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重生最强女帝〕〔医品将门妃〕〔医武透视至尊〕〔末世流浪狗〕〔都市之仙尊归来〕〔诸神共主〕〔最强神医混都市〕〔烽火盛唐〕〔变身精灵美少女〕〔仙武大明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玉佩里的太子爷〕〔妖帝撩人:逆天邪〕〔军少的律政娇妻〕〔抓鬼小农民〕〔朕的奸宦是佳人〕〔制霸编剧界〕〔快穿任务:炮灰来〕〔今夜为你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二十一章我刚结亲那会儿也腰疼
    桃花源里继续张灯结彩,好不热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且这次喜庆的范围又扩大了,武陵郡的治所所在地,临沅县城,大部分的地方也都是一片的红绸飘舞。

    废话,武陵郡新晋太守大婚,不办的热闹点可不成。

    尤其是这个太守还深受桓家当代家主重视,尚未结亲之前,就有桓家之人亲自前来操办。

    车骑将军都督江荆梁益宁交广七州、扬州之义城、雍州之京兆、司州之河东诸军事、领南蛮校尉,荆州刺史,持节镇上明的桓家当代家主桓冲亲自派人送来贺礼,更是以长辈的身份与周围好友通告之后,这场婚礼想不热闹都不成了。

    如此一来,原本有些因为王庆是桓家旁支而心存些许轻视的官员世家之人,也都看清楚了王庆在桓冲心中的地位,当下不敢怠慢,一个个前来祝贺。

    大婚当天,更是满座高朋。

    王庆来到这里时日尚短,没有多少家底和像样的仆人婢女使唤,桓玄桓石康他们早就料到了这些,前来之时直接带来了大批府中调教好的人手,将这场婚礼操办的漂漂亮亮,没有丝毫的差池。

    一番杯觥交错寒暄应酬之后,带着满身的酒气和微醺的醉意,在桓石康等人的嬉笑声里,王庆回头傻笑,摆摆手,脚下踉跄的打开房门,走进去又关上。

    取过盘子里金丝缠绕的小秤,勾开大红盖头,露出香兰那张精心打扮的过的脸。

    所谓灯下看美人,七分美借着橘黄的灯火都能看到九分去,要是再来上几碗酒下肚,醉眼迷离之下,最后一分也就全活了。

    此时的王庆掀开香兰的盖头之后,整个人都看得有些痴了。

    想起几日前在桃花源时的荒唐,香兰就直想找条地缝钻进去,天知道自己当时都在喊叫些什么,以至于被几个嫂子笑话。

    此时感受到已经成为自己夫君的男人掀开自己的盖头,即便是之前已经有了亲密的接触,香兰依旧是心头如小鹿乱撞,低垂着眼帘看着红绣鞋上那个展翅欲飞的凤凰,等待着已经正式成为他男人的男子的下一步动作。

    结果等了好久都不见动静,心中疑惑之下抬眼一看,见到的却是一副痴痴的脸庞。

    香兰被见此心中甜蜜又好笑,轻启朱唇微露贝齿,素手轻扬,食指在王庆额头上轻轻一点,笑道:“傻子。”

    这一笑真如百花绽放,看的王庆心中一荡,顺手握住香兰柔软的白手,猥琐笑道:“这会儿敢说你夫君是傻子,待会儿老子就让你求饶,天气这么热,来,先把衣服脱了再喝交杯酒……”

    想让人求饶确实是个体力活,第二天下午才起床的王庆痛苦的揉着腰,看着精神百倍没事人一般的香兰,不由的感慨,果然是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腰疼吧?很正常,我才结亲的那段时间也老腰疼,不用担心,过个一年半载的自己就好了。”

    花厅之内的桓玄见到揉着腰过来的王庆调笑道。

    这一段时间的接触之下,几人之间都变得极为熟悉,说话间也少了诸多客套,褪去了层层包装之后,人的本性大抵都是差不多的,尤其男人在对于敦伦这方面更是如此。

    王庆的脸皮早就练出来了,作为一个在后世打过滚各种阵仗都见过的人,桓玄这种程度的调笑连挠痒痒都不够。

    遂笑着拱拱手道:“怪不得看你最近清减不少,想来回来之后,没少在家操劳吧?”

    “哈哈哈!我都说了,还没娶亲就先把人家姑娘祸祸了这样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玄哥你这点调笑对穆之哥根本就没有用处,你还不相信,现在如何?”

    桓石康大笑出声。

    几人又是一番谈笑之后,桓玄收住脸上笑容正色道:“来到这里已经好几天了,我和石康几人等下就要离开回归军营,穆之你刚刚完婚,此时按理说不应该再将你拉到军阵之内。

    但苻坚亡我大晋之心不死,如今在国内大点兵,平民十丁抽一,高门富户子弟,精通武艺者授予羽林郎,所得兵将无数。

    更是猖狂的对陛下,叔父,谢安谢丞相等人安排好了官职!只等着带大军扫平我大晋。

    此乃为危急存亡之秋!由不得我们不郑重对待。

    我等今日离开之后就会到任,穆之你新完婚,可以三日后再启程,你我几人日后再见,到时间拔长剑血染五步,誓斩胡虏头!耀我桓家声威!

    且看你我兄弟谁人斩杀最多!”

    一番说辞初时沉重,后来豪迈,不仅扫除了心头先前因为前秦即将大举南下而产生的阴霾,更是激起人心中豪情,让人恨不得此时就投身战场,手刃胡虏头!

    大抵这就是能够做上皇帝之人的人格魅力所在吧!

    王庆这样想着,拱手道:“几位弟兄先行一步,穆之随后就到!手中长枪早就饥渴难耐,此战必定要痛饮敌人鲜血!”

    王庆知道此时事态紧急,因此上也不多做挽留,一人饮了三碗饯行酒后,桓家众人就离开了。

    至于之前带来的那些仆人,尽数留下了。

    知道淝水之战即将开始,王庆也就不再耽搁,当下就传令桃花军所属,明日归队,而下也开始做一些安排。

    政事交给主簿暂且管理,家事又跟香兰好好的交代一番,以她的聪明,还有从桓家过来的老管事帮手,管住这个算不得太大的家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知道王庆明日就要离开家,短暂的伤心过后,香兰对王庆更加依恋,如同一只小猫一般,百依百顺,床笫之间更是温柔如水,好几个之前觉得害羞不好意思摆的姿势,都主动的摆了出来,任由王庆索取把玩。

    这倒是让王庆好好的享受了一把,爽的不行。

    做事情大抵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论是好事还是坏事。

    王庆的代价就是第二天顶着一个熊猫眼无精打采的跨坐在马上忍受着腰酸给众人辞别之后,带着部曲前往上明。

    到了那里之后,被桓冲告诫道:“少年人血气未足,戒之在色,如今年纪轻轻的不爱惜自己的身子,老的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庆总觉得老头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有些萧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