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追魂梦〕〔无限婚契,枕上总〕〔舞所不能〕〔魂魄碑〕〔蛮妻欠调教〕〔最强农女之首辅夫〕〔蔺先生,一往情深〕〔神术武装〕〔符霸异世〕〔透视兵王在都市〕〔为美丽的舰娘献上〕〔九尾狐之五灵珠〕〔神兽召唤师〕〔九瞳至尊〕〔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重生影后:总统的〕〔重生之权宠小仙妻〕〔主宰星河〕〔娇妻,别想逃〕〔难言之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第四百章 洗澡(2更)
    叶瑾音考虑了一下,点头:“能啊,只要你们好好学习,到时候可以考上帝都的学校来找我。”

    “真的吗?”小孩子们眼中顿时露出了希望的光芒。

    叶瑾音睁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点头:“真的!”

    小孩子们有了她的保证,立即破涕为笑。

    所有大人都觉得叶瑾音在安慰这些小孩子,但是叶瑾音的话却直接让小孩子牢牢的记住了。

    他们慎重的对她点头。

    “漂亮姐姐,我们一定会考上帝都大学来找你的。”

    叶瑾音朝他们一笑:“好啊,只要你们有能力。”

    说着就和秦墨寒一起离开了。

    几辆车相继开出古镇大街。

    秦氏几个高层直接去机场坐飞机回帝都,叶瑾音他们依旧走高速路回去。

    所以几辆车直接在古镇外就分开了。

    这一次,除了叶瑾音他们坐的这辆车,后面还跟着两辆同样做了掩饰像是面包车一样的保镖车。

    yn的高速平坦通畅,车子三四个小时就开出了这个省,到了山区比较多的省份。

    这一次他们并没有走夜路,而是直接把车子开到了省里面的秦氏酒楼住了下来。

    叶瑾音和秦墨寒一到总统套房,陌千就来向他们汇报:“爷,夫人,在我们离开两个小时后,m国秘密派来的那批人就到了yn。”

    秦墨寒脸色微沉,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既然来了,就全部留下来。”

    “是。”陌千答了一声,直接下去通知人捉拿那些人,并联系了那边的警察和部队。

    两方联合,任他们插翅难飞。

    叶瑾音看着陌千离开以后,才回头看向秦墨寒。

    秦墨寒说:“m国那边已经知道我们没有去m国,所以派了人过来。”

    叶瑾音听后却皱起了眉头:“我们在yn这件事,应该知道的人不多,他们为什么能够这么快就找到我们?”

    秦墨寒表情也是一片沉冷。

    “有人把我们在dl的消息发布到了网络上。”

    叶瑾音想了一下直接就想到了一个人,“是那个女人?”

    “嗯。”

    陈娇被秦墨寒踢晕送进医院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她在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偷偷的把他们的事情发布到了网络上。

    虽然陈娇没有看见叶瑾音和秦墨寒的脸,但是就她那些描述,也能让本来就恨不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找出来生吞活剥的m国人查到。

    m国人一知道他们的下落,就立即秘密的派了人过来,想把他们回帝都前解决掉。

    不过m国人派来的人再隐蔽,这里也是帝国,所以秦墨寒在那些人一进入帝国的边界,就已经布置好了一切。

    叶瑾音听了秦墨寒的安排,想了一下,说:“既然他们想要在我们回帝国之前把我们解决掉,肯定不止派那一批人来……他们会不会在我们回去的路上还派了人?”

    秦墨寒沉默着思考了一阵,点头:“我的人和父亲的人都没有查到还有另外一批人,所以很有可能沿途对付我们的人应该是‘暗羽’组织的人。”

    “又是‘暗羽’组织,这些人还真是成了m国或者贝拉的走狗!不是说‘暗羽’组织是国际最大的组织,里面的领袖不听命于任何人吗?”

    这让叶瑾音不得不怀疑,‘暗羽’组织的领袖已经被贝拉控制。

    “如果真是‘暗羽’组织的人,他们会在哪里对我们下手?”

