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小精灵之林枫〕〔名门豪宠:小妻PK〕〔天刀之天涯〕〔怦然心动〕〔惹爱上身:霸道总〕〔全能娱乐教父〕〔惹爱成瘾〕〔空间农女:彪悍辣〕〔军婚小媳妇:首长〕〔赤龙破天〕〔宋疆〕〔大完美主播〕〔神武帝主〕〔我的千年僵尸女友〕〔混沌天帝诀〕〔神级黑店〕〔快穿女主:男神,〕〔大神,来打架!〕〔王者荣耀之无敌逆〕〔海贼盖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三十六章 泰一神的使者
    “巫祝舞蹈,伶人唱奏,鼓乐齐鸣,共迎瑞兽!”

    听到禀告站起身来的齐桓公果然看到远处有三骑正朝着这里而来,最前方的马背上,有着一团白色,必是那瑞兽白鹿无疑了!

    当下顾不得理会整治公子元的事情,接连下令,动用盛大仪式来迎接白鹿。

    齐桓公一直有雄心壮志,想着将齐国发展壮大,不仅仅要重现当年祖父父亲所在之时的辉煌,更要强爷胜祖,做一番大事业。

    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听从鲍叔牙的建议,用那么高的规格迎接差点一箭将他射死的管仲,并且还任用管仲为相尊称仲父了!

    今年是他登上王位的第一年,猎场之内就用瑞兽出现,并且又被自己子嗣猎获,这分明就是天佑大齐,也说明了自己王位的继承获得了上天的认可!

    有了这头天赐的瑞兽,齐桓公倒是准备看看,还有哪个人敢背地里嚼舌根子,说自己逼死兄长,得位不正!

    正是因为白鹿有这么多的意义所在,所以之前在白鹿出现的时候,齐桓才会发出传令道:“猎的白鹿者,获天子戈!”

    那戈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拱卫王室有功,前代周天子赏赐的,无比荣耀!

    脸上带着粗狂面具,精赤的上身用鲜血画满奇怪而又粗狂的线条巫祝,在大巫祝的引导之下,跳着怪异的舞蹈,手舞足蹈的朝着王庆迎来。

    有乐师在两侧跟随,演奏者古朴而又悠扬的乐曲,还有力士在用黄土铺路,从高台一直延伸到王庆身前。

    而之前稳坐高台之上的一众卿士也在老礼官的指导之下全部下了高台,随着齐桓公一起迎接瑞兽!

    “公子!这是迎接泰一神的礼仪!是祭祀之中最高的礼仪!”

    见到这阵仗之后,跟着王庆身旁的木锉一脸激动的低呼出声。

    他之前只是一个圉童,每年祭祀的时候他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可如今,跟着公子一天时间未到,就能享受到这无比的殊荣!

    这种荣耀即便是国君都享受不到!而如今他一个早晨还卑微到可以任人踩踏的圉童却享受到了!

    他激动发抖之余,努力的挺起胸膛,和公子以及圉溪二人一起护着瑞兽,将胸膛挺得老高!懂事之后就基本没有抬起来过的头颅也高高扬起!

    从今天起,终于可以直起腰杆抬头作人了!

    心情激荡之中,目光看向一脸风轻云淡笑容的公子,一种结草衔环之情充满胸膛。

    至于圉溪,早就已经准备死心塌地跟着公子一辈子,九死未悔了!

    被巫祝围着蹦跳了好一阵子之后,王庆三人抬着受伤了的白鹿沿着黄土大道行走,在肃穆庄严的乐声里,一脸庄重的朝着高台之下,黄土路尽头迎接的齐国君臣走去。

    在礼官念了一长串晦涩难懂的语言之后,得到示意的王庆三人就将后腿受伤,被绑缚了放在一个大托盘中的白鹿恭敬的放在齐桓公面前的长桌之上。

    因为此时用的是迎接泰一神的礼节,白鹿相当于泰一神,王庆他们三个就相当于泰一神的使者,因此上站在那里接受了包括国君齐桓公在内的所有迎接人员的施礼,还不用还礼。

    这种感觉是在太过于美妙。

    公子元虽然满心的怨念,在此时却不敢乱来,只能是按照礼官的要求,一丝不苟的朝着那卑微的竖子和两个圉童行礼。

    直到巨大的篝火映红了半边天空,这场声势浩大的礼仪才算是完成。

    白鹿腿上的上已经被包扎好,此时所享受的待遇绝对是非人类级别的!

    齐桓公脸上带着笑意,取过身边的青铜戈道:“此物乃父亲拱卫王室有功,周天子所赠!名为天子戈!

    雍!你今日猎获白鹿,为我齐国迎得瑞兽,我如今就将天子戈赐予你!愿你妥善待之,勿使天子戈蒙羞!”

    王庆肃容出列,礼仪庄重,来到齐桓公面前三跪九叩之后双手平举高过头顶,接过天子戈沉声道:“雍定然妥善保管,不让然天子戈蒙羞!”

    之后举着天子戈站起,对着周围缓缓转了一圈,好让众人都看清楚!

    公子元嫉妒的牙关紧咬却也无可奈何,其余几个公子一样面容复杂,倒是公子无诡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父亲赐我天子戈,雍也有一物要献于父王!”

    收起天子戈后,王庆不失时机的说出了自己盘算了好几天想法。

    齐桓公自然知道王庆要说什么,听到此处笑着开口道:“此物今日吾已观看,确实有利,吾和仲父商议过后,决定组建骑兵!

    授予汝全权指挥之权,从军队得组建到训练,都要你负责的!”

    王庆闻听此言不由大喜,之前他虽然也有信心说服齐桓公以及管仲等人组建骑兵,却绝对没有想到会有这样好的结果!

    现在看来,自己实在是要好好的感谢一下这只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白鹿。

    “定不负父亲之望!”

    王庆郑重拜谢,抬起头来却发现灯火掩映之下齐桓公笑容似乎有着些许的诧异。

    等到定睛在看的时候,那种感觉却已经消失了。

    此时木已成舟,自己眼花了吧?

    他这样想着就拜辞齐桓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

    这场欢庆很晚才结束,公子无诡基本没有说话,一直都在静静的待着,直到盛宴散去,众人回程之时才来到王庆身边,郑重的说:“你今日救我性命之事我记得清楚,如今我也还了你的人情!今后我们接着竞争,我会用事实证明,战场之上,戎车才是王道!”

    此时的公子无诡多出来几分沉稳和内敛,以及几分挣脱心灵那道狭隘枷锁之后的豁达与坚韧,这样有朝气的模样,看着就让人心里舒坦。

    王庆回道:“相互竞争!用事实说话!”

    公子元再在明灭不定的灯火里怨毒的看了王庆一眼,就一声不吭的上了战车离开了。

    而已经升为下大夫的王庆,则在一日之间从圉童升为中士的圉溪和木锉二人的拥护下,随着大队人马一同朝着都城淄博走去。

    只是他们依然没有进入车阵之中,因为鲍叔牙这个方正的中将军说单骑进入车阵,会影响军容,降低战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