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重生最强女帝〕〔医品将门妃〕〔医武透视至尊〕〔末世流浪狗〕〔都市之仙尊归来〕〔诸神共主〕〔最强神医混都市〕〔烽火盛唐〕〔变身精灵美少女〕〔仙武大明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玉佩里的太子爷〕〔妖帝撩人:逆天邪〕〔军少的律政娇妻〕〔抓鬼小农民〕〔朕的奸宦是佳人〕〔制霸编剧界〕〔快穿任务:炮灰来〕〔今夜为你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一二八章 花和尚鲁智深(二)
    “……这个鸟妇人,心肠恁地歹毒!洒家临将昏迷还在思量,这是什么鸟酒,居然如此劲大,不过三碗就将洒家放倒,却不想里面居然被她做了手脚!

    若非今日有二位武兄弟到来,洒家此时想来也变成了馒头馅!

    洒家平生最狠这种背地里用腌臜手段害人的鸟人!今日遇到,定叫他二人吃我三百禅杖!各个不得活!”

    在得知了缘由之后穿上僧衣的鲁智深勃然大怒,提起禅杖就往店铺中间赶。

    张青孙二娘以及那些同样被捆住手脚的活计们,不久前已经被那些醒来的从人打了了一顿,此时又见这胖大和尚发作起来,拎着几十斤重的禅杖直跑过来,吓得更是没有一点血色,再没有了往日里下**,将人杀死开膛破肚剔骨煮肉的从容与淡定。

    “兄弟!且听我一言!暂且不要动手!“

    王庆和武松二人急忙忙从后面赶将出来,拦下鲁智深大声说道。

    “这般鸟人,留他们何用?不若直接打死,免的污眼!”

    鲁智深口中这样说着,却也将禅杖给放了下来。

    “这些鸟人杀他们也脏了我们的手!倒不如将他们送给官府,依照他们所犯的事情,无论如何都活不了!鲁兄弟且不要管他,我们自先好好说些话!”

    鲁智深将禅杖狠狠的顿在地上,吓得几人身子一哆嗦,他恨声道:“今日若非看在二位武兄弟面上,定叫你几人都成为洒家杖下稀泥!”

    说完拉着王庆武松朝一旁的干净的房间走去,在里面坐了一会儿道,:“只是说话没有酒如何尽兴?洒家去这撮鸟店里弄出些酒来吃!”

    说着就要动身,王庆慌忙拦住道:“哥哥少坐,这里面的东西如何吃的?喝一口都是血腥气,要吃酒时,我自带的便有好酒,叫从人取了我们自吃,却不好过这里腌臜东西?”

    王庆说着招呼外面从人从担子里取几**酒来。

    这次前来除了给县令的父亲也就是孟州的知府大人带了两担子酒外,王庆还多带了一担,一是为了自己和武松在路上吃一点,二来也是想着用它结交一些好汉,此时遇到鲁智深,正是用到这酒的时候。

    鲁智深坐下道:“恁地时最好!”

    “鲁大哥怎地流落至此?我曾听人道哥哥在汴京相国寺里过活,缘何来到这里?”

    武松开口问道。

    几人已经通了姓名,鲁智深知道说话这位就打虎的都头,自然不敢托大,如果不是因为他年龄比武松大上几岁的话,说什么都不会坐在下首。

    当下开口道:“兄弟不知,洒家护送了林冲兄弟一路,让那两撮鸟公人没有下手的余地,原以为此事就会如此过去,我自在相国寺菜园子里看管园子,每日里和那群泼皮耍闹,却不想这两个撮鸟公自沧州回来之后,向那高衙内说只因为洒家的缘故这才没有杀掉林兄弟,因此上恶了太尉府,带人来要拿洒家,幸得那帮泼皮报信提前得知消息,这才走脱。

    离开之后就在江湖上流浪,一时间也没每个去处,这几天打听的附近两百多里处青州境内有个去处叫做二龙山,上面有个宝珠寺可以安身,洒家准备过去入伙,却不想这这里被这妇人放翻,若非二位武家哥哥,定然休矣!”

    “哥哥客气,若非如此,如何能够相见?”

    正说间,已经有从人取来六**酒过来,拿过三只碗摆在三人面前。

    “这是哪个酒?怎地这般小**?不够两口喝的。”

    王庆暗笑不说话,武松厚道些,拿过一**拍开递到鲁智深面前道:“哥哥可莫要小看了这酒**小……”

    “好香的酒!”

    泥封被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立刻弥漫开来,鲁智深猛吸了一口气,大声夸赞着,极为陶醉,哪里还听到武松说些什么?

    一把从武松手中拿过酒坛,迫不及待的就往口中送去。

    武松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鲁智深一仰脖‘咚咚’两口,就已经下了肚。

    武松放下手臂,看到一旁有些幸灾乐祸的王庆,心里居然也升起了一丝看鲁智深接下来反映的心情。

    “咳咳咳……”

    一连串剧烈的咳嗽声接连响起,鲁智深被呛得脖子脸通红,咳嗽的撕心裂肺,一只手却稳稳的抓住酒坛,没让散落一滴。

    好一会儿才稍微平静下来,满脸赞叹道:“这端的是什么酒?直如一团烈火般!如此美酒才是男人喝的,不似以往那般,都跟水一般好似!”

    果然,又是一个好酒的。

    一旁武松和王庆一人拍开一坛子,和鲁智深碰了一下,喝了小半口,武松眯着眼睛仔细的感受了一番将酒咽下之后才道:“若说起这酒,倒还真有些来头,是我哥哥救下一个老乞丐后得他传授妙法,酿制而出,那老乞丐也是神仙一般人物,传授妙法之后就消失不见……”

    鲁智深面色微变,片刻后望着王庆拱手施礼道:“哥哥居然有如此福缘,能够得到此等妙法,天幸今日遇到哥哥,若非如此,洒家如何能够吃到这神仙酿一般的好酒!”

    说着再次举起酒壶,只是这次有了经验,不敢在想往常那般长鲸吸水一般的饮用,也学着王庆和武松的样子,喝了半口,在口中仔细回味。

    “也是机缘巧合,不然量我何德何能能够得到此仙法?……”

    王庆没有在这酒上多做纠缠,说了几句,见几人都已经说开了,就看着鲁智深道:“哥哥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鲁智深半**酒下肚,脸膛被酒熏的发红,听得王庆这般说就把酒咽下,酒**放在桌子上道:“哥哥有话,但说无妨,洒家都听在耳中。”

    王庆笑道:“鲁兄弟觉得这酒如何?”

    鲁智深拍着硕大的肚皮道:“不似人间滋味,只应天上才有!这酒自是没话说!”

    王庆心中欢喜,心道自己把白酒弄出来的策略还非常对的,不然如何能让鲁智深这帮的人物心动?

    当下在心里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口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