    叶瑾音说完这话,立即就想到了一个地方。

    秦墨寒也同时想到了那里,“天险山。”

    “只有那里最好下手,既然这样,那我们干脆绕道走好了。”

    “嗯。”秦墨寒也正有此意,m国那批人认定了他要赶回帝都,那他们就偏偏走另外一条道。

    反正他们也不急。

    秦墨寒用联络器把陌千叫过来,下令:“明天我们绕着天险山走,通知那边的部队今晚就进山抓人。”

    陌千一听秦墨寒这么说,就猜到了m国那帮人应该会派人直接在险峻的天险山对付他们,心中不免冷笑。

    直接应了一声“是。”,立即就去联系那边的部队去了。

    叶瑾音见事情已经安排得差不多,本来就特别困,就和秦墨寒说了一声:“我困了。”

    秦墨寒见她在揉眼睛,立即心痛起来,忙把她的手握在手心,带着她朝套房的卧室走:“困了就去睡觉,别揉眼睛。”

    叶瑾音任由他牵着。

    两人很快进了卧室,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加上刚坐了几个小时车现在又有点晚的原因,叶瑾音一坐在床上就闭上了眼睛。

    秦墨寒见她这副模样,失笑着抬手捏捏她水嫩的脸颊。

    叶瑾音不满的睁开泛着水光的眼睛,直接用眼神控诉他。

    秦墨寒被她这反应弄得嘴角上弯:“先洗澡。”

    叶瑾音又闭上眼睛,直接耍赖:“我不……”

    秦墨寒见她这样,也不和她说了,直接弯下腰就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叶瑾音下意识睁开眼睛,忙搂住他的脖子,眼中还露出了一丝不解。

    秦墨寒抱着她就朝浴室走:“既然夫人不愿意自己洗澡,那为夫就只好代劳了。”

    “不……”

    “不许说不。”

    “……暴君!”

    “嗯。”

    两人说着话,秦墨寒就把叶瑾音抱进了浴室中。

    秦氏酒楼总统套房里面的浴室中有一个很大的浴池,浴池的水早就在他们来的时候被乔治放满了。

    现在两人想要洗澡,只要直接脱了衣服下去就行。

    秦墨寒看了一眼铺着防滑垫的浴池边缘,还是有点不放心。

    就把叶瑾音抱着坐在浴池边上的椅子上,半蹲下身给她解着衣服。

    叶瑾音这个时候是真的犯懒犯困,所以秦墨寒给她解衣服纽扣,她也是微微的扭了一下身体表示抗议,就微眯眼睛任由他伺候了。

    秦墨寒把她的衣扣解开,站起来把她抱着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先是好笑的在她耳边吐着热气低低的问:“怎么就这么困。”

    叶瑾音像是猫儿般轻轻的“嗯”了一声。

    秦墨寒的手伸进了她的腋下,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解着她身后的肚兜带子。

    叶瑾音也只是微微的仰着头任由他解。

    眼睛早就闭上了。

    所以她没有看见,秦墨寒在这时变得炙热的眼睛和乱了的呼吸。

    把怀里小女人的衣服剥干净,眼前的玉白果体让禁1欲好久的秦墨寒不止呼吸粗重,身体更是紧绷得快要爆炸。

    尤其叶瑾音这时还现出一副任他处置的模样。

    他恨不得就地把她给很狠的惩治一顿。

    就在他的大掌不老实的来到她的胸前,并把她抱紧的时候。

    贴在他腰上微微隆起的肚子,让他理智瞬间回笼。

    秦墨寒重重的喘息一声,直接抬头在这个已经睡了过去,像一头小猪一样的小女人嘴唇上轻咬了一口,才努力收起了心中的所有旖旎。

    接下来在给叶瑾音洗澡的时候,他又经历了一场更折磨人的天人交战。

    所以到了后来,他在他的身体即将到爆发边缘的时候,猛地收手,草草的给她洗了一遍身体,直接就把她抱出浴池用宽大的浴袍把她一裹,三两步就把她抱出浴室,放在了床上。

    他在快速回到浴室中,冲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冷水澡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才出去搂着叶瑾音睡觉。

    只是秦墨寒刚睡下不久,叶瑾音放在稍远梳妆台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秦墨寒猛地睁开眼睛快速下床去把她的手机拿起来,正要按掉,见是姜打过来的电话,就接了起来。

    “什么事?”秦墨寒语气不好的问了一句。

    “瑾……呃……大大少!”本来要说话的姜一听是秦墨寒的声音,直接就卡壳了。

    秦墨寒不耐烦,说了一句:“再打电话过来吵小音,以后你就别给她打电话了。”

    被刺果果威胁的姜正要开口,秦墨寒又说:“没事就挂了。”

    姜在秦墨寒挂断电话的前一秒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股勇气,直接尖叫一声,说:“秦大少,你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说!”

