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100分:老公大〕〔官妖〕〔夺宝寻龙〕〔孤怎么又绿了〕〔华夏第一猎人〕〔盛宠毒妃:少主,〕〔豪门婚宠:兽性老〕〔诡异禁咒〕〔大时代1994〕〔阴亲冥婚:腹黑鬼〕〔学霸聊天群〕〔末日聚集地〕〔重生之我是巨无霸〕〔重生军婚:神医娇〕〔剑极虚空〕〔美漫之英雄殖装〕〔萌妻上线:总裁宠〕〔替嫁毒妃:妖孽王〕〔残王霸宠:重生逆〕〔无限之精神力控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九十五章 老夫还有一个侄子……
    ‘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这原本是花英雄本尊该做的事情,现在却生生的落在了王庆身上。

    他原以为他可以躲避掉这个环节,却没有想到还是被硬生生的逼成了女装大佬。

    不知道该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有些事情总是避免不了,还是该说系统太过变态,剩下的一点进度无论如何都完成不了,非得逼着自己穿上女装……

    贺光这个老家伙还真是个死劲头,都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老子是个女儿身了,还偏偏不信这个邪,硬是把自己逼到这个份上!

    耻辱啊,耻辱啊……

    王庆一边在姐姐花木梅的帮助之下换上罗裙,将头发梳成女子特有的发饰,一边一脸生无可恋长吁短叹的暗暗咒骂。

    “姊姊早就看你这一身戎装的不顺眼了,穿着它总感觉你是别人,看着都有些怕人,还是换上咱女子的衣衫顺眼,我那木兰妹妹又回来了……”

    花木梅看出来了王庆的不悦意,笑着在他脸上捏捏打趣道,同时要将一个火焰形状的花黄往王庆眉心贴。

    “这个就不用了吧……”

    虽然已经被折腾的任命了,但看到这个花里胡哨的东西时,王庆还是本能的起了抗拒之心。

    “这个东西贴在人脸上,最能衬托出女子的颜色,刚才那老不羞的一口一句的说你像个男子,姐姐在房间后面听着就来气!

    若不是看他年纪大了,姊姊非得出去将他的脸抓花!她家女子才长得跟男子一样!

    现在你听姐姐的,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看他还怎么说。”

    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将花贴在王庆眉心,左右端详一下,嘴里还发出‘啧啧’的赞叹。

    浑浑噩噩的王庆,只能是任她施为……

    前厅之内气氛沉默的厉害,贺元帅恢复了平静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花父见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调节一下气氛,只得坐在那里脑子里乱乱的一起等待着自己女儿的出来。

    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响起朝这里走来,贺光不由握紧了身下椅子的把手,虽然知道没人会在性别这样的大事上开玩笑,他还是希望这确实是个玩笑。

    门被推开了,一个盛装的女子走了进来,不能说有多少好看,可也真真切切的是一个女子无疑。

    虽然行走之间踩到过长的罗裙差点跌到,姿势也是怪怪的,贺大元帅还是将她把这个在战场之上救了自己性命,一张长弓令的无数柔然人闻风丧胆的花将军联系了起来。

    他内心虽然翻腾,表面上还能保持平静,那些跟随而来的亲兵,平日里在军营也没少给王庆打交道,此时看着眼前的大变活人的般的女子,一个个几乎要把眼珠子瞪出来。

    这也太过那啥了吧?同行十几年啊,居然没有发现她的身份!

    随后又想起那一桩桩令人叹为观止的战绩都是眼前这个女子做出来的,心中震撼更是无以复加。

    “小子见过和元帅!”

    王庆走上前去对着贺光见礼道。

    贺光面色复杂的看了王庆一眼,良久才道:“这就是在军营事我给你提起小女婚事你推脱的原因?”

    说罢不待王庆开口又长叹了一声道:“我早该想到啊,你之前的种种以前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有多想,只道是你个人习惯与人不同,现在看来是老夫想岔了……”

    王庆沉默了一会儿道:“并非有意欺瞒元帅,实在是有难言之隐,木兰家中没有长兄,阿爷壮年之时为国征战身子受了损伤,当日军帖到来之时,阿爷正身染病疾,那里还能拎得动刀枪?

    木兰自幼习得武艺在身,常羡慕为国杀敌的英雄,见此就斗胆升起了代夫从将军之心。

    花费好大大力气才说服了爷娘,又使了些手段蒙混过关,本以为打败柔然之后就可以不声不响的回来,却不想得到元帅如此错爱,实在是令我惭愧汗颜。

    木兰女扮男装前往战场,犯下欺君之罪,还请元帅责罚!”

    说着躬身请罪。

    “此事是老汉的过错,是老汉太过不中用这才想到了这个歪门,非要让木兰代我去应召从军,请元帅责罚老汉,此事不关木兰的事。”

    花父上前两步挡在木兰身前,对着贺光长揖不起。

    这个女儿受的苦已经太多了,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她顶在前面了!即便是真的要治罪杀头,也得先从老子开始!

    女扮男装前去参军确实是犯了军中大忌,按律法砍头都不为过!

    以往的时候,这些人都觉得这条律法很不错,毕竟打仗就该男子去厮杀,娘们上去能做什么?

    但此时看着那个躬身施礼请罪的女子,这种想法却无论如何都升不起来。

    跟随而来的亲兵们有跟王庆相熟的,此时也都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亲兵队长给其余人使使眼色,众人一起来到跟前施礼道:“还请元帅从轻发落!”

    “哈哈哈……”

    贺光忽然笑了起来,好一会儿笑声才停下。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先将长揖不起的花父扶起,想要去扶王庆,手伸出了一半顿了顿又缩了回来,挥挥手道:“都起来吧!老夫还不至于不明事理到如此地步!”

    “木……木兰代父从军乃是至孝,战场之上为国杀敌不落人后,战战争先,立下汗马功劳乃是至忠!

    如此至忠至孝之人,莫说是女子,即便是男子里面又能找出几个?

    此事老夫自然不会追究!陛下那里我也自会说明道理!倒是要看看,朝中哪个杂碎不长眼,敢拿此事说事!”

    常年在战场上厮杀养成的气势一旦散发出来,着实令人心里舒坦,这样斩钉截铁的拍胸脯打包票的事情也就从他嘴里说出来才令人觉得踏实!

    花父等人赶紧谢恩,贺光则不在意的挥挥手道:“不论你是花木奎还是花木兰,立下的功劳都在哪里放着!有本帅在,没人能抢得走!

    不论你是男子还是女儿身,都是老夫帐下的将士!老夫自然没有不维护的道理!”

    事情说开了,也就好办了,王庆又回去换上了男装,穿刚才那一身,莫说贺大元帅不习惯,就连他自己都别扭的要死。

    花家杀猪宰羊大摆筵席,席间贺大元帅酒到半酣,拍着王庆的肩膀道:“本帅还有一个侄子,倒也不是膏粱子弟,木兰不若嫁给他为妻……”

    开什么国际玩笑?!

    贺大元帅的话,令的王庆有些昏沉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酒都化作冷汗出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