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大神的头号黑〕〔明德三十年〕〔重生娱乐圈:神医〕〔茅山捉鬼笔记〕〔我有一座军火库〕〔倾世盛宠:粗野将〕〔无攻不受〕〔隐天传奇之青箩记〕〔我的极品仙女老婆〕〔地中海霸主之路〕〔霸宠天下:神医小〕〔最强盛宠!神秘魅〕〔军痞老公,深入宠〕〔超级疯狂无敌系统〕〔总统,霸爱成宠!〕〔朕的纨绔皇妃〕〔全民诸天轮回〕〔火影极光〕〔废材逆天:傲娇帝〕〔锦绣江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六十八章 君舟民水
    ,!

    长安县衙那里,众多的长安民众已经被王庆扇动起来,但还是欠缺一些火候。

    就在他考虑着该如何将众人的情绪完全燃爆的时候,一行衙役抬着一个冰雕过来了。

    冰雕的身子不自然的扭曲着,被弄成了跪拜的模样,身上破烂的衣衫以及累累伤痕清晰可见,脸上惊惧痛苦的神情,令人心中极度难受。

    那群衙役将冰雕放在台子上,为首的衙役大声喊道:“这就是那个被制成冰雕的卖炭老汉!我刚带人从内府抢过来,真可怜啊,这群阉人居然能够下得去这样的狠手!”

    见到这一幕,黑压压的人群纷乱起来,一个穿着破烂手上脸上都是冻疮的六七岁孩子,飞快的从不远处的一颗树上溜下来,一路哭喊着跑向高台。

    来到高台之上,呜咽一声,抱着冰雕跪倒在地,不肯撒手,口中发出失去母亲的幼崽般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台子下方,众多围观的人群无不潸然泪下。

    过了好一会儿,那孩子呼号了一声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声响,抱着成了冰雕的卖炭翁一动不动。

    为首的李追梦觉得有些不寻常,就伸手轻轻扒拉了一下,孩子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嘴角鼻孔有鲜血流出。

    刘追梦将手按在小男孩胸前感受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预示着一个生命的逝去。

    王庆赶到跟前,将小男孩身子摊平泪流满面的做心肺复苏,终究还是没能挽留住这个年幼的生命,只能颓然的坐在地上,将自己的外袍解下,盖在祖孙二人身上。

    因为他的缘故,这对相依为命的祖孙,如今尽皆失去了性命。

    见到此幕,再想想长期以来被宫市之人压迫欺辱的往事,长安县衙门前的众人,不由的怒气中烧悲从心来。

    在不知道谁带头喊了一声:“打死这帮狗杂种!”之后,群情激愤的人群就如同洪水一般,朝着内府所在的方向汹涌而去!

    奔跑的人群越来越多,最后几乎达到了全城出动。

    王庆没有看汹涌离开的人群,他捡起那个衙役首领跟着人潮撒腿狂奔时丢下的水火棍,一点点的敲击卖炭翁身上的冰块。

    他活着的时候就饥寒交迫,如今死了,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裹着寒冰。

    李绛没有像激动的无以复加的张栋他们一样随着人群离开,而是默默的来到王庆身边,跪在卖炭翁身前,跟王庆一起敲打剥离那些冰凌。

    冯青看着声势浩大的人群,面色发白,不由的舔舔发干的嘴唇:“竟会如此,竟会如此,莫说一个小小的内府,即便是皇宫都能够冲击了……”

    王庆丢掉木棒,小心翼翼的揭掉卖炭翁衣服上的一块冰,头都没抬的道:“这就是你们所看不起的百姓的力量!这就是任由你们欺凌的百姓的力量!

    有了此次的举动,这些豪门勋贵,这些高高坐于殿堂之上的人或许能够多一些敬畏,这世间也大概也会少些冰雕!

    老爷子!你看着,那些欺凌你的人,不会活过今日!”

    ……

    太阳匆匆的躲进了山后,如刀的寒气涌上来,远处有浓烟滚滚升起,静街鼓敲响,金吾卫出动,一阵兵荒马乱之后,长安城重新恢复了宁静,只有烟火气掺杂在空气里四处弥漫。

    卖炭翁身子被冻的硬邦邦,王庆要来了炭火,小心的将他身上所有的冰凌都给烤化,帮助他伸展开了身子之后,对着站在一旁的冯青伸出了双手。

    冯青叹息一声,挥挥手,守在一旁的衙役有些小心的走过来,给王庆带上了枷锁……

    牢房里昏暗的灯火摇曳,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王庆在铺着一层稻草的长榻上枯坐了一会儿,扯起冰冷如铁的被褥,合衣钻了进去,不大会儿的功夫,就传来了他轻微的鼾声……

    太极宫里灯火通明,才当上皇帝不到一年的李纯,如同一条暴躁的恶龙,在太极殿里走来走去,地上一片狼藉,花瓶、酒坛、饭菜、纸砚残残碎碎的摊了一地。

    对宦官开刀是他精心谋划了很久的事情,自从这些宦官们担心已经成了太上皇的父亲再度登上皇位,在年前逼死父皇之后,他就对这些无法无天的宦官起了杀心!

    为此他悄悄的准备了很多,让俱文珍离开都城当监军,用自己的心腹之人接替神策军中重要职位,悄然发展密侦司的势力……

    自己准备了那么多的后手都还没有使用,内府以及自己要铲除的宦官就已经轰然倒塌了。

    这样的结果比自己全力出手都要干净利落,李纯却丝毫都高兴不起来,这种诧异的结果令他有种措手不及和蓄谋了好久倾尽全力的一拳打在了空地里一般难受。

    其实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让他不想承认,那就是在太极宫之上,看到汹涌的人潮涌以势不可挡的劲头涌向内府的时候,他恐惧了。

    即便是被俱文珍等人联合起来胁迫着自己向父皇逼宫的时候自己都没有恐惧,但在面对这些一直温顺如绵羊,逆来顺受忍气吞声的子民之时,他却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深深的恐惧,这种恐惧令他身子发寒。

    “君者,舟也,臣民,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朕一直以为太宗此言太过言过其实,今日看来却是朕小看了天下百姓!

    平日里任人宰割的人,一旦爆发起来,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居然恐怖如斯!”

    良久之后,他停下脚步,望向内府所在的方向,低声轻语,声音有些沙哑。

    “白乐天!白乐天!朕以前小瞧了你!区区一些手段,居然能够掀起轩然大波!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纯声音中带着思索,一双手掌在背后不停的开合,良久之后突然笑出声来。

    “太宗皇帝开科考取士后曾经开怀感慨‘天下英雄尽入吾毂中矣!’如今白乐天也是进入到朕毂中的英才!

    闹下今日之事,无论如何他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而此时,我若出手,定会令他归心。

    一个人有聪明才智不可怕,可怕的是腹黑心狠手辣,能够因为一介老朽,不顾自己性命的愤然出手,这种人纵然有再多的才智,也一样能够被自己驱使,如此想来,明日……”

    相通了事情的李纯心情一下子变得舒畅起来,喊过外面心惊胆颤的宦官送来一壶酒,他仰头灌了下去,将酒坛随意的丢在地上,来到床榻前甩掉鞋子,爬上床,很快就呼呼大睡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