    “我和东方朔被天险山的大雾困在山里面了,你能不能派人来带我们出去一下。”姜说完,声音还抖了一下:“现在这么晚了,山里面好多野兽的叫声,太……太吓人了。”

    “让东方朔打电话向当地的军队求助。”

    “可可可……”秦墨寒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根本就懒得听姜的废话。

    秦墨寒把电话挂断以后,并没有马上回床上睡觉,而是用他的电话给陌千打了一个电话。

    “让进天险山的人把东方朔和姜带出来。”

    然后就收了电话回去继续抱着叶瑾音睡觉。

    一觉到大天亮,叶瑾音终于睡饱的睁开了眼睛,感觉神清气爽。

    她嘴角不自觉含着笑的转头看向秦墨寒,直接就撞进了那双深邃的眼眸中。

    “墨寒,早。”

    秦墨寒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才回道:“早。”

    然后被子下面的大手直接就覆盖在了她身上。

    叶瑾音身体一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没有穿衣服。

    她睁大眼睛一脸懵逼的问:“我为什么没有穿衣服?”

    秦墨寒吃了好几下豆腐,才笑着不答反问:“你还记得你昨晚怎么睡过去的?在哪里睡过去的?”

    叶瑾音被那只不老实的手摸得身体发热,忙用双手捉住他的手。

    这才偏着头考虑了一下,说:“我不是去洗了澡就睡了吗?”

    说完这话,她的眼睛睁得更大,脸蛋瞬间羞红,声音也不自觉心虚的低了好几度:“昨晚上是你给我洗的澡?”

    “嗯。”

    “那……那……你有没有很难受?”

    叶瑾音知道前面三个月他们不能行房,秦墨寒很多时候都憋着,她见他难受,就有点心疼,一想到昨晚上她睡着了,他还帮她洗澡,当时他肯定更加难受,就更加心疼起来。

    秦墨寒被她这种反应弄得嘴角弧度不减,他把她搂紧,两人毫无阻碍的贴合着,让她感受他早上的冲动,才在她耳边用沙哑的声音说:“很难受。”

    叶瑾音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怀孕后她的身体本来就比平时敏感,再被他故意压低声音在耳边这么说,加上他那只不老实的手,直接就受不了的用手推他。

    秦墨寒也知道分寸,不敢把她挑!逗得太过,就放开了她,直接摊开身体在那里平复身体内不安分的炙热。

    叶瑾音身体也朝旁边滚了一下,直接就把两人盖着的薄被给带走了。

    秦墨寒也就穿了一条内裤。

    被子一被叶瑾音裹走,他就暴露在了空气中。

    叶瑾音只是扫了他一眼,直接就用被子把自己捂住了。

    然后在被子里面瓮声瓮气的对他说:“你快点把衣服穿上,再把我的衣服拿过来。”

    秦墨寒偏头看着把自己裹成一个蚕宝宝的小女人,直接坐起身起床去穿衣服。

    他穿好衣服裤子,才把叶瑾音的衣服拿过来,坐在床头拍拍她的屁股,说:“宝贝,快点起来穿衣服。”

    叶瑾音这才把被子掀开,但是却并没有看他,反而眼珠子乱转,红着脸蛋对他说:“你去外面。”

    秦墨寒一挑眉,站在那里欣赏了一会儿她害羞的样子,才在她快要老羞成怒之前朝浴室走。

    “你慢慢穿,我去洗漱。”

    “嗯。”

    叶瑾音等秦墨寒进了洗漱间,才掀开被子。

    她身上一片通红,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刚才被秦墨寒挑!逗的。

    等她穿好衣服,秦墨寒的声音刚好从洗漱间传来:“宝贝,进来洗漱。”

    叶瑾音直接就朝洗漱间走。

    两人洗漱完走出卧室。

    乔治刚好算着时间推开套房的大门推着早餐车走进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王冬梅和陌千。

    陌千明显有事情要汇报。

    但是见秦墨寒和叶瑾音去了餐桌边,就直接留在客厅的沙发区等着他们。

    直到两人吃完早餐,坐在沙发上,他才开口:“爷,夫人,我们的人和部队昨晚上并没有在天险山找到东方朔和姜。”

    叶瑾音一听到姜的名字就不解的看向了秦墨寒。

    秦墨寒直接告诉她:“姜和东方朔昨天晚上到了天险山。”

    叶瑾音听到这话,直接就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首席律师〕〔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