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后归来:神尊靠〕〔年先生,慢慢喜欢〕〔阴阳郎中〕〔超能小农夫〕〔重生八零甜蜜军婚〕〔年年安康〕〔八零食医小军妻〕〔回到八零当女兵〕〔重生之异能军嫂〕〔万界之无限副本〕〔护妻军少,花样宠〕〔都市阴阳师〕〔独君情〕〔重生军嫂逆袭记〕〔官道黄粱〕〔我在聊斋做鬼王〕〔体坛全能巨星〕〔绝武仁医〕〔花滑之国宝天后〕〔时少,你老婆又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101
    毕业答辩和演奏自创曲目只用了半个小时。

    当叶瑾音结束演奏,整个大礼堂的教授领导们以及正在看直播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站起来为她鼓掌。

    掌声雷动。

    接着校长上台给她颁发毕业证书。

    校长情真意切对她说:“小叶同学,你是我们学院的骄傲,也是音乐学院独一个当场答辩,当场领取毕业证书的学生,祝你以后能够引领一个时代的音乐潮流,走在时代最巅峰。”

    叶瑾音不骄不躁的朝校长点点头,然后接下毕业证书。

    这一刻,她就真的从小提琴专业毕业了,仅仅花了一学年多一点点的时间。

    不止在场的人为她骄傲,整个帝都音乐学院的学生也为她骄傲。

    毕业答辩以后,叶瑾音并没多停留,直接在秦墨寒和秦元帅护着下,慢慢的朝大礼堂外面走,后面则跟着所有人。

    他们从大礼堂内走出来的时候,才知道在大礼堂外,已经等了很多今天上午没有课的学生。

    大家脸上都带着激动以及不舍。

    当他们看见叶瑾音出来的时候,就有人大声问:“女王,你毕业以后还会回帝都音乐学院吗?”

    叶瑾音今天心情不错,就回了一句:“当然回,我的老师在这里,我肯定会抽空回来看看他。”

    其实除了几个亲近的人以外,就连学校领导都不知道,叶瑾音打算生完孩子以后回来继续读其他系,拿其他系的毕业证书。

    最后叶瑾音在众人不舍的目光下,和石教授他们说了一声再见,就坐进车中离开了帝都音乐学院。

    ——

    国庆假期很快到来。

    今年的国庆假期秦家并没有举家到什么地方去旅游。

    叶瑾音现在已经怀孕四个月出头,肚子看起来就和别人五六个月的一样大。

    导致秦元帅和秦墨寒紧张她紧张得不行。

    叶瑾音在肚子一天天变大以后,也觉得去哪里都不方便,所以没事也不爱出门,直接呆在元帅府养胎。

    秦墨寒更是直接把办公地点迁移到xx街外面的那条街,走路只要十分钟,开车一两分钟就能到的地方。

    他在工作期间会隔段时间回来看看叶瑾音,陪她散一会儿步才继续去办公。

    国庆假期间,姜也没有出去旅行,每天都会来叶瑾音这里报道。

    叶瑾音有姜的陪伴,倒是觉得日子过得一点都不无聊。

    不过姜连续好几天过来,叶瑾音就有点奇怪了。

    在放假的第四天中,她终于问准时过来报道的姜:“你这几天天天到我这里来玩,难道不用去约会了?”

    姜一听这话直接就垮下了脸。

    她说:“东方朔上次不是没有回成老家吗?他老家好像有什么事情非要他回去一趟,所以国庆的时候他就回去了。”

    叶瑾音有点奇怪:“现在离上次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他老家再有事情,难道这么久还没有解决好,必须要等他回去?”

    姜一听这话,直接一愣,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心塞塞的问叶瑾音,“瑾音,你说东方朔是不是回去相亲了?”

    东方朔今年27岁,照正常情况下,这个年龄的男人基本上都已经成家立业,有些连小孩都能打酱油了。

    姜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到最后直接就坐不住了。

    叶瑾音见她这样,就问了一句:“你知道他要回去多久?”

    “他说至少要回去十天。”

    姜说到这里,直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不行,我要打电话问一下。”

    姜说着就拿出了手机,直接给东方朔拨去电话。

    等对方接通后,她倒有点扭扭捏捏,不好意思问出口来了。

    叶瑾音看着她,用眼神问:怎么不说?

    姜这才鼓起勇气问他:“那个……木头,我听人说你是回去相亲了,是不是啊?”

    说完这些话,她还特意强调了一句:“我真的是听别人说的。”

    也不知道东方朔和她说了什么,姜突然激动的跳脚:“臭木头,你都不知道拒绝吗?你等着,我来帮你。”

    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就心急的朝大门外冲。

    叶瑾音叫住她:“你干什么?”

    “木头说他正在相亲,父母的好意不好拒绝,所以我打算去救他。”

    叶瑾音:“……”东方朔会给姜说这种话?

