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灵狩猎计划〕〔军长的小萌妻〕〔两界无双〕〔恐怖考试〕〔重生之战神吕布〕〔咕咕的艾泽拉斯〕〔冥寓〕〔国子监绯闻录〕〔超维之道〕〔似锦〕〔给女装大佬递茶〕〔超级兵王混都市〕〔重来1976〕〔最坑召唤系统〕〔幕后〕〔亲爱的傲娇狐狸先〕〔限制级穿越〕〔无敌咸鲲养成系统〕〔都市传说之武神〕〔明日传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44章 曹刿论战
    曹刿进入见礼已罢,看着坐在上方案几之后的鲁庄公问曰:“齐师将至,君何以战?”

    鲁庄公不假思索的道:“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

    曹刿轻轻摇头,道:“此恩惠也,受惠者只有公身边卿士大夫,未及我鲁国众民众,不可作为迎战的资本!”

    鲁庄公又道:“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

    鲁庄公原以为这次会受到曹刿的肯定,却不成想,他话音刚落,这边曹刿就已经再次摇头:“此乃信用也,神灵不会因此而信任祝福。”

    鲁庄公面露思索之色,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两条会被这个名叫曹刿的士人批判的一无是处,一时间有些语塞。

    过了片刻才有些迟疑的道:“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

    原本以为苦思冥想出的这点又会被曹刿批判,却不想这人脸上却露出了笑意,躬身施礼道:“此为公之本责,能尽心处之,国人定会感念君之恩德,将士也会在作战之中尽心竭力,有此一条,可以与齐师一战!”

    鲁庄公不由大奇,出声问道:“公不认为齐师不可抵挡?近日以来,吾已听到诸多言论,皆云齐师不可硬拼,只可求和,送地与财宝,方可消除此次覆国之忧。”

    曹刿笑道:“诸公此言谬矣,齐师远来,是为疲惫之师,而我军原地待之,是为以逸待劳也。

    况齐师远道而来,不识我国内地形,是为客也,我军在本国之内,是为主也,何有主不压客之理?

    且齐师出兵无名,大义在我,人心向背,皆利主上。此所以干时之战,公败于齐师也。

    以公当日之强尚且败于齐国新君白之手,如今公号召举国之兵共迎来犯之敌,焉有不胜之理?

    除此之外,几月以来,公训练军队,制造兵器,疏通国都以北洙水,此皆迎战之条件也。”

    鲁庄公闻听曹刿一番言论不由大喜,起身握着曹刿手道:“今日幸得君来,不然吾亦蒙在鼓中矣!

    君所言极是,有此诸多利处,吾何惧齐师!

    但不知君有何计,可以迎敌?”

    曹刿笑曰:“战阵之道,千变万化,只能临阵应变,不见实情,吾亦无对策也。”

    见鲁庄公一副不甘心和失望的模样,曹刿再对:“如公不弃,作战之时刿请同往,临阵变化,倒要看看齐师如何敢进犯吾国!”

    鲁庄公笑道:“吾之所愿也!”

    进入鲁国已经一天多了,却没有遇到抵抗,甚至于连鲁国的百姓都没有见到。

    这些人早在得知齐国将要攻来的时候,就已经拖家带口背井离乡的逃往了国内更深出,躲避兵灾。

    见到此景,齐国所属军队更加得意洋洋,深信自己之前判断的正确性。

    一队五人的骑兵从远处疾驰而来,来道王庆跟前,滚鞍下马,为首的一个伍长马背上还趴着一个被捆缚了手脚,穿着破烂,吓得面色发白浑身打颤的鲁国庶民。

    “!此地居民都逃往何处?!”

    王庆朝身旁的圉溪看了一眼,圉溪立刻心领神会,怒目圆瞪,看着倒在地上的这个庶民厉声喝问,同时将手中长戈刺出,锋利的矛锋在那瑟瑟发抖的庶民头颅不远处钻进土地,轻易的割断了他一溜头发。

    这一段时间以来,随着不断的骑马训练,和改善伙食,本就粗壮的圉溪现在变得更加强壮,而且身上也多了不少之前未曾有过的凶悍之气。

    如此威逼之下,倒不担心这个庶民不透露实情。

    没有等到地上这人开口,王庆却猛地闻到一阵恶臭扑鼻而来,没想到这人居然这样不经吓。

    “快,不然立刻就宰了你!”

    圉溪也发现了这个事情,木锉调笑的目光让他面子上挂不住,不由的气不从一处来,加大了声音进行恐吓。

    王庆大马往旁边走走,不想见到这一幕。

    没过多久,圉溪就过来了:“公子,那鲁人边境之民大多逃亡国都曲阜,鲁国陈兵在曲阜北方长勺之地,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长勺?历史还真是惊人的相似。

    王庆笑了一下道:“这两天探哨不要再放得太远,此时已经进入鲁国国内,万事心!”

    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他掉转马头,朝着中军鲍叔牙所在之地过去。

    “长勺之地?这个消息现在都有谁知道?”

    听王庆汇报了次消息之后,鲍叔牙沉吟片刻,声音有些严肃的问王庆。

    王庆一时间弄不明白鲍叔牙为何是会是这副反应,出口到:“只有两个将士,剩下就是你我。”

    鲍叔牙明显松了一口气,看着王庆压低声音嘱托道:“此事不可外泄!”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王庆用自己的行动,成功的改掉了鲍叔牙之前对他的成见。

    事实上这个施行起来并不算太难,在整个大军之中,除了主将鲍叔牙之外,其余之人皆轻敌的时候,王庆只要摆出一副积极应战,绝不轻敌的样子,就很容易就能得到鲍叔牙的好感。

    “将军何出此言?难道那长勺之地,有什么特殊情况不成?”王庆有些疑惑的问道。

    他是真的疑惑,如果不是《曹刿论战》这篇古文,他连长勺之战都不会知道,至于长勺之地会有什么,更是丝毫不知。

    鲍叔牙看看左右,见都是心腹之人就开口道:“长勺之地多丘陵,地势不平,不利于战车通行,而我军此次前几乎全是战车,步卒很少。

    而鲁国,之前干时之战中,战车被毁大半,五百战车回去不足一百,战车建造复杂,这才几个月过去,想要恢复到先前水准,绝无可能!

    而且我军前来突然,彼召集大量兵卒迎战,这些没有接受过长时间训练之人,无法适应战车,所以其兵卒以步卒为主。

    为了抵消我战车之优势,彼将战场选在长勺之地。

    而此时,我军中众人战意正浓,唯恐杀不到鲁兵,此时若让众人得知鲁国兵力之所在,众将领必将不听从命令,急切前往长勺之地求战,如此一来优势就会被地利所抵消。

    如今之计,只能先将此消息压下,然后想办法将鲁军从长勺之地引开,方好下手!”

    鲍叔牙的一番话,解开了王庆的疑惑,两人正在商议如何行事才能将准备以逸待劳的鲁军从长勺之地引开的时候,远处军阵,突然响起了喧哗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