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帝〕〔废柴要逆天:医品〕〔快穿之女主狂霸酷〕〔诡异禁咒〕〔战神〕〔战道天图〕〔天才神医宠妃〕〔美漫之道门修士〕〔道士的无限之旅〕〔戮神战圣〕〔妈咪快跑:邪魅爹〕〔食我一拳〕〔我家娘子猛于虎〕〔残明虎啸〕〔重生:令妃的逆袭〕〔回到八零当女兵〕〔紫卿〕〔灵魂速递〕〔末法之妖孽符神〕〔娱乐韩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三十二章 耿直方正鲍叔牙
    ,精彩小说免费!

    ps:书友们,没事了还请顺手给投张推荐票,码字有劲,拜谢了。

    一身劲装的齐桓公来到这里,令得纷乱的周围立刻安静下来。

    他的身材算不得高大,说话的声音也不高,可他一旦开了口,周围再强壮的人也要俯首,仔细倾听他说的每一个字。

    齐桓公的目光落在跪地不起的里方身上,满脸鲜血直流的里方仿佛感受到了什么,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顾不得流血的面颊,将头紧紧杵在地上。

    “以下犯上,意图谋杀公子,罪在不赦!”

    不大的声音响起,立即就有两个甲士走来,拖起趴在地上的里方就往外面走。

    “国君,求你饶了仆这一次!主上,你要救救仆啊!我都是为了你……”

    里方的呼喊声令的纠结不已的公子无诡身子一震,他霍然抬起了头,想要说声求情的话,目光在看到齐桓公那张平静的脸时,刚刚升起的一点勇气,立刻又消失了。

    他的头颅再度垂下,任由得力干将里方的声音越来越远,直到一声惨叫隐约传来之时,下垂的手才紧紧攥起!

    齐桓公的目光落在王庆所在的方向,王庆已经下了马,老老实实按照儿子拜见父亲的礼仪施礼,而跟着他两个牧童更是不堪,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王庆心中暗叹,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王八之气吧。

    齐桓公没有说话,只是那样平静的看着,压抑的气氛令人浑身难受,如果不是之前进入过桃花源记,给东晋名将名臣厮混过一段时间,面对这种程度的威压,即便是王庆也好不到那里去。

    周围的公子元也是弯腰施礼,低垂的目光里露出一丝得逞和隐蔽的笑意,其余的几人也是各有各自的心情。

    “中将军何在?”齐桓公的声音再度响起,一旁的鲍叔牙上前两步抱拳道:“臣下在!”

    “公子雍不知礼仪,扰乱军阵,罚军棍二十,以儆效尤!”

    齐桓公说出来的话,令的王庆心中不由着急起来。

    原本他的想法就是通过一定的手段引起齐桓公等人对单骑的注意,然后再充分展现出单骑的优点,从而为之后发展骑兵以及后来的长勺之战翻盘打下基础,但从现在看来似乎有些过火了。

    自己的确引起了齐桓公等人的注意,只是反映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这个日后的春秋第一霸主没有给自己解释的机会,直接就下令打军棍!

    军棍这种刑罚在《桃花源记》的时候他见识过,一个极为精壮的汉子,挨一顿军棍之后也会丢掉半条命,身子差一点的直接打死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他不认为有了几百年的时间差后,军棍这种刑罚会有多大的差距。

    而且今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展现骑兵的优势,一旦挨了军棍,连马都不能上,更不要说骑马围猎了!

    “主上且慢!”

    “雍有话说!”

    紧张而压抑的气氛里,突然同时响起两个声音,令的周围的人都有些意外。

    王庆会替自己辩解,这点倒也能够预料到,只是另外一人的开口就令人意想不到了,即便是王庆自己都没有想到。

    此人正是之前不留情面严词拒绝王庆进入军阵的鲍叔牙!

    鲍叔牙最为出名的就是‘管鲍之交’,他不竭余力为齐桓公引荐了管仲,使得霸主与贤相相遇,从而创造出‘尊王攘夷,九合诸侯’的动人历史。

    其实除去这些之外,鲍叔牙还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比如说他耿直方正的性格。

    当初管仲身死,齐桓公有意让鲍叔牙接替相位,鲍叔牙说自己性格太直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做不得丞相,因而推辞了。

    事实上也就是如此,比如说现在。

    齐桓公的目光撇了一下王庆又落回到鲍叔牙身上,沉吟一下开口道:“中将军有何话说?”

    “臣下想说,公子雍罪不至此!”

    公子元眼中刚浮现的笑意消失了,王庆也有些意外。

    鲍叔牙不理会周围人反应接着道:“公子雍虽然单骑而来,却未擅入军阵,一切都按照规矩行事,军阵之所以会喧哗动乱罪责不在公子雍,而在臣下治军不严!些许小事就能令的军士喧哗动乱,是臣下之过也!”

    “中将军何罪之有!是公子雍不识礼仪,单骑走马行为怪异,这才引起军阵混乱。”

    见两人在为谁的过错而争辩,王庆知道不能在等下去了,遂等了一个说话的空档,开口道:“儿臣为献宝而来,不想引起军阵动乱,实为儿臣之过也!儿臣甘愿受罚。”

    他恭敬的说着,同时感激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鲍叔牙,而鲍叔牙没有看到他一般,依旧是满脸的严肃。

    “献宝?你所谓的献宝就是单人独骑,不顾礼法?”

    齐桓公的声音没有多少波动,淡淡的撇了一眼王庆。

    “父亲错怪,儿臣确实为献宝而来。”

    “宝在何处?”

    王庆转身指向身后带着鞍鞯的战马。

    “何物也敢称宝!”齐桓公看了几眼马背上的马鞍以及马镫,皱皱眉头说道。

    “此物名为马鞍和马镫,只要有此二物在,光背难乘的马匹就会变得顺服,乘骑不在费力,而且双手可以解放出来,仅依靠两腿就可以控制战马前行,双手可以开弓射箭,挥戈舞干!

    而且又可以克服战车笨重之缺点,过沟,跳坑,翻槛、绕溪流,都可以很轻松的完成,机动灵活,有此兵种可以极大的克服地形的影响!”

    王庆将早就想好的说辞说出。

    一直没有说话的管仲露出了思索之色,鲍叔牙脸上有愠怒升起,齐桓公面色如常。

    一旁对战车极为推崇,并且因为王庆缘故手下干将被杀的公子无诡不干了,直接上前两步施礼出声道:

    “父亲,雍满嘴胡言,不以乱礼法为耻反以此为荣,如今更是大言不惭诋毁战车!

    先前无数次的战争告诉我们,只有战车才是战场上的利器!其余皆不足为论!

    其余不论,单是之前干时之战,如果不是依靠强大战车冲阵,我齐国如何能够打败气势汹汹的鲁国?”

    王庆心中不由暗笑,战车无敌?战败鲁国?那是之后的长勺之战还没有发生,发生之后就会知道此时的话有多么的可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时来孕转:总裁欺〕〔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一品道门〕〔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