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蜜爱:陆总宠〕〔极品妖孽小村医〕〔诱妻入怀:腹黑总〕〔都市逍遥狂医〕〔暴宠小妻:君少请〕〔大唐守护神〕〔丑颜农女:神医大〕〔穿越系统:冰山王〕〔指尖暖婚:晚安,〕〔诡回魂〕〔重生家中宝〕〔国医狂妃:邪王霸〕〔燃钢之魂〕〔游戏世界里的愿望〕〔仙女修真日常手记〕〔最强医道人生〕〔重生之异界红警〕〔剑主八荒〕〔灵气逼人〕〔修仙有属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五十九章 宦官之害
    这些人进入第一家之后,不大一会儿就骂骂咧咧的从里面走了出来,领头的一个还不忘在笑脸相陪点头哈腰的掌柜身上踹上一脚,然后接着前往下一家。

    王庆刚才得知,这家店铺里还有一些木炭,不过已经被人预定了,定钱都已经给了。

    但这些人进去没多久,就有木炭店的伙计拉着装碳的牛车,忍气吞声的往西边走去。

    这半车碳,少说也有四五百斤,按照如今的行情,十两银子是少不掉的,而那领头的宫人却只摸出了一个半两重的银子丢给了掌柜,洋洋离去,前往下一家。

    掌柜的不敢发怒,只能笑脸相陪,待到几人离开,才对着几人背影虚空踹上几脚,咬牙切齿。

    这些宫人果然张狂!

    王庆看了一会儿就让老周赶着马车离开这里,去寻找卖炭翁,不能让这些人抢了先机!

    从刚才这些人强行购买煤炭的行径上来看,他们应该是还没有遇到卖炭翁,不然有他那满满一车的碳顶着,这些人应该不会如此迫切才对。

    ‘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

    从这句诗里面可以看出卖炭翁是在市南门外出的事,王庆之前来的时候也是直接往这里奔来,只可惜没有遇到,这才去了炭行,碳行没有发现,就接着赶往市南门外。

    “乐天!何事如此匆忙?莫非已经忘了你我今日之约?”

    正在奔走之中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王庆看去,一个士子打扮之人正在街道边的茶肆给自己招手,正是李绛李深之。

    王庆一思索,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居然来到了两人约好见面的地方。

    就拱手笑道:“深之兄稍待,小弟今日有些事情,待我处理之后,再来与兄长作陪。”

    王庆笑着打完招呼,就准备让老周驾车离开,却不想李绛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

    “今日你我相约至此,本就是随便逛逛,既然乐天有事,带上我不知可否方便?”

    王庆想了一下,就开口道:“无甚要紧之事,深之要去,尽管上来。”

    两人坐上马车,老周赶着马车接着朝前走去。

    “这是去市南的路?”李绛看了一下说道。“乐天你想要购买一些木炭,需要上碳行才行,碳行在东方,你怎往这里走?”

    王庆笑道:“碳行之前小弟已经去了,仅剩的一点碳又被宫人给搜刮走了,没有卖的,只得去南方看看。

    南面就是终南山,每年不乏有在山中伐薪烧炭者,看看能不能遇上。”

    “如此倒是可以。”李绛点点头,之后又气愤的道:“如今宫市大行其道,周边百姓不堪其扰,这些人以极低价格购买,巧取豪夺,欺行霸市,穷苦人家苦不堪言!实在是一大毒瘤!”

    看着不远处两个宫市之人,将一个老农打翻在地将他受售卖的一只山羊强行牵走,李绛声音变寒,紧紧的捏着茶碗。

    “这些宫人如此目无王法,这里是天子脚下,就没有人能够制得住他们吗?”

    王庆心中一动,问出了自己上学之时就有的疑惑。

    李绛有些诧异的看了王庆一眼,随后开口道:“乐天留恋于诗书美人之间,莫非连这些事情都不记得了?

    这宫市乃是宫中宦官重要来钱门路,谁人敢管?

    先帝在位之时,叔文公当政,联合刘禹锡柳宗元诸位大人一起革新,其中一条就是废除宫市,可结果如何?

    推行不到半年,先皇就传位给当今陛下,叔文公被贬为渝州司户,又被赐死,伾公被贬为开州司马,临行之时已有疾病缠身,如今只怕情况堪忧。

    至于韩泰、陈谏,刘禹锡,柳宗元等八人亦在去岁相继被贬为八州司马!

    而宫市,再度施行,比之之前更为横行无忌!有此前车之鉴,谁人还敢管?”

    李绛说着,声音由激愤转为了叹惋,连王庆刚才出现的反常反应也顾不得理会了。

    王庆这时也开始发掘白大诗人的记忆,这才知晓,刚才李绛所言,就是后世有名的‘二王八司马’事件。

    二王就是唐顺帝时期的王叔文、王伾二人,八司马则是包括刘禹锡柳宗元在内的其余八个‘永贞革新’的中心人物。

    想到这里,王庆心中忽然想起学过的刘禹锡写过的《陋室铭》以及柳宗元的《江雪》。

    当时王庆还在奇怪,刘禹锡一代名人,为何会频遭一州县小吏排挤欺辱,到的最后只给他弄了一件仅能容纳一床一桌一凳的陋室,而柳宗元又会在大雪天跑到江上去钓鱼,还写出‘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样看上去极有意境实则凄苦无比的诗句,原来根子都在这里。

    “这还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王庆不由感慨出声,之前学习《卖炭翁》的时候只觉得那那些宫人行事张狂,只是个例,真的到了这个世界才发现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而且他一直以为宦官干政,明朝的时候最为严重,没想到唐朝中期以后,同样也是为祸不浅。

    李绛叹息一声,“天子禁军神策军控制权都在宦官手中,而宫中以俱文珍为首众位宦官更是不可一世。

    乐天你最近几日不曾出门,不知高陛下命令高崇文将军前去讨伐西川节度副使刘疲,而大太监俱文珍为监军,其权势如何仅此就可以看出!”

    王庆忽然想起几月前刘禹锡离开之前,白大诗人前去看望,刘禹锡所说的一些话,斟酌一下,开口道:“在下曾经听说,先帝执政四月就内禅于陛下,实则有难言之隐。这其中这些宦官……”

    李绛看看左右,朝着王庆连连摆手,过了一会儿才压低声音道:“此事不可乱言,万一被人听了去,就是不得了的干系!”

    王庆笑道:“以深之兄心性,尚且如此如此小心,可见这宦官确实嚣张!”

    李绛苦笑一声:“我等大好儿郎却要畏惧阉人,每每思之,就觉愧对先圣,有违所读圣贤之书。”

    两人正说着,背后突然有马蹄声响起,车夫老周连忙驾着马车往路边让去,三匹马已经从身边疾驰而过,看马上三人打扮,正是负责宫市之人!

    此时已经快要到达市南,王庆心中一动,暗觉不妙,连忙催促老周,快些驾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