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战铁血神卫〕〔喜剧天王〕〔帝师夫妇日常〕〔唐老太的种田生活〕〔重生绝宠男神:慕〕〔玉佩里的太子爷〕〔造反成功后〕〔目光所及之处是你〕〔先生凶猛:老公,〕〔极品小厨工〕〔龙抬头〕〔妖孽强者在都市〕〔至尊贼少〕〔最强山贼系统〕〔天生就会跑〕〔神祇〕〔盛嫁无双:神医王〕〔初恋算法〕〔大龟甲师〕〔三寸人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六十六章 我呸!
    宫市是个什么模样,这些年来犯在宫市之人手中的命案有多少,作为长安县令的冯青大抵都知道一些。

    不过这些事情连朝中大佬甚至于陛下也不敢太多的过问,他一个小小的县令就更不敢多言。

    打死一个穷苦的老汉,对于宫市之人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一般情况下也没有人因为此事来告官,即便是来告官,随便赔个十来贯银钱也就是了。

    至于告官?不管是不是有理,都会会被杖刑八十,发配两千里,因为以民告官,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夜路走多了,总能撞见鬼。可能是宫市之人坏事做的太多,冤屈惊动上天,这才有了今他娘一位七品翰林编修,对着宫市这个庞然大物开刀!

    最令他心惊的是,他居然在这里面,看到了当今陛下的影子!

    冯青心情复杂的收起状纸,斟酌着言辞,开口道:“白编修,我大唐自武德七年颁布《武德律》以来,从来没有过这条反人类罪,本官作为亲民官,对于历朝历代的律法也有涉猎,对这条律法却闻所未闻,你来给本官解释一二,倒是何为反人类罪。”

    “自古以来,法律都是为了矫正天下子民的行为规范而制定的,用严苛的刑罚来告诉我们,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

    从秦以来,仁恕之道一直贯穿其中,严苛的刑罚逐渐不见了,到了我们大唐,就只剩下了鞭挞和打板子,宫刑不见了,腰斩不见了,割鼻子挖眼睛不见了,就连十恶之首的谋反,也不过是主犯斩首,他的子侄亲人都会被留下一个全尸。

    可见朝廷设立法律,就是为了教育人民不要犯错,起到惩前警后,教育世人的目的,不是想把一个好好的人弄去打的皮开肉绽,流放到蛮荒之地与野兽为伍。

    谁喜欢把事情弄得血淋淋的?就在去年,处于死刑的也不过是四十三人!

    何也?这是我大唐重现盛世的先兆!恢复太宗皇帝雄风的先声!

    我们有英明神武的陛下,有忠心睿智的官员,有威武雄壮的将士,有辛勤劳作的百姓,有了这些,我们凭什么不能过上好日子?

    凭什么我们就不能重现我大唐的盛世?

    人都说强爷胜祖,凭什么在陛下的带领下我大唐就不能一展雄风?!

    王庆被自己的弄的有些反胃,但从来没有听说过演讲的唐朝人却不这样看,案几后的官员,衙门口百姓,他们都是第一次听到大唐盛世重现的宣言,一个个不由的激动万分。

    站在衙门最外围紧张的直握拳头的李绛张栋几人,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似乎是第一次见到白乐天一般。

    王庆声音停下,响起了一片轰然叫好之声,王庆转过身子对着黑压压一片的百姓,声嘶力竭的喊道:“在这一片欣欣向荣,举国上下都在为盛世重现而努力的时候,却总有令人恶心,令人愤怒,令人发指的事情发生!

    宫市!

    就是宫市!

    按照律令,宫市想要采买货物,需要支付相应的银钱,但是这些人是怎么做的?

    他们违背陛下命令,置国法而不顾,价值几十贯银钱的货物,他们随便给个几十文钱就给拿走了!这与强盗何异?

    前天,就在前天!一个衣衫单薄的老翁,拉着辛辛苦苦烧了几个月的碳,冒着大雪顶着严寒,天不明就出发赶了几十里的路,才来到东市。

    他虽然又饥又渴被冻的瑟瑟发抖,却依旧想着让天气再冷一些,何也?是为了让碳价在高一些。

    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他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孙孙需要养活!

    家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相依为命,老的老,小的小,没有什么生计,全指望这一车碳来活命!

    躲在深山之中伐木烧炭到底有多艰辛,不说诸位也明白,即便是壮年男子都忍受不了!可这一老一小硬生生的烧出来了一千多斤!

    这里面到底付出了多少,可想而知!那就不是碳,那分明就是一车的血汗!是两个人的命!

    可是结果如何?老翁的血汗白流了!

    为何?

    因为他那一车浸满血的碳被‘白望’盯上了!

    一车碳,千余斤!半匹红绡一丈绫,挂在牛头充碳值!数月的艰辛,两人的希望,就这样被这些强盗给抢走了!

    不论卖炭老翁如何哭诉,如何乞求,迎接他的都是一顿拳脚相加!老翁吃打不过,只得屈从!

    可即便如此这群人依旧不肯放过老翁!他们认为老翁的行为妨碍了他们抢劫,损伤了他们那所谓的威严!

    所以在当天傍晚,被打的伤痕累累老翁又被他们捉了回来,塞进大水瓮里活活冻成了冰雕!此等行径与禽兽何异?

    朗朗乾坤之下怎能有如此令人浑身发寒之事发生?昭昭国法之下又岂能容此等恶贼残毒生灵?!

    老翁何辜?稚子何辜?我大唐百姓何辜?!居然被此等残民之贼压迫的不敢出声!

    什么总管!我呸!

    什么宫人?我呸!

    代替皇家?我呸!

    他们不过是一群头顶长疮脚下流脓的狗!这些年来顶着皇家名头,干着天怒人怨的勾当!

    否则以陛下之英明,诸位朝廷诸位官员之睿智,又怎会干出此等丧尽天良,阻碍盛世重现之恶行!”

    王庆的声音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嚎啕大哭者有之,咬牙切齿者有之,大声咒骂者有之,捶胸顿足者有之。

    众人的情绪被彻底的调动起来,随着王庆的动作,齐齐扭头,对着内府所在的地方齐齐的吐了一口唾沫!

    冯青几位官员坐在大堂之内目瞪口呆,他们所吃惊的不仅仅是王庆慷慨激昂的述说以及毫不留情的对着宫市还有权势滔天的刘大总管开炮,真正令他们战栗的是这群情汹涌的人潮。

    李绛几人死死攥住拳头,忍不住热血沸腾,平日里儒雅的他们,也随着王庆的动作,一起对着内府的方向大吐口水,只觉得心中畅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