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蒙尘传说〕〔电商穿越七零年代〕〔蜜汁甜宠:娇妻萌〕〔Boss腹黑:影后,〕〔Boss生猛:总裁,〕〔恋爱账簿〕〔快穿撩撩撩:BOSS〕〔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变身神龙闯都市〕〔龙凤双宝:老婆,〕〔明威天下〕〔战少,一宠到底!〕〔超级护花天王〕〔传奇女玩家〕〔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62章 冰雕
    躺在床上,王庆依旧怒气难平,今日的遭遇,让他心中如同压了一块石头一般难受。

    就在早上他还认为这个世界是让他来玩乐的,但有了今天的经历之后,他现在彻底没了这样的心情。

    事情到了黄衫儿几人带着卖炭翁拉着强取豪夺来的碳前往内务府这里并没有结束。

    可能是想要狠狠的羞辱一下王庆还有李绛二人的不自量力,在回去的路上,几个宫市的人做的更加不堪,一路上欺行霸市,留下满街敢怒不敢言之人。

    王庆忍了又忍,才没有发作。

    依照他现在的身手,将这几人弄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弄死简单,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变得更加麻烦。

    夹在中间的卖炭翁无论如何都活不了,自己和李绛二人只是取得了进士身份,在翰林院担任一个七品编修,金水河的王八都比自己两人官大。

    而且此时宦官权倾朝野,真的闹僵起来,自己和李绛有极大的可能性会死!

    不是王庆担心任务失败自己会受到到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的惩罚,以及把白大诗人弄的提前逝世,而是当时纵然能够一吐胸中之气,却与大局无补。

    死了几个太监,还会有太监继续进行这样的事情,更多的卖炭翁,依旧会不停的产生。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那些内府的人向卖炭翁所要‘进门钱’不给就不让往里面的进的时候,王庆硬生生的忍了下去,拿出了一两银子交给白老汉,让他交了进门钱。

    门户钱交了之后,又要‘脚价钱’,王庆再次给了。

    待到白老汉从内府里面走出来之后,王庆出手打翻了那两个门子。

    当时从内府里面出来了十五六个人要对王庆出手,被那个黄衫宫人给拦下,只是临进内府之前看王庆的目光十分阴冷。

    王庆没有在意,而是让卖炭翁白老汉上了牛车,将其带到药店,包扎了伤势,抓了药,将自己身上穿的棉衣给了他,又和李绛二人一人给他了十两银子。

    王庆忘不了一个苍老瘦弱,被打的浑身是伤老汉泪流满面的模样。

    给他的东西除了药之外,他一概不要,王庆他们硬塞了好久他才收下,流泪道,一定会还,即便是李绛已经再三明这是给他使用将养身子的,他也依旧如此。

    最后王庆拍拍李绛道:“既然老人家要还,那我们就不要再多了,我们的心意尽到了,也要让老人家的心意尽到。”

    白老汉这才流泪收下。

    他伤的不轻,需要静养,但是包扎抓药之后就执意离开了,是家里还有孙孙没人照看,不回去不行。

    王庆两人就陪着他买了一些粮食和一些麦芽糖,卖炭翁对着他们再三拜谢,然后赶着牛车离去了。

    王庆和李绛二人心情沉重,默默的走了一段路程,相互告辞回家。

    ……

    想要杜绝出现更多的卖炭翁,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废除宫市!

    宫市是皇帝允许,由掌管大权的太监负责的,是太监们敛财的一个重要渠道。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可以想象,一旦真的对其发动了攻击,会掀起多大的波澜!

    而且太监们之所以会如此嚣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今陛下提前登基,他们在里面出了大力。

    困难重重啊!

    夜已经很深了,王庆没有一丝睡意,躺在床上,借着外面白雪映衬的光亮,看着昏暗的屋顶,心中在剧烈的翻腾。

    早晨起来的时候,出现的两个黑眼圈,令的樊素蛮二女惊讶心疼不已。

    打开房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混乱的念头被寒气这样一冰,顿时清醒不少。

    看着房檐下一尺多长的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剔透的冰凌,王庆却感受不到多少寒意,因为世道比天气更寒冷!

    用过早膳没多久,仆人来报有客人来访。

    还不待王庆迎客的时候,李绛就已经从门外匆匆的进来了,面色难看,他身后跟着的几个翰林院编修,同样如此。

    王庆心中不由一沉,看来这些宦官们还是动手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针对自己来的,又采用了什么手段!

    “深之,何事如此惊慌?”王庆将几人迎到屋里,一边吩咐仆人上茶一边连声问道。

    李绛原本有一肚子话要,此时却不知道该怎么了,嘴巴张了两张,却猛的叹息一声,狠狠的一拳砸在了木桌之上。

    这一拳用力很大,发出‘砰!’的一声响,仆人刚端上来的茶水都被震得溅了出来。

    “到底发生了何事?”王庆急声问道。

    李绛的反应让他心中升起一片阴霾。

    “昨日那老翁死了。”这是同在翰林院当编修的王申王叹之出来的,声音颤抖。

    “死了?他怎么就死了?”

    王庆见到几人急急忙忙前来,想的最多的就是那些太监们将会对他不利,不论是通过官府,亦或者是通过五城兵马司,再或是通过什么阴私手段,他都能够接受,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卖炭翁死了,那个辛辛苦苦烧炭舍不得多花一文钱的卖炭翁死了!

    那个疼爱自己孙孙远超过自己的卖炭翁死了!

    那个有着自己的坚持纵然身受劫难也依旧不肯丢掉做人最起码尊严的卖炭翁死了!

    死的这样突然,死的悄无声息!

    王庆心中发痛,在这一刻他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一股愤怒夹杂着一种不出来的酸楚,从心头涌起,跑向眼睛。

    “怎么死的?”

    王庆低低的声音打破了厅堂之内铁一般的沉寂。

    “活活冻死!”李绛声音颤抖。

    “怎么会冻死?昨天晚上并不是已经出城了吗?就算是冻死你们怎么又会知道?”

    “今日早上约叹之几人同行,前往回春楼参加一个宴会,半路之上突然来了一个人,谁要让我们去内府看到了一个东西……”

    李绛道这里,声音发抖,不下去了。

    不用他,王庆也知道见到的肯定是卖炭翁的尸首,而且还绝对凄惨。

    “……他…他被做…做成了冰…冰雕……”

    颤抖的声音终于将最不愿意提起的事情出,李绛猛地趴伏在桌子上失声痛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