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蒙尘传说〕〔电商穿越七零年代〕〔蜜汁甜宠:娇妻萌〕〔Boss腹黑:影后,〕〔Boss生猛:总裁,〕〔恋爱账簿〕〔快穿撩撩撩:BOSS〕〔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变身神龙闯都市〕〔龙凤双宝:老婆,〕〔明威天下〕〔战少,一宠到底!〕〔超级护花天王〕〔传奇女玩家〕〔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一二七章 花和尚鲁智深(一)
    孙二娘想要喊叫,也被王庆堵住了嘴,两人被打的不轻,又被王庆用绳子捆住了,因此上武松二人一松手,他们就倒在了地上,挣扎不起来。

    见武松走出了人肉作坊,王庆就蹲下身来,看着张青道:“其实我对你夫妻二人早有耳闻,曾有人做歌道:‘大树十字坡,谁人敢从那里过?肥的做成馒头馅,瘦的拉着去填河。’

    我初次听闻时年纪尚幼,只觉得你二人英雄,后来逐渐年长,越想越是心寒,一个劲的在心里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天幸今日我来到了这里,你二人又不长眼前来撩拨我兄弟二人,怎能将你们饶恕?

    看看墙上的那些人皮,再看看盆子里的肉还有那几条吊着的人腿,不论什么事情降下来,你二人也别喊一声冤屈……”

    王庆自言自语的说着,躺在那里的张青眼中有惊疑之色露出,他不明白到底是谁做出了这样一首歌传出去,看样子流传的应该挺广,为何自己却从未听人说起过?也没有官府来找自己的麻烦。

    并且眼前这个该死的矬子看上去都三十好几了吧?怎地又说幼时就听过自己二人的事情?自己好像还没有他年纪大吧?

    他心里这样想着,又听得王庆接下来的话,眼中有惊恐和祈求的神色露出,王庆却不管他,自顾自的说道:“我不会杀你,二哥也不会杀,就这样干脆利落的将你二人处决了,实在是有些太便宜,我二人可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这里离孟州城也不算远了,我们这次就是找孟州知府大人公办,到时间将你众人一并带了,交给官府,剩下的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哥哥,你看!好惊人的禅杖!使着条禅杖的人双臂之上至少也有千百斤的力气,不然如何能够使得起来!”

    王庆转头看时,正见到武松拎着一根鸡蛋粗细镔铁打造的禅杖,一脸的叹服。

    随着他的放下,那禅杖末端直接进入土地半寸深浅!

    见到这禅杖,王庆脑海里猛然蹦出一个人来,猛地转头看向那个躺在剥皮凳上被扒的赤条条睡在那里的胖大光头,这家伙许是喝的酒太多,到的此时还在沉睡。

    原以为这家伙没头发是天生的,此时来到跟前王庆才从上面看到几个香疤。

    又见他裸露的胳膊上隐隐有刺青显露,王庆那里还不知道这人是谁?

    当下心中又是惊又是喜又是奇怪,怎么在这个时候遇上花和尚鲁智深?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已经在二龙山落草为寇了吗?

    随后一拍脑袋,顿时明悟,按照原著上说是鲁智深先在这里被母夜叉放翻,然后武松杀了西门庆之后张青说出这番缘故。

    而现在,可能是因为自己到来的原因,武松并没有往汴京走上一遭,也没有为兄报仇后的两月监牢生活,而是直接就来到了孟州,没有了这其中几个月的时间差,此时在这里遇上倒也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此次的任务说是要改变五个梁山好汉的命运,武松和汤隆两个已经改变,并且是系统确认过的。

    现在又有了张青和孙二娘两人,把他们两个送到官府手里,以二人做过的事情,想要求得一条性命是不可能了,只有死路一条,这样算来就只剩下了一个。

    按照王庆最开始的打算,交了差事之后,再往快活林走一趟,去见见施恩,帮助他一番,如此以来事情解决了这次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却没有想到半路里撞出来一个花和尚。

    有了他,自己倒是不用再往施恩那里去了。

    这样想着,其余人已经陆续醒了,经过一番迷茫之后,各种惊骇是少不了的。

    特别是见到那些人腿人皮这些东西,更是从脚底板升起一股凉气一直来到脑后,惊恐过后便是愤怒,如果不是王庆拦住,孙二娘张青依旧外面店铺里几个被困住手脚的伙计会被这些愤怒的人给活活打死!

    “哥哥,这两口子果然不是好人,先前说的那三不杀也都是骗人的话,你看看我都在他们屋里找到了什么?”

    王庆看去,却见到武松拎着一个鲨鱼皮口袋,里面装着两把戒刀,武松把戒刀抽出拿在手中,恰似两泓秋水,隐约间有寒气逼人。

    王庆见此,心道自己只顾想鲁智深的事情了,倒是把这两口戒刀还有那死去头陀的文牒头箍的事情给忘了。

    原著上武松就是得了这死去头陀的东西这才变身为武行者,手执两柄戒刀杀出偌大名声。

    此时这两柄戒刀又落到他的手里,只能说是天意如此,当然,这个头陀的铁透过还有度牒这些东西武松是用不上了。

    当下开口说道:“果然两口好宝刀!二哥还没有趁手兵刃,可喜今日得到这两口刀!”

    武松也是高兴的拿在手里来回查看,不时挽出几朵刀花,只觉得越用越顺手,口中连道:“竟有如此宝刀,直如同给武二量身准备的一般!”

    正说间,见到这边胖大和尚睁开了眼,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口中含糊道:“直娘贼,这是什么鸟酒,不过三碗就将洒家吃的如此醉……”

    武松连忙还刀入鞘,和王庆一并走上前去问道:“兄长,你可算醒来!”

    鲁智深刚醒,脑子还有些迷糊,一时间没有弄明白此时是个什么状况,见到王庆两人上前,下意识的就想站起身来,结果**的药劲没有彻底过去,身子一晃,又倒在床上。

    这时才发现自己居然被脱得赤条条的躺在床上,心里一惊,连忙道:“你二人且别近前!先让洒家好好想想!”

    他这样说着,心中其实已经暗自警觉,只是因为**药效没有彻底过去,身上用不了太多力气,并且见到眼前这两人不像有什么恶意,否则依照他的性子,早就跳将起来了。

    “你二人先给洒家说道说道,缘何洒家会被剥的赤条条的躺在床上?身上的血迹又是怎么回事?”

    王庆一脸的错愕,这花和尚的脑回路跟旁人不太一般啊,就你这一身肥膘,得多重的口味才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