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蒙尘传说〕〔电商穿越七零年代〕〔蜜汁甜宠:娇妻萌〕〔Boss腹黑:影后,〕〔Boss生猛:总裁,〕〔恋爱账簿〕〔快穿撩撩撩:BOSS〕〔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变身神龙闯都市〕〔龙凤双宝:老婆,〕〔明威天下〕〔战少,一宠到底!〕〔超级护花天王〕〔传奇女玩家〕〔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三十五章 如意算盘没打响
    ,精彩小说免费!

    初冬的山林,斑斓的树叶掉落一地,不过因为尚未完全干枯的缘故,踩上去并不是太响。

    王庆和随之而来的圉溪木锉二人,打马进入山林之后,行不到十数丈,就因为林中丛生的树木而下了马。

    至于那只中了一箭的金钱豹流在地上的血迹也消失不见,找不到踪迹。

    树林太深,担心里面会隐藏太多猛兽,王庆不敢太过深入,和木锉圉溪二人寻找一番无果之后,就准备放弃这个猎物。

    临转身时眼睛不经意的扫过一丛低矮的灌木,密集的缝隙里有点点白色露出。

    王庆心中一动,连忙打手势制止了准备后撤的圉溪木锉二人,示意他们在原地不要动,而自已则悄悄的将一根羽箭搭在弓弦上,平缓呼吸放慢脚步,小心翼翼的往旁边走去。

    绕了半圈,树丛后面的情景出现在王庆眼前,果然没有令他失望,那点点白色正是之前跟丢了的白鹿!

    与之前的惊惶失措快速奔跑不同,此时的它显得极为悠闲,跪卧在树丛旁,低着头伸着脖子慵懒的吃着身边的枯草,没有感受到危险的降临。

    王庆心中暗喜,平复心情,将弓箭平举在眼前,一点点的拉开弓弦……

    时间一点点流逝,已经到了下午时分。

    与上午围猎刚开始的热闹激动不同,此时的东郊猎场之上,显得安静了许多。

    经过几个时辰的围追堵截,不管是人还是马都消耗了大量精力,没有太多力气继续进行狩猎活动。

    不时有三三两两的人乘着车架从远处朝高台而来,战车之上或多或少的都有着一些猎物,打的多的自然兴高采烈,收获少的自觉面上无光,行动之间也没有多少力气。

    这其中公子无诡无疑算是极为没精神的一个,一连两场的惊魂,令的他身心俱疲,此时跨坐在一匹光背马上,让‘车右’牵着而行。

    马背后,驮着一头死掉的金钱豹,在它的前腿窝里嵌一根鲜血凝固的羽箭,脖子上也有几处刀伤。

    看的出来,正是这一箭才令的金钱豹子失去大部分力量,最终被人用利器捅破了喉咙。

    公子无诡的心情说不出来的沉重,上午的时候他才表现出对单骑的不屑,没想到下午之时自己就骑上了光背马。

    他其实一点都不想这样,只是战车被毁,他也伤到了腿脚,找来一匹受惊马匹的‘车右’同样也受伤不轻,背着他显然无法前行太远。

    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也为了让自己少吃一点苦头,他在‘车右’的哀求之下,上了战马。

    这只金钱豹他也不想要,但车右说如果什么猎物都不带,情况只会更糟糕,他只得忍下心中羞耻任由车右将这样已经被那幼子射的没有抵抗能力的豹子放下马上……

    “父亲你看,无诡伯兄一样被那竖子暗算,伤势更为严重!

    父亲,那竖子无兄无父,对自己亲兄弟都能下这样的死手,孩儿请父亲严惩那竖子!”

    高台之上,整个左手肿的如同气死蛤蟆一般的公子元,指着来到高台附近狼狈不堪的公子无诡,声音悲切而又痛心疾首的朝坐在上方的齐桓公告状。

    齐桓公的眼眸深处有愤慨隐现,虽然他不久之前还在为了争夺王位和自己二哥打的头破血流,到后来更是亲手将自己的二哥公子纠逼死,但是对于他的几个儿子,他却极其不愿意看到这种手足相残的惨事发生。

    可能是自己品味过这种滋味缘故,所以他不愿意自己的儿子们重新走上自己的老路。

    “无诡,元说今日围猎途中雍暗算你等,意图谋杀,此事可是为真?”

    伤痕累累的公子无诡被匆匆赶下去的下人搀扶上来,忍着疼痛勉强给自己的父亲见礼之后,齐桓公颇具威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公子无诡脑海里有很多画面在浮动,有今天上午王庆抽打自己得力御戎的,有御戎里方泣血求告,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有战马惨死战车破碎的……

    他抬起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仲弟公子元,而公子元此时也刚好抬起头。

    四目相望间,一向不擅长阴谋诡计的公子无诡居然读懂了仲弟公子元那看似正常的目光里所传递出来的信息。

    而且,此时他也能感受到父亲是真的动了怒,只要自己点头,再说上几句话进行佐证,那个令自己出丑,诋毁战车,懦弱无耻的竖子绝对会受到严惩!

    可以预见,比上次因为施礼而关进马厩要严重的太多。

    只要如此做了,自己今日所受的气就会彻底的释放出来,到时间的世子之争,也少了一个竞争者!

    从今日的表现里,他内心深处已经承认,这个之前一直被他被大家所忽视的幼弟,确实是一个极有实力的竞争者!

    现在只需要说几句话,就能彻底的将他打压下去,根本不用付出什么代价。

    可是他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遇到沟坎之时车毁马亡,以及单骑轻松越过的场景,浮现这个竖子对着自己拉弓引箭,于危难之间将自己从金钱豹救下的样子。

    在那个时候,周围无人,他完全可以杀了自己,甚至连任何事情都不用做,自己就会被豹子咬。

    可是他没有,在那个时候他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将出手将自己救了下来……

    “回父亲的话,雍没有暗算我们,我和仲弟只是在追赶白鹿的过程中遇到了沟坎,戎车速度太快,躲避不及,这才弄成这副模样。”

    公子无诡将目光低垂下来,对着齐桓公恭敬的说出这些话。

    原以为稳操胜券的公子元面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他显然没有想到原本算计的好好的一切,居然在此时变成了这样!

    “伯兄!你怕是被摔到了脑袋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吧!如果不是那竖子故意和我们比拼,并且说发现了白鹿踪迹,引诱我们驾车狂追,你我的御戎如何会发现不了那沟坎?

    如果不是你我命大,今日都要死于那竖子手中!”

    不等齐桓公发话,悲愤不已的公子元就像是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叫了起来。

    “是你我二人起了竞争之心,屡次干扰幼弟!如若不然他早就擒获白鹿矣

    !至于沟坎,也是被争强好胜之心蒙蔽了眼睛,没有看见,马亡车毁怨不得旁人!”

    公子无诡不理会气急败坏的公子元,直接回怼,或许是今天的经历让这个青年认识到了一些什么。

    “仲兄,你……”

    公子元激动之余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要往公子无诡这里扑,似乎是想要将公子无诡的嘴巴堵上一般。

    “放肆!”

    齐桓公铁青着脸断喝出声,聪明如他者到了现在那里还看不出真实情况到底如何?

    听到喝声,公子元如同当头挨了一棒,激灵灵打一个寒颤,连忙跪倒在地,一声不敢吭。

    “报!公子雍猎获白鹿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