    姜说完这话,又朝外面冲,边走边对叶瑾音说:“瑾音,我不能对这件事坐视不理,我要去把我未来的老公抢回来。”

    叶瑾音看着匆匆离开的姜,突然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姜说到做到,当天直接就买了去yn的飞机票,她在收拾好行李后,还特意过来和叶瑾音打了声招呼。

    “瑾音,你喜欢吃yn的什么小吃,到时候我给你带回来。”

    “……你照顾好自己就是了,还有,你去了那边别再咋咋呼呼的,别吓着了东方朔的家人。”

    “我知道,为了保持我的形象,我收的衣服都是淑女型的。”

    叶瑾音没想到姜还有这样的觉悟。

    “好了我要走了,瑾音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姜说完就大步朝元帅府外面走了。

    看着她雄赳赳的背影,叶瑾音莞尔,同时感叹爱情的力量还真是大,姜以前虽然喜欢yy各种美男,但是那些美男在她嘴里就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现在她竟然这么上心东方朔的事情,也算是很大的改变了。

    ——

    姜离开了以后,秦墨寒怕她无聊,就特意让人给她送来很多好玩好看的稀奇玩意儿。

    秦墨寒现在周末更是推掉了所有工作,直接在家陪她。

    有时两人会去南山别院住一两天,有时就去人少的地方走走玩玩。

    帝都市最不缺的就是各种音乐会,所以只要有大型的音乐演奏会,秦墨寒就会特意抽出时间陪叶瑾音去听。

    叶瑾音在平时偶尔还会抽时间回帝都音乐学院去看望她的老师。

    黎教授因为受了严重的鞭伤,他们打算国庆去看望两个老人的时间就推辞了两周。

    等两人看望完两个老人回来,就开始着手结婚摆酒席的事情了。

    两人把酒席的时间选在十一月上旬的一个周末。

    时光荏苒,十月很快就过去,中秋过后,天气一天比一天凉,叶瑾音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不知不觉就到了第五个月。

    在十月份的时候,最让叶瑾音和秦墨寒激动的就是宝宝的第一次胎动。

    叶瑾音还记得宝宝们的第一次胎动刚好是他们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当时秦墨寒的手正好放在她的肚子上,宝宝们就动了一下。

    当时秦墨寒直接就傻了。

    叶瑾音还是第一次看见那副模样的他,直接忍不住笑出来,但是就是因为她的笑,直接让秦墨寒‘老羞成怒’,更是很狠的收拾了她一顿。

    十月的时候,姜要准备小提琴六级考试,就算她过来,也是问叶瑾音关于小提琴相关的知识,就很少提起她和东方朔的事情了。

    不过她在回来的时候还是和叶瑾音大致的说了一下她去东方朔老家后的事情。

    姜说:“当时我过去的时候,木头的家人正在请他们给他介绍的那个女人吃饭,我直接说我是木头的女朋友。”

    虽然当时的情景有点尴尬,但是东方朔的家人见姜那身不凡的气度,就知道她肯定是帝都高官家的女儿;

    加上东方朔当时竟然还介绍了她,所以姜一过去,东方朔的亲朋好友就都知道了他有一个在帝都音乐学院读书,还是财政部副部长家的千金的女朋友。

    东方朔的相亲计划泡汤,他的家人却对姜特别热情,姜那几天果真当了一回淑女,一言一行让东方朔的家人都很满意。

    就连姜自己都忍不住感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面对东方朔的家人,我就紧张得不行,就怕他们对我不满意,所以我就下意识的不敢大声说笑了。”

    叶瑾音听后只总结出一句话:“看来你有当淑女的潜质。”

    姜就朝她咧嘴笑,这样的她,哪里还有半分淑女气质。

    叶瑾音又问她:“然后呢?”

    姜耸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从我们回来后东方塑直接从国卿院的监察部干事调派做了帝都市市长,

    他才走马上任,需要交接的事情多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我也要准备小提琴六级考试,所以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叶瑾音一直知道国卿院那几个年轻人都是她爸爸给秦御景准备的人,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东方朔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候内就当上了帝都市市长。

    这只能证明东方朔的能力真的很好,好到他爸爸愿意把这么重要的一个位置让东方朔来做。

    这件事叶瑾音听听就算了。

    接下来,叶瑾音又成了姜的临时老师。

    叶瑾音做起老师来,从来就没有心软过,这让姜又体会了一把去年那种痛并快乐的感觉。

    十月一过,十一月的第一个周末,就是石教授和黎教授摆喜宴的日子。

    叶瑾音在当天有点兴奋,所以天刚亮就醒了。

    今天还是她怀孕以后醒得最早的一天,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秦墨寒还在熟睡。

    叶瑾音已经有几个月没有看见秦墨寒的睡颜,感觉有点稀奇,尤其他在睡了一觉后,下巴上会冒出青青的胡渣,特别的有男人味。

    叶瑾音看着看着,手就忍不住摸到了他的下巴上,然后感受着他下巴上胡渣带给她手指的刺眼。

    只是下一秒,她的腰就被搂紧,秦墨寒直接在她唇上轻咬了一口。

    叶瑾音的大肚子立即抵在了他的肚子上,好巧不巧,肚子里面的宝宝们这时竟然也醒了,直接踢了他的肚子好几下。

    叶瑾音就笑着说:“你看,宝宝们知道你在欺负我,所以在帮我的忙了。”

