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总裁的近身狂兵〕〔狼王的娇宠〕〔逆天九小姐:帝尊〕〔盛世独宠:黑帝的〕〔婚路遥遥,遇源而〕〔竹马谋妻:误惹醋〕〔染指成瘾:饿狼总〕〔至尊女帝:天下第〕〔来不及再轰轰烈烈〕〔伏天氏〕〔娇女有毒:腹黑王〕〔重来1976〕〔写轮眼之武侠世界〕〔明王首辅〕〔药田种良缘〕〔头狼〕〔重生七零:军妻也〕〔独步成仙〕〔我真不是开玩笑〕〔都市之最强狂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七十章 卖炭翁
    “卫公有何事要奏?”

    李纯带着一丝温和的声音响起,令卫次公多了一丝胆气。

    他抱着护板沉声道:“陛下,昨日有人于长安城内鼓动三寸之舌,扇动无知愚民,冲击内府,致使内府被毁,以刘大总管为首的一百多位忠心耿耿之人,被乱民活活痛殴而死!

    内府亦被付之一炬,内府中所存留准备送于宫**陛下及众位妃嫔使用之物资,或被乱民趁势抢走,或葬身于火海之内!

    刘大总管等忠义之士国之栋梁,亦随着这一把火被烧成灰烬,尸骨无存!

    可怜他们,一心忠于陛下,尽职尽责做好份内之事,临死之前犹在思索如何尽忠报国,报答陛下知遇之恩,为天下黎民谋福,哪成想却被这群被人扇动的愚昧无知不分好歹之人如此对待,如今思来,由让人遍体生寒!

    长安城,乃圣天子脚下,陛下龙宫所在,理应守护森严,然,白乐天身为陛下臣子,却依仗鬼蜮伎俩,扇动无知民众,不顾礼法,名为冲击内府,实为震慑皇室,此举与谋反何异?

    白乐天身为陛下臣子,不思为君分忧,反而行此大逆不道无君无父之事,于情于理都容不下他!

    且白乐天素无忠孝恭谨之心,臣尝闻,白母于赏花之时,失足掉落一枯井而身亡,作为儿子,至亲去世本应悲痛欲绝,而白乐天却毫无痛楚之意,不仅赏花依旧,兴致所到之处,还饮酒赋诗,大咏赏花之词,实乃禽兽之行!

    羔羊尚有跪乳之恩,白乐天却无分毫感恩之念,禽兽不如矣!

    如此无君无父,无心无肺,无礼无法,无情无义之人,臣羞与其同朝为官!”

    一份说辞义愤填膺,将白大诗人钉在耻辱柱上百般羞辱,却将刘大总管等一众阉人格外提高,对比之下,很容易让人分辨出何为忠义之士,何为乱臣贼子。

    卫次公这一番慷慨激昂为国为民考虑的话说完,百官群中又走出来五六个人,捧着护板来到卫次公身后,一起跟着道:

    “臣等羞于与此等无君无父,无心无肺,无法无天,无情无义之人同朝为官!

    请陛下严惩此人,以明国法,以正朝纲,震慑心怀不轨之徒!令天下百姓知晓何为律法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

    王庆在几个宫中太监的监控下,在宣政殿外面等着,听到卫次公等人隐约传来的说辞,不由的撇撇嘴,满心的恶心。

    娘的,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睁着眼说瞎话,什么是臭不要脸!耻于与老子同朝为官?那就不为呗!你们的愿望很快就能实现。王庆心中冷笑。

    宣政殿内,几人愤慨的讨伐声落下,安静了片刻,随后响起了李纯不待多少感情的声音:“奥,按照诸公之意,应当如何惩治此人?”

    卫次公听到皇帝这样说,心中不由一松,皇帝果然还没有忘记自己几人的功劳。

    当下出声道:“似此等大逆不道之人,应该处于凌迟之行,双亲挖出鞭尸,诛杀九族!

    非如此,不足以震慑天下臣民,不足以宣告陛下之威严,不足以令匡扶我大唐社稷!”声音慷慨激昂,一副为国为民的正义模样。

    李纯的声音再度响起里面带来几分玩味和冰冷:“卫公应该还少说了一些吧?不惩治白乐天,不足以平息卫公心中愤慨,不足已震慑其它敢于对你等动手之人,不足以维护你等无上权威!”

    李纯忽然说出的这些话,令的卫次公等人心中‘咯噔’一下,一颗心直接沉入谷底!

    心中暗觉不妙,不明白一直有把握的事情为何突然间会变成这副模样。

    卫次公肥腻的额头上冒出冷汗,偷眼观察群臣反应,大部分官员都是一脸的错愕,还有一些则是惊喜交加,但是以杜黄裳为首的几位朝中大佬却是站在那里低眉垂目,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将要睡着的模样。

    到底是什么自己没有想起来?自己哪里出现了致命错误?为何一向对自己等人恭敬有加的皇帝,突然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满头大汗的卫次公拼命的在寻思,突然他心中一动,联想到了俱文珍被调离京城当监军,以及后来发生的百姓冲击内府,刘大总管等人身死,以及此时皇帝突然转变的态度,一颗心如坠冰窖!

    就在他极力思索的时候,被冠冕遮挡的看不清面目的李纯再度出声了:“朕近日得到了一首诗,堪称句句珠玑,读起来发人深省,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杜相,你来诵读一番,让诸位都好好的听一听。”

    杜黄裳缓缓来到大殿中间,从袖中掏出一张纸,打开,清清嗓子道:“此诗名为《卖炭翁》。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

    牛困人几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黄衣使者白衫儿。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

    一车碳,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消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进门卸碳犹要钱,满身伤痕冰中卧。”

    “怎么样?好诗吧?你知不知道道朕读到此诗时,整颗心都在痛!好好的宫市都被你们弄成了什么样子?!朕的子民就这样任你们屈辱糟蹋?!

    白乐天做了朕最想做的事情!卫次公,你再来告诉朕,他该当何罪!”

    丸子一样的卫次公跪倒在地,将头杵在地上,浑身颤抖,身后那些跟着他一起叫嚣着要将王庆诛杀九族的人,也都忙不迭的跪倒在地,大气都不敢出。

    “这些年一个个都好吃好喝的过的富足,吃的痴肥,却忘记你们当初是经历过怎样的艰辛才达到如今的这一步!

    忘记了当初做官之时胸襟抱负!只剩下了满脑肥肠,一心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你们暗地里都做了些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卫次公,你年纪大了,也该好好休息休息颐养天年了,让你以检校太傅致仕,你意下如何?!”

    李纯声音变幻,目光却冰冷的盯着卫次公。

    卫次公哪里还不知道皇帝已经对自己动了杀心,此时说出的就是最后底线,只要自己敢多说一句话,迎接自己的将会是斧钺加深。

    当下颤抖着声音努力的做出感激的样子趴在地上谢恩:“微臣感谢陛下圣恩。”

    李纯有就爱那个目光移向卫次公身后的那些人,不等李纯开口,这些已经变成惊弓之鸟的人,就先开口请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