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帝〕〔废柴要逆天:医品〕〔快穿之女主狂霸酷〕〔诡异禁咒〕〔战神〕〔战道天图〕〔天才神医宠妃〕〔美漫之道门修士〕〔道士的无限之旅〕〔戮神战圣〕〔妈咪快跑:邪魅爹〕〔食我一拳〕〔我家娘子猛于虎〕〔残明虎啸〕〔重生:令妃的逆袭〕〔回到八零当女兵〕〔紫卿〕〔灵魂速递〕〔末法之妖孽符神〕〔娱乐韩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一二九章 花和尚鲁智深(三)
    “……实不相瞒,我最近正在阳谷县做这二锅头的营生,如今也算是闯出来了一些名堂,哥哥若是不嫌弃,不若和我一起,等二哥把这跟知府过寿的差事交卸之后,我等一块回阳谷县。

    这二锅头每日也有不少进项,足够我等兄弟花用,岂不是强似到二龙山落草舒爽?

    并且那里也并非只有我和二哥两人,还有汤隆兄弟,也是一个没遮拦的汉子,如今在阳谷县开了一家铁匠铺,就在酒坊不远处,到时间我等四人一块,没事耍子去,岂不快活?”

    “就是!鲁哥哥此番就跟我等一块回去,家里住着怎地也比落草舒坦,最好的就跟武二住在一块,你我二人空闲时也好演练些武艺,最令人欢喜的是可以守着酒坊,这样的好酒每日都可以随时吃用!”

    一番话说下来,武松和鲁智深极为投缘,有了惺惺相惜之感,此时听到王庆提议,觉得这却是是个好办法,连忙开口帮腔。

    王庆看着鲁智深,觉得此事至少已经有了八成,阳谷县有武二这般的英雄人物,还有最烈的酒,依照鲁智深的性格不可能不去。

    果然,鲁智深脸露出意动之色,王庆心中暗喜,心道这次算是成了,这样容易就把主线任务完成了。

    正想着,心里已经准备好了鲁智深答应之后的说辞,却不想鲁智深犹豫了一会儿,却是有些遗憾的摇头。

    这反应别说是王庆了,就连武松都有些意想不到,看他神情明明是想要过去,怎么却又摇头拒绝起来?

    “哥哥与二哥好意,洒家自是记在心中,哥哥所说生活,洒家也是神往,只奈何身不由己,若是之前,洒家必然会去,只是现今不比往日,洒家恶了高俅这个厮鸟,若跟着二位哥哥时,只会连累你……”

    鲁智深叹息一声,说出了缘由。

    “哥哥只顾过来便是,阳谷县不是个大去处,离汴京也有千把里路程,那高俅再势大,也顾不到阳谷县来!若异日真有哪个不长眼的前来,武二这双拳头可不饶人!”

    武松放下酒坛,瞪起了怪眼。

    王庆也在一旁道:“这个兄弟不必担忧,自有我二人料理,不会让鲁兄弟又分毫闪失。

    况且鲁兄弟你并非真正恶了高俅的人,想来也不会如此死追猛打。”

    鲁智深思索一下还是摇头:“高俅那泼皮,不是个好鸟!他那义子高衙内,更是个腌臜泼才!心肠最是歹毒!

    林兄弟还是八十万进军教头,还不是被那人弄的妻离子散,林兄弟更是背负着一身血海冤屈了梁山?

    这人算是彻底对了林兄弟,我又在中间坏了他诸多事情,他如何会放过我?

    林兄弟前车之鉴在此,洒家说什么也不能再去连累两位哥哥!

    我只到二龙山去落草,看他哪个不要命敢去那里招惹洒家!二位哥哥都是清白之人,万不可因洒家污了身子!”

    “哥哥怎能如此说……”

    王庆和武松又是连声来劝,但鲁智深却是铁了心只把头来摇,说什么不肯去阳谷县连累王庆二人。

    王庆和武松看看见说不动鲁智深,也就只好作罢,压下此事不提,坐在一起说些胸中之事。

    正说的畅快,一个跟随而来的仆从闪过来道:“都头,又有店中男女过来了。”

    王庆知道张青二人手下有不少人在外面做踩点抓人的勾当,因此就安排了从人将门里门外都收拾一番,将张青几人捆住手脚塞了嘴一并堆在人肉作坊里,令三五个人看住,又使几人在院子扮作吃酒的客人,专等那些男女回来。

    将他们一并捉拿了,也算是还给这十字坡一个清净。

    鲁智深本就因为险些被母夜叉害死憋了一肚子的气不曾出来,此时又吃了些酒,有些头,听到这仆人过来如此禀告,立刻就焦躁起来,托的从凳子跳将起来,口中道:“二位哥哥稍坐,洒家去去就来!将这几个撮鸟打两禅杖!看他还能如此晦气!”

    说完提起禅杖,抢身出了屋子。

    王庆和武松二人也起身跟出,武松来到门前去看鲁智深,王庆则来到了后面的人肉作坊,去看张青等人,担心他们会做出什么手脚瞒过那些看守的从人。

    检查一番看看无事这才往前厅走去,人还没有出去,就听到了鲁智深雷鸣一般的吼声:“兀那撮鸟休走,吃佛爷一杖!”

    同时伴随着惨烈的叫声,以及呼喊求饶之声。

    王庆赶忙几步赶到门前,正看见鲁智深抡起禅杖砸在一个身缠着带了绳索挠钩的汉子身,只一下,那汉子就扑的栽倒在地,两条腿怪异的扭曲着,还有一截骨头刺破了皮肉钻将出来,洁白之中露着粉色的骨髓。

    那汉子抱着软塌塌的双腿,坐在那里一个劲的惨嚎。

    可能是嫌他叫的太难听了,鲁智深抡起禅杖准备再次挥下,又想起之前王庆说的将这些人交给官府处置的事情,又将禅杖收了回来,抬起一脚踹在了这人嘴,这才解了气。

    伸手招呼一下,自有几个躲在屋子里的从人将这几人衣服尽皆扒了,拿绳子捆了,一起丢到后面的人肉作坊里。

    “哥哥果然好身手!”武松笑着称赞道。

    鲁智深摆摆手道:“几个撮鸟而已,难比二哥景阳冈打死的大虫……”

    当下几人回了屋接着吃酒,还和之前一般安排,当天晚间就在这里住了,倒是又等到六七个来到这里汇合的张青二人手下,其中还有两个还捉拿了一个颜色颇为不错的女子。

    这些人也被捉拿了,一并压在后面人肉作坊里。

    第二天天色未亮,武松就带着从人推了车子挑了担子,一路往孟州城赶去,准备快些赶到那里交了差事后,就将此时报给知府大人知道。

    鲁智深和王庆二人则留在这里看守着张青等人。

    其实按照武松原本的想法是压着张青他们一块去孟州城,后来还是被王庆拒绝了。

    一来是这些人多数被打断了腿行走不便,二来所谓捉贼拿脏,过去对知府红口白牙的说这些事情,那里有亲眼见到这地狱般的场面来的有冲击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时来孕转:总裁欺〕〔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一品道门〕〔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