    秦墨寒就摸向她的肚子,边摸边说:“那以后换成你来欺负我。”

    “嘻嘻。”叶瑾音笑,然后就用唇去吻他的唇。

    秦墨寒享受着她主动的献吻,等她快退开的时候,直接就含住了她的唇。

    火辣辣的吻随即而来,直吻得叶瑾音身体发热。

    在秦墨寒那只手开始不老实的时候,叶瑾音勉强拉回一点意识推推他,微喘着气说:“起来了,今天老师和黎教授结婚,我答应了要早点过去的。”

    秦墨寒这才不情不愿的把手拿出来,带着点笑意故意说:“现在还早,你这么早去,说不定帝都音乐学院的大门还没有开。”

    “……”叶瑾音当真信了,所以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以前听谁说过学院六点准时开大门。

    她娇嗔:“骗人,帝都音乐学院不可能开得那么晚。”

    秦墨寒直接把头埋在她肩窝里面发出低低的笑。

    叶瑾音就知道他是在故意骗她,直接不满的推推他。

    秦墨寒这才抬起头,又在她唇上吻了好几下,才把她放开。

    秦墨寒先起来穿上衣服,再把她扶起来给她穿衣服。

    叶瑾音现在穿衣服都是秦墨寒亲力亲为,最先她还会反对,不过随着肚子越来越大,秦墨寒又坚持,她就随意了。

    两人穿好衣服洗漱好走出小院,就听到了最后面校场传来的喝彩声。

    叶瑾音和秦墨寒相视一眼,叶瑾音说:“好久没有去看爸爸和人切磋了,要不我们去后院看看。”

    秦墨寒直接看了一眼她的肚子,拒绝:“那里人太多,你不适合情绪太激动的地方。”

    人的情绪是很容易被传染的。

    叶瑾音不满的嘟起唇,秦墨寒又说:“不如我去训练室里面锻炼,你看着我锻炼。”

    叶瑾音想想觉得这样也行,就对他点点头,两人就朝训练室走。

    元帅府的训练室也在后院,不过不用经过后院的大校场,直接顺着边上的走廊走过去就行。

    所以叶瑾音和秦墨寒走到后院后,在校场里面训练的人都没有发现他们。

    两人很快走到了训练室。

    秦墨寒推开门,两人一起走进去。

    这里的训练室一般用的机会少。

    秦元帅总觉得在这里面训练有些施展不开拳脚,所以在最初建起来以后,除了秦御景没事还会来训练外,就成了半闲置状态。

    不过这里面的所有训练器材都会定期检修,所以秦墨寒进去后,直接开始训练就好。

    秦墨寒先后用了好几个训练器材。

    叶瑾音就在旁边看他。

    直到秦墨寒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他才停下来。

    这已经是大半个小时以后了,校场上的训练也在这时接近了尾声,正传来秦元帅每日一次的训练总结讲话。

    叶瑾音从旁边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给秦墨寒。

    秦墨寒擦了汗以后,两人就朝门外走。

    他们一走出来,就被站在那里的花副官看见了。

    花副官和秦元帅说了一声。

    秦元帅就转头朝叶瑾音他们招手。

    叶瑾音和秦墨寒走出走廊朝那边走过去。

    秦元帅一看秦墨寒的样子就知道他刚才锻炼过,就笑着点点头,“你小子天天坐办公室,就要多锻炼锻炼身体。”

    秦墨寒“嗯”了一声。

    秦元帅就满意的问叶瑾音:“今天小音音的老师结婚,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过去?”

    叶瑾音回答:“我们打算吃了早餐就过去。”

    秦元帅笑着点头,很随意的说:“石教授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对于小音音来说就像父亲一样的存在,所以今天中午我也去喝一杯他们的喜酒,算是感谢他一直以来对你的照顾。”

    叶瑾音也很随意的笑着回答:“好的,爸爸,到时候我和老师说说,让他给你也准备一个位置。”

    “哈哈,好!好!”

