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蒙尘传说〕〔电商穿越七零年代〕〔蜜汁甜宠:娇妻萌〕〔Boss腹黑:影后,〕〔Boss生猛:总裁,〕〔恋爱账簿〕〔快穿撩撩撩:BOSS〕〔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变身神龙闯都市〕〔龙凤双宝:老婆,〕〔明威天下〕〔战少,一宠到底!〕〔超级护花天王〕〔传奇女玩家〕〔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一二五章 要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那妇人被武松按压在地,挣扎不得,吃痛之余口中连连叫道:“官爷饶我!”

    武松也不理会,提拳要打,也就在此时,不远处转出来了个挑柴的汉子,被这边的动静惊动,微微一愣,看清楚情形之后,面色变化一下,两手托起担子,肩膀一甩,直接就将担子丢在地,整个人飞也似的朝店铺跑来。

    王庆拎着板凳追去把最后一个跑出去六七步的人打倒在地,也不理会那个躺在自抱着腿呻吟的伙计,单手拎着断腿的板凳,看着这个飞一般跑来的汉子。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家伙应该就是在光明寺里种菜园子的张青。

    这人因为一些小事争执起来,一时气不过就起了恶念,将这光明寺里的僧人都给杀了,然后放了一把火连寺院都烧的一点不剩。

    可能是这里太过偏僻的缘故,凭空消失了这样一座寺庙,也没有官府前来查问,原本还担心不已张青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就在这十字坡附近开始剪径,后来和母夜叉结亲之后,做不惯正当的买卖,就又回到这里开了家黑店,接着祸害生灵。

    其实水浒传王庆三四年级的时候就曾看过,当时看到梁山人征讨方腊死伤惨重的时候,还一度心情郁闷的合书本不忍再往下看,为之拘了好几把同情泪。

    但这次为了景阳冈打虎的任务再次重温的时候却发现不少事情都变了味,比如所谓的及时雨宋公明,分明就是一个超级腹黑男!

    一个当官的不好好做官,一心的和土匪勾结,为了土匪不顾自己的职责,各种通风报信……

    这些倒还好说,在清风山陷害霹雳火秦明,把人家一家老小尽数弄死的事情,看着就让人心头火起。

    这些还不算,为了破连环马,就让时迁和汤隆二人一起去把当官当的好好的金枪手徐宁给弄成了土匪。

    当然,最可气的要数卢俊义。

    就因为宋江说卢员外武艺高强什么的,所谓的智多星,自喻加亮先生的吴用就去人家墙提了一首歪诗,然后一步步引诱卢俊义山。

    王庆一度觉得卢俊义的家仆回去之后就和卢俊义的妻子私通,并且在卢俊义从梁山下来回家之后被他们联手往死里整,这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里面,都有吴用这个村子里教书先生的影子。

    把宋江他们的目的和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看就很容易得出结果,无非就是先把卢俊义逼到绝境,然后他们再出手解救,行雪中送炭之事,好让其归心。

    手段用的太卑鄙了!

    这样的人还自比诸葛武侯,实在是让人怀疑他哪里来的勇气?怎能这般不要脸的往自己脸贴金?

    梁山之有些人的确是冤屈,但那只是极少数,更多却是杀人放火的杀才。

    所谓的替天行道,所谓的大碗吃酒大碗吃肉,大秤分金银……王庆以前的时候也很向往,现在再次才发现问题的所在。

    你们一群不事生产的盗贼那里来的钱粮?还不都是你们抢别人的?

    扯起一面替天行道的大旗就能把这些东西给遮掩下去吗?就可以一边说着替天行道话,一边大口吃着抢来的酒肉了吗?这样的行为远比当婊子立牌坊让人气愤,或者说是恶心。

    要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杀人放火受招安啊!这样的事情现在想想都觉得讽刺……

    那汉子飞跑过来,嘴里连声叫道:“好汉息怒!且息怒了,小人自有话说!”

    武松跳将起来,把左脚踏住妇人,提着双拳,瞪着双目看着这个生的三拳叉骨脸,微有些胡须,年纪大约三十五六岁的男汉子。

    王庆拎着折了腿的板凳,也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菜园子张青。

    张青之前亲眼见到这个个子不高的家伙只拎着一张板凳就把他手底下得力的伙计尽数拍翻在地的情景,因此并不管小觑王庆。

    在离得王庆还有三四步远的地方,立住脚,叉手对着王庆还有武松各施了一礼道:“愿闻二位好汉大名?”

    王庆没有说话,里面的武松道:“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都头武松的便是!”

    张青面色一变,连声问道:“莫不是景阳冈打虎的武都头?”

    武松道:“然也。”

    那人纳头便拜道:“闻名久矣,今日幸得拜见识。”

    武松道:“你莫非是这妇人的丈夫?”

    张青道:“是小人的混家,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怎地触犯了都头?可看小人薄面,乞望恕罪!”

    武松是个豪迈的人,平生爱打硬汉,遇强则愈强,此时见这人过来处处赔小心,又见他谈吐不凡,像是江湖中人,心里也就起了放过他们的心思。

    还没来得及说话,这边的王庆已经拎着板凳过来开口道:“二哥不可听这人胡言,此等恶人不可放过!”

    张青开惯了酒肆,惯会看人,刚才见武松神色就知此事八成就这样过去了,心中正暗松了一口气,却猛地听到王庆这一句话,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连忙转身看着王庆施礼赔罪道:“小人浑家不晓事,冲撞了好汉,多有得罪,小人代为赔罪,还请好汉饶恕则个,她一介妇人没什么见识,一时间做的过了……”

    王庆看着张青并不说话,眼中冷色却不曾消减。

    那边踏住孙二娘的武松有些不解,有些弄不明白这一段时间很是豪爽的哥哥缘何会跟这两人对,分毫不让。

    他想了一下道:“哥哥,你也曾对我言,说喜爱结交好汉,今日之事并不算严重,这汉子看起来也颇为不凡,应该是个好汉,哥哥因何……?”

    王庆冷笑一声道:“好汉?他二人也算是好汉?二哥你见过专用**药人的好汉?真好汉谁会做这样的勾当?”

    张青知道以自己夫妻二人的本领根本就不是这两人的对手,更不要说二娘现在还被人踏着脖子踩在脚底下了,只要稍一用力就是一命呜呼的结局,因此不敢乱动,只得不断的想着对策。

    他听到武松为他说话,心中暗松一口气,知道如今的麻烦都在这个该死的小矮子身,只要将他糊弄过去了,这事情才算是解决了。

    他对着王庆再次拜了拜道:“好汉如此说倒是有些冤枉小人了,小人虽然做的勾当不光彩,可也并非毫无原则之徒,小人做事有三不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