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100分:老公大〕〔官妖〕〔夺宝寻龙〕〔孤怎么又绿了〕〔华夏第一猎人〕〔盛宠毒妃:少主,〕〔豪门婚宠:兽性老〕〔诡异禁咒〕〔大时代1994〕〔阴亲冥婚:腹黑鬼〕〔学霸聊天群〕〔末日聚集地〕〔重生之我是巨无霸〕〔重生军婚:神医娇〕〔剑极虚空〕〔美漫之英雄殖装〕〔萌妻上线:总裁宠〕〔替嫁毒妃:妖孽王〕〔残王霸宠:重生逆〕〔无限之精神力控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九十二章 牵挂
    农历四月初,白日的天气已经有些热了,村子里的树木也都被这光芒催生出茂密的枝叶,留下一片的浓荫。

    太阳一寸一寸的爬过天空,红着脸吊在半山腰处不肯下去,虽然如此努力,傍晚的凉意还是抑制不住的涌了上来。

    斜斜的阳光拉长了事物的影子,就连村口大树下两个佝偻着腰身拄着拐杖的两个老人,都被它映照的高大起来。

    “花叔,您二老又在张望我那木奎兄弟呢?”

    赶着七八只山羊从田野里归来的妇人看到这熟悉的一幕,张口问道,话语之中对着两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有颇多的敬意。

    不尊敬是不成的,常言道‘前三十年看父敬子,后三十年看子敬父。’花家老两口有福,随便在外面留下的一个种,去了战场之后居然能够混的风生水起。

    这四外庄子上也有在北方守边的人,回来的一些书信里就没少提起这个花家私生子的事情,说是没少受到照顾云云,顺便还会说一些关于花家私生子在战场上的事情,嘱咐家里人一定好好好对待花家老小。

    这点早就已经被四外庄上的人传的沸沸扬扬。

    除去这些不说,仅仅是每年军队回来送信之人给花家送回的钱财,就足够令人眼红,虽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但只要看看花家那栋新翻修的大宅院,就知道这数额肯定是少不了。

    这样的人物,怎么就出在了花家!

    “啊,是三娃子家的啊,这不越是老了就越盼望着小辈回来,一天不来看看,睡觉都睡不香……”

    花母收回目光看着妇人道。

    十几年的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尤为明显,硬生生的将一个健壮的妇人熬成了一个鸡皮鹤发的老人。

    这还多亏这些年来王庆王家弄回来的银钱多,吃的好穿的好,如若不然,只怕会苍老的更多。

    “这也是,我那花兄弟是真有福分,有您二老这样的好爷娘,真不知道谁家的闺女有这份福分,将来能嫁给我这花兄弟,跟着一起享享这清福。”

    妇人拉住头羊,站在这里给二老拉家常。

    说着话锋一转道:“花叔,我那娘家侄女前日还来,模样长得也不差,最难得的是做的一手好茶饭,针线手艺更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精致,不知道合不合您二老的心意?配不配得上我那花兄弟?”

    这样的话花父花母这些年来听得多了,早就达到了处惊不乱的地步,莫说是三娃子家的娘家侄女,附近村子里的人家,这些年来不都是没事了就将自己亲戚家的小女子接来自己家住,一住就是大半年,有事没有就往自己家跑?

    也正是如此,木力这小子才老早的就结了亲,娶得还是十里八乡挑出来的好女子!

    只是可怜的我那木兰孩儿,真不知道这些年来她是怎么在战场上熬过来的。

    “翠丫头确实是个难得的好女子,只是这事情我们老两口哪能做的了主?

    现如今木奎也大了,想法与我们两个老朽不一样,他不看对眼,我们也不敢胡乱应承,万一到时间不和心意,弄的都不好看……”

    花母颇带遗憾的说道。

    如果这句话是别人的家的父母说出来的,三娃子家的一定会嗤之以鼻然后在给对方好好的说道说道父母之命这类的大道理,但面对花将军的父母,她却没有这个胆子,不仅如此,她还觉得花母的话很有道理,毕竟那可是将军啊!

    三娃子家的知道这事说不成,也就不多在上面纠缠,转言道:“我花叔您二老也回去吧,眼看着天都要黑了,等下就凉了,您二老身子单薄,哪里能禁受得住这样的寒气?想来我那花兄弟今日也不会回还。”

    摇头拒绝了三娃子家的,老两口依旧站立村头,朝着暮色降下的村口路上张望。

    “唉,以前在家的时候还老嫌这女子吵闹,到了现在怎么变得这样想念?这人呐,真的没法说。”

    花母用手绢擦擦留下的泪,有些絮絮叨叨的说着,她老了,眼神也不太好,被风一吹就流泪。

    “回去吧,这妮子今日是回不来了。”

    花父往远处张望了一会儿,有些没落的对花母说。

    “祖父祖母~”

    稚嫩的喊叫声传来,一个三四岁一个两三岁的两个娃娃,跟头趔趄的往这里跑,不远处的地方站着一对年轻的夫妻,笑意盈盈的看着两个奔跑的孩子。

    花木力见父母二人欢喜的在两个小家伙头上摸摸,一人扯着一个往回走,脸上就升起笑意,现如今,也就这两个小家伙有这样大的面子,能够将爷娘两人从对二姊的思念中拉回来。

    人都说‘隔代亲’,以前的时候花木力还不相信,现在自己有了孩子之后,才算是真正的领路道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想当年自己小时候还有事没事被二老抽两鞋底子,到了这两个小家伙这里全都变了个个。

    花木力这样想着,也忍不住的往远处张望,十多年不见,也他很是想念自己的二姊,当年自己可是说了要在二姊回来的时候杀猪宰羊,所以在二姊离开之后,就用在家里捡到的银钱买了猪羊在家养着。

    为了将它们照顾好将养的肥胖一些,到时间吃着有滋味,自己可是没少下力气割好草喂它们。

    原以为二姊多则三年年少则一年就会回还,没想到当年那只猪都长到了九百多斤,羊也从一只变成了一群,二姊还是没有回来。

    前一段时间二姊来信说军中战事有了新变化,应该快要回来,自己一家得到消息是何等的欢快。

    莫说是爷娘,就是自己也欢喜的没事就磨刀,只等着二姊归来的时候就将那猪羊给宰杀了大摆筵席。

    只是左等不见回来,右等不见踪影,着实令人心焦。

    再次往暮色下的远方张望,依旧没有见到踪影,花木力暗叹一声,和自己的妻子一起上前几步迎上爷娘,一人搀扶着一个往回走。

    没走多远,忽听得远处的路上有声音响起,隐约间有马儿嘶鸣,花木力心中一动,连忙停下脚步,满怀希冀的往路口望着,只恨天色黑得太早,阻挡了视线,看不清远处路上的情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