    秦墨寒看着两个不自知的人,也没有提醒他们,要是秦元帅过去,肯定会引起轰动,而且今天石教授的婚宴,也不可能像是师生两想象中那样,只摆几桌就行了的。

    今天石教授的婚宴就设在秦氏酒楼,他打算等一下给酒楼经理打个电话,让他留出一层楼,准备五六十桌宴席。

    接着,秦墨寒和秦元帅各自回院子洗澡去了。

    叶瑾音不想坐,就在住的小院子里面慢慢的走动着。

    秦墨寒洗完澡出来,两人才一起朝前院走。

    三人吃完饭,秦元帅就去了国卿院,他在离开的时候还对叶瑾音说:“我争取中午早点过去,不会让石教授多等的。”

    叶瑾音朝他点头。

    秦元帅走后,叶瑾音和秦墨寒就去了帝都音乐学院石教授家。

    这个时候石教授的小楼内已经很热闹了,不止高教授和高涵在这里,平时和石教授关系不错的几个教授也在。

    他们见叶瑾音和秦墨寒过来,都笑着和她们打了声招呼。

    叶瑾音看着被装饰得喜气洋洋的小楼,笑着对石教授说着恭喜的吉祥话。

    石教授心里本来就高兴,听了她的吉祥话更是笑得红光满面,一身西装穿在他身上,他再把头发打理了一下,看起来直接年轻了十几岁。

    叶瑾音忍不住夸奖一句:“老师今天看起来好帅。”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我都好几年没有看见老石这么精神帅气的时候了。”高教授故意笑着感叹:“想当年,老石和我也是这个学院的校草之二。”

    其他几个教授就在那里起哄。

    “我只听说过石教授是你们那一届的校草之一,并没有听过高教授也是,高教授你不会在自夸吧!”

    高教授不乐意了:“谁说我不是那一届的校草的,你们这些孤落寡闻的人。”

    “哟呵呵!”

    石教授任由他们笑闹,他对叶瑾音和秦墨寒说:“瑾音和秦大少过来坐吧。”

    这时丁成带着人把叶瑾音他们送的礼物抬进来。

    是钢琴。

    丁成手里还拿着一把用盒子装着的小提琴。

    不止石教授,就连正在谈笑的几个教授都停下来看着他们把那架用布罩着的钢琴抬进来。

    即使没有看见钢琴,就小提琴盒子上那个logo,就让他们心里惊叹不已。

    这竟然是世界最顶尖的乐器世家xx世家定制的小提琴。

    “瑾音,你……”

    “老师,这是我和墨寒送给你和师娘的结婚礼物。”

    叶瑾音知道他要说什么,特意加强了一声:“所以你和师娘都不许拒绝。”

    石教授在几秒钟的沉默后,还是说:“这太贵重了。”

    “不贵重,相对你和小音的师生情,这些只是用钱能够买到的身外之物。”

    既然秦墨寒都这么说了,石教授还有什么话可说。

    高教授和其他几个教授却一脸艳羡的看着这两种乐器,心里更是感叹秦墨寒的豪气和大手笔。

    要知道,这样的乐器,即使是有钱人,也不一定能够请动xx世家为他订做的。

    小楼里面因为有黎教授之前的那架钢琴,保镖们抬进来的这架钢琴就只能放在旁边。

    石教授想想,黎教授说过这架钢琴只是过来后随意买的一架,并没有特殊意义。

    他就直接对几个保镖说:“你们把这架钢琴帮我搬到里面的置物间去吧。”

    “好的,石教授。”

    还好这架钢琴是半折叠型的,所以才过得了里面置物间的小门。

    叶瑾音等保镖们把新钢琴摆放好以后,才带对石教授说:“我要去看看师娘。”

    石教授点头:“倩倩今天在老高家化妆,你过去吧。”

    他们就是考虑到叶瑾音今天要过来,教授区离教职员工区有点距离,黎教授才决定一早过来去高教授家化妆的。

    叶瑾音点点头,又说:“中午爸爸会来参加老师的喜宴。”

    石教授有点受宠若惊:“这……那我打电话让酒楼再加点菜。”

    他就怕怠慢了秦元帅。

    秦墨寒见他这样,就说:“我已经让酒店里面帮你重新准备了喜宴厅,你最好做好今天会有很多人来参加你们婚礼的准备。”

    其他几位教授听后先是面面相觑,过了几秒高涵就笑着说:“我就说石叔预定十桌不够吧,你可是瑾音妹妹的老师,今天肯定会有很多人来参加你的婚宴的。”

    石教授有点懊恼。

    叶瑾音就说:“老师你别懊恼了,你今天是新郎,就该高高兴兴的。”

    石教授想想,眼中闪过感动,然后笑着朝她点点头。

    叶瑾音这才放心的对他们说:“那我先去高教授家找师娘。”

    秦墨寒抬手摸摸她的头发,一脸宠溺,“去吧,路上小心点。”

    叶瑾音朝他笑:“知道了。”

    秦墨寒这才放心让她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枕上名门:腹黑总〕〔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