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灵裁缝师〕〔李大炮的抗战岁月〕〔幻界仙途〕〔暗夜风尘〕〔我在昆仑学生物〕〔篮场执剑人〕〔我的老婆是猪八戒〕〔超级丧尸工厂〕〔未来之王者荣耀〕〔蹭出个综艺男神〕〔重生军少麻辣妻〕〔绝密试验档案〕〔俗眼病〕〔极品农妃〕〔嫡女为谋:将军,〕〔咸鱼翻身的正确姿〕〔甜心圈住爱:恶少〕〔网游之帝国争锋〕〔Boss男配要逆袭〕〔宦海商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八十六章 顾家的汉子最是耐看
    ,精彩小说免费!

    在众人想笑又不敢笑,拿着怪异的眼神不断偷看的氛围里,陈风一张脸涨得通红,恨不得立刻出刀将正拿着两张文书向众人展览的刘大哥砍死。

    但是他不敢,不仅仅是军法严苛此时处于众目睽睽之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花小白脸一干人正看着自己,他们人多,只要自己动手,今日吃亏的必定是自己。

    “大家都在大帅帐下听令,犯得着将事情做的这么绝?

    今日之事某家记下了!到了战场再一较高低!到时间刀剑无眼,凡事都小心些!”

    陈风在这里呆不住了,将手里的东西塞给身边跟着的亲兵,手握刀柄,脸红脖子粗的看着王庆撂下狠话,就大踏步的离开。

    王庆看着他的背阴眼神阴郁,这是准备在战场上对自己下黑手啊!

    正想间,看到程咬铁也带着几名亲卫过来领取封赏,笑了一下迎上去开口喊道:“程大哥,晚上来吃席啊!”

    程咬铁见到王庆哈哈笑着道:“这是自然!花小兄弟高升,哥哥自然要去!”

    又看到迎面走来的陈风,想了一下也笑着道:“陈校尉,晚上一起去花小兄弟那里吃席!”

    老程看起来粗糙,实际上心细,来到这里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想想昨日陈风嫉妒的模样,再看看此时王庆双方的样子,大致上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本就不喜陈风,看不惯他的做派,而王庆又是他的救命之人,当下就装作不知他们之间的矛盾,故意开口挤兑。

    陈风身子顿了顿,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些,显然是想起了昨日自己要这小白脸请自己吃饭对方直接无视的事情。

    对着程咬铁施礼道:“这是大帅眼中红人,人家谱摆的高,一飞冲天,前途大,咱这些粗人吃不起,末将还有些事先走,将军自便。”

    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程咬铁官职虽比他大,却不是他的上官,因此上他才敢如此行事。

    “花小兄弟,日后你可要防着一些陈风,此人嫉妒心极强,心胸狭隘,今日和你有了冲突,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对你不利。”

    回去的路上,程咬铁对王庆交代到。

    王庆笑道:“都是军中厮杀汉子,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他日后不惹我便罢,真要是不知好歹做的过分,我会好好让他知道一下为人处事的基本道理。”

    王庆已经对此人起了杀心。

    程咬铁拍拍王庆肩膀道:“你心里有数就行,但事情真不到那一步也不用做的太绝,这人为人不行,但在战争冲杀之上确是一个好手。”

    王庆点点头,没有说话,心里却道:“我管他是不是好手,只要敢对老子动手,就斩了你的首!”

    ……

    营地里的弥漫着酒气,前来赴宴的人也都回去,王庆蹲在隐秘地方小解,听到营房里面有人发出一连串的大笑,笑着笑着声音低沉下去变成了呜咽的哭声。

    不会是有人喝醉闹事了吧?这可没喝多少酒啊!

    现在他们处在燕北城内,平日里根本不准饮酒,这次因为才打了胜仗,心情大好的贺光就下令,没有防守任务的人可以多少饮用一些,但最多不得超过两碗。

    这是军令,每人敢破,今日王庆宴请军中一些军官,也就是每人喝了两碗酒,剩下都吃菜说话了。

    本来王庆打算把碗换大一些的,结果还没来得及这样做,元帅贺光就来了,笑道:“花校尉宴饮不请本帅,这做的可不好啊,本帅只好不请自来混口酒喝。”

    王庆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会来,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校尉而已,现在看来‘功高莫若救主’这句话果然很正确。

    因为贺光到来,并且亲自给王庆敬了半碗酒的缘故,在坐的一些原本还轻视于王庆的人,看王庆的眼神立刻就不一样了。

    可别真的是喝醉了闹事,耳听得哭声由一个变成了两个,王庆匆匆的提上裤子站起身来朝营房走去。

    张耳朵抱着一匹绸布还有自己的钱袋子哭的一抽一抽的,嘴里呜咽道:“五婆啊…我…我在军营…没…没事,你男…男人运气好,才来就立…立了功,…得…得到的赏赐你…你都不敢想,以后娃子你们再……再也不用跟着我饿肚子了……”

    一旁本来是来劝慰的刘大哥劝着劝着也哭了起来,发展到最后,哭的人几乎占到了一半。

    王庆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脸上浮现笑意,心中却泛起一股说不出滋味的酸楚,他在外面静静的待了一会儿,就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都是顾家的汉子,发泄一些胸中的感情也行。

    王庆躺在床上,听着那边逐渐低下去的声音,无奈的笑了笑,就闭上了眼睛,不久之后进入了梦想,在梦里他见到很久都没有见到的爸妈……

    “牵挂家中妻儿老小是人之常情,没啥好丢人的!不顾家人死活才不是男人!”

    早上起来洗漱,看到昨夜嚎哭的几人看见自己躲着走,一副极度不好意思的样子,王庆笑着说道。

    “昨夜喝了点酒,一时间没有收住心思,闹出了笑话,花校尉不要见笑……”

    几人还是抹不开情面。

    王庆摆摆手道:“想家不丢人,有牵挂才好,想家了就给家里去封信报个平安,也好不让她们牵挂,得到的财物我记得程将军说好像也可以捎回去一些,就是代价有些,需要给信使两成……”

    听到王庆说起这个,几人眼睛一亮,再顾不得不好意思,连忙问道:“真的可以捎回去?我家婆娘为了给我置办这一身行头,把陪嫁的首饰都给卖光了,又卖了半缸的粮食,拦都拦不住,说只要这些盔甲兵刃只要能让我活着,她就是吃糠咽菜也乐意。

    走的时候给我带了干粮后,家里粮食就剩下不到一缸,绝对支持不到秋收!

    这时候带着娃子在家里还不知道苦成了什么!别说是收两成,就算是收五成俺张耳朵也愿意!”

    平日里有些猥琐的张耳朵在此时显得格外耐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