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校园:天下男〕〔枕上萌妻:老公,〕〔她是我的星辰〕〔闻到你的世界〕〔无限升级系统〕〔仙妻在上:倾少,〕〔文道祖师爷〕〔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冒牌愿望店〕〔随身带着个世界〕〔哥哥是大反派〕〔都市之特种狂兵〕〔我的金主爱上我〕〔六耳猕猴闹洪荒〕〔精灵大师直播间〕〔魔王奶爸的幸福人〕〔大道朝天〕〔重生小俏娘:摄政〕〔侯府商女〕〔超级制造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三十一章 里方挥戈
    ,!

    单骑走马不受人待见,王庆出发之前就已经知晓。

    当他带着圉溪和木锉二人来到东郊猎场边上聚集地,出现在严整的齐氏车队面前时,迎接他们的先是一阵差异的沉默,随后便是哄堂大笑。

    对此王庆不以为意,身后的木锉和圉溪二人因为同时受到这么多人的嘲弄而微低了头颅。

    脾气耿直的圉溪因为王庆受辱而握紧的拳头,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而木锉窘迫之余也在想着对策,只是思索一番之后,并没有寻思道什么好的解困之策,只能为自己的新主上而担忧。

    春秋时期单骑走马之人极少,士大夫贵族们更愿意坐在舒适豪华的马车之内。

    华服广袖,衣带飘飘,如此方能显现出贵族的雍容华贵和身份气度。

    至于单骑走马,一般情况下只有溃兵才会如此。

    现在的情况很尴尬,作为卒伍统帅的鲍叔牙根本就不允许他们进入齐氏车队,王庆只能带着圉溪和木锉两人在车阵外围徘徊,接受众人的指指点点。

    “雍!今日乃围猎大日,你不尊礼法,单人独骑,扰乱军阵,意欲何为?还不赶紧退下!”

    老大公子无诡忍不住了,让御戎驱动战车,离开车队,对着王庆大声呵斥!

    有些话将领鲍叔牙不好说,他作为齐氏公子,又是兄长却能说得出口。

    他本人向来注重规矩,而且本就不喜这个懦弱的幼弟,此时见到他如此不知进退,不由的怒火中烧。

    王庆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依旧不紧不慢的在外面晃荡。

    战车滚滚而来,站在公子无诡右边的‘车右’中士里方,目光闪烁一下,出声喝道:“庶子无礼9不赶紧退下!”

    同时将手中长戈对着王庆捅去。

    他当然不敢真伤了王庆,只是想要借此机会在公子无诡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忠心。

    当然,如果此时面对的是公子元,公子昭这些人,他一个中士肯定不敢如此,但素来软弱好欺的公子雍可就不同了,不大不小,不软不硬,踩上两脚正合适。

    王庆原本是想钓公子元出来的,因为这家伙最是无耻,以前没少欺负公子雍,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奸诈。

    之前在路上遇见故意激他几句,常人见到这个机会定然会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进行责难,而公子元却能不动声色不出头。

    既然公子无诡要做这个出头鸟,那就满足他这个愿望好了!

    王庆心里这样想着,探手握住中士里方捅来的长戈,猛然发力往后一拽,握着马鞭的右手随之挥出。

    里方本来就没有伤人之意,而且也没有意料到王庆会如此出手,猝不及防之下被带的往前一个趔趄,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一道鞭影已经呼啸而至。

    啪的一声响起,里方未被盔甲保护的面颊之上,登时就被打的皮开肉绽。

    血淋淋的伤口,从左边眉梢一直延伸到右边嘴角。

    “你……!”

    愤怒的公子无诡指着王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周围喧嚣的人群也都安静下来,没有人想到这个如同来搞笑一般少年会做出这样的应对。

    不远处见到里方挥戈而失色的鲍叔牙将抽来一半的剑重新插回剑鞘,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被打懵了的里方。

    不远处因为军阵混乱而自觉在臣子面前矢了颜面兀自愤怒的齐桓公先是一惊,随后又重新变得愤怒起来,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原本他的愤怒是针对扰乱军阵秩序的王庆而去的,现在大部分却转移到了挥戈的里方身上。

    管仲同样见到了这一幕,眉头微微蹙起,片刻后又舒展开来。

    与此同时,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传来:“身为家臣,不仅侮辱主君儿子,而且还意图刺杀,以下犯上!这就是你所说的知礼!

    无诡兄长,如此不知进退,目无尊长,不尊礼仪的车右跟在身边实在不是幸事!弟如今就替你好好管教一下!”

    “我…我没有想要刺杀你。”

    脑子清醒过来的里方忍着钻心的疼痛,大声为自己辩解,

    只是这样的辩解显得极为苍白,因为长戈的一头尚握在他的手中,另一端被王庆握住,锋利的青铜戈头,距离王庆胸膛不足半尺!

    这里方算是公子无诡的得力干将,平日里没少给他出力,此时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就会令的手下效忠于他的人心生动摇,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极为影响他的声誉形象!

    公子无诡当下心中有了决断,准备硬抗到底!

    “雍!少在这里胡言乱语!今日说的是你扰乱军阵之事!

    如果不是你扰乱军阵在先,里方又怎会挥戈让你离开?

    军法有云,乱阵者当斩,此举是为了救你,你如何能不知好歹,不思回报不说,还想加害恩人?!”

    公子无诡恢复了冷静,盯着王庆义正言辞的呵斥出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占了多大的理。

    里方闻听此言,慌乱的眼里多了一份神采,不过刚才王庆的那一鞭子也将他打醒,让他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不敢再开口妄言。

    王庆冷笑一声:“无诡兄长,你就是这样对我好的吗?如果不是我反应快,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他说着用皮鞭杆敲敲长戈,惊醒的里方赶紧松掉,长戈杆砸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格外刺耳。

    王庆撇了一眼面皮微微抽动的公子无诡,冷笑道:“我至今都未进入军阵,乱军阵之说从何说起?

    而且即便是我乱了军阵,也理当由叔牙将军处置,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当家臣的中士呼来喝去?还动用长戈?!”

    “你…你一派胡言…我……”

    公子无诡没有想到这个一向懦弱的家伙突然变的如此口齿伶俐,一时间想要说些什么话进行反驳,好将场子找回来,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什么?无诡你还想说什么?”

    一声算不得大的男子声音响起,公子无诡身子抖动一下,不敢多言,连忙转身,头都不敢抬的连忙施礼请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修行在万界星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