴口罩。

    他们只是见两人的气质都很出众,再看看小个子男人,不但长得贼眉鼠眼,眼神还飘呀飘的,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小个子肯定是在贼喊捉贼。

    这时,人群里面一个人就说:“既然这个人说要报警,那不如直接报警好了。”

    接着好几个人跟着附和。

    陌千看似随意的看了秦墨寒一眼。

    秦墨寒不动声色的朝他点点头,陌千开口:“麻烦哪位帮忙报一下警。”

    小个子男人一听这话,脸色一变,直接转头扭着身体并用恶狠狠的语气咬着牙说:“到时候你们可别后悔!”

    陌千一听他这话,直接就挑起了一只眉头。

    这个小个子男人的确还没有偷到他身上的财务,但是陌千既然要整治他,肯定会把他的罪名坐实。

    所以早就动了手脚。

    小个子男人一威胁,陌千就对围观的人群说:“大家也听见了,这人竟然还敢威胁我们。”

    “简直是贼喊捉贼,这人也太不要脸了。”

    “就是,这种社会上的败类就该关进牢里,最好坐到他改过自新为止。”

    众人立即七嘴八舌起来。

    小个子男人气得眼睛通红,不过下一刻他的嘴角却突然翘了一下,眼睛更是闪过得意的光芒。

    就听一道声音从人群中响起:“你们明显就是在以貌取人好不好,既然大家都说这人偷了东西,总得先拿出证据来,在没有证据之前,大家最好不要乱说话。”

    这人的话并没有错,所以众人也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就全部看向陌千。

    陌千嘴角突然掀起一抹嘲讽的笑:“要拿证据是吧,那好,大家今天就给我做个证,如果这人真的偷了我们的东西,直接就让警察把他抓起来。”

    “那如果我没有偷呢?”小个子男人一脸自信满满,眼中更是闪过了算计,他也不等陌千开口,直接说:“如果你找不出证据,你必须得赔偿我的精神和身体上的损失。

    哎哟……我的手肯定被你捏坏了,我还要靠这双手挣钱养妻儿老母,到时候你也得陪我的损失费。”

    陌千直接朝他“呵呵”了两声,然后在众目睽睽下,直接从小个子男人身上收出了他的钱包。

    陌千把钱包拿在手里对大家说:“我的钱包里面有两千块钱现金,三张银行卡,分别是xx,xxx,xxxx银行,还有我的身份证,大家可以先看看。”

    说着就递给了最前面的一个人。

    那个人把钱包打开,的确和陌千说得一样。

    小个子男人在陌千从他身上搜出那个钱包的时候脸色就变了,现在看见那些人把钱包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刚好就是陌千说的那些,他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额头上更是冒出虚汗。

    知道自己这次是踢到铁板了。

    ------题外话------

    推荐勿倚的《重生之将军不嫁》

    (一对一,双洁,强强)

    一纸诏书,归池国第一女将军下嫁风流世子,一代枭1雄,活活被后宅女人断了经脉,惨死宅中。

    她为皇帝打下天下,一世效忠,却不想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

    一朝重生,原主竟是敌国王妃,面对王爷的宠爱红杏出墙,荡妇弃女,人人生厌?

    当她成了她,所有妄想伤害她的人,她都会一一还回去。

    冷心冷情,她以为自己注定孤独终老,却意外救了一个记忆全失被人欺辱的少年。

    插科打诨,吊儿郎当,留在身边逗乐也不错。

    未曾想,这个少年会一夜之间,变成这个世上最尊贵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