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灵裁缝师〕〔李大炮的抗战岁月〕〔幻界仙途〕〔暗夜风尘〕〔我在昆仑学生物〕〔篮场执剑人〕〔我的老婆是猪八戒〕〔超级丧尸工厂〕〔未来之王者荣耀〕〔蹭出个综艺男神〕〔重生军少麻辣妻〕〔绝密试验档案〕〔俗眼病〕〔极品农妃〕〔嫡女为谋:将军,〕〔咸鱼翻身的正确姿〕〔甜心圈住爱:恶少〕〔网游之帝国争锋〕〔Boss男配要逆袭〕〔宦海商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四十三章 骄兵对衰国
    ,!

    车粼粼,马萧萧,旗帜招展,战意高昂,作为领军将领见到手下如此充满战意,应该极为高兴才对,可鲍叔牙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太骄傲了!太自大了!一个个都将鲁国当成了泥捏的!

    干时之战能和即将面临的这场战斗相比吗?

    可不论他怎么说,手下的这些兵将都还是拿不久之前的干时之战的标准来评判鲁国,依旧是没有将鲁国放在眼里,一个个兴冲冲的想着要去打捞一笔。

    这只军队,他是统帅,但并不能做到对整个军队的绝对统御,因为他所统御的这些军队,是由齐桓公,国子,高子三人的军队所组成的。

    这些人都骄横惯了,再加上被鲁国弱忻欺的形象所蛊惑,一个个将领对鲍叔牙的命令阳奉阴违。

    在鲍叔牙说的时候一个个答应的好好的,可是到了回到了自己的军队之后,依旧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更有甚者,因为反感鲍叔牙的小题大做杞人忧天,反倒之比谈话之前做的更为松散过分了。

    “此战凶多吉少啊!带着一群骄兵如何作战”

    他低低的声音传出,带着些许无奈,方正的脸上也有了倦容。

    此战他本就不看好,但因为齐桓公的坚持,他还是同意了,答应亲自领兵走上一遭。

    上次干时之战统领的兵将虽少,面对的鲁军虽然强大,鲍叔牙也没有产生丝毫不可战胜的念头,因为那个时候所有的兵将都意识到了情况危机,都自发的严谨起来,将力气往一处使。

    现在看来,此次的行径倒是跟上次战役多么相似,只是所不同的是,自己这方成了气势汹汹携带大军前往齐国问罪的鲁国,而鲁国则成了当时处于劣势,感受到强大危机的齐国。

    战况堪忧啊!

    他不由的叹息一声。

    目光扫过大军外围朝着四面奔走而去的骑兵,鲍叔牙沉重的心情多出了一丝安慰。

    原本的时候,他最不看好的就是这个年轻的公子雍,不仅仅是因为他大言不惭的说骑兵比战车更为有用,还因为那日春祭之后的宴饮上,他信口开河轻视鲁国,鼓动国君出兵伐鲁。

    在得知公子雍也要带领成军不过四个月的桃花师跟随自己参加此战,并且在临行之前向国君讨要了一定的自主权的时候,鲍叔牙就已经能能够想象的到,这个年少轻狂的公子,到了战场之上会是一副怎样的模样。

    然而,真的出发后,他却惊讶的发现,这个这段时间出尽风头的公子所做出的表现,跟自己想象的并不一样。

    自己没有从他身上找出半点的骄傲和情况,甚至于在所有人都在为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感到轻而易举,觉得可以轻易战胜的时候,公子雍却找到自己表达了他对这场战争的忧虑。

    并且亲自提出,让他手下骑兵作为探哨搜索方圆十五里,探查敌情,预防敌袭。

    如果手下的所有将士,都跟公子雍一样,充满忧患意识,能够拿出十分的精气神来应对这场即将到来的战斗,鲍叔牙就有很大的把握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只可惜啊,没有人会这样想,除了自己手下掌握的三百车骑,以及公子雍所带领的五百轻骑外,其余人都没将此战放在眼里。

    原本几个公子里面他最看好的公子无诡,也同样如此,甚至于表现的比其他人更为狂热。

    现在看来,几人之中,倒是这个先前最不起眼的小公子雍最为出色……

    齐国出兵即将攻伐鲁国的消息已经传遍鲁国,鲁国上下一片紧张,齐强鲁弱,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多年。

    如若不然,当年他的父亲鲁桓公被齐襄公醉酒勒死之后,新继位的庄公也会是忍气吞声的只是派侍者要回鲁桓公的尸首并且让齐襄公杀死驾车的御戎就草草了事。

    但是此事终究还是在鲁庄公的心里埋下了一根刺,被他视为耻辱,也正是因为如此,继位之后他才勤政于民,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准备一雪前耻。

    结果时机他是等到了,准备借着将老表公子纠送回国内(关系有些乱,公子纠的母亲是鲁国国君之女,而鲁桓公又娶了齐国国君之女,辈分上乱了),借此机会侵占齐国权益,。

    结果在干时之地,双方各出五百战车的情况下,精心准备多年的力量,被新上位的齐桓公轻易碾压,而他又在齐国压境扬言灭国的压力下,被迫杀死公子纠。

    这种遭遇无疑是当头一棒,将鲁庄公打的有些蒙了。

    此时齐兵再来,受到齐国多年窝囊气的鲁庄公终于爆发了,决定拼死一搏,传令全国,共同备战,迎战齐军,也正是因为如此,齐国来犯的消息才会传播的如此之快!

    还好鲁庄公准备拼死一搏,传令国内,不然如何能引出这样一位奇人出来?

    初春早上的阳光依旧清冷,一棵盛开的梨花之下,身着皂衣的中年男子认真而又仔细的吃完了饭,对着水缸,一丝不苟的整理了自己的仪容,拿起靠在梨树上磨得发亮的手杖,关了院门就离开了自己的草房。

    “曹公,往哪里去?”

    有相熟之人见到打扮一新的中年男子,出声问道。

    男子也不隐瞒,笑道:“今齐国来攻,举国震颤,我欲见国君,尽绵薄之力。”

    说起齐国来攻,问话之人面色就变得不自然起来,在弄明白中年男子话中的意思之后,不由更为惊奇:“国事自有国君、大夫谋划,公何间焉?”

    曹刿握握自己的手杖道:“此次非比以往,齐国新胜,携带千乘大举来犯,势在灭国。

    肉食者未能远谋,不得不谏也!”

    鲁国国都曲阜,行走了两天两夜的曹刿来到了鲁国宫殿外,请求面见国君。

    使者本不愿意通报,但见他谈吐不凡,风度翩翩,又是士人打扮,不似庶人奴隶,想了想之后,只得进入通报。

    鲁国大臣在得知齐国来犯,俱惊,此时听得侍者报说外面有士人曹刿专为此战而来,鲁庄公思索一下,就连忙传令让曹刿进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